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珍惜机缘 在大法中实修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五日】我是在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这天真正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之前,早在一九九六年,父母(同修)就曾让我看过一遍《转法轮》,但当时却因为人的观念严重的阻碍着,让我错过了那次的万古机缘。

由于我的工作跟体育运动员的性质相差无几,从孩童时代五岁就开始练腰腿功,随着年龄的增长,常年的练功、演出,导致我的腰部损伤的很厉害,腰已严重老化,腰肌也钙化了,按照医生的话讲,说我那腰还不及人家六十岁老太太的腰呢,可我现在才四十岁刚出头!

不但如此,还恶性循环的连带着导致腰椎、胸椎、颈椎等整个脊椎都有毛病,犯病时,每天牵引、理疗、药物导入等五、六项治疗,折腾的我痛苦不堪,备受煎熬。有几次犯腰病,在家里一躺就是半个多月,平躺在硬板床上,自己翻不了身,也起不了床,更别说自己去卫生间了,那都得随时有人跟着伺候着,若要想打个喷嚏,还得反应要快,必须马上扶住身边的物件,否则打喷嚏时身子一颤,那腰就更动不了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日子过的真叫苦不堪言,往后的日子可咋熬啊!

正当我心灰意冷之时,父亲耐心的开导和宽慰我,建议让我炼法轮功试试,并且从他的亲身体验来举例,向我述说过去他的腰病比我的还重,自从炼了大法后,什么病都没有,现在都七十多岁了,那五十斤一袋的大米,自己拎着从市场上买回家,这不都是大家亲眼所见吗?是啊,想想父亲那语重心长的话,又看看现如今发生在父母亲身上的变化,我无语,陷入了沉思……

在我的记忆里,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患有很多种疾病,有一年冬天,下雪滑倒后,母亲就摔的一直腰不好,还患有胃下垂、十二指肠球部溃疡、肝大、脾大、肺部有阴影,并常年咳痰,大大小小的病加起来有二十多种。

父亲由于常年喝酒喝的胃不好,老觉得有强烈的烧灼感,吃了很多国产和進口的药都不见效,更为严重的是父亲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疼的他走路走一小会就要坐一会,腿脚常年麻木,晚上常常是疼的彻夜难眠,没办法就让母亲也不睡觉,帮着给他按摩,到处求医,接受各种手段治疗,什么温泉、理疗、烤电等等,能使的招儿都试了,也不管用。

我和哥哥那会儿还在住校上学,知道家里的钱大多都用来看病,已经没什么钱了。后来父母二人为了治病,就练上了气功,当时也正赶上气功热,他们先后练了有十多种气功,只要听说有什么气功报告就去参加,可是练来练去,非但没有达到祛病健身的目地,反而还因练了假气功,差点儿闹出了人命,后来若不是幸遇大法师父慈悲救度,现在还不知会是啥样呢!

父母在得法后的这十几年中,二老从未吃过药、从未上过医院瞧过病,这可是我亲眼所见的,不得不令人称奇!看到他们如今健康的身体,周围的亲朋好友都很是相信大法的神奇!尤其当我看过父母给我准备的各种真相材料后,我逐渐的明白了大法是被迫害的,明白了当年电视、报纸等所有媒体上的那些铺天盖地的报道全是栽赃陷害,我为自己当年对父母修炼法轮功的不理解、不支持而感到愧疚……

在师父慈悲的指引下,我得法的机缘来到了,那是在一次父母共同学师父《洪吟三》的经文时,因他们有的传统汉字不太熟识而念的结结巴巴,于是让我帮着读给他们听,结果我越读越爱读,师父的法理渐渐开启了我的心智,我真是感到爱不释手,就这样,在师父慈悲的召唤下,我也有幸的走入到大法的修炼中来。

初得法时的喜悦是难忘而又难以言表的,相信每位同修都有深深的同感,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了,我主要汇报一下我在心性提高方面的一些体悟。

在真正的打坐实修中,我能体悟到佛法是严肃而认真的,真象师父说的那样,只要能够按照师父的要求和法理去做,能够去掉一点不好的各种人心,自身就能够提高上来一点,就能够升华上来一点,只要学就在進步、在提高。我打坐时从开始的静不下来,到逐渐能静下来,从腿疼的钻心的难受到慢慢的麻、不疼,脑中时时想着师父的法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有时候炼功,我还能明显感受到慈悲的师父在给我调理身体,那时腰上的骨头咯咯直响,非常舒服……

我还体会到,如果坚定的信师信法,师父的法身就在管我,看护着我。我只要坚定的想修炼,每天不用上闹钟,一到炼功时间,准时像有人叫我一样就醒了,写到这里,我深深的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慈悲看护我。

还有一次,我在炼打坐时,腿疼的特别厉害,由于我是初学,心想自己得法晚,就得抓紧一切时间去修,腿疼就是在消除自己以前干了不好的事情造下的业力,咬牙也要坚持坐一个小时,再疼我也不放下来,同时心里默念师父讲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慈悲的师父鼓励我,在我的头脑中给我显现出了两朵粉白的莲花给我看,一朵是盛开着的,一朵是花骨朵似的半开着。合十!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自从得法以后,无论是我思想中的人生观、价值观、家庭观,还是我身体上的健康状况,都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这些都使我对生活有了崭新的认识。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遇到的什么事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是有因缘关系的,作为一个修炼人,遇到好事也是好事,遇到坏事还是好事,以平和慈悲的心态面对人生。

我大学毕业,刚刚分到单位不久,就有人把我搞得很臭,全单位的人上上下下因为害怕得罪那位领导,几乎没有一人肯听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解释事情的原由,而且大家都用那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当时真是有口难辩,内心苦不堪言。

那一、两年里,初来乍到的我觉得生活的非常压抑,刚毕业,正想着干一番事业呢,就先遭遇这么不顺,家又在外地,我举目无亲,连个诉说的朋友都没有,想调换个单位,又没有那个能力,郁闷苦恼中的我悲观厌世,空有一身武功的我陷入一股愤怒当中,整日里想着寻找机会去报复。

修炼大法后,如今我再回首当年的情形不禁哑然失笑,明白了那些不过都是自己在不知多少世时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造下的业力所致,自己所遭的罪不过是在还债罢了,都是自己以前种下的苦果,还不自知的在那里忿忿不平,岂不可笑!通过学习师父的《转法轮》,化解了我心中多年的积怨,师父帮我打开了心结,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沐浴在法中的我感到无比的幸福!

下面再说说我那八岁的儿子。从我怀孕后,九个多月里,我一直在吐,每天要吐二、三十次,甭管吃什么都吐,喝水也吐,后来没什么可吐的了,就开始吐胆汁,苦的自己直打哆嗦,有时还吐血,什么也吃不下,生完孩子还在吐。我想这位一定是来要债的,把我折腾的够呛,我真好恨他!所以儿子一哭,我就心烦,不喜欢他。

到儿子二、三岁时,他经常毫无理由的就不高兴或者哭闹,我当时很生气,还容易急,一急起来,甭管是冬天还是夏天,准是一身大汗,汗水顺着后背直流,那时我就心想,反正我不打你,你也哭闹个没够,那我就打你吧,而且下手越打越狠,打他时,我自己还气的不行。

修炼大法后,我明白了母子因缘关系的法理,也明白了我在动手打孩子时是在造业、在损德,当然我会很生气的。我要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善解和儿子间的关系。如今儿子也有幸成为了大法小弟子,在学法修心上有时比我还精進呢!我会看护好师尊的小弟子,和他比学比修,共同在师父的大法中精進实修。

虽然我刚刚得法不久,可我也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除恶救人。在九月开学前的一周,我陪父母回老家办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配合着一路救度三退了十二名有缘人。现如今,我家也成立了学法小组,平日里,在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的同时,大家也相互配合着发放真相资料、真相光盘,邮寄真相信件、花真相币,做手机发送彩信等救人的项目,以及面对面的讲真相救度有缘人。虽然数量不如其他同修做的好,但是在现有的条件下,我们力求稳中有進,逐渐去除怕心,大家合成一股力,在邪恶的中心修好自己,除恶救人!

叩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我在得法后的一些体悟,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延吉讲法答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