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一位科技工作者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在天津市南开区华宁北里的一幢居民楼的窗前,人们常常会看见一位瘦弱的老人伫立在那里,目光呆滞但执着的望着远方,仿佛在等待着家人的归来。人们无法想象这位老人曾经是一位才思敏捷的高级知识份子,曾经拥有健康的身体和幸福的家庭。

这位老人家就是刘元杰女士,七十八岁。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曾以优异的学习成绩连跳两级并被学校保送至北京理工大学读书,一九六零年大学毕业。退休前是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为我国的飞航导弹领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曾多次获得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等殊荣,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享有很高的声誉。

刘元杰的丈夫熊辉丰先生曾任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中国宇航学会的理事,是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专家,熊辉丰夫妇毕生的精力全部贡献给了航天事业。熊辉丰先生于一九九五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其后,刘元杰也开始阅读法轮功的书籍。作为一名高级知识份子,她是有自己独立见解的,从不盲从于任何人、任何学派的学说观点,但是也从不封闭固守自己的认识。经过认真的阅读思考,她被李洪志先生的慈悲、被法轮大法的高深法理所打动,打心眼里认同以“真善忍”为修炼标准的高德大法,并开始了自己佛法修炼之路。

修炼之前,刘元杰女士患有多种疾病,最为严重的是心脏病,身边常备有“速效救心丸”之类的药物,心动过速时可达每分钟二百次。由于多年的心脏病,她常常有气无力的,不敢过分劳累,不能承担任何体力劳动,甚至周围嘈杂的噪音都会让她心律加快。家里洗衣做饭的家务活都得丈夫和孩子们做。刘女士常常唉声叹气,觉得自己是家人的累赘。

可是就在她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她的心脏病就不知不觉的全好了。她不需要服用任何药物了,心脏越来越强壮了。刘女士不但承担了全部的家务活,积极参与炼功弘法的活动,甚至她可以徒步行十公里去一个大型的公园。从那矫健的步伐完全看不出她之前是一位严重的心脏病患者。

修炼法轮功给她带来的另一大变化就是她的眼睛,她曾经佩戴四百度的近视眼镜,离开了眼镜看不清任何东西。也是在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她发现戴着眼镜看不清楚书本上的字了,而摘掉眼镜后反而看得清清楚楚。从那时开始至今,她就再也不用戴眼镜了。修炼法轮功给她身体带来的巨大变化,使得街坊邻居都对法轮功有了正面的认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一伙利用全部的国家机器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造谣污蔑抹黑,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失去了以往的学法炼功环境,无数的学员被绑架抄家酷刑折磨,无数的学员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熊辉丰、刘元杰夫妇,虽然身为高级知识份子,为航天事业做出过卓越的贡献,在这场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中也未能幸免于难。

天津公安南开分局及王顶堤派出所多次对该夫妇进行迫害。二零零零年熊辉丰先生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一年刘元杰女士被送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八年奥运前,熊辉丰夫妇被绑架到王顶堤派出所并被非法抄家,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熊辉丰先生再次被非法劫持至南开分局看守所,现已被批捕面临非法庭审。

一次次的无端被迫害,一次次恶警的恐吓威胁,伤害了刘元杰女士的身心。她无法理解修炼“真善忍”做个好人错在哪里,她无法理解公安警察本应惩恶扬善为何要把好人关起来迫害,她极度担心自己年近八旬的丈夫的安危。刘女士的身体日渐消瘦,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差,常常魂不守舍的站在窗前,一夜夜的无法入睡。她时常惊恐万状的对儿女说:“外面警察又来了,他们又要把你爸爸抓走了。”每天深夜,刘女士的儿子都要等母亲熟睡了才能去休息,为了照顾母亲的饮食起居,刘女士的女儿已经很久不能出去工作了。看到全家人被邪党迫害到这种程度,那些了解她家情况的善良的邻居们无比愤慨,只能默默的帮助刘女士家人渡过难关。

修炼法轮功使得刘元杰女士从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全家人在佛法的恩泽下幸福快乐的生活着;中共邪党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疯狂迫害,使得年近八旬的刘女士失去了原本健康的身体,熊辉丰先生身陷囹圄,使得全家人不能团聚,儿女们常常以泪洗面。

孰正孰邪、孰好孰坏,面对这发生在你我身边的事实真相,相信天津善良的百姓定会有个清醒的认识。尽快了解法轮功的真相、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党、团、队),为了自己生命的永远选择美好的未来,才是一个有识之士的正确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