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垮台前 作恶者就不遭恶报了吗?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九、二十日,大陆众多媒体曝光河北省新乐市政法系统白晚生等人被抓的新闻。白晚生是已退休多年的原公安局副局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他此时被抓,正是他作恶的报应。

法轮大法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就报道过白晚生的恶行。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七日下午,白晚生在零下十几度的严冬里,强令四名法轮功男学员脱光衣服,只穿裤衩,趴在新乐市看守所南墙根下的雪堆上,命令犯人张××拿铁铲把四名大法学员用雪埋上,先后用脸盆、水管往学员身上、脸上浇水。随后,他又逼法轮功女学员只穿小背心、小裤衩躺在雪地上,用雪埋,也是一盆一盆地往她们身上浇冷水。

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白晚生多次叫嚷:“告诉你们,江泽民一天不下台,你们就翻不了身。就是江泽民下了台,共产党倒不了,你们也别想翻身。我今天整你们,整死你们也是白整死,等你们翻了身你们再整我。”“有本事报应我呀。”

在白晚生看来,共产党倒不了,所以他整起法轮功来才那样的肆无忌惮。他的这种心态很有代表性。笔者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劳教所负责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曾有过这样的表述。他说,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劳教所里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对待法轮功学员。那时全省的劳教所几乎都劫持了法轮功学员。上面压得紧,可是下面的警察却不知如何做好。使用刑罚吧,万一法轮功平反了怎么办?谁愿意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开玩笑!不使用刑罚吧,可是上面非得让这些人认罪不可。后来,所领导在一起研究,得出的结论就是:法轮功和共产党的斗争是意识形态上的斗争,一个信仰神佛,一个是无神论者,这是永远也不可能化解的。有了这个前提,打击法轮功就成为了中共的必然选择。在这样的结论指导下,这个劳教所在全省率先对法轮功学员使用酷刑。有了这个罪恶的开始,其它劳教所也就跟着开始了迫害。一些迫害不力的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也被逐渐地被集中到这些大肆使用酷刑的劳教所里。

共产党垮不了台,是恶徒们毫无底线迫害法轮功的前提。在这些恶徒看来,中共非常强大,不要说国内,连国际上都拿中共没办法。在恶徒们的潜在意识里,有了中共撑腰,什么罪恶都可以干,何况迫害法轮功是中共特许的!可是共产党垮不垮台是一回事,迫害了好人得不得恶报却是另外一回事。做了恶,就必遭恶报,象白晚生,他不是被抓起来了吗?

其实,象这种完全依仗共产党来欺骗自己的人还大有人在。然而他们的下场却不是他们自己想象的那样。在善恶各有所报的天理的制约下,这些人得恶报就是必然的。例如,辽宁省东港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王元军,在迫害法轮功之初,为捞取政治资本,积极充当中共打手,迫害法轮功极其卖力。二零零一年春天,王元军与政保科长王润龙带领警察到孙桂芝家非法抄家。孙桂芝给二人讲法轮大法救人的真相,劝他们不要迫害好人,害了自己,还会殃及家人。孙桂芝质问他们:“如果法轮功有一天平反了,你们不后悔吗?”王润龙回答:“只要共产党在,法轮功永远不会平反。”王元军回答:“平反了,我也不后悔。”约二零零七年前后,王元军妻子患脑癌死亡。二零一三年春天,王元军患喉癌死亡。

中共利用的就是这些被中共完全洗了脑的人。中共不过是一个政党,哪一个政党会永远存在下去!何况中共现在已是危机四伏,内外交困,民怨沸腾,灭亡在即。在中共即将走向灭亡的时候,那些死命跟随中共的恶人恐怕要先替自己,也是替中共偿还所犯下的罪恶了。

当然也有一些明智的警察,在这场对好人的迫害中选择了回避。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河北保定市公安局副局长张五进带领法制处劳教科科长赵玉锁、司机张应华,去阜平公安局研究联合布置非法抓捕阜平、唐县、曲阳的法轮功学员一事。途中在无任何其它车辆的情况下,该车突然冲出高速公路,掉进深沟,赵玉锁、张应华当场死亡,张五进被甩出车外,住进保定二五二医院心胸外科四十三病房。

赵玉锁自任保定市公安局法制处劳教科科长以来,经他申报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不少于五百名。蠡县公安局很多警察去给赵玉锁送葬,在火葬场大门口,很多警察深有感慨地说:“给共产党干事,把命给搭上了,犯不上啊!人家法轮功怎么了?一不偷、二不抢,光干好事,把人家整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这才叫报应啊!”

摔成重伤的张五进,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行同样严重,但是在众多的迫害中,他曾释放了一名法轮功学员,使其免受劳教的迫害,就因为他还做了这么点好事,上天给他留下了一条命。由此可见,保护一名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一名大法弟子罪恶无边!经过大法弟子讲真相,张五进调离迫害法轮功的岗位。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进行了十五年,而且还在持续。希望参与迫害好人的人好自为之,切莫在中共倒台前,自己先去为中共做了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