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救人就要救活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日】去年,我市有多名同修被当地“610”、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后来传出消息,邪党公检法要对这些同修進行非法庭审。听到消息的同修连夜写出通知:希望每个同修都走出来,整体配合,上午到法院、下午到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真是一呼百应,很多同修都来了,不分男女老少、路途远近,只要能出来的都来了,还有在过病业关的同修也让人扶着来了,有的老年弟子一直坚持到最后。

在这期间真的看到了整体的力量,同修们有自动出来协调的,有去分头找被关押同修家属配合要人的,有去找参与迫害人员和其家属的,有写劝善信和打电话的,有贴真相不干胶的,几百份真相信息贴满了全市每个角落,大家不等不靠,每个人既是修炼人又是协调人,都在走出自己的路。

当我看到一法官的名字,猛然想起有一个远门亲戚A就叫这个名字,也在法院工作,十多年前我与A有过一面之交。难道会是A吗?我赶快找到另一家亲戚打听,原来名单上的人就是A。我又想起了几年前一个同修的非法判决书上,签的也是A的名字,看来A参与迫害法轮功已经多年了。我发出坚定的一念:我一定要救A。

但毕竟只是一面之交的远门亲戚,负面的思想时而就会从我脑子里冒出来:这可是迫害了我们多年的法院人员啊!心里有点不踏实。这时师父的一句话打入脑中:“有的学员想到了自己主动做好,这方面的事情也很多。”[1]我立即双手合十说:“师父请放心,请赐予我智慧,我一定去找到A,制止这次迫害事件的发生,同时给A一次赎罪机会,师父我能行,一定能行。”瞬间一些不正的念头全无。

此后的几天,就是打听A的住址,每天不管是到法院或在家发正念,我都加上清除A背后的邪恶,而后叫着A的名字,想象A的样子,把其元神调到我面前,请师父把A的思想和我的联上,我慈悲而严肃的对A说:“对不起,我知道的太晚了,没能帮上你,让你这么多年对大法弟子犯下了天大的罪,已经无法偿还了,现在已在十八层地狱之下了,只有师父、大法能救你了。我现在就请师父救你上来。从现在起你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并通过你的手亲自把这些被中共关押的善良的修炼人放出来,这一举动、甚至这一念我的师父都知道,就能帮你,这是你唯一的选择!也是为你自己洗罪!”这时我已泪流满面了,似乎也能感应到A在流泪,一个生命在无知中干着犯天法的事,是多么可怜、可悲呀!

过了一个星期,我感到是时候了,一天到法院门口发完正念,我就通过门岗说是A的亲戚,找到了A的办公室,一打听说A请假了,我立即就去了A的家,听保姆说夫妻俩一起到北京去了。

几天后,一取保候审的同修B来我家,说A让其到法院去签字,要给判刑,还说如果再不来签字就把案子退到检察院,从重判。我知道A已经从北京回来了,就对同修B说:“先不要理A,多学法,高密度发正念,清除A背后的邪恶因素,绝不去签字,一切不配合。你先拖时间,等我去见A,等A明白真相了,一切都会改变。”

我决定当晚就去A家,怕人不在家,事先写了一封热情、祥和、透着慈悲和威严、诚心为其好的信,心想今天见不到你也一定让你看见我这颗善心,你会明白很多,作出正确选择的。晚上我带着信到了A家,A果然不在家,我自我介绍后,把信交给了A的家人,交代一定要让A看到。然后讲了几句家常话就告辞了。

走在路上我就在想,这样天天去发正念还不够,还得让咱老百姓都知道咱市现在看守所里还非法关押很多大法弟子,也得让每个人都知道,给每一个生命选择的机会,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制止迫害,也是救赎自己。想到了就去做,我就根据以上内容把所有参与绑架大法弟子的恶人名单都写上,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的名字也写上,并警告恶人:谁对大法犯罪作恶都得偿还、善恶必报的天理,“现世报应无漏网 人做恶都得偿”[2]。我们印了几百份不干胶,贴满全城。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刚把不干胶内容写完,我立刻想到去找A:今天一定见到A,一定要讲透真相才能救了A,才能制止这次迫害。我一路发着正念,请师父加持,一定让A在家等我。我一進大门就喊:“谁在家啊?”他们夫妇都在家,见了我很是惊讶,上下打量着说:大姨,十几年没见了,还是那么精神,快坐下吧。他们又是倒茶又是拿水果,我哪顾得这些,寒暄了几句就说:“这些天叫我牵挂的睡不着,就想见到你,所以今天就来了,也不知给你的信你们看了吗?这可不是一般的案子,你不知道它的厉害。”他们提出的问题都是中共的谎言,我就一一给予解答,直到他们明白,最后他们说原来“自焚”真是假的。我说:共产党的历次运动,哪个不是错了又平反?害死无辜八千万人,现在又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又讲到藏字石。他们都感到吃惊。

我又举了很多中外历史上遭恶报的例子。特别近来一些高官纷纷落马,看起来是权斗,实质上是报应,哪个不与法轮功有关?我又提到:“其实《公务员法》中《中央政法委公检法对办案质量的终身负责》,就是当权者感到危机时用来打击你们具体办案人的棍子,让你们当替罪羊用的,这是中共的一贯手段。”他们也点头承认。

我说:“你们对这些大法弟子怎么办?总不能还用刑法300条给定罪吧?”A说要定还得用300条,是两高定的。我说:任何人和机关都没有立法权,只有人大才可以,你们这可是知法犯法,到时候大清算时就要按宪法了,吃亏的是你们这些具体办事人。A说:那我们除非不干了。我说:宁愿不干也不能接这个案子。我最希望的是通过你的手把这些无辜的人放了,你这一善举会惊天动地的,不但能赎你的罪,你和你的家族都有大福报,师父都能帮你做,机会不多,不要轻易失掉它。

我还说:这次不干了,那你以前判了的得弥补呀!A很紧张,说无法弥补了。我说:“可能。从现在起,你发自内心的说:从今再不接法轮功案子了,法轮功是无罪的、合法的。”我本想让A写个声明发到网上,但怕他一时接受不了,心想以后再说吧。

我又劝他们三退,我说:这共产党的官一个个都那样,能把这个国家带好吗?夫妇俩都同意退出邪党的党团队。三个小时该讲的真相基本都讲了。一看十二点多了,我就告辞,他们非留我吃饭,我说我还有事,他们开玩笑说,可是回家炼功去?我说功早上六点之前就炼完了,边说边走出院。

再说那个保外就医的同修B,因A多次叫B去签字,同修B心想:老是躲着不见,家里人快吓傻了,我也没犯法,我自己去找A讲真相去。同修来征求我的意见。我说:你认为正念很足,那就堂堂正正的去吧,也许会很顺利。

同修B到法院见到了A,讲了自己在看守所被迫害的得了重病,保外出来没几天就好了,还讲了很多大法中神奇的祛病健身、道德回升的例子。最后A说:“法轮功好,你就在家炼吧。别出去散传单。”后来A把案子退回检察院,至今也没再找过同修B。

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我想救人就要救活。我准备过些天再去给A讲讲,希望他真心忏悔在无知中犯下的罪行,这也是摆放自己的位置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你再狂》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