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法官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七日】中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黑帮。中共政权为了装点门面,也炮制了宪法和法律,但是中共从来没有遵守过法律。相反,中共一直在歪曲、滥用法律条文,以罗织诬陷的手段,陷害无辜民众。

在过去十五年的时间里,中共一直打着法律的幌子,陷害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对他们非法判刑。在这个迫害链条中,被中共操纵的法官、检察官等丧失良知,成了中共的打手。

为了使良知尚存的人停止做恶,不给自己的生命留下永远无法解脱的痛苦;也为了警示恶人,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下面列举中共法官等人员在迫害法轮功中遭恶报的部份案例。

同时正告法官、检察官:根据新出台的法官、检察官、警察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希望法官、检察官、公安警察,凭良心公正执法,不要给自己留下罪证!善恶有报是天理,并不是诅咒任何人。

第一个枉判法轮功学员的法官陈援朝死于肺癌

陈援朝,全国第一个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法官(海南海口市),他因此被记所谓的“二等功”。陈援朝明知法轮功学员无罪,却强行定罪。两年后,陈援朝身患肺癌,二零零三年九月在万箭穿心般的煎熬中死去,时年五十一岁。

判重刑害好人 黑龙江哈尔滨副庭长双癌暴亡

原全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重刑(十二年、十五年),于二零零二年九月死于癌症。据说他得病很突然:二零零二年六月,午休打扑克时,突然感到肚子疼,医院检查说是肝癌,后又转为骨癌,四十多岁的他遭了三个月的罪之后死亡。

制造“洪山模式”冤案 湖北武汉市法官突然倒地身亡

李要兵,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刑事审判庭正科级审判员。二零零九年四月参与非法审理与法轮功学员相关的案件,此迫害案被中共当局树为“洪山模式”,在武汉市法院系统内“推广”。两个月后,李要兵突然倒地身亡,年四十九岁。

声言“跟党奋斗到底”的庭长被鱼“钓”入河底

汪竞业,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冤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至少十七人。法轮功学员劝汪不要追随中共作恶,他不听;送他真相资料,他不要,并坚决地说:“我要跟共产党奋斗到底。”三个月后,汪竞业到怀化鸭嘴岩乡小河钓鱼时被鱼“钓”入河底溺亡,年约四十八岁。

河南鲁山县法院翻车,三庭长惨死

河南鲁山县法院杨东升、朱新政、陈东洋紧随江泽民、罗干团伙,对本地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至少非法判九位法轮功学员重刑。当地法轮功学员向整个鲁山县公、检、法、司系统发出大量的公开劝善信和讲清法轮功真相的相关资料,这些法官们拒不听劝,声言“不管什么信仰不信仰,法律不法律,要跟党保持一致,对法轮功决不手软”。多行不义必自毙,二零一一年八月,鲁山县法院载有八个庭长及副庭长的警车,在由郑州培训返回途中,在河南郑尧高速公路发生惨烈车祸,杨东升、朱新政、陈东洋三个庭长当场死亡,另外七人不同程度受伤。

河南南阳社旗县法院副院长车祸死亡

常青,河南南阳社旗县法院副院长,在任期间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孙玉波、老安分别两年、两年半。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常青车祸身亡,死时五十岁。

黑龙江鹤岗市法官接连恶报死亡

邵波,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安法院法官,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他积极追随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参与非法开庭及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在参与制造一桩桩冤案后,邵波连遭恶报:先是一只肾坏死,摘除;接着,另一只肾也患重病,多方医治无效,腹腔感染,每天医药费几千元,于二零零八年死亡,死时只有四十四岁。

李士峰,原黑龙江省鹤岗市东山区法院院长,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报应,二零零四年因脑出血死亡。

刘兰祝,原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山区法院院长,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报应,于二零零四年到海南游玩时突发心肌梗塞死亡。陶立君,鹤岗市中级法院刑事审判庭代理审判员,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并多次说过仇恨、侮辱法轮大法的话。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早,在自家五楼窗台擦玻璃时,坠楼身亡。

河北鹿邑县法院院长荣世杰猝死

荣世杰,五十多岁,原河北鹿邑县法院院长。二零零五年七月三十一日猝死在赌桌。

辽宁朝阳市北票法院院长吴绍良被撞死

吴绍良,辽宁省朝阳市北票法院院长,五十四岁。秘密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事后不久,在从朝阳乘轿车返回北票的途中与北票市粮食局的车相撞,吴当场被撞死。

湖南郴州安仁县法院院长刘立丰、副院长蔡银平一周内横死

二零零三年四月中旬,湖南郴州安仁县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十六人,其中五人被判重刑,最长达九年,其余的被迫害数月后罚巨款释放,最高金额达二万元。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院长蔡银平,二零零五年八月八日暴病死在郴州某宾馆;院长刘立丰,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夜遭车祸身亡,时年四十二岁。

湖南常德武陵区法院审判庭庭长夏友初全身瘫痪

夏友初,男,六十二岁,武陵区法院审判庭庭长。多次参与迫害并对法轮功学员判重刑。二零一一年夏天,夏友初突发脑溢血,全身瘫痪,神志不清,生不如死,只有一口气躺在床上,偿还着欠下的血债。

湖北孝感前法院院长褚星来遭报患肺癌晚期

褚星来,湖北孝感市中级法院前任院长、邪党党组书记,操纵其手下法官非法对法轮功学员判刑,除此之外,褚星来还利用中院院长的审判职权,大肆盗卖死刑犯的器官,捞了不少缺德钱、黑心钱,现已得了晚期肺癌!

吉林长春中级法院庭长张辉脑溢血死亡

张辉,长春市中级法院刑事一庭庭长,四十六岁,农安籍人。在非法审判长春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电视插播事件中任审判长,对电视插播英雄刘成军非法审判。张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突发脑溢血死亡。

广东省广宁县法院院长陆淦成癌症死亡

陆淦成,广东省广宁县法院院长,兼职监视法轮功学员。他到给他分配的几个镇收缴法轮功书籍,收一本烧一本。陆淦成毁天书,罪不可赦。于二零零三年生鼻喉癌,二零零五年八月恶报身亡。

甘肃永昌县法院院长石多英被摩托撞死

石多英,男,四十八岁,甘肃永昌县法院院长,曾将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判刑送入监狱,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在兰州出差时被摩托车撞死。

山东单县法院副院长齐俊禹遭恶报患肾癌

齐俊禹,男,五十多岁,山东单县法院副院长,在任法院刑庭庭长期间,不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和劝善,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据统计,先后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其非法审判并判刑。齐俊禹现已身患肾癌。

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三法官遭恶报脑病暴毙

张文,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审判副院长,二零零九年二月中旬刚参与完对四名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非法判重刑,突发脑部怪病,在去北京医治途中死亡。

柳晔,五十六岁,在任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副院长时曾口出:遭报应,邹东辉、鄂安福算个啥,要说我嘛,还差不多的狂言(也许不会想到“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的天理)。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柳晔与同事外出办案途中,突发脑出血死亡,是该法院第三个因脑部疾病死亡的法官。

鄂安福,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法官,四十五岁,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脑出血,历经近两个月的抢救后,死亡。鄂安福在二零零一年非法秘密冤判了五名法轮功学员三年至八年重刑,其中女教师王敏是他的昔日同事,竟被他送进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据悉,鄂安福在临终前,也许是对报应的恐惧,也许是内心深处在懊悔,不断叮嘱家属“快去找炼法轮功的!快去找炼法轮功的!”并向法轮功学员忏悔自己的罪行。

黑龙江省高等法院院长“双开”、检察长跳楼自杀

徐衍东:黑龙江省高等法院院长,2004年被免职“双开”。徐发:黑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2004年被免职“双开”,2005年8月13日跳楼自杀。

辽宁省大连中山一桩诉讼案倒下三个检察官

大连中山法院2003年对十一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第一任检察官是刘日强,35岁,刚介入案件,祸及他的女儿和母亲同时因病住院,不久自己就得了肾癌,在大连友谊医院摘除了一个肾脏,因为身体原因退出该案件。

第二任检察官是曲慧勇,8月2日的开庭没有参加,因为心脏病住进了医院。

第三任检察官是周丽香,这个案件的公诉人本来没有她,不知为什么出现在法庭上,律师针对此事抗议过,但是中山法院依然蔑视法律,还是用她为公诉人,此人虽是女性,但是在法庭上的表现非常邪恶,退庭回到单位后,精神恍惚,常常自己发呆,不久也因病住院。

大连法官、检察官频频遭报:“检察院死一个,法院就死一个”

陈洪涛,男,大连金州新区法院院长,曾任瓦房店市法院院长。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冤案,患心肌梗塞,几次出现生命危险。

自二零零九年九月,辽宁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两名检察官因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得了白血病,在明慧网上曝光之后,近日一位检察官说:“哪只两名,有好几个了。不止是白血病,肝癌最多,检察院死一个法院就死一个;法院死一个检察院就死一个,而且很准。法院的人说检察院丧门,检察院的人说法院丧门。这次搬家,两院分开了。”

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检察院,原来在同一个办公楼内办公,一家一半楼。这几年,同在一个楼办公的法官、检察官得癌症的一个接着一个的死,肝癌最多。而且人死的很奇怪,法院死一个法官,紧接着检察院就死一个检察官。检察院死一个检察官,法院紧接着就死一个法官,也很有规律。当法院死一名法官后,法院的人就幸灾乐祸的说:“下一个,该检察院死人了。”果然,过不了多长时间,检察院就死一个检察官。检察院死一个检察官,检察院的人就说:“下一个,该法院死人了。”果然,过不了多长时间,法院就死一个法官,几乎每言必中。

重庆市云阳县政法委书记李建国遭恶报突亡

李建国,重庆市云阳县政法委书记,积极参加迫害法轮功。在二零零三年中旬一天上午,李建国开会布置当天下午抓捕法轮功学员,中午行动还没实施,李建国就发急病,做其它部位手术时,又把胰脏牵连,造成突发性死亡。

内蒙古满洲里市原司法局局长王金柱遭报

王金柱,在担任司法局局长时,积极、直接参与迫害本局员工, 之后不到一年多的时间里患喉癌。于二零一一年末,做了中共的殉葬品,死时刚到六十岁。

从以上恶报实例不难看出,谁在迫害好人就是在迫害自己。也就是说,谁还在祸害善良人,谁就是最傻的傻子!是谁利诱、逼迫那么多人来做恶把这些人的良知扭曲,走上了残害良善的不归路?中共为什么要转化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黑监狱酷刑摧毁善良人?为什么对给法轮大法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律师也一同迫害?

现实告诉人们,中共是真正祸害中国人的邪恶。这个西来幽灵(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称“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它在祸乱中华,使具有五千年传统文明的善良民族、礼仪之邦、承传仁义礼智信的国民沦入了中共“假、恶、斗”本性制造的苦难深渊,使中华同胞内部自相残害,作恶者再自食恶果,遭天惩恶报。

中共扭曲人的道德,摧毁人的良知、善念,把原本承传五千多年的善良华夏儿女推上自相残害的苦海。自从马列共产邪说被引入,无神论对敬天知命的中华民族的洗脑,文化革命毁了五千年礼仪之邦的文明,使人认为作恶没有天理报应。于是,欺骗笼罩中原大地,人无善念,道德沦丧,人性泯灭,丧尽天良,残害同类……

中共毁了整个中华民族,无论在精神层面还是物质层面,罪恶侵害全社会。可以说,只要在中共的权力范围内,无论你是属于它的跟随者还是反对者,实质上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仅就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来说,受害的绝不只是法轮功学员,这场迫害中,中共对佛法的诽谤和诬陷,对中国人的精神洗脑,绑架全社会的民众与天理悖谬,扼杀人的善良本性,企图把中华民族都拉入良知泯灭的苦难深渊。中共才是真正与善良为敌的社会祸根,是真正祸害中国人的恶魔,是人类最大的邪教组织。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以“真、善、忍”为原则,要求修炼者行善救人,慈悲众生,我们不忍看到这么多生命因为听信中共邪党的谎言,白白做了中共的陪葬。愿以此文唤醒那些还在追随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的良知,及早悬崖勒马,用行动来赎回自己所犯的罪过,救赎自己,给自己选择一个有未来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