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无私才无畏 大道越走越宽广(3)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接上文)

(三)神在人间

师父就在身边,这是千真万确的,在任何魔难中,都要坚定正念,怕的物质出现时,自己不要怕,看着它,分清它,清除它。

1、师父就在身边

师父在身边,这是真实不虚的。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至今,我时时体会到这一点。我举个刚修炼时的例子。

我盘腿比一般人疼,在炼功点上大家每天打坐一小时,我散盘连十分钟都盘不了,炼完后,等七、八十岁的老年同修都走没影了,我(当时三十多岁)却坐在原地,疼的起不来。看人家都能盘腿,我真着急。

一天晚上,我炼神通加持法,刚念完口诀,我想:请师父加持弟子,尽快消业。刚想完,腿就疼得不行,我马上把腿拿下来了。这时,从师父法像的方向传来声音:“逗佛!”

我忙问妻子:听到喊“豆腐”了吗?妻子说三更半夜的,哪有卖豆腐的?我立即明白了,“请师父加持”可不是一句戏言,师父就在身边!我赶紧把腿搬上来,怎么疼也挺着,不拿下来。因为盘腿,曾经疼昏过几次。但是过了这一关之后,身体轻飘飘的,晚上在床上躺着盖着被子,人和被子一起往起飘;坐在窗台旁学法,拿着书坐着就能起空。《转法轮》书中讲的超常现象我都亲身体验了。

2、魔难中的一念

多年前,我们的资料点曾经被一群恶警围困。当时我在屋内,屋子的窗户没有锁,恶警已经把外层的窗户打开了,叫嚷着:“我看见你了!我看见你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立刻坐下发正念,求师父再给弟子一次机会。

一发正念,就觉的外面的一切离我十分遥远……忽然听到一声大喊:“出事了!”等我发完正念一看,包围我的恶警一个也没有了。我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的离开了。

3、谁怕

还有一次,资料点的一位同修一夜未归,他被恶警绑架了。第二天,我们居住的小区就被警察包围,小区的每个出口都有警察把守。我和另一位同修说,我们必须冲出去。我选了一个出口,骑摩托车载着同修,发着正念,我看到把守那个出口的是国保大队的大队长。

我想:我走我的路,谁也不能挡!快到国保大队长跟前时,我加速,他吓的窜到一边去了。我和同修在警察眼皮底下走脱了。

几年后,我和那个国保大队长相遇,他说:“当年你想撞死我啊?”我说:“大法弟子是救人的,连蚊子都不打,怎么会?”我反问他:“你也怕死啊?”他说:“那当然了,我也有老婆孩儿啊。碰到你这样的,我也怕啊!”

4、在警察的把守中转移资料

我和同修走脱的第二天,我想回资料点转移资料,因为当时恶警只知道我们居住的小区,还不知我们住在哪门哪户。同修不同意我去,说太危险,和我吵了起来。但是我当时头脑很清醒,正念也很强,就去了。

我看到小区四周都有便衣警察把守,就发正念让警察走远些,只见警察三三两两的象散步一样,走远了五十米左右。我一看不行,太近,很容易被发现,就想:再后退五十米。这些警察又慢悠悠的走出去五十米。

我顺利進了小区。刚到房间收拾资料,就听见一阵猛烈的砸门声,当时是夏日的中午,我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既是热的又是怕的,“怕”这种物质出现时,我就看着它,直到它反应完就灭了。收拾了一会,心有些不稳,我就坐下来发正念,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感到空间场十分干净,没有了“被迫害”的概念,拿着四大包东西径直离开了。

同修高兴的说:“真的没事啊?拿出来这么多东西啊!”那次拿出的四个包裹是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真相条幅,还有同修需要的换洗衣物。我自己的东西一件也没拿。

5、无私无畏

我体会到:营救同修时,一心为同修;讲真相时,一心为世人;到北京上访时,只想证实大法,那样自己就特别高大。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发动迫害的时候,大法弟子义无反顾的去北京上访,我们一起去了二十多人,都在山海关被警察带走,就剩下我一个人在外面转来转去。后来我想我必须去上访,就连夜去了北京。一下车,十几个同修与我一起被警察带走,我一看根本不让说话,就走脱了。到府右街上看,三步一岗二步一哨,到信访办,大门紧闭,门口有很多特务,没说上一句话,转了两天就回来了。

回来后心里很不是滋味,饭也吃不下去,觉也睡不着,我想:为什么连说公道话的地方都没有?一方面是邪党邪恶,另一方面是自身问题,有怕心,怕失去工作,怕有生命危险,这是私。

找出这个“私”,心里轻松多了。决定再次去北京上访。妻子说:“把咱们家的钱都拿出来,让他们别人去吧,你别去了,行不行?”我说:“大法弟子是用心做,不是用钱做。”当时,邪恶因素又操控岳父進行百般阻止,都没有成功。岳父大声说:“那是要掉脑袋的!”我一板一眼的说:“我眼都不眨一下。”岳父说:“完了,我管不了啦,我管不了啦!”

那天,我值班后把家门的钥匙留在办公室。在等候去北京的列车时,一个丐帮的八、九岁小男孩一一向候车室的人要钱,我正想着有没有零钱,他已经来到我面前。他一拍我的大腿,然后竖起大拇指,响亮的说:“你真行!”就继续向别人乞讨去了。我感到是师父在借此鼓励弟子:你终于从人中走出来了。

到了北京,信访办已经名存实亡,根本不接待大法弟子,只是配合全国各地的驻京办抓人。我看到三个工作人员从中办国办往外走,就上前截住他们说:“谁也别走!”他们说:“你要干什么?”我说:“法轮大法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这不行!我来反映实情。”他们就开始记录。

我留下了真实姓名和地址,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大法之后,道德升华,血癌痊愈的事实。最后工作人员按我说的,写上了: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

上访回来不久,单位的一个领导给全体员工播放录像片,我一看开头,就知道是诬蔑法轮功的,我说:“他们怎么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还得上北京上访!”单位领导马上把录像关了,说:“行了,我也不放了,你也别去了。”

就这样,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的十五年中,在证实大法的路上一路走来,不断放下私,走出人。在每次参与营救同修、与警察打交道时,从来没有人问我姓什么叫什么。只是在找同修住地的大队干部证实大法弟子是好人时,大队领导问过我是同修的什么人,我说是哥哥(我比同修年龄大),就没有人继续问了。

越无私就越自在,道路就越广阔,周围的一切也越祥和顺畅。大法弟子一心为众生,“真、善、忍”的法光就会从我们身上体现出来,世人就会被唤醒、得救、感念大法的洪恩。

叩谢师父的慈悲呵护与救度!

(全文完)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