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源市女护士遭受的身心摧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娄彩华于二零零八年二月被非法抓捕,之后被判刑六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监禁迫害六年,遭受身心摧残:被强制洗脑转化,被奴役,被警察指使的夹控人员侮辱、谩骂、恐吓、欺侮、折磨、拳打脚踢、长时间昼夜不许睡觉,不许洗漱,曾被踢的整个下身一片片青紫。

娄彩华女士,一九七零年出生,原为凌钢医院的一名护士。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因患心脏疾病,病情日益严重,后因出现了休克状态,心生恐慌,为求健康走入法轮功修炼。修炼法轮大法短短的几天时间,所有心慌气短等不适症状全部消失,心脏病不治而愈。此后胃病等其它疾病也都在很短时间不知不觉中全都不翼而飞。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体验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

北京上访被绑架、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开始谎言污蔑与迫害法轮功,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被关押。二零零零年,娄彩华进京上访,希望政府和民众明鉴法轮功真相,还大法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在天安门广场遭遇恶警绑架,被揪着头发拖上警车,遭野蛮殴打。

在北京沙河派出所非法审讯关押一天后,被非法押送回凌源,途中走脱,其丈夫借车躲过警车的层层追堵,绕路将她接回凌源,藏身于亲属家中。可是丈夫和开车的司机因此被非法关押,最后恶警以牵连所借车辆的公司领导威胁逼迫丈夫,昼夜审问,不许眨眼睡觉。她丈夫被非法关押迫害一天一夜后说出了娄彩华的藏身之处。那位司机朋友因不说娄彩华的下落,而被殴打和遭电刑,手铐把手腕勒成青紫色的印记,半个月后还清晰可见,被非法拘留七、八天后,被娄彩华丈夫花钱托关系保出。

之后娄彩华被非法劳教三年,其丈夫花了三万多元上下打点,费尽周折,三个月后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将其营救回家。此案的直接参与单位是凌源市公安局和凌源市红山派出所(原凌钢公安处),直接责任人是凌源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付延龄。

帮朋友请律师 被绑架判刑六年

二零零八年,凌源法轮功学员冯国富因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月十七日娄彩华出面聘请两名律师,协同家属去探视冯国富,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能与劳教所沟通办理保外就医相关事宜。二月十八日律师及其家属等一行十余人启程去沈阳,十九日清晨五点在沈阳某旅店全部被绑架。

与此同时,恶警以房屋漏水之名非法闯进娄彩华家中,绑架、抄家抢劫,抢走电脑、打印机、笔记本、大法书籍和法轮功音像制品等。娄彩华被四、五名恶警强行抬上警车,并被国保大队长陈志打嘴巴子。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儿子目睹妈妈被一帮政府人员象恶狼捕食一样疯狂按倒在地,七手八脚的一阵风一样抬到楼下,塞进警车,屋里徒留一片狼藉和无奈的爸爸与惊呆了的自己……眼底尽是苍凉和无望。

在中共人员非法审讯过程中,娄彩华拒绝回答他们的任何讯问,只问所有参与者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公民,无论她具什么样的身份或是否犯罪,她是否有请律师的权利;作为一个公民,无论她具什么样的身份或是否犯罪,她有没有帮别人请律师的权利,无论被他帮助的人是否犯罪或具什么样身份?”这不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吗,可是作为他们那些“司法”人员给她的回答却是:“这个你别问我们,你自己去想吧”,或是“这个我们说的也不算,我们得回去研究”(这是上诉期间朝阳中法的人说的),或者避而不答或搪塞。因此娄彩华拒绝回答他们的任何审问,因为他们的审问本身就是非法的。

就这样在审讯记录全部“无语”,零“口供”,没有一个签字的情况下,依然被枉判六年,并送往辽宁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被判刑的理由是:“修炼法轮功,组织请律师打官司滋事,利用×组织迫害法律实施。”娄彩华家的车因拉着律师去沈阳被非法扣押在公安局大约七、八个月,成了公安局的私家车,被那些警察开着到处跑。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折磨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非法监禁的六年里,娄彩华承受了巨大的身心折磨,她被强制参加奴役劳动,被强制洗脑、转化,被强制灌输污蔑和诋毁大法的文章和录像。娄彩华被关小号(十天),被警察训斥,被警察指使的夹控人员(专门寸步不离的看管法轮功学员的犯人)侮辱、谩骂、恐吓、欺侮、折磨、拳打脚踢,不许和其他人说话。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娄彩华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三分队期间,因不放弃信仰,而被恶警张艳茹指使的犯人号头陈凤云及其他犯人疯狂殴打,打的她满身是伤,浑身没有一点好的地方,青一块紫一块。犯人号头陈凤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狠毒,还用穿过的臭袜子堵娄彩华的嘴。娄彩华丈夫为了娄彩华在狱中少遭罪,还给了恶警张艳茹二千元钱,委托张艳茹给娄彩华存的生活费六百元也被张艳茹以忘记有此事为借口扣押。

八监区管教科长安蕊指使犯人说,只要不把娄彩华胳膊腿弄折,怎么对付她都可以。这是在家人托了关系有监狱某狱长关照的情况下得到的“优待”:底线是不要把她弄骨折了。安蕊曾指使犯人王井艳、沈晓丽、张宝珍折磨娄彩华,这几个恶人在恶警的授权下,把娄彩华的床单撕成一条一条的,然后把娄彩华绑在暖气上,让她站不起,蹲不下,拿脏抹布堵嘴,给她隔离二十天。(安蕊遭恶报,三十岁左右就做了心脏手术。)

娄彩华被严管二十多天:在没有床的水泥地上被褥被撇到一边,长时间昼夜不许睡觉,不许洗漱,不许上厕所(大小便都在屋里用脸盆接),只许吃窝头,被用抹布堵嘴(过程中脸被擦伤,一个月后方愈合),被踢的整个下身一片片青紫。

在娄彩华即将出狱时,由凌源市法院和朝阳市中法下发的非法判决书和裁定书被当时主管三小队的队长孙蕊搜走,说等她回家时会给她,后来管教科长崔杰问要这个干什么,娄彩华说这是对我非法判刑的证据,我申诉要用的。等到娄彩华历经六年迫害回家时,她们以种种借口拒绝把判决书给她,说锁在橱里了等等原因。

回家那天,拖到十点多还没有放娄彩华出监狱大门,家人在门外已经等了几个小时,后来说监狱不允许把判决书给她,临近中午,才放娄彩华出来,最终也没有给她那个非法的判决书和非法的裁定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