昆明市盘龙区公安分局姚琨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一九九九年以来,云南省前省委书记白恩培、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利用所掌控的公、检、法、司在云南残酷地迫害法轮功。盘龙区公安分局的姚琨就是追随秦光荣等迫害法轮功的一名打手。

姚琨原先分别在昆明市公安分局、五华区公安分局、五华区国保大队任职。五华区成了昆明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灾区。姚在幕后指使副大队长练学腾、教导员陶熏、邓幼昆、恶警郑红兵、马斌和、张鸣、马斌等大肆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姚琨又被调到盘龙公安分局委以重任,盘龙区又成了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唐玉把法轮功被陷害的真相资料递给了一个社区工作人员,就被盘龙巡警抓到巡逻车上,背剑式的铐在巡逻车上吊起来毒打,按着头往车厢上撞,直到110的车来了,在110人员的劝阻下才给她松了铐,唐玉头疼得没记忆,手被吊得青紫抬不起来,浑身象散了架,走不了路,被恶警抬上车,送到穿金路派出所。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下面是姚琨等人恶行部份记录:

在北京奥运会期间,昆明市抓了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五华区就占了一半。

十五年来,仅五华区就有189人被非法抓捕、关押,其中109人被非法劳教,34人被非法判刑,18人被抄家,7人被绑架,13人被非法拘留关押,2人被非法庭审,6人被送洗脑班。有的是多次被抓捕、关押,甚至是全家遭迫害。如:

原林业局副院长叶保福全家被迫害

叶保福,男,六十二岁,妻子杨明清,女,五十九岁,原林业局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女儿叶茂,34岁。

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叶保福、杨明清到云南省委上访被非法关押30天,叶茂被公安局逼迫失去工作,全家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全家在流离失所地被昆明市盘龙国保防暴队非法野蛮绑架,叶保福、杨明清被非法劳教二年,叶茂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日,叶保福、叶茂在家中被盘龙区国安、六一零绑架,杨明清在办公室被绑架,叶保福被非法判刑五年,杨明清、叶茂被非法判刑三年,叶保福、杨明清被非法开除工职。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一家人又在家被五华区国保绑架,叶保福被非法判刑六年,杨明清、叶茂各被非法判刑四年。

云南大学副研究员马玲兄妹六人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马玲与丈夫张开流,弟弟马先明,弟媳李琼(40多岁),儿子马清源(7岁)在翠湖公园马路边炼功,被武警绑架,拉到官渡区公安局被五华区公安局接回后,非法审讯到深夜才放回,马先明被非法拘留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马玲与女儿张稷坐车去北京途中到曲靖时被昆明市公安分局劫持回昆明,马玲被非法劳教二年半。

二零一四年五月马玲在石林一朋友家又被绑架,现还在非法拘押中。

韩国龙一家被迫害

韩国龙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七日在家被盘龙区公安局绑架,非法拘留二十七天。儿子韩震坤(三十多岁,原体委网球运动员),儿媳郭娟(三十多岁),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在家中被五华区国保大队绑架,韩震坤被非法判刑七年,郭娟被判刑三年。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韩震坤在家中又被西山国保大队邱学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西山看守所至今。

王飞,男,四十岁左右,二零零五年八月前以摆地摊修单车为生,孝养母亲,因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都是弱智,自己生活都难以保证。二零零五年八月三十一日,高新公安局片警杨永生、赵相平等以查户口为名将王飞绑架,非法劳教两年,母亲靠卖香火艰难度日(被停发低保)。二零零七年王飞到期回家后以打工来维持与母亲的生活,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五日又被五华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生活无着落,他的弟弟离家出走一年多无消息。

赵飞琼,女,四十多岁,二零零四年八月在石林风景区发放真相光碟被石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云南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迫害,因不放弃修炼,被长期关禁闭,强迫坐在光床板上,或者小木凳上,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准动,不准讲话(每天十七个小时)稍有移动,轻则辱骂,重则被五大三粗的暴力犯拳脚相加暴打,四个月不准洗脸、刷牙、洗澡、换衣服,每天只给一小点饭,吃不饱,每天只给一小瓶水,全天只能上四次厕所,月经期间不准用卫生巾、卫生纸,只准穿一件衣服,全天二个刑事犯看管,还有电视监控。

有一次,六个警察把赵飞琼用手铐在办公室窗子的铁条上,用六个不同型号的电棒电击身体的敏感部位,脖子后面,身后,腋下,脚跟等处。第一天电了两个小时,第二天电了三个小时,皮肤被电焦,结的疤一块块往下掉。二零零九年五年刑满回家,被婆婆逼着与丈夫离婚,无家可归。一个月后在昆明发真相资料又被五华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再次被关“禁闭”,“严管”坐小板凳等迫害。

郭玲,五十二岁,昆明市供销社职工,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二零零一年六月,郭玲因坚修法轮大法,被五华公安分局抄家,非法劳教两年,送往云南女子劳教所,因她是残疾人,被拒收,改为所外执行。

二零零二年四月,又被官渡区公安局绑架,一个男警察恶狠狠朝脸上打了一巴掌,把脸和眼睛打肿,打青,当晚放回家。二零零二年七月又被官渡、盘龙两个公安局抄家,把她关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关押八个月后判七年刑,二零零三年三月送到女二监关押,多次被关“禁闭”遭受非人虐待,在绝食五十六天的情况下,警察指使犯人将五花大绑进行粗暴的野蛮灌食。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被昆明市五华区“六一零”、国安劫持非法判刑四年,送女二监关押迫害……

以上这些迫害案例,都与姚琨的直接指挥或阴谋策划有关。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