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恶报警世录(1)

发生在河北省保定市的恶报事例汇编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八日】“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寥寥数字,将千万年来善恶有报的无数佐证概括其中。善恶必报的法则绝不会因为你不信而产生丝毫的影响,对于作恶者一定做多少还多少,做多大还多大,并且是加倍的偿还。

十五年来,那些听信了中共谎言的各级党、政官员、“六一零”、公、检、法、司人员、武警、国安甚至普通人,为了一己私利,不分正邪善恶,逆天叛道,仰中共邪党黑帮趋之若鹜,贪赃枉法如鱼得水,竭力玷污与打压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其却不知累累恶行早已“堵死天堂路,打开地狱门”,以事实验证着“善恶有报”这一警世名言。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二零一三年,仅保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警遭恶报有名有姓的就二百多人,更多的还有待查实。

一、遭恶报的保定各级中共书记们

(一)遭恶报患癌症而亡

一条毒计,父子双亡

黄法曾,男,原安新县委书记。二零零零年初,曾有邻县书记向其讨教,法轮功上访如何制止。黄法曾献上毒计:老百姓最怕抄家,基层干部最怕撤职。结果造成邻县很多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一些基层干部被撤职。事后一个多月,黄法曾突患癌症而死。之后,其子开车追尾,车祸死亡。

讨好上司作恶,得胰腺癌活活疼死

闫志强,男,五十二岁,保定市人大副主任,原满城县委书记,涞水县人。二零零二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一月在满城任县委书记期间,为取悦上级,升官发财,卖力完成邪党下达的罪恶指标,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该县法轮功学员王金玲、马文合被残忍的迫害致死;有十人被非法判刑;有四十二人被非法劳教。另外,非法抄家、敲诈、绑架、非法关押等迫害不计其数。二零一一年秋天闫志强遭恶报,得了胰腺癌,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他在胰腺癌的痛苦折磨煎熬中活活疼死,体重仅剩六、七十斤,年仅五十二岁。

恶意举报,血癌而死

刘才山,男,定兴县天宫寺乡胡家庄村书记。亲自监控、恶告村里的法轮功学员,使多人遭绑架、抄家、拘留,并勒索十几万元。二零零四年九月,刘才山从自家墙头上摔下来,腰椎骨折。出院后,在家躺了半年多。兄弟姐妹都劝他以后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他躺床上固执地说:“我好了,我还搞法轮功!”从那以后,身体每况愈下,二零零八年十月得血癌,第二年死在医院,年仅54岁。

癌症病亡

贾太行,男,唐县东足里村原大队书记。只要看到村里有真相标语或真相资料,就叫来乡政法委,骚扰和训责全村法轮功学员。后贾太行得癌症死亡。

逼写“保证书”,死于癌症

田彦军,男,三十七岁,满城县城关镇副书记,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间,逼着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不写的就劳教、拘留,不久得癌症,到处看病,没几个月就死了。

癌症死亡,渔场赔光

杨玉英,女,涞源县涞源镇政法委副书记。一九九九年九月十日中午,杨玉英带领警察非法抄侯曼云家,把侯曼云、李艳萍绑架到派出所刑讯逼供,将侯曼云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两年多,遭多种酷刑的折磨。 此后,杨玉英家价值几十万元的红鳟渔场赔光,鱼死完,渔场倒闭。杨玉英癌症缠身,又黑又瘦,不能上班,在二零零四年秋季死亡。

(二)车祸毙命的书记们

毒害师生,撞车死亡

安建慧,四十七岁,清苑县教育局书记。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开车追尾撞死,此前二十多天,曾在县城一中给师生散布大量诬蔑法轮功的言论。

撤职、撞死

王新斋,男,五十多岁,蠡县公安局纪检副书记。任看守所所长期间,指使恶警毒打法轮功学员,并非法超期关押。二零零二年八月,因奸污妇女被免去所长职务。几经周折却当上公安局纪检副书记。二零一一年正月初四,开面包车和朋友去山东,将高速路护栏撞开,车子滚下,车上四人,只有坐在后座的王新斋一人死亡。

心坏人亡

董少杰,男,四十三岁,定兴县杨村乡书记。曾非法劳教两名、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陆续给他讲真相,他都不听不看,仍肆无忌惮地迫害,图谋以此实现升官发财梦。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七日,在新一零七国道六十米路段,他和司机开着一辆小轿车,钻到一辆大车底下,董少杰当场死亡,同伴司机却安然无恙。据说,当时把他送进医院检查:全身没有一点伤,就是心(脏)坏了。

死于车祸

刘某,男,五十岁左右,高阳县小王果庄乡副书记。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死于车祸。

(三)患恶疾而死

官迷帮凶,全身腐烂而死

王增学,男,清苑县一村书记。视官如命,拿着鸡毛当令箭,对上司唯命是从。积极带领乡干部到各村抓人打人,许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到过他的迫害。二零零一年春,王增学开始得病,二零零三年非典过后,到处求医无效,最后烂死了。

糖尿病并发症发作而亡

张志军,男,56岁,涞水县涞水镇南瓦寨村书记。疯狂迫害法轮功,两条人命与其有关,使几人坐牢,给多人造成巨大精神痛苦。张志军不听劝善之言,反而破口大骂,并戏弄说“你们师父有能力,就灭了我”,“你们法轮功报应我呀,叫我遭报应!” 二零零零年儿子突然失踪,二零零八年张志军双腿动脉血管堵塞,做一条腿手术花去五、六万元,准备给另一条腿做手术时,突然糖尿病并发症发作,二零零九年十月六日死亡。

突发心脏病身亡

张整社,男,四十一岁,蠡县留史镇副书记,多次带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家抓人,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六日,突发心脏病死亡。

(四)参与迫害,暴死

高音喇叭谩骂,绊倒死亡

刘国英,男,46岁,原定州市清风店镇罗家庄村书记。多次利用高音喇叭谩骂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割麦子时,刘国英与村民发生争吵,不慎被农具绊倒,当场死亡。

活活烧死,只剩一条腿

冀良,男,51岁,涞水县南秋兰村书记。监视、密告法轮功学员,以此勒索钱财,并带乡政府恶人非法抄家。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三日晚,开车行至易县,连撞两棵大树,车主和另一男子被抛出车去,冀良却在方向盘处被活活烧死,只剩一条腿。

(五)恶疾缠身、骨断筋折

恶病缠身,瘫痪在床

华庭禄,男,七十左右,定兴县杨村乡召村书记。长期监视、骚扰本村法轮功学员,多次打小报告,带乡“六一零”、派出所恶人恶警来本村绑架、送精神病院,一法轮功学员家经济损失近十万。二零零九年华某突然恶病缠身,多方医治不愈,最终瘫痪在床,连话都不能说,生不如死,还累苦了家人。

讨好迫害元凶,撞断六根肋骨

宋太平,男,保定市委书记。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零年间,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学员四次。二零一零年三月,迫害元凶江氏来保定天威集团有限公司(原变压器厂),宋太平为此从外地赶回保定,中途突发车祸,撞断六根肋骨。

半身不遂

周秋来,男,阜平县公安局纪检书记。因迫害法轮功遭报应,得了半身不遂。

砸断肋骨

李书信,男,保定市委常委、涿州市委书记。中共一九九九年夏天迫害法轮功后,此人一上台,就开始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大肆非法关押、拘留、判刑和勒索罚款,竟批准对一人次罚款额高达近二万元。后来李书信断四根肋骨,自称在家不慎摔伤。老百姓说,其实是:他去某处检查工作时被横飞过来的一块砖头砸断了肋骨。

重病缠身

周庆年、韩建国、李小铁,男,蠡县小陈乡南大留村书记、村长、治安主任。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受迫害以来,协从上司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书写攻击谩骂法轮功的标语。三人均已遭报:韩建国患胃癌;李小铁患肺癌;周庆年患糖尿病,并殃及妻子得心脏病在保定住院一个多月。

双腿截肢

鹿保田,男,64岁,原定兴县西江村书记。他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经他手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十二人关进看守所,十一人关进洗脑班,五人关进劳教所。鹿保田遭恶报,双腿坏死,均被截肢。

折断十一根肋骨

严保信,男,保定市水碾头村书记。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四年与妻子去易县打猎,开车撞在树上,折断11根肋骨,妻子断了4根肋骨。

喉癌中挣扎

李术田,五十六岁,涞水县永阳镇南庞村书记。二零零八年上任后,积极配合上司迫害法轮功,撕毁真相标语,患喉癌,花费几万元治疗不见好转,在病痛中挣扎。

肝癌:几十万元换肝

于龙,男,定兴县政法委书记,在二零零零年参与非法审判多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患肝癌,花了几十万元换上一个死刑犯人的肝。

(六)丢官、赔钱、陷牢狱

十六年牢狱之灾

金殿元,男,原定兴县委书记。在任职期间,死心塌地追随邪党,关押、上报、看管、迫害法轮功学员,曾使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拘留,多名被劳教。他还带人跑到拘留所亲自提审法轮功学员。调任保定市水利局长后,正值春风得意之时,却因贪污、受贿罪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刑十六年,投入监狱。

全国最短命的市委书记

王昆山,男,一九五二年生,原保定市市长,邪党市委书记。在大会上诽谤法轮功,鼓动全市加重迫害,加剧了迫害的形势。二零零三年十月,由王昆山与王珽玖坐镇,保定市公安局牵头,在新市区绑架了30多名法轮功学员,关进保定看守所。二人还对保定市三名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强行施压,开除了他们的公职。

王昆山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就职保定市委书记,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被双规,并撤销一切职务,从上任到撤职只有五十四天,成为全国最短命的市委书记。

全省通报,撤销一切职务

韩雅生,男,原涞水县委书记。疯狂迫害涞水县法轮功学员。一次他在靶场洗脑班说“看看我这手,麻,天天在输液呢……”这本是上天对他的警告,但仍不悔悟继续作恶,最终因贪污受贿,被关押受审,全省通报,撤销一切职务。

十一年徒刑

刘忠,男,57岁,原涿州市城西居委会书记。不遗余力的跟随邪党,多次伙同恶人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恐吓。二零零七年四月,被涿州市法院以“经济财产侵占罪”判有期徒刑十一年。

丢官、赔钱、出车祸

李俊志,男,蠡县兑坎庄书记。在职期间,谩骂法轮功,经常勾结蠡吾镇不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元旦至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名女法轮功学员两次被非法关押。她们绝食抗议,家人要求保释,李俊志说:“兑坎庄这么多人,死一个两个不显少。”在关押期间,李俊志协助蠡吾镇不法人员勒索二万多元。二零零二年,李俊志被免去书记职务。第二年,在他儿子开的橡胶厂里,一个工人从房上摔下来死亡,他儿子赔款四万元左右,不久他的另一个儿子又出了车祸。

新房倒塌、赔偿死者十多万

殷志强,男,三十多岁,满城县白龙乡大坎下村书记。多次参与对本村法轮功学员的绑架,致使本村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并指使村干部跟踪、监视学员、涂抹真相标语。二零零三年的一天他家突然失火,烧坏了刚盖的一间新房。再有他家在盖东房时,房子刚完工,突然倒塌。二零零八年十月,在自家开的石渣厂里,杨福兰被绞石子的机器绞死,殷志强赔偿死者十多万元 。

赔偿二十五万,不久得绝症

王玉强,男,四十二岁,雄县米南庄书记。在大喇叭上诋毁法轮功,派专人破坏法轮功真相材料,张挂诋毁漫画,毒害村民。二零零八年大年初三,酒后开车撞死人,赔偿二十五万元。过后不久,得了绝症。

被撤职查办

段平德,男,四十多岁,定兴县杨村乡政法委副书记,在职期间,毒打、勒索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被撤职查办。

轿车撞碎,财产烧光,房顶烧塌

仲海波,男,三十多岁,博野县政法委书记,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腊月初十,其妹结婚用的一辆价值四十万元高级轿车被石碑撞碎;二零零五年大年三十晚八点左右,家中突然起火,把家中所有财产烧光,房顶烧塌。

官儿没升成,还出了车祸

牟平军,男,望都县贾村乡副书记,绑架、毒打本乡法轮功学员,参与害死法轮功学员台玉龙,想以迫害法轮功往上爬当乡长,职务不但没升,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还出了车祸,并且追究其责任。

(七)一人作恶,殃及家人

其子白血病亡、其母无端死去

张永根,男,定兴县杨村乡西里村原书记。迫害法轮功后,他诽谤大法。一天晚上雷击,他家电表起火,火顺电线进屋,他正靠墙坐着,险些电死。这本是神佛对他的警告,可他不信,仍旧带着派出所警察四处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恶果殃及家人,儿子得白血病,花钱不计其数,二零零一年死亡。他还不醒悟,乡里恶人去他家合计怎么整法轮功学员,饭菜摆了一桌,他母亲刚吃一口,突然死了。

一子撞死,一子成植物人

王金生,男,定兴县杨村乡五柳庄村书记。抄收大法书籍,撕大法书。后来他两个儿子出车,在半路检修中被一辆货车撞上,一子当时撞死,一子成植物人(长期花钱治疗方渐愈)。

其妻、小老婆相继病亡

张广横,男,涞水县明义乡东官庄村支书,每天早晨起床后都到街上查看,见到法轮功真相资料和标语全都撕毁,其妻提到炼法轮功的人就大骂,二零零六年病死,他当年又找了个小老婆,结婚仅四十八天,小老婆突发脑溢血死亡。

殃及长子:死后只剩一点儿骨头

韩国民,男,涿州市松林店镇黄屯村书记。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伙同市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抓捕九名法轮功学员,并诽谤法轮大法。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其大儿子在化工厂上班时,掉进40摄氏度的化学原料中,当场死亡,打捞后只剩一点儿骨头。

儿子干坏事,其母担忧离世

宁洪茂,男,五十多岁,保定市直机关党工委副书记,原雄县政法委书记、蠡县副书记,满城县大固店村人。二零零八年夏天,母亲得知儿子这些年对法轮功学员干了很多坏事后,心情沉重,几天后离世。

其子被人砍死

田军,男,五十多岁,原安新县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卖命迫害法轮功,祸及家人,其子田宁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三日,在保定体育馆被人砍死,年仅二十二岁。

妻子病亡

胡克一,男,涞水县瓦寨村副书记。紧跟迫害形势,致使本村法轮功学员被勒索、劳教、判刑、长期关押和迫害致死。其恶行给家人带来灾难,二零零八年妻子突发疾病死亡。

一日三祸

张连英,男,原涞水县石亭镇副书记,因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祸牵家人: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孙子溺死于磊子水库,妻下肢骨折,弟弟电掉五指,三件大事竟发生在一日之内。

母婴双亡

刘泉水,男,涞水县石亭镇政法委副书记,因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殃及女儿,其女儿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底去县医院生小孩,母婴双亡。

其子撞死人赔偿十余万

邵全山,男,五十多岁,原安新县赵北口镇书记,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敲诈勒索,患糖尿病、高血压,靠吃药维持,其儿子二零零七年开车撞死一人,赔偿十余万元。

祸及儿子:连皮肉带衣服,一齐撕下

马义明,男,五十多岁,定州市东留春乡马阜才村支书。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恶告三名来村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祸及儿子:二零零四年五月,其子给人送沙子的路上,与一辆车相撞,司机安然无恙,其子右手胳膊肘往下,连皮肉带衣服,一齐撕下。

其父、母、叔相继发丧,其妻半身不遂

马建坡,男,五十多岁,易县裴山村支书。二零一零年五月初一半夜,和易县国保、裴山镇派出所人员开4辆车绑架裴山村正睡觉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该学员遭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劳教。不到两个月马建坡家遭了报应:其父半身不遂死去,时间不长,他母亲、叔叔相继死去。二十多岁的儿子在照顾马建坡父亲时,拉伤了腰,住院花掉一万多元;马建坡的妻子半身不遂,不到半月住院两次,说话不清。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