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修好自己 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

一、结缘

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七日得法的。说来也奇怪,那年我才四十五岁,就办内退回家了,我们单位效益挺好,我的工作也挺好,不知为什么就想回家。内退回家不到一个星期,就突然间得了冠心病,因是高血压引起的,就到医院抢救。

过了几天,家里的亲戚来医院看我,他对我说:“我炼几个月法轮功,我的痔疮都好了。你也炼吧,你的病肯定能好。”我当时什么也不明白,就说“好”。就这样,我就和大法接上了缘,从此开始我修炼的路。

我一走進修炼,就很精進。去炼功点炼功、学法。自从我读完一遍《转法轮》后,就感觉这部法真好,好象我就在等这个法,一下子就知道了什么是修炼,就如饥似渴的学法。

在学法小组学完法,進家门接着还学,一天能学三~四讲或四~五讲《转法轮》,也不去逛商店,真象师父说的:“而且有后来者在感性认识居上之势”[1]。由于二年多的精進学法给我在九九年后的迫害中证实法打下了基础。

二、维护法

九九年迫害开始了,师父的法就在脑子里往外打:“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2]几经周折我来到了北京,我当时悟到用生命去证实法。我们几个同修去天安门打横幅,被绑架到北京公安部,我什么也不说,只把自己悟到的法理讲给他们,我说:“耶稣在二千年前被犹太人钉在十字架上,到现在犹太人还在偿还。佛法是永恒的,谁也迫害不了。”

第二天就被单位接回家,到家后,后怕的心特别多,后来师父就点化我是授记弟子。知道了就应该做好。在迫害严酷的时候,我被绑架五~六次,不是在家,就是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抓。每次我都是用正念在心里说:“不用你管,你管不了我,我有师父管。谁都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在看守所三次绝食,警察都没敢灌食,有师父保护,体检不合格,就放回来了。

记的有一次,那是二零零二年一月份腊月二十七日,片警来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他就把我送看守所,我就绝食反迫害。第三天,送我去灌食,体检不合格,就要给我打点滴,我说我不打,看守所所长来找我谈话,用伪善的样子说让我喝点水吧,我说:“我不喝,我要回家。你们在家抓人本身就是犯法,再说我们家还有一个半身不遂的老人,还等我照顾。”他说:“你配合一下,先喝点水,我给你找办案单位。”我说:“我不喝,我等你给我办,等多长时间没关系,一天、一个月、一年无所谓。”他说:“你到我办公室来。”来到办公室他打电话,我讲真相。他说:“我们不管,你们找江泽民。”

这时来了一个警察告诉所长说我的案子撤案了。当时我就站起来说:“所长,善待大法弟子是你们的福份。”说完我的眼泪就流出来了。那两个警察同时张嘴要说话,就定住了。来了一个人叫我走,我就走了。

回到家,正好是大年三十上午十点来钟,我收拾一下与丈夫一起去婆婆家过年,我真心的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我知道都是师父在呵护我,使我修炼的路走的更坚定。

三、师父让我做的,怕什么?

有一次,我去一个同修家,他家正在做资料,我都没敢想我能学会电脑,就这样,同修和我谈许多这方面的知识,那时候很少有做资料的,都是大资料点,小资料点刚刚开始。我决定建一个小资料点,这个同修教会了全部电脑及打印的知识,我也就一开始一台机器干,后来就是四台机器干。

那时挺累的,我每天都带小跑,打印时一台电脑带四台机器做,精神得特别集中。那时要资料也多,有一个同修往外运。特别進纸都是同修开车给我進,每次進十多箱,因我住楼下,比较方便,同修来告诉我進纸,我就把门敞开,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啊,我要進纸,谁也看不见。”就这样我的资料点在师父加持下,安全的走到今天。

修炼中也有心性的考验。有一次,有个同修告诉我,今天晚上拉大网,我就想我是“挂号”的,最好把机器转移,东西收拾一下。因为东西太多,想了半天也没有好主意,最后想明白了,这样做不对呀,不是在法上修。要正念正行,就豁出去了,谁敢动?这是师父让我做的,这是大法赋予的使命,谁也动不了。想完了心里稳多了,也不怕了,结果什么事也没有。

四、向内找 修去怨恨心

在修炼的路上也有修的不好的,由于个人修炼上心性把握不好,人心多、观念多,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

那是二零零八年,我儿子离婚,我平时觉的自己对情放的很淡,可是儿媳妇一来闹,我鼻子就出血,一个劲的流,别人给我弄手纸,一盒一盒的手纸往外扔,我什么也不想,就发正念。

从晚上六点一直流到晚上十一点半,表面看好象是血饼子把我阻死了,我马上感觉身上发软,就昏死过去了,在昏死过去的一刹那间,我就在心里喊:“师父救救我!”结果,我丈夫和同修就叫我,他们也求师父救我,我还是不醒。

后来,我丈夫就使劲拍后背四、五下,大血饼子从嘴里吐出来,我马上就好了,一看自己屎尿拉一裤子,收拾完正好十二点,我就发正念。这种情况,我也不害怕,该干什么干什么。

由于当时没有向内找,也没有深想,结果过一个星期又来一次,这次比上次来的猛,也是从晚上六点到晚上十二点,我就找自己,那时候,向内找还不太会找,就知道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两次鼻子出血,一出就是五~六个小时,最后屎尿都拉裤子里了,师父两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救回来,我也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这一次,认真找了自己的名、利、情,主要是怨恨心。修炼是严肃的,必须学好法,踏踏实实的修才能闯过难关。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证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