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第十采油厂公安分局对雷廷秀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叫雷廷秀,是黑龙江省大庆市采油十厂的一名职工。在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四日晚,九点多钟,我被大庆市公安局和十厂公安分局联合抓捕,被关押在肇州看守所。

事发当天晚上,我正在自己家里,听到敲门声,从门镜看到的是我工作单位的队长左丙寰,就打开了门。这时,我矿的书记介文新也出现在门口。没等我反应过来,同时有六、七个恶警扑了上来,把我控制了。这些警察没有任何证件,搜查令等,却对我家進行了搜查。吓的我妻子和儿子脸色苍白,不知所措,我妻子一直流泪,妻子的心脏病就是我在两次被迫害时,担惊受怕和牵挂我时得的。

这些恶人抢走我的电脑、显示器、硬盘、平板电脑、U盘、光盘、手机,价值在一万元以上,我妻子还丢失一件衣服。

我被非法关押在十厂公安分局一天一宿。当时大约有七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至今还有一名女大法弟子宣双在狱中遭受迫害。

在第二天夜里,这些大法弟子被秘密送進看守所和监狱。我和两个男同修被大客车拉到肇州医院,强制進行抽血,体检后,被送到肇州看守所,被迫脱光衣服裸体检查,强行发行李,洗漱用品,不允许家里送行李,强行扣一百四十元钱(或一百七十元,记不清了)。我们三人被分开关押,被迫穿号衣,洗刷厕所和地面。警察不让家人见面,只能在看守所外面给我们交行李用品费、伙食费。

恶警多次到我家中、我妻子单位找我妻子進行所谓的调查,恐吓我妻子,也要把她抓起来(她没有修炼),说要判我三年,开除公职,吓得我家人四处求人救我。

为了营救我,我母亲给我的亲戚都跪下了,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母亲瘦的都不成样子了,整个人黑瘦黑瘦的,就剩皮包骨头了。我妻子头发也白了很多。我和妻子没有什么积蓄,家人为了救我借了十万元钱,我妹妹在营救我的过程中,身边的包丢失,手机和补办的银行卡都丢了。

二十天后,家人找了律师来见我,问我是什么罪,我说恶警定的是“妨碍法律实施罪”,当时律师笑了说,哪有这个罪!

在这期间十厂公安分局警察多次到看守所找我,逼迫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亲情和迫害的压力下,我被迫违心地妥协了,办理了一年期限的取保候审,一年后又签了一张承认莫须有的“妨碍法律实施罪”取保候审到期的单子。

在这期间,我还被我矿书记介文新、厂稳定办主任杨晓峰、副主任历国才,带到大庆十厂办事处(又叫普京大酒店),见了三个人(说是省里的),進行所谓的回访考察。到中午时,我只能自己花钱坐长途车回三百多里外的家中。

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我在大庆市万宝小区母亲家(我户口所在地),万宝物业四楼的府明派出所一位自称姓全(音)的民警来到我母亲家找到我,对我進行所谓的调查。第二天打电话给我,让我填表。我告诉他我上班回单位了。过了十来分钟,又打来电话,他念表上的信息,让我告诉他。就听他问我:有无毕业证、结婚证、身份证、驾驶证、房产证、护照,最过分的是要工资卡是哪个银行的,账号是多少,还要留下笔迹粘贴在上边。

我本来就被以莫须有罪名迫害成这样了,恶警还要做这些违法的事,侵犯他人隐私、骚扰大法弟子正常生活,家无安宁、亲人也跟着受害,我已经忍无可忍,拿起笔来揭露、曝光邪恶的各种丑行,还法轮大法清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