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庆阳市县级干部寇创金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寇创金,男,汉族,生于一九五三年十一月,甘肃省镇原县人,大专文化程度,家住庆阳市西峰区,一九七二年参加工作,原系庆阳市商务局正县级干部,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五点多遭绑架,后于二零一二年三月被西峰区法院非法诬判三年。 上诉后同年五月遭庆阳市中级法院枉法裁定维持原判,同年九月被绑架到甘肃省天水监狱摧残折磨,同年十一月被庆阳市委、市政府决定双开,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走出魔窟回到家中。

以下是寇创金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至今所遭受迫害情况简述:

(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半,以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周永康、刘京等首恶组成的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刚开始时,寇创金遭受到西峰公安局恶警郑翔、李剑波的绑架,关押在西峰公安局后院一平房内三天两夜,同时被非法抄家,后被单位保回。但在回到单位的三个月时间中,西峰公安局无论白天或是夜晚,有时在单位、有时在家中、有时在公安局,三个一组或五个一伙非法对其进行多达三、四十次的审问。庆阳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610关子多次逼迫其上电视表态、叫写不炼功的保证,被寇创金拒绝后,庆阳市委不但给了寇创金记过处分,而且从此以后没有给其安排任何职务,随后在两次晋升工资、一次工资套改中没给升级。

(二)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至二零零零年四月寇创金妻子被非法劳教前,西峰区公安分局先后绑架寇创金妻子李瑞华四次,每次非法拘留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西峰区公安分局南街派出所恶警王仕连、金小霞、王真等恶警坏人,每次均以责怪他为什么不管好妻子为由,将寇创金绑架到南街派出非法关押一天或两天,并且每次都非法抄家。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内非法抄家将近二十次之多,抢去了很多私人财物。同时还以各种诬造名目多次非法罚款,却又不给手续。有一次又要无理罚款而且又不给手续,寇创金拒绝不交,恶警曹建峰、左百春就强行暂扣其200元,说以后给补手续,但至今未见任何字据。

(三)二零零二年五月下旬,西峰公安局以过香包节为由又将寇创金从单位绑架,非法关押在西峰区拘留所,半月之久还不放人。寇创金质问他们,为什么把他关在监狱?警察说,这不是监狱,寇创金说失去自由就是监狱,最后在西峰公安局杨政委巡视时被寇创金挡住要关押他的合法手续时,他们拿不出任何手续又找不到任何合法理由的情况下才把人放了。但在放人时,还要生活费,遭到拒绝后,就无耻的向单位来接的人收取了每天十元钱的生活费,否则就不放人。

(四)二零零二年九月,当地徐姓大法弟子遭西峰公安局绑架,在非法关押中正念走出后,为找其人妄图再绑架,西峰公安局北街派出所恶警贾居东、祁雪楼等四人在寇创金家二十四小时不离人守候,家中电话被他们掌控,人员进出他们贴身跟随,时间达半个月。象这样三天两头到家中骚扰,十几年来,从来都没有断过,生活没有一天安稳过。

(五)在恶首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流氓淫威下,当局自迫害后就再没给寇创金安排过职务,也没有岗位,二零零五年元月后,又被强制在家休息,不许上班,二零一二年六月后,又强行停发了工资。还有在这之前的二零零一年七月,寇创金听说在劳教所即将回家的四名同修没有路费回家,就给每人寄了100元共400元路费,这一善举被劳教所恶人反映给当地“610”后,恶警郑翔带领一帮坏人追到正在老家帮父母割麦的寇创金,企图绑架 ,在寇理正词严的正念正行下,虽然罪恶的目的未得逞,但却无理没收了这400元,还强词夺理说是扰乱了社会秩序。

(六)二零一一年六月,遭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区分局副局长景槐刚及国保大队大队长李金龙、朱长锁等十几个恶警把家包围,用电钻钻坏防盗门及里层的铁门门锁后,入室绑架,同时抢走了太多的私人物品。后于二零一二年三月被西峰区法院非法诬判三年。

(七)寇创金妻子李瑞华修炼法轮大法屡遭中共当局迫害,曾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年(在兰州市平安台第一劳教所),回家后不久,又被迫流离失所,之后被西峰区公安分局欺骗家人说让李瑞华回家,并多次保证不会有事。结果被诱骗回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甘肃省女子监狱)。二零零五年十月八日从冤狱回家后,李瑞华已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全身骨节肿大变形,疼痛难忍,走路都困难,穿脱衣服都要寇创金帮忙,洗衣做饭全落在他一人身上。好几年过去了,两只手依然肿胀,疼痛,两只胳膊无力,连婴儿都抱不动,小孙子也基本上是寇创金一手带大。二零一一年六月后,妻子李瑞华被迫流落在外已经三年半,至今有家不能回。

(八)寇创金的女儿寇娟娟,从小非常乖巧,身体很好,学习也很好。二零零一年,庆阳市合水县公安局闯入寇创金家预谋绑架李瑞华,因李瑞华不在家,他们又将寇创金绑架并抄家抢劫。当时就剩年仅十五岁的女儿一人。西峰区公安分局几个警察就住在寇创金家,三天三夜不让小娟娟出家门,也不让她上学,孩子在承受不住的情况下给亲戚打了电话,亲戚知道情况后到公安局质问,这帮人才从家中撤走。之后西峰公安局南街派出所恶警金小霞三天两头又到学校对小娟娟进行审问,寻找李瑞华的下落。从此学校老师和同学便对她白眼相看。由于一次次惊吓,加之父母多次被绑架,女儿娟娟心灵受到很大的伤害,从此得了严重的“忧郁”症。犯病时就骂人,严重时就抽风,有时上课也犯病,最后被学校要求停学。尤其见到警察就表现的情绪非常激动,气恨。 直到现在女儿娟娟的病还没有治好。

(九)寇创金八十八岁高龄的老母亲,因老人家不喜欢城市生活,和在农村的弟弟生活在一起。好不容易把老人接到自己家不到半年,西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不顾老母能否承受的住,当着老人的面翻箱倒柜,象土匪一样把原本好好的家整的一片狼藉并把她儿子强行绑架。老人因惊吓过度,思儿心切,半年后就去世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9/甘肃省庆阳市县级干部寇创金一家遭受的迫害-298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