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平衡好工作和修炼的关系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三日】二零一三年,我来到一家刚成立的民营企业,由于公司什么规章制度都还没有,老板招聘了一个人事经理,让她每天制定各种制度,由我代管一下。没几天,老板很不满意,把她辞退了。这样,公司有三个人来管理:老板任总经理,负责市场和销售;老板娘任总经理秘书,负责计划、采购;我任副总经理,负责管理研发、生产、质量,代管人事。

开除员工

不久,老板很郑重的对我说:某某采购员有刺探公司机密、收受贿赂的嫌疑,干到月底,就把她开除。我对这名采购员并不了解,心想如果我只是把她开除了而没有讲真相劝退,我觉得对不起她,但在开除人的时候,劝三退,我心里又没谱,以前给同事劝三退都是在很融洽的气氛中進行的,但是我决定一定要给她讲真相劝三退,我相信师父给我的路是一定能走通的。

到月底的时候,我把她叫到办公室,很平静说:公司决定辞退你,你有什么想法吗?她问为什么。我说原因嘛,我不想说的太具体,是你的工作让人不放心。我接着以讲真相的方式告诉她问题在哪儿。我说,其实做人应该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人,特别是做采购工作的,账目要清晰,不该要的不要,不该说的不说,这样做才有前程。在中国这个环境,你也看得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各种灰色收入成了主要的。为什么这么乱呢?因为共产党对中国人道德、文化的破坏,使中国人失去了最起码的是非观念,见过人民币上写着“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吗?她说见过,问是不是真的?我说是真的,并劝她退出共产邪党的团、队组织保个平安,她同意了。接着,我跟她谈辞退的事情,我说:你以后无论在哪里工作,都要记住“真、善、忍”做人的准则,我也希望你好。她很感激的说:谢谢!

那天老板在外地出差,中午的时候,老板给我来电话说:某某采购员走了没有?我说正在办离职手续,下午可办完。老板赶紧说:快停下来,那是一场误会,并让我做好那位采购员的工作。我心里一震,体会到了师父讲的法理:“因为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为大法而存在,是为大法弟子修炼而存在”[1],那么的真切。

以后,公司凡是有员工离职时,我都真诚跟他们谈话,先用大法弟子纯善的心灵化解他们的怨恨之心,再跟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尽量不错过每一次机缘。

有一位研发工程师是老板花重金从其它公司挖过来的,八个月后,他负责的项目基本上要做完了,老板考虑辞退他,正在找些合适的理由。这时,有客户投诉,说我们送去的样机偶尔会出现异常,样机退回公司后,测试却一切正常。老板让这位工程师跟客户电话沟通,但始终都不知问题出在哪儿。

这位工程师希望到客户现场解决问题,老板认为公司的客户信息属于保密的范畴,所以始终没有批准。两个星期后,老板决定以重大设计缺陷为由,将这位研发人员开除,让我去做。对于老板的这种做法,我非常反感,我觉得这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心里很矛盾,就请了一天假。

老板知道后非常生气,扣罚了我一天的工资,还让我和所有的研发人员一起无偿的加班一天。这样,又过了一个星期,我也在不断的学法,思想也渐渐的冷静下来了。是因为我的情还很重,所以,在工作和修炼的这个问题上,还不能分的很清。人跟人之间的因缘关系都是很复杂的,该结的帐就得结,修炼人应该事事在法上看问题,不被常人之情所左右。于是我定下心来,决定按照老板的要求开除这位工程师,同时一定要给他劝三退。

我把他叫到办公室,告诉他因为设计缺陷问题公司决定开除他。他受到很大打击,反问我说:你觉得是设计缺陷吗?我就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给他做了一个分析,我说:“在公司测试没发现问题,在客户那里说有问题,如果能够到客户现场進行分析的话,可能才能做出最终的结论。”他听我这样说,觉得还比较客观,心情缓和下来了。

我抓住机会,问他都看了哪些真相资料,告诉他三退保平安的事,他同意退出团队组织了。

合同条款

公司租了厂房,要开一条生产线,由我来面试员工,跟员工签订《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是老板娘整理的,其中有不符合《劳动法》的部份,不给生产员工办社保,星期六、星期天的加班费也不按国家规定给予1.5倍和2倍的支付。

我查了一下《劳动法》,以为是老板娘不懂,就去找老板娘谈修改《劳动合同》的事情。老板娘说:“要都按照《劳动法》来做,我们还怎么赚钱啊?”老板娘的这种态度,让我感到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在现在这种社会上难以立足。我也曾听老板娘对财务人员说:“不做假账,那要财务人员做什么啊?财务帐三岁小孩都会做。”

我心里牢记着我是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这是不能动摇的,难道师父是要我辞职吗?我已经有三年没有工作了,还是很需要一份工作的。困惑中,思想里不断的在回忆师父的讲法,师父说:“目前人类社会有很多不好的现象,不好的人,不好的行为,完全背离了人,甚至于有的人不只是变态心理,魔性都很大。那么针对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呢?我告诉大家,不管。”[2]我心里的压力减轻了一些,觉得还是有路可走的。我决心走下去,而且还要利用面试的机会救人。这样陆陆续续的来人面试,我也在其中讲真相救人,智慧也油然而生。

一次,来了一个刚毕业的女学生,我把公司的待遇、合同条款跟她介绍后,我看到她心里很失落,但又不想说出来,想找个借口一走了之。我抓住机会,马上跟她说:“别着急,跟你谈点别的事情。在学校上网的时候,会翻墙吗?”她说:“翻墙?不会。”我说:“翻墙就能看到很多真实的新闻,知道三退保平安吗?”她说没注意。我耐心的跟她讲了三退的意义,并帮她退出了团队组织,最后,她走的时候,很高兴的说:“今天真有意思,谢谢你。”

有一个从外地打工回来的人,面试时,很不客气的对《劳动合同》提出质疑:“你们为什么不给员工买社保?而且加班费也不合法?”他把矛头指向我,因为在他看来,我代表公司。面对指责,我必须冷静,要把大法弟子和常人分开。于是我很诚恳的对他说:“我知道这是不合法的,眼下的很多企业,包括那个某某科技集团,全国知名的国企,他们的一些做法我知道也是违法的。中国的法律只是一纸空文,我也是支持公司依法办事的。说到社保,我跟你谈点个人的看法。上海社保基金案的事情,那钱都被共产党的官员们贪污腐化掉了,老百姓到时未必能有什么保障的。中国社会腐化到这个程度,共产党是祸首,你走过很多地方,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情吧?”他没有了那种对立情绪,我很快就帮他做了三退。最后我说:“这企业是老板的,我改变不了,不过你有选择的自由,中国社会的乱象不会长久的。”他走的时候,非常感谢我跟他讲这些。

面试中,遇到过多种人员,有企业领导,有退伍军人,有乡下农民,有下岗工人,还有维权人士等,我基本上都是随机讲真相劝退。

加班加点

生产线上的生产主管因嫌老板的生产任务要求太苛刻,辞职走了。为了节省开支,老板决定暂时不要生产主管,由我直接管理。我感到压力很大,因为产线上平时会加班加点,星期六、星期天也经常加班,这样一来学法时间得不到保证,别说救人,要保持一个修炼人的状态都比较困难。我来的时候就跟老板提过条件,要求双休,老板同意了的,所以全公司只有我一个人是每周休息两天的。

面对这种情况,我心里非常烦躁,真是感到了修炼的艰难。冷静想想,师父说过:“大法修炼、正法与你们证实法中,哪有偶然的事情啊。这件事情本身不是在救度众生吗?”[3]只是我们如何去走这条路。看看产线上的员工,有些是老板直接招進来的,有些是还没有做三退的,这也许是让我跟他们讲真相吧。

每天上班,我给生产员工开完早会、安排好生产任务后,我也把自己当成一名普通的员工,一个工位一个工位的跟员工们一起做事,一边做事一边讲真相劝三退,有想深入了解的就用优盘把资料拷给他们拿回家去看,没有电脑的,就帮他们拷到手机里,在手机上看,我看到这也是一个讲真相的好机会。

有时订单太多,不好讲真相的时候,我就在办公室里播放语音电话,从下午一直播到晚上下班。救人是我的使命,大法弟子不能不救人。两个多月后,我跟老板提出招聘生产主管的事情,老板同意了,招聘了一个新的生产主管。

索赔风波

公司接到一个比较大的订单,但由于物料采购的不及时,使得该订单未能按时交付,被对方罚款数万元,凑巧的是此时公司质检人员出了一个报告,说某某供应商的物料存在质量问题,这个订单也用到该物料,老板便想以此为借口,来讹供应商一笔钱,弥补一些损失。

本来这种索赔的事情都是老板娘去做的,可这次老板却要我来做,还说就你最合适。我是修“真、善、忍”的,怎么适合做这样的事情呢?我的心理压力太大了,几天没睡好觉,想辞职,又觉得不对。在上一个单位,我跟老板讲了修炼人的原则后,不好的事情老板从不让我做,而且他们做那些不好的事情的时候,也都背着我,而现在这老板明知道我不做这样的事情,却偏要我去做,老板是我讲过真相并且做了三退的人。

困难中,我知道只有大法能帮助我,就努力的学法,回忆师父的讲法。师父曾讲过,“可是反过来讲,这世间的人这么往下滑,提供的魔难,不正好是给你提供修炼的机会吗?”[4]当想到这个法理的时候,我的心里抵触的情绪消去了很多,告诉自己要把这些麻烦当成修炼的机会,找自己的问题。

我向内一找,真是看到了自己还有这么多不好的人心。其一,有一颗嫉恶如仇的心(情绪),一看到老板想讹别人的钱,气就不打一处来,完全失去了理性。其二,没有慈悲心,看到别人不好的时候,不是动善念要帮助别人,而是动常人心看不起别人,甚至鄙视别人、抬高自己。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决心按照法的要求修好自己,做好这件事情。于是,我对该物料的采购和生产过程做了一个全面的调查,发现工程人员对此事的鉴定结论过于草率,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而且我推测该事故应该主要是我方生产人员的操作不当所致,供应商物料的不良只是很小的一部份。我便根据这些调查数据写了一份报告,并对索赔金额進行了计算,只相当于老板期望值的十分之一。

老板看后很生气,要我按照他的要求写报告,并告诉我要怎么怎么编写假的,要站在公司的角度看问题。我告诉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只能站在大法法理的基点上看问题。于是,我对老板说:“我只能依据了解到的事实做,不能无中生有。”老板愤愤然,大有要开除我的架势。此刻,我坚守着一念:大法弟子是真修的,我不能只是把“真、善、忍”挂在嘴上,而是要落实到行为上,而且老板也在观察着我的表现,看看法轮功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样僵持了一个月后,供应商通知我们要准备好证据,他们的律师会来现场取证。老板有些心虚了,后来又想到一旦打起官司来,不但弄不到对方的钱,如果输了的话,还可能要支付一笔官司的费用。于是,老板放弃了讹钱的想法,对我说:“完全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

我根据实际情况,公正的处理了这件事情。公司以后出现的这类问题都由我全权处理,老板从不过问了,对我的工作非常放心。师父说:“大法弟子在正法期间表现出来的状态、慈悲、善良、纯正与大忍,影响着将来的社会。”[5]

结语

我做了十几年的科研工作,这些年才开始做管理,我的同事和朋友大多数都是有学历的知识份子,他们都看过很多真相,有很多人已经三退了,也还有一些没有退的。使我困惑的是,为什么有的人看了真相就想退,而有的人什么真相都知道,却怎么劝说也不退。

前些时,公司就有一位实习的大学生,我简单的询问了一下现在大学的政治和哲学课程,就跟她讲《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所揭示事实,只讲了十几分钟,她就说:“原来共产党这么坏,我不能入那个党了”。我告诉她共青团也需要退出来,她马上同意了。

可是还有另一位去年進公司的大学生,一年来什么真相都看过,还经常自己翻墙看新闻,也经常跟别人讲邪党的腐败、假恶斗的各种丑事,但还没有做三退。今年离职时,我利用最后的机会劝三退,但他还是没退,心里真是为他感到遗憾。“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6],能不能真正得救还得看他选择什么。

我看到知识份子有两大障碍,其一是无神论,不理解宇宙成住坏灭的规律,所以感觉不到危险;其二是党文化的毒害,用利益来衡量问题,而不是用善恶来评判问题,觉得是非并不重要。这是从常人的心结这个角度看问题。

要是从修炼人的角度向内找,我看到自己还有很多方面没修好,各种各样的人心影响着救人的效果。比如恐惧心、干事心等等,有时开口都觉得很难,有时陷到具体的事情中去了。师父说:“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其实很多大法弟子讲真相时说,我现在去讲真相,好象现在是去讲真相,你平时就不是讲真相。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7]

我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尽管时间很紧,我也要努力的修好自己,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我为你歌唱〉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