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银川监狱的罪恶(5)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接上文

九、参与迫害的部份恶人的情况

十五年多来,宁夏六一零恶徒、宁夏监狱管理局、狱警、犯人等互相勾结迫害关押在银川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本文只列举搜集到的部份恶人的情况。

恶人吴忠仁,原来是宁夏惠农监狱监狱长,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调到银川监狱任监狱长。前文已经述及吴忠仁在“511事件”后的卑劣表现,此处不再赘述。有一次,吴忠仁在大会上(包括关押人员、全狱职工、狱警)公然说:我喝的酒都是八千八百元以上的。二零零九年,吴忠仁因给无病罪犯办保外、给有钱的犯人办假释、贪污截留专项资金、和监狱会见中心财务人员郭巧梅通奸等问题被撤职。然而,令人惊诧的是,这个真正的罪犯,两年后竟堂而皇之当上了监狱管理局狱政处长!?由此可见,在中共体制里越混越好的都是些什么人。

恶人陈乾龙,现银川监狱副监狱长。二零零九年八月之前,陈曾为石嘴山监狱五监区监区长,直接指挥、参与了对白冰、叶晓军、栾凝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调任银川监狱后,主管教育科、狱政科,是银川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的责任人。

恶人陆伟,是银川监狱严管监区的头,直接由宁夏六一零操控,今年四十九岁,个子不高,脸色黢黑、脸上疙里疙瘩,一副小鬼转世的模样。银川监狱关押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他的迫害、伪善欺骗下违心的假转化了。陆伟恶名在外,早已登上国际追查组织的“恶人榜”。每当法轮功学员刚到严管监区时,陆伟就说:谁谁谁、谁谁谁都转化了,你还坚持啥?接着伙同教育科的田军、赵立轮番“谈话”洗脑,借此威逼利诱。如果不转化,陆伟就授意“包夹”加重打骂折磨。陆伟操控时间长了,只要使个眼色、或者一变脸,“包夹”就知道该干什么、怎么干了,甚至陆伟心里怎么想的这些人都能心领神会。因为呆在严管监区的犯人既舒服还能得到早回家的奖励,而能不能留在严管监区都是陆伟说了算。犯人谁要让陆伟不满意、就有可能被调到其它监区去、或得不到好处、或不能提前回家。犯人有时毒打法轮功学员后,为了给自己记功逼迫汇报给陆伟,不汇报就变本加厉的毒打折磨。其实这些“包夹”每天监舍干什么说什么陆伟清清楚楚。因为陆伟规定“包夹”要互相监督,还要事事汇报,并且室内监控也看的明明白白。

陆伟积极参与迫害时,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慈悲劝他:善恶有报!他要么冷嘲热讽,要么暗中指使犯人加重迫害。说明他根本不相信善恶有报。二零一三年春天,马智武被迫害的命悬一线之际,陆伟因病(据说还是大手术)在宁夏附属医院住院两个多月,他对外谎称出差在外。看来,小鬼太猖狂,阎王也看不惯。此次住院后,也许他有所顾忌了不得不适当给马智武延长睡觉时间、给了一个高一点的凳子,这样马智武勉强支撑到了出狱的日子,死里逃生回家了。

恶人王满,原系宁夏警察学校(现名为宁夏职业警官学院)教工,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宁夏六一零从公安系统借调了十几个人,包括王满、吴忠监狱郭戬(更为残暴,曾参与迫害马智武)、银川公安局王颖等,开始办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其他借调人员通过和法轮功学员的接触,大多都不参与了。王满上蹿下跳,唯恐作恶不及。最终博得原宁夏六一零头目苏德良、乔恩成(现为王雁飞)等的赏识,调到银川市六一零(同时受宁夏六一零操控),专事迫害法轮功学员。宁夏法轮功学员蔡国军遭迫害致残、及宁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些阴招、损招都是他“创新发明”的。听说,宁夏六一零每月还另给他加六百元的补贴。据悉,王满曾在宁夏戒毒所工作过,在戒毒所期间将一个女吸毒犯强奸,在公检法系统造成很坏影响,连同行都鄙视他。因本文篇幅有限,王满罪恶累累,请参看明慧网《宁夏“六一零”恶徒王满的犯罪事实》一文。

恶人骆健,在宁夏公安厅二零零八年前后人事调整时,想往上爬,就到人人都不愿去的“反邪教(中共是最大的邪教)处”。近年来,宁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中,从绑架、抄家、关押、审讯、批捕、非法开庭、转至监狱羁押到转化迫害、出狱、监视居住、跟踪、监听都有骆健的鬼影。对法轮功学员赤膊上阵、酷刑折磨、诬陷恐吓、威逼利诱,给公检法施加压力、打气鼓劲、奖励诱惑,各种伎俩无所不用其极。从骆健调至“反×教处”至今,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其中:栾凝、马智武、丁乾、尤海军、马雄德、郑凤英、罗新平、莫惠萍、孙建锋、张晓东、张凤娥、张小春、陈淑琴、李晋宁、岳钦等近二十人被非法判刑,且多人是骆健出面给公检法施压后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到监狱后,骆健又操控监狱实施残酷的转化迫害。近期仍在操控银川监狱、银川女子监狱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人李伟,二零一零年以前任宁夏监狱管理局教育处处长。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李伟成了宁夏政法委、六一零的马前卒。各监狱迫害法轮功的方案、措施、步骤均有李伟的“手笔”。二零零一年初,“殃视”上演诬蔑法轮功的“自焚”闹剧之后,宁夏政法委、六一零操控司法厅、监狱管理局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学员。当年上半年,六一零恶徒经过精心策划,把宁夏境内所有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全部集中到银川监狱的河东砖场进行酷刑、劳役和强行洗脑转化多重折磨。李伟一度长驻河东转场“督战”。法轮功学员除了干高温、高粉尘、高强度的劳役:装窑、出窑外还被施以顶墙、扎绳子、毒打、电击、弓腰、强迫写保证书放弃信仰、吊刑、“谈话教育”、强迫观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录像、罚站、开批斗大会、指使犯人在批斗大会上念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呼喊口号、剥夺家人的探视权、不让家人送生活必需品、关禁闭等方式的迫害。二零零九年初,在宁夏政法委、六一零操控、宁夏监狱管理局操控下,银川监狱从臭名昭著的北京前进监狱邀请恶警刘光辉等三人到宁夏黑窝传授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后,李伟勾结宁夏各监狱成立转化班,将法轮功学员集中实施强制转化。此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可谓血雨腥风。

恶人尹自能,在宁夏吴忠监狱任教育科长期间就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马智武、王德生、王建国、马雄德等的迫害。二零零七年八月,法轮功学员马智武的亲友找尹自能询问情况,被尹诬告。随后七人被绑架关押、抄家,包括马智武八岁的女儿。二零一零年前后,尹接替恶贯满盈的李伟后,更是狂妄之极,积极操控各监狱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曾找尹反映情况,尹理智不清谩骂诬蔑说:法轮功学员的子女都上不了好大学、干上好工作。在此,说说曾被尹自能诬告的马智武女儿倩倩的情况:倩倩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马智武被劳教判刑八年,期间吴忠监狱为了用亲情转化马智武,曾让倩倩见过一次爸爸。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为逼迫倩倩的妈妈放弃修炼,银川西花园派出所恶警将年仅两岁的倩倩绑架。二零零八年马智武回家时,倩倩已经八岁了。二零一零年九月马智武再次被绑架后,宁夏六一零王满、王世元等还带人企图抄家,又给倩倩就读的学校施压。倩倩今年不到十五岁,从出生起就生活在惊恐之中,和爸爸一起的时间不到三年。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即使学习不好(倩倩学习很好),也是因中共的邪恶迫害造成的。

恶人芦明亮,四十五岁,是宁夏固原人,犯盗窃罪被判十七年有期徒刑。此人十几岁开始吸毒、盗窃、抢劫、诈骗、心黑手辣无恶不作。为了弄到钱买毒品,什么坏事都干,后来发展到以贩养吸、造假毒品。他原先在固原地区运输公司开大车,有一次在甘肃静宁车站为停车和一个小车司机吵架、当时小车司机坐在小车前引擎盖上面,芦明亮的车停在小车前面,吵着吵着,芦明亮上了大车挂上倒档,一脚油门直接向后撞去将小车司机当场撞死。后来花了两万元钱把事情摆平了。有一次在宁夏平罗县他正开大车朝前走呢,有一辆摩托车超了他的车、他就不高兴了,他追上摩托车甩了一把方向,把摩托车连人带车挂倒在地,摩托车压在人身上。他看骑摩托车的人当时还活着就又往后倒车,将骑摩托车的人当场压死。法院让他赔钱他不赔给他判了三年,送到平罗监狱。有一次 “摔锭子”(一种使诈骗人钱财的办法),一个小媳妇上当了,耳环、项链,戒指都被芦明亮骗走了。后来,有一天小媳妇在大街上无意中碰到芦明亮,小媳妇就问芦明亮要,芦明亮耍赖不给,小媳妇就跟在他身后。芦明亮又把这个小媳妇骗到租的房子里强奸了。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成了恶警陆伟眼中的红人。

恶人马志兴,外号叫“马二狼”,四十八岁,宁夏吴忠市人。从小混社会,经常打群架、吸毒、贩毒、倒卖文物、多次坐过监狱、有精神病史。有一次乘坐银川到定边的大客车时乘夜间把一个妇女强奸了。关押在宁夏惠农监狱时恶警陆伟在惠农监狱当队长,马志兴就是值勤员,是陆伟的打手红人。他在陆伟的怂恿下毒打一个犯人,差点儿打死,被送到医院抢救。事后,陆伟不但没有处理马志兴,而且给马志兴减刑提前回家了。陆伟后来调到银川监狱,马志兴再次因贩毒坐牢,俩人又狼狈为奸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人朱伟良,四十四岁,原来是银川客运段列车员,把自己的同事强奸后掐死藏在床下,事发后被判死缓,在银川监狱成了陆伟的打手。

恶人钱万喜,宁夏大学毕业,以前是个教师,因强奸一个六岁的小女孩被判刑。很得宁夏六一零的赏识,早年间被宁夏六一零的安排在银川监狱河东砖场担任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总头目。钱万喜对法轮功学员极其邪恶,在河东砖场多次参与或唆使其他犯人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砖场批斗法轮功学员,钱万喜窜到台上发言特别积极。钱的恶行让另外一个犯人都看不下去了。这个犯人有一天对法轮功学员说:钱万喜这个连六岁小孩都能强奸的畜牲,他走路都想着害人,我几次都想打他,就是减刑判决还没下来,你看着,哪天我的减刑判决早上下来,过不了晚上,我就打他。两个多月后的一天晚上,狱中宣布了减刑名单,其中就有这个人。第二天在走廊里,这人看见钱万喜二话不说,上去就把钱打了一顿。
恶人朱永锋,是个盗窃强奸犯,偷抢成性,因半夜溜进学生宿舍手持尖刀强奸女学生被判刑。在银川监狱河东砖场,恶警岳怀宁十分欣赏他,不让干活,让他专门打骂法轮功学员。

恶人彭建欣,原银川监狱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助理调研员。在职期间,受六一零威逼利诱,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不但亲自上阵,还以“增加减刑分”、给予奖励等手段诱惑、唆使、纵容犯人参与迫害。二零零四年以后,彭建欣勾结时任宁夏监狱局副局长的熊斌、平罗监狱狱政科科长黄靖华、平罗监狱医院院长朱万国利用职权之便,陆续以“患病外出就医治疗”名义对监狱的十一名重刑犯给予“特殊照顾”。这十一个犯人中,有一个死缓贩毒犯——全国有名的大毒枭周彦吉(贩毒达68837克)外出就医期间再次贩毒且外逃。事发后,熊斌被判刑七年,彭建欣被判刑六年,原宁夏监狱管理局局长雷玺禄被撤职。

恶人刘光辉,是北京前进监狱九监区的一名小队长,爱好武术、茶道,表面风度优雅,内心奸诈阴毒,欺软怕硬,是典型的衣冠禽兽。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刘光辉泯灭良知使用各种招数折磨法轮功学员,包括:“熬鹰”(长时间不准睡觉)、面壁、罚坐、法轮功学员被押解着上厕所、挑选最邪恶的杀人犯殴打辱骂。特别是强迫法轮功学员面壁罚坐:在小板凳上坐直不许动,长达二十小时,甚至一天、两天、一年、两年……明慧网曝光刘光辉血债累累、罄竹难书。因积极参与迫害,刘光辉后来升任九监区的指导员。曾在全国各地流窜,给各地黑窝传授邪恶的“经验”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

俗话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综上所述,杀人强奸犯芦明亮、朱伟良等得到狱警陆伟赏识;强奸犯朱永锋得到狱警岳怀宁赏识;犯强奸罪未被惩处的王满、强奸幼女犯钱万喜、狱警陆伟又得到六一零赏识;真正的罪犯吴忠仁换个地方照样当官。从下到上,这一类人的人品如何就不言而喻了。这种现象和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李东生得到江××重用一脉相承,这也是中国社会官匪一家的缩影。

结束语

时至今日,法轮功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头子周永康、李东生已锒铛入狱,迫害法轮功的各级恶人(包括周永康、李东生、徐才厚、薄熙来等)大量遭恶报,中共的邪恶统治即将覆亡,宁夏银川监狱——这个中共操控下的魔窟,还持续发生着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以前有个笑话,说的是有两个人,都想偷一家农户的驴子。结果,其中一人先行下手,把驴子从拴驴的木橛子上解下缰绳偷走了。另一个人一看驴子不见了,无奈之下顺手拔走了拴驴的橛子,就被农户捉住,以偷驴之罪欲将其扭送官府,这个人有口难辩,只好乖乖地赔了农户的驴子,还饱受众人奚落。从此,用“人家把驴牵走了,他在后面拔橛子”来提示一些无知的人们不要犯低级的错误,更不要将错就错或错上加错,当别人的替罪羊,替别人背黑锅。

原宁夏邪党书记陈建国、原宁夏六一零头目苏德良、乔恩成、姚迎利[1](现为王雁飞)等追随江泽民的高官为了讨好主子、得到更多利益,对待法轮功学员是置于死地而后快,他们可谓是“牵驴之人”。而如今六一零、银川监狱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陈乾龙、骆健、王满、尹自能、陆伟、芦明亮等便是可悲的拔橛子的人。

正义有时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在此正告仍在操控、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有恶人:罪恶不会永远被掩盖,真相就要大白于天下,在天灭中共的潮流大势面前,你们将会面临天理和法律的双重审判,这一天为时不远了!

[1]参看明慧网《宁夏邪党书记陈建国迫害法轮功的恶行》、《宁夏政法委书记苏德良的恶行》、《宁夏“六一零”恶徒姚迎利恶行》

附表一:参与迫害的恶人遭恶报情况(部份):

彭建欣 原银川监狱“法轮功办公室”主任(后遭报被判刑六年)
崔惠敏(民)原银川监狱内管队长(后遭报得脑溢血)
魏 明 原银川监狱狱政科科长因玩忽职守罪降职免予起诉
王 力 原银川监狱狱警(后遭恶报被判刑)
田佳玉 犯人(坐了十几年牢,出狱前,遭恶报突然死亡,年仅四十岁)
熊 斌 曾任银川监狱监狱长,后调任宁夏监狱管理局副局长遭报判刑七年
李利群 七监区监区长因玩忽职守罪降职免予起诉
何建忠 犯人,坐牢多年,后因打死一名犯人被枪毙
王喜庆 犯人,后遭报腰椎出问题瘫痪了,仅三十几岁

附表二:曾在银川监狱(有些中途关押地有变动)遭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不完全统计):


遭非法劳教或判刑 关押银川监狱时刑期 其它情况
孙 磊 十一年 十一年(仍被囚禁)惠农县
丁 乾 八年+三年 三 年(仍被囚禁)原青铜峡市中学音乐教师
尤海军 三年半 三年半(仍被囚禁)原中宁县工程车司机
孙建锋 一年半+三年+五年半 五年半(仍被囚禁)原银川铁路分局水电段职工
马雄德 两年+五年+七年半 七年半(仍被囚禁)原吴忠仪表股份公司退休工程师
王德生 四年+七年 七 年 原中宁电厂运行班长
栾 凝 三年+四年 三 年 原宁夏劳人厅培训中心副主任
路向东 四年半 四年半 原同心县个体工商户
马智武 三年+六年+三年半 三年半 原银川铁路分局监察室司机
王玉柱 四年+四年 四年+四年 原银川电力修造厂工程师
陈雪英 三年+八年 八 年 原银川市个体工商户
王建国 八年 八 年 原银川水利工程处材料科科长
谢毅强 三年+四年 四 年 原宁夏技术监督局检验所工程师
姜 涛 三年半+五年 五 年 原永宁县中学教师
岳 钦 七年 七 年 原吴忠市吴忠镇医院放射科医生
张晓东 四年 四 年 原吴忠市某单位给排水工程师
李志宁 三年 三 年 原永宁县石油公司职工
白斌 三年+十年 十 年 灵武市
白均 四年 四 年 灵武市
赵恒德 四年 四 年 隆德县卫生局干部
徐力生 三年 三 年 灵武
蔡国军 五年半 五年半 宁夏青铜峡铝厂职工

(全文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