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的丑恶:表演“善良”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在洗脑班里,我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丑恶的一幕,表演‘善良’。”

黑龙江大庆法轮功学员张林鹰在走出洗脑班一年以后,用这句话开头,讲述了她在洗脑班里的经历。

“当我把之前被迫写的‘三书’撕毁后,我招致了毒打,他们用书代替拳头,疯了似的向我的头和脸上打来,之后,我被迫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而且必须保持双腿伸直,两手放于身体两侧,只要一动就会招来‘你就是人渣,你就是阶下囚’的谩骂和随意的脚踢,起来的条件是必须写‘三书’。”

“我在水泥地上坐着,除了房间里的两个摄像头进行监控外,还有洗脑班雇佣来的各色人员面对面的看管,他们说,‘我们有的是人,我们可以车轮战。’之后,每隔十分、二十分,就会换上一个人来,每次换人,他们之间的对话都是相当体贴:‘你去歇会儿吧,挺累的。’‘我没事儿,你去休息吧。’要知道,他们是坐在椅子上,或者歪倚在床上,而我却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从清晨坐到半夜,没吃饭,没喝水,没上厕所。”“我的头发在劈呖啪啦的抽打下变得凌乱不堪,纠结、痛苦,满满的写在脸上,他们说我象个疯子。”

“看着他们进进出出,谈笑风生,我想起了‘春风化雨’这个词,这是自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以来,新闻媒体对‘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进行自我美化时常用的词,而我亲身的经历却是大相径庭,那一刻,我更加知道了什么是善良,什么是丑恶。”

“洗脑班里,每餐都是荤素搭配,主食也是花样翻新,我每天,甚至每餐都会被关切的问道:‘怎么样?吃饱了吗?’‘吃的怎么样?’陪我吃着同样餐饭的还有那些所谓的看管和帮教人员。”“在当时,我真的是感觉他们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是有一定付出的,他们的本质还是善良的,他们不过就是不知道真相而已。”“可是,当我被允许离开洗脑班的时候,我的家庭为我的被‘洗脑’支付了五万元的费用,我一共在转化班呆了三十八天,日均转化费高达1315元。”

……

张林鹰的被“洗脑”经历一直是我们想知道的,当我们真正了解了这个过程的时候,我们没有意外,因为其遭遇与绝大多数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的遭遇是一样的,被强制写“三书”,被要求看诬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的书籍和电视,被剥夺睡眠,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和政治自由,被要求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总之,就是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

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于国于社会于家庭,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而就因为坚持了这样做好人的信仰,多少法轮功学员个人和家庭却被迫害的支离破碎,多少无辜的好人被当作人渣送进了洗脑班,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吗?

据我们知道,张林鹰对家庭负责任,与家人关系和睦融洽,对工作负责任,兢兢业业,从来不贪不占,其修炼后的转变是有目共睹的,其善良是发自于内心的。而洗脑班里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使尽了各种手段,甚至可笑的表演着“善良”,妄图以此迷惑法轮功学员,需知道善是自然的流露,不是靠表演能够实现的。

奉劝还在执意“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人,停止你们可笑的行为,不要再为中共邪恶的命令卖命,逼迫修炼人放弃信仰,只能招致上天的惩罚,善恶有报,迟早而已。

附:张林鹰于二零一三年七月被绑架,后由看守所转到大庆七二一洗脑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