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锦州的迫害:从活摘器官到强制采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被国际社会称之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自从二零零六年被曝光以来,一个个骇人听闻的血腥事实不断地被揭露,一幕幕触目惊心的惨剧不断地被揭开,这惨绝人寰的罪恶在国际社会为千夫所指。锦州仅是中国大陆的一个中等城市,可是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敏感的问题上却格外引人注目。

一、辽西商报公开报导直涉活摘器官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的《辽西商报》B4版上刊登了一篇介绍任锦州市解放军205医院泌尿科主任、主任医师陈荣山的报导,文中介绍了陈荣山近年来“共完成肾移植手术高达568例,成功率达到100%,一年肾成活率高达98%左右,均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其专业技术在辽西独占鳌头。慕名而来的患者络绎不绝,吸引着我国台湾地区和来自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等地的患者。” 据内部可靠消息证实,该泌尿科现在大约一周左右就能为患者找到活体供源。

看起来这篇文章不象是单纯的为陈荣山歌功颂德,而更象是在为一次大规模的器官移植寻求买主而做加急广告。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的《辽西商报》B4版

据调查,锦州市解放军205医院泌尿科近几年来一直在实施肾移植手术。该医院在对外散发的医院简介中称,该医院泌尿科是“辽西最大器官移植中心和血液透析中心。年均实施同种异体肾移植40多例,手术成功率达100%。”据不断被报导的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的事件想到,这每年“同种异体肾移植40多例”意味着什么?

位于锦州市古塔区重庆路2段9号的解放军205医院
位于锦州市古塔区重庆路2段9号的解放军205医院

205医院泌尿外科主刀的医生就是这位陈荣山,副主刀是纵斌,护士长是陈兵,其它可能参与的医护人员:刘素霞、金向阳、张利利、苗环宇、张洋、佟海英、孔涛、庞晓波、马晓风、于丽娜、孙圆圆。

陈荣山
陈荣山
纵斌
纵斌
陈
陈 兵

金向阳
金向阳
环宇
环宇
张
张 洋
庞晓波
庞晓波

以上报导说明了什么?大规模的器官移植是公开的、正常的。但如此大量的器官供体来源于何处呢?是被非法关押的大批法轮功学员,从追查国际发布的“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移植科主任陈荣山涉嫌参与犯罪者的调查录音证词”中我们也看到了陈荣山对此的直言不讳。

“追查国际”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首发第一批大陆二百三十一家医院共二千零七名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后,十月二十八日,再公布一百家医院共二千一百零八名医务人员的第二批追查名单,主要针对中共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参与器官切取或移植的医务人员进行全面追查取证。在这次公布的追查名单中,一百家医院其中包括解放军第205医院;二千一百零八名医务人其中包括:陈荣山、纵斌、陈兵、金向阳、苗环宇、张洋、庞晓波等人。

详情请参考: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5100#_Toc401944907

二、追查国际的录音佐证: 陈荣山是活摘器官涉嫌罪犯

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表了《追查国际发布关于活摘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图)》,公布了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录音,内容包括对中共中央常委李长春、周永康的电话调查,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移植科主任陈荣山、北京市解放军307医院和法院等涉嫌参与犯罪者的调查录音,为揭露中共惨绝人寰的暴行提供了进一步的佐证。其中涉及锦州的内容占相当篇幅,简单摘要如下::

调查录音1、活摘现场持枪警卫证词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4.7MB)

部份谈话录音记录 (略)

这是辽宁省锦州市的一名曾担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场的持枪警卫的证词,披露了几年前目击的一起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

事件回放。二零零二年,证人为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参与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其中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强暴、被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来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军医,另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将该名学员转移到另一场所,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击了活体摘取的全过程。

调查录音3、锦州中级法院刑一庭警察说: “你那儿条件好了,我们估摸还能提供。”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640K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中共锦州市中级法院刑一庭警察的部份调查录音。(略)

间接证实了活摘器官已经行之有年。

“追查国际”调查员也对辽宁省锦州市中级法院刑一庭职员和庭长做了调查。调查员问说,“从二零零一年开始,我们一直都是跟法院看守所拿年轻且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的肾源供体,现在就是少啦,我们不知道你们这法院还能不能提供这样的供体?”对方竟毫不避讳地回答道:“那得看你们那儿条件,得跟领导商量,你那儿条件好了,我们估计还能提供,我会把你这个情况向我们庭长汇报,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庭长自然会跟你联系。”

调查录音4、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承认移植供体来自在押的法轮功人员,并经过了法院。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2.6MB)

下面是追查国际调查员以王立军项目组的名义,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原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的部份调查录音。(略)


图:陈荣山 锦州解放军205医院原泌尿外科主任

“追查国际”调查员以王立军项目组的名义,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进行了电话调查,调查中陈荣山承认移植供体来自关押中的法轮功学员,并且是经过法院的,还主动提到中国医大医院也参与其中。

调查录音5、陈荣山保证能保守摘取法轮功练习者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机密。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1.7M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以沈阳军区联勤卫生部王佳副部长(原205医院院长)的秘书的身份对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现退休)陈荣山调查的部份录音。(略)

调查员以“沈阳军区联勤卫生部王佳副部长(原205医院院长)的秘书”身份对陈荣山做电话访谈时,陈荣山对电话中“老长官的秘书”明确保证他能保守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手术这一机密。

三、王立军的科研项目竟是“人体器官移植研究实验”

王立军
王立军

王立军这个唱红打黑的干将,一夜间就成阶下囚。追查国际在复查证据的过程中,发现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六月,时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期间,涉嫌用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人人体实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即对法轮功学员使用活体摘取器官和药物注射的方式屠杀并对其进行死亡过程的心理和药物毒理等的“研究”。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王立军和他的“研究中心”因为两项科研成果有“突出成就”,其中一项是王立军和其研究中心的“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被“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并资助科研经费二百万元。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有一个案子揭露出来,就是中国大陆有一名目击证人,证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事情他所目击的。其中提到王立军当时在锦州的时候曾经说到要对法轮功赶尽杀绝。王立军的简历介绍,他是首创在中国做药物注射后的器官移植这个实验。问题是作为一个地级市的公安局长,居然有二十四个大专院校而且特别都是全国的头号牌子的大专院校,和他进行合作,合作的项目里面就有一项就是器官移植。他是锦州市公安局长,他的权力不能染指到其它的城市,那么和他合作进行器官移植的话,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他手下的器官供给特别多。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表明锦州市的死刑犯比其它的城市更多。

王立军在任时又与原辽宁省长薄熙来有着特殊的关系,这已为人所熟知。而谷开来在大连开办的尸体加工厂就是利用人体和器官贩卖牟取暴利的公司,而辽宁的苏家屯又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个大的集中营。王立军在这其中的参与也可想而知,加之其在“重庆的唱红打黑”中所扮演角色,所以王立军到美领馆求救使国际社会哗然,也进一步曝光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四、法轮功学员石忠岩在205医院被迫害致死,家属没能查遗体

石忠岩
石忠岩

石忠岩,男,四十五岁,家住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安乐里45-119号,是锦州百货大楼职工(业务骨干)。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七日石忠岩因进京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非法劳教两年,绑架到锦州市劳动教养院迫害。因他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在狱中受尽折磨,被狱警多次加期不释放,于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一点在解放军205医院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一日石忠岩被锦州教养院迫害两年到期应释放,因为拒绝放弃信仰被加期九个月。二零零三年一月,石忠岩不放弃信仰,抵制洗脑,又被一再非法加期,并被继续施以酷刑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早六点半,家属接到教养院电话,说石忠岩在锦州市解放军第205医院,处于昏迷状态。家属赶到时,石忠岩已经人事不省,浑身上下瘦得皮包骨一样,赤条条地躺在病床上,双目大睁,此时,瞳孔已扩散,用呼吸机和起搏器在维持。家属质问:人为什么这个样给送来?咋瘦成这样?警察承认石忠岩在绝食,并给其灌食,同时承认石忠岩是四月二十四日夜间被送来的。目击者说,四月二十五日上午,解放军第205医院门前大约有六、七辆带有司法标志的警车,两辆带有公安标志的警车,医院院里有十多个警察巡逻,医院内呼吸道病房门口还有五、六个警察巡逻,其中一个叫张加彬,戒备森严。

石忠岩被送到205医院后一直人事不省,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六日半夜一点四十分,石忠岩睁着眼睛含冤而逝。死后在家属的要求下,教养院给石忠岩穿上了衣服,却急匆匆地将遗体抢走,家属跟出来时,早已不见了警察们的踪影。据目击者称,当时外面火葬场的车早就准备好了,警察们连夜将石忠岩遗体送到火葬场,并决定二十七日将遗体强行火化,后来凌安派出所通知家属二十八日强行火化,如果家属去殡仪馆必须经过凌安派出所同意,家属不能直接去殡仪馆。

种种迹象显示石忠岩根本不是患病而死,很可能是被警察灌食导致死亡。家属不同意火化,家属带着种种疑问准备请律师准备诉诸法律,将教养院告上法庭,让法律给个公正的判断。在律师接手此案时,非常愤怒地说:教养院分明是草菅人命,一定要告他们。当家属告知死者是法轮功学员时,律师仍正义地说:不管国家对法轮功有什么政策,但是教养院也没有权力将人迫害死,并告诉了家属具体的操作办法。后来,锦州市司法局来了两个人将律师私下找去谈话,之后没多久,律师打电话告诉家属他不能接这个案子了,说是上边有红头文件,同时告诉家属:锦州市你是打不赢了,你们去省里告吧!一个正义的申诉就这样在所谓的“法律”面前破产了。

四月三十日上午十点五十分,教养院教育科陈立刚和警察来到石忠岩家通知家属:锦州市公安局决定上午十一点对石忠岩的遗体进行火化,让家属在一个通知上签字,家属要看一看内容时,警察没让看,家属也没有签字。在家属不同意火化的情况下,警察决定在四月三十日十一点强行将石忠岩的遗体火化,并通知家属带丧葬费可以马上去。火葬场离石忠岩家有十多里路,十分钟根本不可能赶到,其实是阻止家属去火葬场。石忠岩的遗体被强行火化后骨灰也没给家属,怕家属办丧事把警察的犯罪行为宣扬出去。

锦州教养院把石忠岩迫害致死后通知家属说石忠岩因病“正常死亡”,正常死亡为什么不给家属病历?正常死亡为什么不允许律师介入?为什么要强行火化遗体?还阻止家属去火葬场?介入此事的国安局、司法局、教养院、公安局、街道等部门,不仅态度强硬,语言中充满着对家属的威胁、恐吓,而且掩盖杀人的事实真相。

以上是二零零三年当时的报导,时至今日,在205医院、陈荣山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活体摘除事实曝光的状态下,我们不能质疑:锦州教养院为什么把石忠岩送进205医院?不给家属病历、不允许律师介入、强行火化遗体、阻止家属去火葬场,这一切的一切到底说明了什么?这和活体摘除器官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五、大面积非法采血的背后阴谋

自二零一四年七月以来,锦州市各区及辖区各县(市)出现大面积强迫法轮功学员抽血化验(或唾液化验)、采集指纹和签字等骚扰事件,一些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里,逼迫学员配合他们,并以抓人相威胁。

目前已得知,有包括锦州市古塔区、凌河区、太和区和开发区以及锦州辖区的义县、黑山县、北镇市的十六家派出所警察和义县的“六一零”恶警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特别是义县义州镇、前杨乡、城关乡派出所和太和区女儿河派出所频繁骚扰片内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本人及家属带来巨大精神压力和痛苦。

“采血”是医院化验室里对病人一项常规检验。但是从二零一四年年初以来,中国大陆多个地区发生公安局、派出所警察闯上门逼迫法轮功学员采血、检验DNA的情况,以辽宁、贵州两省为多。非法采血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阴谋?

王明玉
锦州委书记王明玉

锦州市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采血(至少十一人被强迫采血、三十余人拒绝使迫害未能得逞),是中共市委书记王明玉一次又一次地部署迫害的升级。

二零一四年三月,刚到锦州上任的王明玉就下达了“核实法轮功学员居住位址”的指令,导致锦州市一些法轮功学员被当地小区不法人员骚扰。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王明玉主持公安系统有关人员会议,扬言要“严打”。王明玉命令派出所和小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挨户骚扰,还下令公安要“一对一地跟踪”,“先摸底、后抓捕”,他动用锦州市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监视法轮功学员,给锦州社会制造恐怖气氛。锦州市公安局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队的白宁、李媚珊等恶警,在王明玉的邪恶指令纵容下,有恃无恐,他们跟踪、蹲坑、绑架、判刑,无恶不作。

这之后,王明玉又下令,过七月一日,便衣要进入小区;而这次大面积的采血骚扰,也是在他的邪恶政策指令下发生的。参与的警察,连最基本的医学常识都没有,却要给法轮功学员 “采血”,这种荒唐的非法行为进一步佐证了:中共侵犯法轮功学员的基本人权和信仰自由;也更证实了,中国大陆活体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可能还在继续!

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恶行是在江泽民的授意下、薄熙来在辽宁大连当政时的邪恶之举,并在罗干和周永康的全力推动下,迅速在全国推广铺开,独立调查估计约有六万余名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是颠覆人类道德底线、灭绝人性的魔鬼行径。已有大量案例证明,大范围的耗费巨额资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身体检查、采血、验尿,甚至还定期追踪,目的是为了健全完善的器官移植配对库。

王明玉来锦州至今,上任仅半年余,锦州市就有众多大法弟子被绑架、关押、判刑、投监,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其中有: 高宝香、赵秀兰、徐秀云、邵明刚、杨玉霞、王玉清、彭英、刘春玲等四十余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张立风、薛立华、王瑞凤等七人被非法批捕;王林、陈桂英六人被非法庭审;徐慧萍、周玉祯、苗晓坤等四人被强行投监入狱;曲伟、李广繁二人被迫害致死(李广繁被迫害生命垂危时还被非法采血)。

综上所述,锦州地区中共人员不仅是涉及活摘器官,而且是实实在在的参与了这一罪恶,参与者也并非医疗系统泛泛之辈,而是中共政府高级官员。王明玉所犯罪行令人发指(尚不包括他的严重贪污腐败问题),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大面积的非法采血,创辽宁、全国之最 (据不完全统计,近五十人)。

在活摘器官被国际社会大量曝光,正义的呼声坚决要求杜绝类似罪恶再发生、对参与者必须绳之以法的今天,王明玉之流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只不过是末日疯狂。

善恶有报是天理,是不以迫害者的意志为转移的。任何维持迫害、逃避清算的所为都是徒劳的,只能加速其毁灭。如果王明玉执意要步江泽民血债帮的后尘,走薄熙来、王立军的老路,再继续行恶,被绳之以法也是指日可待。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