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骨头坏死在不知不觉中也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在结婚后,孩子刚刚十个月,丈夫就得了股骨头坏死——医学上所说的第二癌症。哄着不懂事的儿子,伺候着倒在炕上的丈夫,家务活、家务事压得我喘不过气,我的脾气开始变得越来越糟,和公婆、小叔子、小姑子关系也很僵,怨他们心狠不理解我,唉叹命运对我不公。

面对世间冷暖,失望、消极,心底仅存的一点道德良知底线,让我不能抛下丈夫和孩子,在痛苦中混时度日,一方面咬牙承担着这个家,一方面和丈夫的家人斗、打,那种痛苦无望几乎让我滑向道德极其危险的境地,后来竟然学会了打麻将,我不知我将沦落到何种地步。

母亲劝我学法轮功,我虽然也知道法轮功很好,但总觉得那是一种祛病健身的功法就始终没动心,一次我回家,母亲看着我愁苦的脸,就把《转法轮》放在我的包内,让我回家看看。

也是我的机缘成熟了,回家后打开《转法轮》就被其中做人的道理深深吸引,我渴望人与人之间真诚、善良,更希望自己做一个正直善良人,那时受现代社会无神论影响,我对修炼还不懂。是《转法轮》让我的生命有了转机,让我这个将要下滑的人及时站稳了脚跟,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所以说我的生命是慈悲的师父从悬崖边挽救回来的,在此拜谢师恩!

那时已是一九九九年初,丈夫虽多方治疗,但始终没有治好,他看我看大法书也抢着看,我们几乎是同时走進大法的,他很快就炼功了,我却迟迟不炼功,自认为修在先,炼在后(那时悟性很低)。

一天晚上睡觉突然醒来,清清楚楚看到彩色的法轮在儿子头上方旋转,我惊呆了,一切那么真实,慈悲的师尊以此破除了我无神论的错误观念,鼓励我应该炼功,精進。那天早晨我早早起来炼功,母亲和丈夫都很疑惑问我怎么突然炼功了,我就把所见到的告诉了他们,我们更加珍惜这修炼机缘。

从此互相鼓励着共同精進,我和公婆弟妹的关系也逐渐在大法的沐浴下化解开了,一家人和和睦睦,丈夫的股骨头坏死在不知不觉中也好了。

当时在中国,有多少家庭受益于大法数不胜数,所以后来在大法被污蔑、诽谤下,多少法轮功学员历尽艰辛讲真相,希望人们受益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