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按师父话去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四日】我发资料是循序渐進的。大概是在二零零六年秋、冬之际,我经过深思熟虑,计划提一包《九评共产党》的书,到较大的一个农贸市场,到人群中去发。

一天早上,我提了一包《九评》到这个农贸市场,这个市场从北到南街长有四百多米,南头是个丁字街,东西长有一百多米。从北到南三百米处是我市有名的一个大派出所。我从北边往南走,一手提一包《九评》,另一只手拿两本《九评》书高高举过头,大声喊着:“《九评共产党》谁看谁得福,不要钱相送……”

这一下周围的人大哗,说什么的都有:“法轮功闹大了”“真大胆啊”“我在香港看到过发《九评》的,”等等,可是没有一个人要《九评》书的。我就这样夹在人流中,边喊边向南移动,不知到了什么地方,一个人伸手要一本,就在这同时,人们一下把我围起来,我低头从包里一本一本的向他们手里递,一口气就发完了。

当我抬头一看,哇!正好是派出所大门口。我一下控制不住,两眼泪涌,哽咽着对师父说:“您就是要弟子这颗心嘛!”从此我牢记师尊救众生的嘱托,在我市各繁华地段,发《九评》、真相光碟、神韵光盘等资料至今。

难道一帆风顺没有遇到点麻烦吗?有,顺利是多数,麻烦极少见,因为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觉的麻烦也可能是师父安排考验弟子这颗心哩!

二零零七年在火车站发《九评》光碟,开始,我正在迎着出站的人群大声喊“《九评共产党》……”跑过来两个穿警服的,年龄约四十岁开外,胖墩墩的凶狠的拉长着黑脸,逼向我:“你在喊什么哩?”我微笑着回答:“《九评共产党》,谁看谁得福,送你一张,你可得大福啦!”问话的警察对我善意的回话有些发蒙,这时后面警察对这个警察说:“你看他还送你一张,让你得大福哩!”我紧接着说:“快拿上吧,真的你要得大福报啦!”我一边说,一边就塞到他手里了,并同时笑着又给后来的警察一张,他俩互相之间看了看,对我说:“不要这样明目张胆的干了。”我笑着回答:“你们得福全家平安,众生也都要得救啊。”后来的警察推了一下前面的那个警察,就一块走了。

我刚要转身,从另一侧跑过来两个年轻的,各穿一身新警服,前面这个手里拿着一张光碟问我:“这是你发的吧?”我没正面回答,坦然微笑着,胸有成竹的告他们:“这个碟太好啦!谁看谁得福!”他问我什么内容,我微笑着答他:“看了就明白,会得福报的!”他连续问了我几次什么内容,我总是笑着说:“一看就明白得福报!”最后他侧身将碟送给他的同行,手指着旁边的警察招待所,到值班室放一下看,他站着没动地方。我向周围看了一眼,原来三、四十平方米内的人,都笑眯眯的,好象能看明白我与警察之间的言谈。我就走到靠近我的两、三个人面前拿出碟,他们同时也伸手接过碟。就在此时,不知是从地下钻出的、还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下那么多人把我紧紧的围住,我低头一下子就把一提包光碟发完了。我抬头看时,那个站着的警察也不见了。

二零一二年我在本市最红火的地段钟楼街又一次发《九评》书时,碰见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穿着一身得体而时髦的深蓝色料面西服,显得有点风度,相随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子。他俩在我面前走过时,我扬起手中的《九评》,微笑着对他说:“送你一本难得的宝书《九评共产党》,拿去看吧!”他斜视了我一眼,没停脚步的走了,走了有二十来米时,停下来。女子站原地,男的向我走来,问我:“你在发什么书?”“《九评共产党》。”“你这是犯罪,要判重刑的。”“我没有犯罪,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出版与结社自由,哪一条法律说我犯罪呀?”“我就是管这个的,你是破坏了《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你这话没有法律依据,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是合法行为。相反,“六一零”是个非法组织,拿着两高的非法黑通知,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随便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的抓捕、抄家、劳教、判刑,進而活摘器官、贩卖器官,真是伤天害理啊,这才是典型的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想不到你对法律还有这样的研究!”这时他停顿一下,点点头说,“好吧,给我一本看看。”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看到那个女子抬手在向我微笑致谢。

师尊讲:“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1]“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我深深感觉到,只要坚持慈悲救众生,师父就帮,只要按师父话去做,世间任我行,不按师父的话做,自身命都难保。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4/只要按师父话去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关-2997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