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法轮功学员近期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四年元月至十一月十三日,重庆当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就有275起。其中,被非法抓捕、抄家的有120人;被强迫洗脑的有68人;被骚扰的有45人;被非法庭审、判刑的有27人;被迫流离失所的有9人;被迫害致死的有4人:被强行灌毒药及超期羁押的有2人;绝大部份法轮功学员的家都遭到了警察的抢劫。

以下是近期的部份迫害案例。

1、610恶人用金钱驱动迫害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一法轮功学员(女,四十多岁)到重庆市江津区珞璜镇(赶场天)向世人发送法轮功资料,被不明真相的皮学才(男,陶瓷厂职工)绑架。皮见她向世人篼筐里放真相资料,就将她扭往珞璜镇派出所。法轮功学员对皮学才说:“你把我放了吧?” 皮不但不放还恶语伤人。

皮学才绑架法轮功学员,得到珞璜镇综治办主任楊竞成(镇610头目)给的钱。一月二十八日,610恶人在最闹热的菜市场口挂一大条幅:“珞璜镇皮某某举报法轮功,政府奖励1500元”,人人抬头可见。此条幅将世人引向歧途,是珞璜610迫害法轮功的一个罪证。

无独有偶,在二零一四年三月下旬,重庆市渝北区石坪场610恶人,在石坪场某茶馆当众发“奖金”。据说有个受中共误导的人,在三月中旬,举报了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从而得到500元“奖金”。

2、洗脑班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重庆市千竹沟洗脑班是重庆市政法委与“610”办的专门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市级黑窝。

此洗脑班共三层楼,有十二间房关押法轮功学员,每间房住三人:一名法轮功学员、两个包夹人员。包夹来自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社区,工资每人每天一百元,任务是负责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言行向上级汇报。

洗脑班三面环山,整片的竹林遮天蔽日,终日不见天日,房间窄小,屋内阴冷、潮湿、昏暗,被子棉絮霉烂发臭。包夹们虽然可以经常去户外散步也受不了。几天就要生病要求换人。

洗脑班所有费用,如工资、吃住、奖励等各种巨额支出都依靠市、区、县财政拨款维持,据说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政府还要奖励洗脑班一万八千一百二十五元。这些钱都是纳税人的钱、是老百姓的钱,政府利用这些钱来维持洗脑班的存在,维持洗脑班的迫害,维持洗脑班用金钱引诱收买世人犯罪,所以洗脑班里那些见钱眼花的人,哪怕昧良心也要大搞邪恶的洗脑术。

开始恶人放一些表面揭露社会阴暗面的碟片并予以批判斥责,没有提法轮功的事情,使你觉得他们有胆识有正义感 ,就容易接受从而放松警惕,减弱了正念。

接着恶人明火执仗地诽谤法轮大法和师父,放蔡朝东的演讲碟片,放污蔑大法的碟片,从早上六、七点放到晚上,有时还放到深夜十一、二点钟。他们故意将声音开到较大分贝,连楼外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强迫法轮功学员观看。

如果法轮功学员七、八天还没有配合“洗脑”学习,还要遭到一群歹徒的围攻,他们以“转化”者身份,疯狂的谩骂、凶吼、恐吓法轮功学员,强迫学员听他们读诽谤大法的书,看他们的诽谤碟片,回答他们的问话,经常把人折磨到半夜一两点钟,连七、八十岁的老人也不放过,使法轮功学员长期处于神智不清,精神恍惚的状态。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去探望,他们以“此人表现不好”为由不许见。

有的人被折磨得身体出现严重病况,起不了床,他们不但不送医院救治,反而还说法轮功学员装病抗拒转化。除非要死的危重病人才送医院,因为不让人死在洗脑班。不死的人关一年半载或送到拘留所、看守所去,或改为“劳改”,判刑送监狱。

他们还强迫法轮功学员用恶毒的语言词句写诋毁大法、诽谤师父、歌颂恶党的东西。

如果有人被迫违心写了转化的东西,还要押你回家看着他们抢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脑等私有物品再一同回到洗脑班。并逼你出卖和自己有往来的同修。

这种伪善欺骗的例子很多,如合川的高捷,被迫违心地转化后,洗脑班头目王渝林承诺要为她办低保社保,解决住房问题,放她回家照顾胃切除手术的弟弟。可是临行时,又突然押她到杭州的女儿处。恶人们的目的是以押送法轮功学员为名,趁机游山玩水挥霍纳税人钱财,他们在杭州住高级宾馆,租豪华轿车周游玩乐了好几天。

一个綦江的姓向的人,走完了上述这些过程,最后恶人还要威胁说把你放回去,再抓你姐姐来“学习”(洗脑)。一个渝北区的老年人被逼说出了真相资料来源,出卖了他人后才放他回去,否则就要送去拘留所。

万盛区张革,四十多岁,因双目失明而提前退休,本来眼睛就看不见,还逼他去看邪恶碟片,写“认识体会”,他只能摸着写,字写得歪歪扭扭,重叠、乱七八糟,经常遭到包夹打骂。中共做转化的恶人还说他是装眼睛瞎。

这样的洗脑黑窝北碚还有,据悉北碚西山坪秘密关押着40多名法轮功学员,挂牌为“法制教育学校”(即洗脑班),在原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的位置。

3、牟伦会给妻子送衣物遭劫持迫害

牟伦会,四十多岁,家住重庆万州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牟伦会的妻子张正英被绑架,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通知牟伦会,说天气有些冷了,叫他给关押的妻子送衣物。十月十四日上午,牟伦会按照这个通知到看守所,结果被蓄谋加害的万州公安绑架。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万州区公安分局没有停止过对牟伦会和妻子张正英的迫害,想抓就抓,想打就打。妻子张正英曾被非法劳教三年,牟伦会也曾经被非法劳教两次,共三年多。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证实法轮大法好,遭龙宝公安局绑架,非法刑拘半个月,之后,遭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牟伦会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二月二日,牟伦会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后,遭管教毒打,打的他昏死倒地。然后,逼写“三书”,又将牟伦会毒打昏死在地。三天,打得牟伦会昏死五次。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恶警一天只准牟伦会吃十粒米,这十粒米还要分三餐吃,三天吃三十粒米。西山坪劳教所秉承万州区公安分局的旨意,残酷迫害牟伦会,经常往死里打他。

有一次,牟伦会往家里打电话,与他爸通电话多说了一句,恶警抢过话筒,就将牟伦会往死里打,直打到昏死过去,才又拉到医院抢救。象这样,他还被打得昏死过三次,每次打昏死过去,医生都要抢救很长时间,才救得过来。

就这样,还加刑三个月,才放牟伦会回家。

其实,放牟伦会回家也是因他的身体被劳教所折磨的已不象人样了,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医生说他活不了多长时间,牢头怕担责任,才叫人把他背着上下车,一路看护着送回家。

但万州区公安分局全不管牟伦会死活,不准他回家,直接又绑架到万州区办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这时的牟伦会已站不起来,起居都要人背,仍然遭到政法委的曲静、骆波、刘体富这帮人的毒打,牟伦会被打的死去活来。

一次,在洗脑班,有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迫害的不行了,牟伦会说了一句公道话,牌楼办事处的邪党书记陈红军把牟伦会的头使劲往墙上撞,直撞到双耳出血,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才弄到医院抢救。牟伦会无法进食,用吸管喂米汤,其惨状难以言表。

象牟伦会这样遭迫害的人很多,如永川监狱12中队狱警用胶布将法轮功学员赖永(云)昌的嘴、眼、耳封住,把点燃的烟插进他的鼻孔,使他被烟子熏得死去活来,弄得赖永(云)昌眼睛失明了 ……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4、熊毓珍死活不明 法院要硬判她“失踪”

重庆法轮功学员熊毓珍三年前被绑架后音讯全无。最近,重庆江北区法院突然通知家属将于四月十五日对熊毓珍进行非法庭审。

熊毓珍(熊玉珍),女,现年约六十二岁,长安二厂医院退休职工,家住重庆江北长安二厂山水天成小区。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中午近十二点钟,熊毓珍当时走到住宅的小区大门口,突然窜出两个女人,将她推搡入一部白色面包车内。据了解,两个女便衣是五里店综治办“610”的人员。

第二天一早,熊毓珍的女儿到洗脑班给母亲送衣服,而洗脑班的人不收。理由是:她走了。问什么时候走的。说是十八日下午四点钟。问到什么地方去了?说不知道。

从此熊毓珍下落不明,音讯全无。几年来,她的亲人们查遍了所有监狱和各个看守所、拘留所,都没有结果。家人多次找街道的梁玉萍要人,她说人跑了。问跑哪去了?她说不知道。后来熊毓珍的工资被冻结,家人去街道问为啥要冻结?梁玉萍说:是我喊冻结的。但不说原因。家人找到江北区“610”要人。“610”的某人说:“保证她还在,我用党票担保。”家人说:我们要见人,赶快放出来。“610”的人说:等以后风声松点再说。

三年过去了,江北区法院突然通知熊毓珍的家人,将于四月十五日开庭审判熊毓珍。开庭这天法院人员却说:今天不是开庭审判,今天是调解熊毓珍失踪的问题。亲人们问:人是你们抓去的,怎么称失踪呢 ?如此人命关天的大事,竟被中共随意玩弄! 法院的人说:三个月之前登了寻人启事,三个月过后人不出来就算失踪。亲人们问在哪儿登的。法院的人说,他们在北京登的,现在三个月过去了,人没出来就算失踪。法院还要下判决书,判决熊毓珍失踪。

熊毓珍家人有很多疑问:当局把人抓走三年,是死是活亲人全无音信, “610”一会说“人走了”,一会说“人跑了”,一会说“我用党票担保人肯定在”,一会又说要“庭审”判“失踪”,人命关天的大事,邪党“610”却以谎言欺骗百姓,甚至用血腥的党票搪塞担保熊毓珍还在。在重庆发生的事,为何去北京登寻人启事 ?公检法对命案问题为什么如此轻率,为什么不追查失踪人的原因,却热衷登“寻人启事”并判决熊毓珍失踪呢 ?难道她的“失踪”没有幕后的凶手和责任人吗?中共把一个个生命扼杀了却以判决失踪封口,使亲人哭天抹泪,这是那家的王法 ?中共活摘人体器官、害死法轮功学员几百万,当然是不打自招了嘛 !—— 这不明摆着是“打死人或活摘人体器官算失踪”了吗?

5、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1)唐孝毅

唐孝毅,重庆粮食局干部,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一九九五年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二零零一年七月到重庆巴南区鱼洞大江厂发真相资料救人,被蹲坑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强制关押在重庆永川监獄,每天奴工十几个小时,遭受严重迫害。二零零五年七月出獄,因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生活无着落、到处打工,用人单位都不敢要,她贫困交加,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于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含冤离世,当年五十一岁。

(2)周学亮

周学亮,重庆九龙坡区建设厂退休职工,于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与妻子邓德珍张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相标语,被恶人跟踪绑架;妻子被非法劳教一年。周学亮被李家沱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三年九月,周学亮被建设集团610办公室诱骗绑架到九龙坡区洗脑班进行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初,周学亮在谢家湾地区张贴大法真相被协勤(原联防队)和谢家湾派出所共同绑架,并遭毒打,送往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 周学亮在重庆巴南区农贸市场向人发送完神韵光盘后,被恶人跟踪,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西山坪劳教所他被恶人用辣椒水泼眼睛,视力明显下降,而且还遭受了监狱恶人恶警的长期伤害折磨。

六十三岁的周学亮二零一三年四月从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回家后,身体极度消瘦,话语极少,一说话就咳嗽不止,身体多次出现剧痛,发热,发冷,发抖等症状, 老人的脸部至全身发黄,除双脚外,全身发肿,尤其手肿得吓人。家人将其送至医院,花费十二万元医治无效,于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四日离世。

(3)黄泸珍

重庆法轮功学员黄泸珍,女,67岁,二零零三年因讲真相被绑架,遭到巴南区“610”和道角派出所的九个恶警严刑拷打。在巴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曾经昏倒。十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

黄泸珍回家后,街道和社区人员经常对她进行骚扰,逼迫她到街道去报到。她不配合,恶警就去骚扰她的子女,要她子女到街道签字。

二零零六年,黄泸珍对民众讲法轮功真相,重庆江北区公安分局梁世滨等将她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黄泸珍在劳教所受尽折磨回家后,街道社区又派人到她家小区监视,令她的子女也饱受迫害株连。在邪恶的环境中,黄泸珍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含冤去世。

(4)喻群芳

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喻群芳女士,十多年来在中共的迫害下,三次被非法劳教,身心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下午二点含冤离世,体重只有五十多斤。

喻群芳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生前是重庆市长安一厂退休工人,一九九五年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她过去半身瘫痪,眼睛失明,在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消失,眼睛神奇的重见光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喻群芳被当地大石坝派出所、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大石坝忠恕沱社区列为重点迫害对象,三次被非法劳教、非法关进了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遭受了各种邪恶迫害。

一九九九年,喻群芳去北京上访被绑架,被大石坝派出所恶警张真华强行绑架到江北区看守所关押三十七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被长安一分局绑架,关押在江北拘留所十五天,又被恶警晏详明绑架到华云山洗脑班二十天。

恶警晏详明、饶江做黑材料将她非法劳教一年。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恶警艾某某、许某某将喻群芳连续吊铐二十天,用臭袜子和不干胶堵嘴、毒打、罚站、罚蹲、不准洗澡等各种恶劣方式迫害摧残,因不转化还延期劳教半年。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二年喻群芳讲真相时,被渝北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劳教二年。被关小号、限制上厕所次数、体罚、每天苦役十几个小时,手指变形不能恢复,强化洗脑,精神折磨,恶警代文娟、何某某、王晋直接参与迫害。回家后长期被恶人崔泽容监控。

喻群芳在綦江县给女儿带小孩,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下午四点多钟给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被綦江公安、国安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劳教期间因不转化、经常被恶警吊铐,一百一十多斤的体重出狱时只有七十多斤。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喻群芳老人给一个跛子讲真相,这人是便衣警察,是伪装的跛子,那个警察打手机喊来几个恶警绑架了喻群芳,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不收才被释放回家。

喻群芳被非法关押期间,劳教所恶警、大石坝派出所、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大石坝忠恕沱社区、长安一厂领导狼狈为奸,强逼喻群芳丈夫与她离婚,不离婚就开除她丈夫公职。在中共邪恶的威逼下,一个和美的家庭被破坏了。离婚后,喻群芳没有住房,只好寄住綦江区小女儿的租房,可是中共人员并没放松对她的迫害,大石坝派出所恶警多次上门骚扰威吓,喻群芳身心思想都受到了严重摧残,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下午二点含冤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