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阚志晰家族四人被中共害死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义县阚志晰一家七人于一九九六年开始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身心受益。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阚志晰一家屡遭中共残酷迫害:阚志晰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两次实际呆一年零三个半月;她儿子左中右(青年教师)、父母亲阚泽田、龙秀英、姑姑阚毅仁四人被残酷迫害致死;女儿左立志被非法拘留三次、流离失所三次、非法判刑五年;妹妹李智辉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一次七个半月。全家被勒索现金达四万多元。

一、阚志晰遭两次劳教迫害

阚志晰女士,一九四五年出生,家住义县大于卜镇,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受益。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受到迫害后,她进京上访,回家后,被大于卜镇派出所警察从家绑架到镇政府办洗脑班,晚上不让睡觉,两天后放回。

九九年九月二十二日,阚志晰进京上访回家后,到镇政府讲真相,被大于卜镇派出所警察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七天后,勒索一千三百六十元后放回家。同年十月十三日,被县镇东派出所警察丁广勇等非法从她娘家把她绑架,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半月,被勒索一千五百二十五元后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阚志晰再次进京上访,在锦州站被截回,被大于卜镇派出所所长李华、警察董大富送进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送马三家劳教所非法教养三年,实际呆七个半月。

二零零三年,大于卜镇派出所警察邹福利、吴晓平等多次到她家骚扰,给家里亲人带来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阚志晰向世人讲真相,被义县公安分局警察李洪刚等四名警察坐警车追到她乘的客车到四方台村,在客车上被绑架送到县看守所,三天后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教养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八个月后放出。

二、儿子左中右被迫害致死

左中右,死时才三十五岁,大于卜中学青年教师。一九九九年十月,他被非法关押在义县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零年三月下旬,他从劳动教养院走脱,在兴城火车站被绑架,送回锦州市劳教所,左中右被关了七天小号,被恶警刘怀忠、徐广权等人踢打,皮肤被电肿;白天干活被强制戴手铐出工,晚上睡觉用手铐铐在床上。警察报复他给他多分任务,还不时地恶狠狠地骂他。

左中右绝食抗议迫害,恶警们和恶四防对他灌食迫害,玉米糊里加大量的盐,同时不让睡觉,强迫其连续坐四十四小时地板凳。恶警陈大夫在对左强制灌食时,用开口器撬,牙都被撬坏了,不张嘴就用拳头钻腮帮子。左中右绝食抗议一个月后已经骨瘦如柴,血压低得吓人,80/50,70/50,小腿浮肿。左中右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获得释放。

二零零一年十月,左中右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在锦州劳教所受尽了酷刑折磨:曾有三个犯人一起毒打他,四根电棍同时电击,长期关小号、坐铁板凳,长期不让睡觉。左中右一个体重150斤的小伙子,被折磨得只剩九十斤,几乎奄奄一息。劳教所一看其身体太虚弱,怕担死亡责任,二零零三年九月把他送回家中。

左中右被劳教所放的前几天,每天都呕吐,咳嗽得厉害。被放出来时,亲人朋友见到他几乎认不出来了。回家后,还经常受到大榆树堡恶警打电话骚扰;身体还未恢复,学校领导一行十人来家里逼迫写三书,被迫去亲友家。左中右心肺肾功能已衰竭,经常咳嗽气短,精神恍惚,行走困难,无法正常上班,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含冤去世。

三、父母阚泽田、龙秀英被迫害致死

父亲阚泽田,一九二八年十二月十日出生。母亲龙秀英,一九二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出生,家住义县义州镇东南街。两位老人于一九九六年七月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受益巨大,身体非常强健,尤其是龙秀英的胃痛、动脉硬化、心脏等病全好了。

两位老人被当地警察列为重点监控迫害对象,多次遭到绑架、非法关押、勒索、恐吓、骚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受到迫害后,两位老人一起去北京上访,半路在锦州市火车站,被义县公安局拦截回家。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二日,两位老人再次一起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从北京刚回到家,街道人员苏雪芹、许绍伍、顾旭就把县公安局政保科的警察带到家中,把两位老人强行绑架到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后,每人又被警察勒索七百元元现金,居委会勒索一百五十元,合计一千五百五十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两位老人一起第三次去北京上访,在葫芦岛市被房山区派出所警察任青尧拦截绑架,非法关押一天;之后被义县大榆树堡镇派出所李凤春等警察劫回义县,送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八天后,勒索七百元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月,中共召开“十六大”期间,中共人员害怕两位老人进京,无任何理由,义县义州镇镇东派出所七、八个警察闯入家中,强行把两位老人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每人又勒索一百一十元,合计二百二十元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以后,警察和街道、社区人员对两位老人的监控、骚扰,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两位老人生活无经济来源,只靠四个生活也不富裕的女儿或亲友的资助,维持生活。可自中共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两位老人竟被勒索去两千四百七十元,这对两位老人来讲,是一个数额可观的生存钱。

警察和街道、社区人员对两位老人的监控骚扰,有时是突袭的方式闯入家中;有时是换成便衣,以修自来水人员的身份,到家中四处查看;有时还以卑鄙的手段,往两位老人家投放恐吓信,对两位老人多次进行威胁等等。

在中共邪党人员这种长期恐吓威胁迫害下,两位老人身心受到巨大伤害,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先后病倒,龙秀英老人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含冤离世。两年后,阚泽田老人也含冤离开了人世。

四、女儿左立志被非法判刑五年

左立志,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政教处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左立志被镇政府恶徒劫持到洗脑班两天。九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她在北京证实法时被恶警绑架,劫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现金一千三百六十元。

九九年十月十三日,左立志被县恶警绑架,被劫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辽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九个多月,并扣发一年的工资。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六年,左立志的家被县、镇恶警多次骚扰,她被迫流离失所三次(一次是两个多月、一次是近一个月、一次是半个多月),被扣工资三百多元。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县国保大队和镇派出所等十多名恶警包围了左立志的家,将她绑架到镇派出所,抄家后又把她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枉判五年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于二零一三年获释。

五、姑姑阚毅仁被迫害致死

姑姑阚毅仁,一九三四年出生,义县中医院医师,家住义县义州镇东南街。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她去北京上访,在途经承德市被承德公安局警察拦截绑架,非法关押一天。七月二十二日,被义县公安局镇东派出所张跃军、刘宝权、杨某某等警察劫回义县镇东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


阚毅仁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阚毅仁又去北京上访,被义县公安局警察劫持回义县,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三天,又被县公安局勒索二千二百元。县中医院院长燕桂芳、薛林山扣发阚毅仁工资四千五百六十元。

之后,她的家经常受到警察、街道、社区人员的骚扰和监控,精神上造成的压力摧残。使她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病不起,直到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六、妹妹李智辉被非法劳教

妹妹李智辉,五十一岁,义县中医院护士。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她去北京上访,在途经承德市被承德公安局警察拦截绑架,非法关押一天。七月二十二日,被义县公安局镇东派出所张跃军、刘宝权、杨某某等警察劫回义县镇东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她第三次去北京上访,在途中葫芦岛市被警察任青尧拦截绑架,非法关押一天。之后被义县公安局警察李春雨、王占林、张彦复劫持回义县,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后,又被县公安局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关押七个半月,在马三家劳教所一大队二分队期间遭恶警邱萍等人的迫害;回来后被县中医院院长燕桂芳、薛林山扣发工资六千元。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被义县公安局镇东派出所刘青江、李东野、董建华、杨占山、丁广勇、冯卫东警察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二天,被县公安局李春雨勒索一千二百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