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阴县女法官说的“那些事”是哪些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今年七月下旬,在山东临沂又发生了一起“庭审”:七月二十一日,蒙阴县法院在临沂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单富贵“庭审”,庭审过程,钟姓女法官只字不提法轮功相关内容,只吞吞吐吐地说“那些事”,当庭也未宣判,便草率结案。

许多人不解:没有举证、质证、辩论,也不给当事人自辩,这是搞的哪门子“庭审”?蒙阴法院不过想借临沂市法院一隅表演一下“非法庭审秀”。不过,让人最有疑问的是:如果公诉人、法官说的“那些事”就是他们断案的证据,可“那些事”是哪些事?

“那些事”是善良人的冤屈事

经过追踪调查,人们发现单富贵女士为了坚持信仰,承受了当地政府暴力截访及巨额罚款冤屈;遭到洗脑班恶徒潘玉山及打手赵栋等人的毒打摧残、勒索;零六年春天,坦埠镇派出所长李海涛等恶徒再次把她抓走,非法劳教,投进冤狱;今年三月二十二日晚上,蒙阴县野店乡派出所长马林及警察彭涛、朱长波、王江、张怀国等人联合×教大队的人,共十几人,突然驱车窜到单富贵家非法搜查,抢劫走了真相资料和光盘等物品一宗。

以法律角度衡量鉴定,当地恶徒对一个善良村妇实施的全是作案暴行和违法犯罪,单富贵这个坚贞的信仰者遭受的全是中共恶徒强加的冤屈事,如果把那些冤屈事作为这次庭审判案的所谓事实证据,又对单富贵非法判刑,那不是冤上加冤吗?怪不得公诉人、法官庭审过程,只字不提法轮功相关内容,说话吞吞吐吐的,原来他们心中有鬼;怪不得他们便草率结案,当庭未判,原来他们在为自己再造冤案而心虚胆怯啊,直到七月二十七日才通知判三年。九月份,单富贵的儿子公鼎收到一封来自山东省女子监狱特殊的挂号信告知:单富贵已被投进监狱。

从抓人、审讯、判刑到投狱,中共用的都是黑社会手法。蒙阴县公检法司人员,身为法律工作者,不但不去惩恶扬善,伸张正义,反而甘当傀儡,助纣为虐,枉法渎职。

据了解,单富贵,女,四十六岁,家住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坦埠村,以做服装生意为生,十几年来,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受江氏邪党集团的迫害和骚扰、巨额罚款、洗脑、劳教,使单富贵的丈夫长年担惊受怕,患上了心脏病高血压,肾衰等多种疾病,去年去世,家中欠下了数万元的债务,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打碎了。眼下,单富贵被非法判刑,投进冤狱,家中唯一的未成年儿子突然成了孤儿,不知道这个苦难的孩子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

“那些事”是蒙阴县当局制造的累累罪恶

单富贵确实遭到蒙阴公检法构陷,有非法庭审为证,她又一次被投进了冤狱,有来自山东女子监狱的挂号信为证,蒙阴当局又制造了一个冤案,当然这在蒙阴可不是个案。

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的狂潮巨难后,该县与全省的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六一零洗脑班、精神病院、劳教所、教养院、监狱等单位互为沆瀣,疯狂的摧残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在原县委书记张广敬与现任书记朱开国的唆使下,加上四届六一零主任黑手类延成、崔华东、李宝元、王在恩的幕后操控,该县历届县六大班子机关人员、各级“六一零”、公检法司机关、企事业单位、各乡镇党委书记、副书记、镇长、副镇长、“六一零”、派出所、司法所、武装部、土地管理所、综治办、工商所、计生办、广播站、文化站、教委、医院及村干部等几乎所有单位的不法人员,皆主动被动的参与迫害,十五年来,该地区已经形成了以洗脑班为罪恶中心,以恶徒抄家绑架、酷刑洗脑、劳教判刑、秘密虐杀、回访再迫害为恶性循环的罪恶机制,制造了累累罪恶。

目前全县法轮功学员已有一百八十多人次被非法劳教判刑,其中被枉判重刑的有:公茂海(男,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四年);滕德方(男,零三年六月份被非法判刑十四年);滕德荣(女,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四年);公淑华(女,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仵增建(男,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赵传文(男,零三年被枉判十三年);石增雷(男,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一年);王付成(男,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宋炳法(男,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年)等,滕德荣、仵增建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受难,其余已经出狱;公丕剑十年连续四次被劳教判刑;大法学员张德珍(女)、吕震、刘淑芬(女)、隋学爱(女)四人已被直接迫害致死;被当局吓死、困死、病死的暂时无法统计;多人曾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全县法轮功学员被讹诈的钱财数百万余元;至今仍有多人有家不能回;无辜受株连的人不计其数。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蒙阴县公检法在六一零的操控下,在临沂市法院又对两位良家妇女伊淑玲、公华东偷偷地非法庭审,所谓的证据事实全都是诬陷,适用的法律全是强加的恶法,而且现在邪恶的六一零恶徒正在指示法官量刑时,必须把二人以前的“那些事”(以前的遭迫害事实)加上,作为诬陷证据非法量刑。这样,蒙阴县当局又为自己添上了一份新罪。

“那些事”是中共反人类罪的铁证

中共向法轮功群体发动灭绝性迫害至今,致使亿万民众的正信被无理打压,一百多种酷刑被施加在善良人的身上,几百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百万之众被非法批劳教重刑,不计其数的修炼者被投进洗脑班或精神病院遭受致命性折磨,成千上万的大法徒被活摘器官,而后焚尸灭迹,甚至被做成了人体标本。造成了无数家庭悲剧和难以弥合的社会创伤与苦果。迫害的惨烈程度,罄竹难书。每一个冤案的背后都渗透着受害人的苦难辛酸,每一桩命案的背后都有人间诉不完的悲愤悲痛与奇冤,那一个个冤案与一桩桩命案都是中共滔天大恶的见证呈现。

信仰自由,天赋人权。这一由一个流氓集团与一个政府主导的针对一个正信的精神团体的迫害,从法律层面上看,显然是违背国际公约、践踏宪法的故意犯罪行为,已经触及“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具体说来,中共豢养的犯罪份子利用恶政在犯罪,其实质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中共邪教破坏宪法及人权公约的正当实施而故意犯罪,也就是一个政党、一个政府在对民众故意犯罪。过程中,从中央到地方,从高官到小吏,以及各级政法委、610办、公检法司等恶警暴徒,凡参与迫害者,都是主观故意害人杀人,都是主观故意犯罪,都是“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的疑犯。触及“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是什么意思?是对人类最大的犯罪,罪犯已经成为人类的公敌,是国际罪犯,任何一个国家政府团体组织个人都有责任义务将罪犯举报控告、逮捕审判!

根据初步估算,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国大陆约有336万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残酷镇压中失去生命。其中57万被“拘留”致死,50万被劳教致死,47万被非法抓捕、审讯致死,34万被判刑致死,34万被洗脑班、精神病院、黑监狱致死。其中,最令人发指的罪行就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除薄熙来案暴露的活摘内幕之外,在中国150多家军队医院中,绝大部份都开展了器官移植,军队实施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相当惊人。

据观察分析人士估计,在全国大约有数万名法轮功学员惨遭活摘,这在国外人权律师的著作《血腥的器官摘取》、《国家掠夺器官》、《屠杀》中都有详细的调查记录,国外正义人士惊呼中共的这一恶行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中共的滔天大罪被揭露出来后,立即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抨击,但狡诈的中共不但不悔过认罪,却一再推脱漂白抵赖,并且极力封锁掩盖真相,销毁罪证,欺骗民众,粉饰太平,延续罪恶,但是,受害者的亲身历证,“追查国际”的案例记录,正义媒体的真实报导,都斑斑在册,铁证如山!中共想蒙混过关,那是痴心梦想与可耻妄念。

天惩已来临

那些参与迫害的中共官警恶徒们,其迫害信心多来自对中共喉舌谎言的偏信和对中共暴政的崇拜,总是用以往中共运动的经验心理看待这场迫害,认为只要是政府操作的运动,任何团体无法抗拒,且中共素有党权代法、法不责众的铁律,所以,可以放心的打压受害人,说不定自己还能升官发财。

但这次他们看走了眼睛,打错了算盘,因为以前的运动只不过是中共挑起的人对人的迫害,而这次是中共挑起的人对修炼向善者的迫害,是对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的迫害,实质是中共“战天”的延续运动,是人在“与天斗”,根本上是人对神的迫害,可是,人能战胜天吗?人能斗过神吗?恶人疯狂折腾完了上天就会找他们算账,所以,我们经常看到,那些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相继“出事”,有的干脆一命呜呼。而且数量巨大,恶报形式多样。如:

原海南省海口市中级法院刑一庭庭长陈援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在全国首例非法审理法轮功学员的案件中,非法判决四名法轮功学员二至十二年徒刑。陈因此获得元凶罗干和最高法院的赏识,陈与海口中院刑一庭被记集体二等功。零二年三月十八日,刚满五十一岁的陈援朝被确诊为肺癌,次年在痛苦煎熬中离世。

二零零九年七月,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两名检察官因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得了白血病,在明慧网上曝光了。一位检察官说:“哪止两名,有好几个了。不止是白血病,肝癌最多,检察院死一个,法院就死一个;法院死一个,检察院就死一个,而且很准。法院的人说检察院丧门,检察院的人说法院丧门。这次搬家,两院分开了。”

四川省成都市郫县德源镇综合治理办公室头目郑友奎,经常带头疯狂抓、抄、关、打法轮功学员,并在抄家时把钱财首饰揣自己包里。零六年五月二十日傍晚,郑友奎与德源镇永光村支书宿云成、村长税留成,一道在永光村七社检查田间焚烧秸秆时,突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一声炸雷刺耳响过,只见走在中间的郑友奎,像跳舞似的歪闪几下砰然倒地。村民们围拢一看,郑友奎头发几乎烧光,脸和胸腹处均被烧成焦黑,周身衣裤,除内裤外,其余全都被撕得稀烂。总共只打了几个雷,好像专门为郑友奎准备的一样,人们议论纷纷。

临沂市“六一零”的幕后黑手,朱忠顺(时年六十岁)和赵佩俄(时年五十三岁),二人均于二零零八年得暴病死亡;河东区恶警丰丙雷,被黑社会人员连刺二十多刀,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常大叫“你再炼我枪毙了你”的恶警王文坡,因其下属端枪打死了另一名警察受了处分,他十八岁的独生子溺水而亡;下令残害好人的原河东区区委书记耿文恋,在车祸中与妻女一同丧生。一家四口人,只剩下了正在上大学的儿子。

原临沂市卫生局长马自立涉贪判刑十多年,其儿子被判刑三年,马自立在监狱得脑出血,死在手术台上,副局长孙承建弟弟一家三口人被砍死;临沂市卫生局长卢从祥遭天谴祸及家人,其子意外死亡;临沂市委副书记,邪党“六一零”的负责人员孙培群的大儿子突然病逝,白发人送了黑发人;市肿瘤医院院长葛来增,其儿子有病救治无效也早亡;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刑警大队原股长李传贤负责审讯法轮功学员(此人现已退休),一夜之间死亡两口──母亲上半夜去世,妻子下半夜去世,明白的人知道他遭了恶报了。

李新华,时年三十四岁,蒙阴县野店乡武装部部长,紧随江氏流氓犯罪集团迫害大法及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间,伙同本乡5个恶人带3万元人民的血汗钱,进京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几天的挥霍之后,他们把剩余的钱瓜分,回到单位,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久李遭到恶报,得了顽症“糖尿病”。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蒙阴县垛庄镇六一零恶毒打手马隆军(音)于当日晚八时三十分左右在垛庄化纤厂南205国道上被一辆疾驶而来的汽车撞倒在马路上,肇事车辆随即逃离,马隆军被后边来的汽车轧死后无人发现。据知情人说又过了一夜的车,不知有多少车辆从他身上碾过去,第二天早晨才有人发现,马隆军的尸体早已成为肉饼。

王长利,原蒙阴县委副书记,是蒙阴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犯。在他的指挥、纵容下,暴徒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的迫害,抓人、打人、劳教、巨额罚款、抄家掠夺。在二零零零年夏天,在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刚结束时,王长利的妻子在出发时,乘坐的小轿车与一辆大货车相撞,车毁人亡。

张玉兰,女,原任蒙阴县副县长时分管文教、卫生时,积极协助县“六一零”邪恶组织,对全县教育系统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了非法抓捕关押、洗脑、虐杀等迫害,母债子还,张玉兰的恶行殃及了她那刚过十七岁的唯一儿子秦贞一,零五年暑假秦去县金山工业园游泳池洗澡时溺水身亡了。

中共狂徒薄熙来曾经对手下发话“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整”,王立军曾经大喊“我们不怕遭报应”,现在二人都被中共送进大狱;迫害元凶周永康、610总头目李东生,都被拿下面临审判,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在军队秘密主导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惊天,现在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大黑手曾庆红与大元凶江泽民都在中共内斗中被对方控制待办,中共省部级干部被停职审查的超过四十多人,他们虽然是在中共反腐内斗中落马,但大多数人都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成员,非偶然,是恶报必然。

当年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先声发难的央视,现在遭到严重恶报,央视完全成了“殃视”:参与策划并导演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原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陈虻,与屡次播报诬陷法轮功假新闻的央视主播“中共第一脸”罗京,早已先后患癌症痛苦死亡。海外多家媒体报导称,现在央视上百人因涉李东生、周永康案被约谈、调查。央视系统全部员工已被要求降薪百分之三十,有不少中青年员工在此当口转投新媒体;有的节目团队甚至集体“出走”。

天灭中共,天佑良善

但恶报频频,却仍然没有惊醒狂徒恶人,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辽宁丹东市振兴区法院对沈阳法轮功学员陈新野、韩春龙非法开庭过程中,“法官”陶占华亵渎法律、大施淫威,蛮横指使法警将两名辩护律师赶出法庭,并说“共产党不倒台,我就永远不会承担责任”等不理智言词。

可中共早就被上天判了死刑:2002年6月,在贵州平塘县掌布风景区发现了一块历史久远的“藏字石”,巨石断面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國共产党亡”,字体古朴清晰,而且“亡” 字特别大。2003年中国科学院著名地质学家等15人组成的考察团,前来实地考察后一致认为:该“藏字石”距今2.7 亿年,其字为天然形成,非人工雕凿,“藏字石”即“亡共石”。

有人说他知道那块“亡共石”代表天灭中共,可多年过去了,怎么还没有发现中共恶党垮台啊?是的,从实效上看,只要天象一出现,中共就应该在短期内解体灭亡,为什么到现在中共还没有垮台?因为中共的大罪已经祸及到了整个中国人及全人类,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们极有可能因听信中共谎言而受到天道淘汰,但是,大法慈悲,佛恩浩荡,网开一面,所以,一拖再拖,给足人类了解真相选择自救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传播真相的真正意义,天灭中共,天佑良善。

因此,可贵的中国同胞们,更应该珍惜听到看到真相的每次机会,退出中共,选择新生,这可是人类每个生命走向未来的唯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