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妙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日】首先说一个肝癌病人的故事,开始我和一老同修给了她《转法轮》,并基本教会了她五套功法。没过多久她就脸色好转,食欲增加。之后她没与我们联系就回外县她娘家了,几个月后,她姑妹来电话说正在给肝癌嫂准备后事,人不行了。

我立刻只身一人赶到人地两生的她娘家,得知她腹部的癌包已鼓起来,止痛药与止痛针加量频用也止不住痛,稀粥也难吃進去了;同时了解了她回娘家的缘故是与人生气了,这下我明白了她病返回来的主要原因,就耐心对她说师父在《转法轮》中教导我们:“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气,你心里头还得谢谢他”;同时还告诉她从师父的讲法中可知吃药打针是把病往身体里压。随后就给她读《转法轮》。第二天她说昨夜不痛了;到晚上她腹部凸起的癌包看着缩小直至消下去;食欲在增强。

等到四、五天,她娘家一带传的沸沸扬扬,说什么这里来了一个活神仙。见到他们这里的人,我就解释说,救人的是法轮大法,是李洪志师父的无上威德。有一老妪在我面前哭着说,早怎么没听说这么好的法?要是早知道,我那肺癌儿子就有救了。在我回家的前一天,有一肺癌老人来学功,他每晚都咳的不能入睡,但他却坚持炼完了第二套功法,当晚他一觉睡到天亮。由于轰动太大,加上不远处有一派出所,东家非常担心安全,硬是要我回来了。

我是二零零二年底才接触大法的,当时身体的病越来越多:头痛、气喘、心病、肝病、肾病、腰痛……求医良方使尽,拜神多地跑遍,总是解决不了根本,因而想炼法轮功。可当时邪恶高压疯狂,借宝书非常难,后来,一人在我找后的几天送宝书给我,我非常感激。但得到宝书后的几年,我和丈夫又到外地做生意,加上我俩以前学过名气很大的假气功,因而疑心重,要学不学的。

零四年上半年,我在家背《洪吟二》,因大脑缺氧和文化低,一首诗要背好多天。其中有两首诗,我一直背不下来,我女儿正在迎高考,她说:“妈,这两首诗你怎么还在背? 我听都听熟了。”她就背给我听。从这以后我更急,我想到我们地方的一句方言:石磙也可以钻两个蟹窝,也就是说再不空的心也可以弄出两个眼,我也一定会有方法背的。我增加背的时间,这样反反复复的背,硬是把《洪吟二》背了下来。接着又读《精進要旨》,开始有好多地方断不了句。由于不断努力,后来又能背诵《精進要旨》中的部份篇章。同时身上的多种疾病在不知不觉中有的去掉了,有的减轻了。在此衷心的感谢师父,也诚挚的感谢同修!

我最重的病是哮喘,随时可发,一发就不能动,不能睡,甚至不能吃东西,随时有生命危险。学法后明显减轻,就是发了,也是程度轻、时间短,我也一直挺着不吃药。到零四年下半年,哮喘停止了,我红光满面。到了年底,喘又发了,于是又惶惶然买药来吃,吃了也还是止不住。零五年我们还在外地做生意,上半年的一天,丈夫从生意地回到租住地,我突然说我们明天回家吧,他不解,我说我不喘啦,“是呀!怎么好的?”“我在心里问过师父,先问了很多别的事,还是喘,当我问到是不是要我们回家时,我马上就呼吸畅通了。”他二话没说就答应跟我回家。

在做证实大法事的过程中,遇到各种阻力,碰过多次钉子,我都能百折不回头,但哮喘没有断根。面对易发的哮喘,我就找原因,我想我待客礼貌又舍得,为人正直无邪念,学法时间多,发正念次数多,洪法救人不怕险。做证实大法的事毕竟多多益善,我就好象找到了答案,决定再加大力度做大法的事,于是就多挂条幅、多贴真相传单、多发资料、多送光盘、多做资料点工作。这样哮喘有所抑制,我想可能还要面对面讲真相。

大约二零一零年以后,本地区又多了几个家庭资料点,我就既做真相资料,又面对面讲真相,集市农村都去,以农村为主。一段时间后,哮喘是时停时发。我想大法的事的确要多做,但无论做的再多,也不能代替修炼。丈夫说:“你应摆正基点,讲真相救人不是为了自己好病,而是出于慈悲,不让众生淘汰。”我说我没那不好的想法,他说我虽没明想,但潜藏此心,要清去。从这以后我就注意这方面问题,讲真相时由衷为了众生免于淘汰。如此一来,喘就明显下降。

这不禁使我想起前些年几处不经意的话带来的恶果。下面仅举两例:一例是我丈夫牙齿不掉即松,吃饭特慢,有一回我就哼了一声:“你看我满口的牙齿哪颗不好?”就这以后,我满口的牙齿不知何时几乎都松动了。另一例是见有同修生病就医,我就说一点苦也吃不得,象我喘不过气来也不上医院。现在看来近几年被喘折磨如此之重,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上述两例为何招致恶果呢?现在回头一看非常明白,两处语气都不善,而且夹带着显示心。

当我注意这方面的修炼时,又出了别的问题。我在与同修配合讲真相时,摩擦愈来愈多,有一老同修今天说你走的慢,明天说你插了嘴,后天说你讲高了……我知道修炼人不能动气,尤其在面对面讲真相时心态更要纯,就忍着,一次、两次、三次……次数多了怎么也忍不住。心想我近几年长期被喘折磨着,举足千斤重,你就看不见?像老同修吗?你没讲清楚,我补充几句有错吗?我说看大法真相能好病,高在哪?越想越气,越气越喘!有一天我对丈夫说:“要不是怕坏了大法的名誉,我真想死掉算了!”他看我喘的难受,就很伤心的说:“我知道你超负荷运行,但你一向坚强,哪怕气管被喘长久勒住,你也拖着沉重的脚步下乡面对面讲真相,……你怎么说出不敢想象的话来?”“是难忍受,但我们有慈悲的师父和伟大的法,‘难忍能忍’啊!”说到这里,丈夫同修就拿来师父一些相关的讲法,我也开始后悔刚才那危险的言语,在心里解体它。学了一点针对性的法,心里平静下来,心胸开阔了,容量增加了,喘魔也趴下了,丈夫也轻松下来,建议我好好学学师父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通过静心学法,我再与那同修配合讲真相时摩擦愈来愈少,偶然有,我的心也纹丝不动了。那顽固的喘魔也动不起来了,我讲真相也能昂首挺胸、无愧众生了!

本文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