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一年的魔难一天就过去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二零一一年,由于自己忙着找房、租房、收拾东西、搬家等事,修炼懈怠了,学法少了,出现了病业假相,腰痛的直不起来,好几个月也没过去,而且腰部已经变形,臀部歪到一边,同修帮助发正念也不好使。

二零一二年四月,病业加重,从腰部往下一直到脚踝以上,疼痛难忍,每一个汗毛孔都象针扎一样,每一秒钟都在疼,一点间歇也没有。那种感觉就象活剥人皮往下撕的一样,躺着、卧着、趴着、坐着、跪着、怎么呆着都不行,折腾了三天两宿。妹妹(同修)帮我发正念,好过一会儿,一会儿又开始疼。无奈之下,我喊了师父,泪水伴着喊声流,并随即拨通同修电话让他们来帮我。

放下电话,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我这不是向外去求了吗?不行,得向内找、发正念。我必须正念足师父才能帮我。反正怎么呆着都疼,我就咬着牙打坐,打坐时就发正念,然后背师父的法。从《论语》开始到《洪吟》,想起什么背什么,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才发觉身上不那么疼了。

歇了会儿,就又开始疼,我就再打坐、发正念,反复背师父的法:“但是不管怎么样,师父是不承认它们的。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1]

一个多小时又过去了,身上轻松了许多。这时同修们来了,问有事吗?我说:“没事”。只简单的说了一下我的病业假相。然后告诉他们:你们装车(新唐人电视零件)给某某家安锅去吧。于是他们便忙碌装东西,我妹说:“你也一块儿去吧,同修让你去呢,车上有地儿。”我悟到这是师父借她的嘴点化我让我走出去,不能呆在家里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想三天都没出门了,今天一定要出去,于是我就往出走,想先上车等他们。

就在我刚要迈台阶出门时,一阵难忍的剧痛袭来,两腿突然失去了支撑力,象面条一样软软的一下跪在了台阶上。我回头看他们谁也没注意我,还在找东西,我意识到旧势力不甘心,不让我出去,刹时我想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1]的法,给了我无穷的力量。我双手扒住门框,凭着手臂的力量一咬牙站了起来,并一脚迈了出去。

那真是柳暗花明啊!我一出屋,顿感浑身轻松。师父又一次为我承受了。感恩的泪强忍着还是落下来,“师有回天力”[2]啊!谢谢师父!从车上到同修家,我一直发着正念,安完锅又和他们去另一同修家学法,学法小组的能量场,使几天病业假相折磨后憔悴的我顿觉舒服。回到家已晚上十点多了,这一夜我睡的非常踏实。第二天完全恢复了常态。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和鼓励下,历时将近一年的魔难,一天就过去了。我深深体会到:坚定的信师信法,才是闯出魔难的关键。

反思这次之所以受到严重病业干扰,主要原因就是学法少,发正念也少了。那段时间除正常打印资料外,还要打印大法书十几套,工作量一大,就起了干事心,恨不得一下把事做完,做事不在法上,打印出来的书有很多字迹不清,浪费了大法资源,造了业。打印机也常出毛病,越急越来事。又因老伴儿住院重症监护,常跑医院,挤掉了学法时间,给了旧势力迫害我的借口。教训是深刻的,今后一定把学法放在第一位,按法的要求做,再忙也要学法,才能走好修炼的路。

修炼是严肃的,师父讲越到最后越要精進,路是艰辛的,使命是神圣的,在这正法最后的最后,我们就听师父的话,正念正行,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圆满随师还!

初次投稿,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