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气、智慧,从大法修炼中来(1)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日】(明慧记者紫云采访报道)有一种孤独,他(她)只在自己的世界里遨游,不喜欢喧嚣,不喜欢群聚,人们常常把他们当作异类。其实,孤独并不等于寂寞。安妮•哈卡萨拉(Anne Hakosalo)就是一个孤独而不寂寞的人。

她从小就这样,在众人面前她总是害羞、胆怯,就算在小小的班级里,她都很难当众讲话。被同学捉弄后不敢声张,她有自己的见解却不敢表达。直到大学,她依旧是爱害羞、爱脸红、爱心跳加速的女孩儿,她因此都害怕自己不能完成学业了。

然而,当历史记录的画面回放,镜头里的她却完全不同,没有羞涩,没有恐惧,她坦然地面对众多媒体记者对答自如……安妮•哈卡萨拉,真是她吗?凝视着她,无论是当年的碧玉年华,还是今日的温文尔雅,都掩不住她生性中的柔弱。可是,那一刻,她的勇气、智慧从何而来?

“是法轮大法给我的啊!”安妮细声慢语,“我已经在大法中修炼了快二十年了。那些事啊,都是过去很久了,很多我都记不清了……”

在我们的期待中,安妮缓缓讲述了她与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结缘的故事……

一、辗转遇大法

九十年代时的安妮•哈卡萨拉
九十年代时的安妮•哈卡萨拉

安妮曾在教堂里寻求心灵安抚,但,她感觉生命里有一样东西她一直没有找到,到底是什么她也不知道。她就是一个默默的寻道者,人随工作漂移着,心让孤独陪伴着,她做过旅店、餐馆工作,还当过旅游商业作家。后来她在航游船上任职餐饮助理,航游工作让她有机会游历了亚洲一些国家。

一九九三年,她在泰国旅游时结识了一个小伙子,也是瑞典人。小伙子对佛家的理论很感兴趣,还去过日本的佛门修道院,他给安妮介绍了佛家修炼方式,推荐给她入佛门修行。

“不!不!我不想成为修女或者成为尼姑,我不想脱离社会。”安妮明确表示。

安妮是一个纯粹的西方人,但她对东方信仰并不排斥,她知道,信仰是心灵归宿,都需要尊重。后来,她和那个小伙子又相约去了日本。他们在日本的一个大森林里漫步,谈论的依旧是修行。安妮看着群山密林里若隐若现的庙宇,感到迷茫,如何能知道找到的是一个正确的法门呢?

“你知道吗?这是老师决定的,你必须敲对门才行!”他对她说。

“这么大的森林,这么多庙,怎么知道能敲对门啊?”

“到了那个时候,那个门自然就会开的!”

她对他的话不理解,只当是玩笑。

回到家乡瑞典,安妮的生活没有改变。她在练习太极,上太极理论课程。东方哲学词语深奥,让她举步维艰。不知什么原因,太极课程突然中断,老师不来了。马上传来了法轮功开课的消息。一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安妮的脑子突然被什么敲了一下,有一个奇妙的感觉告诉她:“时间到了!”

就这样,安妮顺利地报名参加了法轮功学习班。

瑞典哥德堡,法轮大法学习班,李洪志师父亲授,时间一九九五年四月十四日至二十日,为时七天。

什么是法轮大法?大法师父如何?她一概不知道。时间到了,她就去了。到了那里,她看到了大法师父——李洪志先生。师父高高大大,一脸和蔼。讲法班上,师父从最最基础讲起,台下有一百多位西方学员。师父身边站着同声翻译,大家借助翻译,洗耳恭听,生怕疏漏了师父的讲法。什么是法轮大法?什么是修炼?人体与宇宙之间的关系,等等等等,安妮听得入了迷。师父讲到人是可以在世俗社会中修行的,安妮听了欣喜若狂!

“这正是我要寻找的啊!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完美的方法,我可以象其他人一样工作生活,同时又可以修行和炼功!这太好了!”安妮高兴极了,师父的一句话打开了她的心锁。

七天的课程,师父讲了很多,大家都被师父的讲法深深吸引住了。师父无所不知,解法自如,无论学员提出什么问题,师父都能清楚地解答。师父还亲手为学员调整了身体。

“我的膝盖受过伤,走路时间一长就会疼肿。还有偏头痛,双肩僵硬,活动很不方便。开始学第一套功法、第二套功法时,对我都很困难。师父说了,在我们炼功当中身体会被矫正。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当我的身体穴道的能量流被打开后,脖子、肩膀、膝盖和头,都有能量流在流动。我受过伤的膝盖,本来不好弯曲,后来我竟然可以坐下来打坐了!”安妮说。

身体一下舒服了,从十五岁就遗留下的头疼病消失了。这七天,带给安妮太多的震撼。“上完课回家时,我的身体感觉象飞起来了。我回家的路是一个上坡,骑自行车也象飞起来一样。”安妮说。

仅仅七天课,原本不善言语表达的她不知不觉地开口提问了,因为有太多问题要请教师父。安妮说:“只要我有问题,师父就能给我答案。我的心结被打开了,感觉内心一下平静了。师父带给我们的正能量和修炼的环境让我感觉好舒畅。那时候,我不知道怎么称呼师父了,是老师?是父亲?师父那么的慈祥。那种感觉,非常非常特别。”

哥德堡法轮大法学习班几乎奠定了法轮大法在欧洲洪传的基础。也就在那时,学员们在师父讲法礼堂后面的小山坡上成立了当地第一个法轮功集体炼功点。这个炼功点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师父找徒弟,不是徒弟找师父”[1]是一句修炼界的话,寓意深远。为此,瑞典的法轮功学员无不感叹,是师父把大法送到了家门口啊!

二、快乐北京行

一九九五年圣诞节前,喜得大法的瑞典法轮功学员们相约来到中国。这是一次快乐的中国行,有十几个学员参加,安妮是其中之一。中国学员热情接待了西方学员。共同修炼一部大法,学员之间彼此称呼“同修”,亲如一家,一起吃饭,一起交流,一起户外炼功。

“外面很冷,我们还是新学员,对中国到处都感到新奇。那时中国学员手上都有了中文版的《转法轮》,而我们只有一本很薄的《法轮功》。通过互相交流的过程,我们懂得了更多。”安妮回忆说。

他们刚到北京几天,英文版《法轮功》就和大家见面了。正值新年第一天,师父来看望学员,师父把一本本英文版《法轮功》亲手送到每一位西人学员手中。安妮双手接过师父给的书,非常兴奋。她突然萌生一念:把它翻译成瑞典语!可自己对翻译不是很在行,但这件事情似乎又很重要啊!她立即上前请教师父:“师父,如果现在开始着手翻译好不好呢?”

“很好!翻译成瑞典语。”师父说。

回到住所,安妮一口气读完了英文版《法轮功》,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那一次,师父鼓励西人学员走出去看看中国,看看中国社会是怎样运作的,中国人是怎样生活的。西方学员非常受鼓舞,于是就出现了后来西人大法弟子年年到中国“回娘家”的趣事。

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五日,第一次国际法轮大法法会在北京举行。安妮再次来到中国。

安妮入住在北京的一所大学。“我从学校出来就走到了活动的地点。我们在公园一起炼功,还一起交流自己修炼的经历。”安妮回忆说。这时的安妮已经没有心理交流障碍了,大法解开了她封闭的状态,让她的心敞亮了。中国同修的热情友善时时温暖着西人同修,大法修炼环境就是一块净土,让她溶进了。

法会结束后,同修组织大家去日坛公园共用晚餐。晚餐刚刚结束时,安妮突然感觉一股强大的能量,非常强大,太强了,她刚想要出去透透气,就看见师父来了。那天,师父给学员们讲法,后来发表了《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一次次见到师父,一遍遍通读大法书籍,安妮急切地想了解大法原文,她想听懂师父讲的中国话,她想看懂师父写的中文书。她开始学习中文了,她迷上了中文。九六年的秋天,她又到了北京。

“那段时间我总是盼望着和同修在一起。大家早上炼静功打坐,晚上炼动功和学法。 他们把我带到了一个说英语的学法小组。我的中文很差,大家都想帮助我,就建议我和中国同修一起住。一位中国同修的家接纳了我。那段时间真是太美好了……”

(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