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市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在锦州市看守所,法轮功学员曲伟女士每天被吊铐着,三天后有犯人发现她的双脚异常,似乎有些溃烂,问她是否患有糖尿病?曲伟表示自己身体健康,无任何疾病。犯人将情况汇报给了管教,之后曲伟被带走检查身体,结果是血糖指数为18.7。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凌晨,曲伟在锦州市第一医院内分泌科病房闭上了双眼,终年五十七岁。

曲伟
曲伟

锦州市看守所自二零零九年十月迁至松山新区锦娘路后,外表上看崭新的楼房,完善的设施,好似宾馆一般。但这里却是一座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

自二零一零年起,被关押在这里的所谓“犯罪嫌疑人”就开始被逼每天干12至15个小时的苦役:这些苦役包括殡葬纸活,如叠宝、叠金条等;还有避孕套包装等等。在利欲的驱使下,这里的狱警丧失了人性,他们逼迫被关押人员卖命地给他们干奴役,每个人都有劳动指标,完不成任务的就被体罚、殴打、晚上几个小时地站着值班、罚款等。狱警们还实施“连坐”手段,一人没完成任务,就罚整个监舍,整个监舍的犯人都被体罚或罚款。这种挑动群众斗群众的阴损手段使犯人们相互谩骂争吵,相互欺辱打斗。看守所的奴工几乎没有休息日,只有上级来检查时才把活藏起来,蒙蔽上级,而所谓的上级“领导”也是佯装不知。等检查一结束,立即恢复苦役。

特别是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由于不配合看守所的邪恶指令而被管教和恶犯体罚殴打,酷刑折磨,给他们的精神和肉体上都带来巨大伤害,有的甚至被虐待成严重疾病。

现任锦州市看守所所长马明上任至今积极跟随中共邪党作恶,对被劫持到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奴役、蹲小号、定位、上死人床、殴打等手段予以加重迫害。他的下属王洪、刁某、金波、吴艳、石红、陈蕊蕊和白某等人更是有恃无恐,有的不但亲自动手毒打法轮功学员,还经常指使、怂恿恶犯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

二零一三年十月,马明指使手下将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桂霞四肢铐在一张木板上,人无法动弹,这样一直铐了三天三夜,导致王桂霞右腿浮肿疼痛,不能行走,是被家人背出看守所的。王桂霞还多次遭到恶警石红的殴打。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法轮功学员王林二零一三年十月被劫持到看守所的四个多月时间里,一直被马明实施“定位”酷刑迫害,并长时间不让洗漱,他还逼迫犯人用塑料袋给王林接大小便,给王林身心造成极大侮辱和伤害。王林还受到恶警王洪的殴打。

由于长期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王彦秋的血压高达270,并出现贫血和颈椎积液,她还患有子宫肌瘤,随时有生命危险,而马明草菅人命,执意将她投监,还欺骗家属说他不管“女犯”。

法轮功学员周玉祯被他们用“上大挂”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徐亚娟被狱警指使恶犯多次殴打,徐亚娟面部被打成青紫色,进看守所才几天,人就明显消瘦。法轮功学员苗晓坤经常被入室盗窃犯张文静欺辱。凌海法轮功学员王薇常常被犯人王岩欺辱。法轮功学员徐慧平,由于高血压在监狱拒收的情况下,后被马明等恶警强行投监入狱。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陈桂英一次被非法提审结束后,因没有报告自己走回监舍,便被管教白某殴打。管教还指使犯人刁莉莉殴打陈桂英。陈桂英因不穿马甲被关进小号数日,后又被“定位”折磨,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管教石红亲自动手殴打陈桂英。

大虎山法轮功学员王瑞凤被犯人王岩和刁莉莉殴打,被打掉三颗牙,二零一四年七月中旬王瑞凤曾被关进小号折磨。

法轮功学员张立凤于二零一四年十月被诬判六年半。在看守所期间他的牙齿被恶犯打掉,吃饭咀嚼困难,只得囫囵吞枣硬往下咽,造成大便吃力,经常便血。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张丽媛、赵玉珍和姜永金。

每当有法轮功学员外出看病时,都被马明戴上脚镣,此作为违反了《警察法》的有关规定。

特别是本文开头提到的法轮功学员曲伟,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她在与功友一起向世人散发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盘时,被锦州市公安局恶警李媚珊、白宁等绑架,在锦州看守所关押期间,曲伟认为信仰无罪,所以不穿号服、不报号、不干奴役活,因此被管教用吊铐折磨,被吊三天后得了糖尿病,十五天后被放出时双脚已经溃烂,血糖指数为18.7,一年后曲伟因糖尿病综合症住进了医院,去世时血糖指标是17;肺部已经溃烂;且只剩下一个肾了。

曲伟生前是孝顺的好儿媳和好女儿,至今曲伟九十二岁的公爹和八十五岁的养母还不知曲伟离世的消息,他们以为曲伟还在医院里。多年来,一直卧床的公爹都是曲伟伺候,她每天给老人接屎接尿,将老人洗得干干净净,室内没有异味。曲伟女士是国家二级厨师,她做的饭菜可口,老人特别爱吃。在曲伟的精心照料下,老人的身体状况稳定,精神乐观,虽说卧床不能自理,但活得很开心。就这样的好儿媳走了,永远地走了。

而曲伟的养母姚桂芬住在锦州市古塔区南街,这位八十五岁高龄的老人,一生没有生育,只抱养曲伟这一个孩子,老伴早已去世。现在老人年岁大了,手脚不利落,平时都是曲伟去给老人洗涮,曲伟还时常给母亲做些好吃的。目前这位老母亲也不知她那唯一的好女儿已经永远地离开了她。这位孤苦老人将如何承受这一悲惨的事实!

锦州看守所管教的暴行给法轮功学员及他们家人带来的巨大痛苦是无法弥补的。大法弟子多次给所长马明写劝善信,可他表面上好话说尽,内心却狡诈伪善,继续作恶。

锦州市看守所所长马明手机 13840678866
办0416-3708079 0416--370808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9/锦州市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99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