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姐妹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威力

姐姐罹患恶性脑肿瘤 修大法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五日】同修们好,我是在首尔修炼的学员。感谢师尊对于我这个总有不足且懦弱的弟子,一次次慈悲的指引。由于一直达不到标准,虽然内心总是难过和愧疚,但还是鼓起勇气,讲述我与姐姐的修炼过程,与大家一起分享修大法的无止境。

姐姐罹患恶性脑肿瘤 修大法重获新生

二零零二年十月,我的姐姐因为脑肿癌做了手术,是癌细胞中最严重的恶性胶质母细胞瘤,当时由于肿瘤太大没能一次切除掉,如果一次全部切除,就会发生失去语言能力和右半身麻痹的症状。因此大脑多部份虽然被切除,肿瘤部位未能全部切除掉。因此只能将癌细胞留在头骨内。医院称,由于是恶性脑癌,通常只能活六个月,最多也只能活二至三年。但是,开头骨的大手术还不算是真正的痛苦。真正的痛苦是手术后的生活,当时姐姐那痛苦可怕的形像,我真的不愿意回忆。姐姐的脑肿瘤还引起并发症,因此必须得服用发作抑制剂,但是服用药物,就不见得不引起发作了,发作一次,巨大的痛苦导致姐姐四肢痉挛,大声喊叫,身体虚弱,曾有一段时间还出现了不能说话的状态。

这样反复发作导致姐姐身心疲惫至极,还需要服用失眠症和忧郁症药物。姐姐就这样在痛苦中挣扎了七年,逐渐步入死亡的状态。看着姐姐的样子,我也非常的痛苦。

就在二零零九年七月的某天,为姐姐祈祷的妈妈不知从哪里带来了法轮功真相小册子,说是象“气治疗”,要马上带姐姐去看看。我鼻子里哼了一声,据说气治疗不仅要花很多钱,中毒性还非常强,我确信不会有什么好效果。但是姐姐和妈妈回来后反应却出乎我的意外。她们说炼功的音乐使她们的内心感觉非常舒适,动作也非常舒服。不仅没收一分钱,教功的学员还非常慈祥的给予指导,和那些类似气治疗的不一样。就这样我与姐姐第一次与大法结缘。

当时,姐姐自己不能做任何事情,眼神总是显的不安,牙齿全部变成黑色,身体只剩下皮包骨,谁看了都象活着的僵尸。但是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左右后,姐姐慢慢发生了变化,黑黑的牙齿变白了,每天超过十通的诉苦电话也逐渐减少了。令我感觉轻松,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有一天奇迹发生了,从来自己不能去任何地方的姐姐,开始乘坐巴士去炼功点了。直到那时,尽管我觉的法轮功好,但还没有想看书的念头。

姐姐总是把书走哪带到哪,由于脑肿瘤手术,脑的很多部份被切除,因此在读书和理解上有些困难。因此,数次给我《转法轮》书,让我读过后,把内容解释给她。我对读书有种排斥,推脱几次后,为了姐姐,我怀着“听从姐姐委托”的心理,于二零零九年十月,终于翻开了《转法轮》。翻开书的瞬间,《转法轮》中的第一句话震撼了我。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1]

佛法是精深超常的科学?太震惊了。当时我身患轻微忧郁症,不安感令我不能入睡。读着《转法轮》,我自己也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就这样我好不容易得法了。总是拒绝姐姐一起去炼功点的我,这才产生了要一起去炼功的念头。

我和姐姐一起去了炼功点,本想无条件的从第一至第四套功法开始,到第五套功法全部跟着炼下去,但在炼第五套功法时,由于呕吐症状过于严重,最终去了卫生间,回家后感觉全身发冷,就早早入睡,真是好久没有过那么甜蜜舒适的睡眠了。尽管发生了这么多奇迹般的事情,但我并没有将对法的深刻认识来要求自己。当时我的认识成度仅仅是“姐姐遇到神奇美好的大法真幸运”,感觉还没有自己要修炼的坚定的心。

对于这样迷在尘世中的弟子,慈悲的师尊总是给予点化,点悟弟子。我原本不去寺庙,有一天在梦中我去了某个寺庙,奇怪的是寺庙中没有佛像,一个穿衬衫的中年绅士在教人们炼法轮功的第五套功法。我在梦中想:既然寺庙中没有佛像,我就修炼这个吧。于是我坐到了队列的最后一排。醒来后我被过于清晰的梦震惊:到底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连在梦中都出现呢?我怀着好奇心打开了大法网站,我感觉受了重锤一样,再次震惊。天啊!梦中教第五套功法,穿西装的中年绅士的照片,赫然出现在网站上,他就是慈悲的师尊。

那年冬天,韩国和全世界都因甲型流感病毒H1N1毒流感闹的沸沸扬扬,当时谁感染了H1N1毒流感,就象患了死亡病症一样的恐惧,实际死亡者数也非常多。
我的二儿子在学校患上了H1N1毒流感。

我也被传染,达菲(Tamiflu)是唯一的治疗剂。我的孩子吃治疗剂以后痊愈了。当时我没有好好炼功也没有认真读书,只是茫然的怀着“我是炼功人”的想法没有吃药。在当时,患上H1N1毒流感不吃药,都会认为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我忍受三天高烧之后,到第四天发现仍不退烧,逐渐冒出了人心:“这样是否会死?”由于恐惧心理,我吃了治疗药。但是,刚把药吃下去感觉脑袋要裂开似的疼痛,伴随着剧烈的恶心,我把药全部呕吐了出来。呕吐完之后,我再也没有想吃药的心了,内心也感觉舒服了。我想是师尊保护了我。想到师父说的:“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 [2]

当时,我对法理认识不清,但是至少内心还是有法,猖狂流行的H1N1毒流感,未经治疗第五天就痊愈了。

虽然我有很多不足,在师尊的再三慈悲指引下,对法的认识一点点提高了,并开始自己在家里炼功,并坚持读《转法轮》。开始真正修炼以后,一直折磨我的忧郁症逐渐消失了,顽固的头痛不知什么时候也好了。感谢师尊,感谢让我遇到千万年难遇的大法,感谢引领我走上修炼之路。

遇到大法以后,姐姐每天不落的炼功,但在读书上仍存在些困难,因此每天听讲法。那时不精進的我,看着身体和头脑都不方便的姐姐每天坚持修炼,觉的非常了不起。姐姐坚持修修炼以后,身体也逐渐发生了变化。

姐姐最先停止了因忧郁症每天服用的神经镇定剂。没有安眠药不能入睡的姐姐逐渐不服用安眠药也能入眠了。也许一般人会认为,睡觉有什么那么了不起的。但在当时,由于姐姐长期受不眠症的折磨,每天能睡一至二个小时是姐姐当时的心愿。能享受一般人的日常生活对于姐姐来说就是奇迹般的事情。自从姐姐修炼大法以后,那“平凡”的奇迹不断出现了。姐姐逐渐的把一个个药物都戒掉了,牙齿也变白了,身体也恢复了血色,也开始胖起来了,像个人的样子了。

就这样,姐姐在修炼初期,逐渐戒掉了药物,唯独“发作抑制剂”药物只是减量了,并没有完全戒掉。是因为还留有“脑肿瘤患者必须得服用发作抑制剂”的常人的观念。就在姐姐修炼大法一年半后,又发作了一次。

在修炼大法之前,姐姐发作过多次,主治医生说再发作一次就会发生非常严重的状态。那天清晨六点左右,姐夫打来了电话说,姐姐因发作被送往医院急救室。如果没有遇到大法,我在接电话去医院的途中,会感觉非常痛苦,不安的会六神无主,但是(就因为遇到了大法)当时我内心非常肯定不会发生任何事,内心非常淡定。

到达急救室以后我看到了从来没有看到的景象,以往姐姐的四肢会被捆在病床上,嘴里说着不知名的话,而且还会以难以置信的怪力把急救室的病床抖动起来。那天姐姐却非常平稳的躺在那里,对我说:你怎么来了?不来也可以的。

就这样,从我和姐姐“平稳的、静静的”的表现,感悟到大法的伟大力量。从那以后,姐姐至今没有再服用“发作抑制剂”药物,但也没有发作。也许在座的也有医生和护士,都了解胶质母细胞瘤是多么可怕的病症,也会清楚脑肿瘤手术患者不服用发作抑制剂是多么危险的事情,但是我的姐姐没有吃药至今也没有发作。

我认识的一个熟人患的是比姐姐轻微的多的脑肿瘤,但是仅六个月就离世了。我曾经问姐姐的主治医生,这种恶性胶质母细胞瘤患者有活过五年以上的人吗?他回答说:没有,也许全世界也没有。但是,我的姐姐已经活了十三年,而且现在还非常健康。也许在世界上这类患者中,是活的时间最长的人了。我对主治医生说,我的姐姐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变好了,医生打着不可能的手势,说根本不可能。但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在眼皮底下发生了,但常人仍不相信。因为我也曾经是裹在常人观念中的一员。

师父说:“吕洞宾有句话:宁可度动物也不度人。人实在太难悟,因为常人受常人社会所迷,在现实利益面前放不下那个心。”[3]

这就是对我说的话。我虽然从姐姐身上看到了奇迹,但我仍然不努力精進。那时还傻乎乎的认为洪法啊、真相啊等等,都是修炼好的老学员才做的事情。认为我只在炼功点炼功学法就可以了,身体不健全的姐姐就更不用提了。

就这样只专注个人修炼的我和姐姐,约在两年前,在老学员的劝说下,参加了冠岳山集体炼功。在周日登山游客最多的时间,在登山路旁边排列炼功,由于我那不好的要面子的心,感觉是那么的羞愧。我闭着眼睛想“就这一天,挺过二个小时就可以了”,当时都不知道二个小时是怎么过去的。

对于某些人来说,很容易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是那么的困难,被常人这样那样的人心带动着,我活的非常疲惫。由于常人之心,我总是感觉步伐沉重,但是在炼功的过程中,感觉轻松了。虽然时间并不太长,在冠岳山看着一起前往的精進的老学员们,不仅增强了我精進的心,要面子的心也逐渐去掉了。去冠岳山炼功场,下车后还要步行二十至三十分钟。天冷的时候感觉那段路非常长,我就背诵《洪吟》中〈登泰山〉给姐姐听。

我感谢姐姐,就因为她让我读《转法轮》后解释给她听,我才与大法结缘得法,有时候她还帮助我向内修心。姐姐由于脑手术对《转法轮》有时候看不懂,就时不时的经常打电话问我。由于发音不准确,同一句话还经常重复读。起初我耐心的解释给她,但有时候我涌出不耐烦的心,生气的时候也很多。师尊说法里面都有了,这么慢慢读什么时候能读完啊。当我生气的大声问:“姐姐为什么修炼啊?”姐姐总是以纯真无辜的表情说:“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的好,还让我感激。”原来是姐姐纯正的心在修炼,我感受到了姐姐纯正善良的心,内心一阵激动。

师尊所说:“作为学员来讲修炼没有捷径,新学员也是一样,就是踏踏实实的修,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4]

我为自己对踏踏实实、真正修炼的姐姐说过的那些话感到自责。我向内找自己“为什么对姐姐话语不清、对事理判断不清那么生气?”是我的名利心?觉的姐姐给我丢脸?在那一瞬间我认识到,就是因为她是我姐姐,我才生气。那里有充满私心的“我”。在认识到的瞬间我感觉慈悲充满了无私无我的——那个空间。

今年夏天,本地一负责人让我协助“真善忍美展”,刚开始只是让我发传单,后来让我向观众们做作品说明介绍。对于一向害羞、常人心多的我来说,站在人们面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还让我向别人做作品说明,真是不可能想象的事情。但是我想起了师尊讲过的法,我觉的应该抱着纯正的心去做,勉强答应了下来。刚开始的时候,发抖的话也说不出来,但是慢慢的好了,再后来就越来越好了。

虽然我做的事情在表面上看,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但是在里面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很多恐惧心没有了。在美展上听我的说明介绍后,有的观众流泪了。这无疑是师尊在加持,因为以我的头脑根本不可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做三件事 在修炼路上不断提高

我与姐姐在修炼的过去几年时间,虽然没有勇猛精進,但为了让迈出的每一步都符合大法弟子的使命一直不断的努力着。

事实上,我和姐姐,由于对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中,讲真相这部份做的不足,一直心存不安。根据情况,虽然参加了神韵、真善忍美展、反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征签等项目,但是没有直接针对中国人讲过真相。也许是借口吧,由于各种环境或条件不适合,对针对中国人讲真相,连想都不敢想,也许慈悲的师尊看到了我这颗心,为不争气的弟子安排了可以讲真相的地方。就是在一旅游点前面,在那里不仅可以炼功,还可以向中国游客派发真相资料。这里对我和姐姐来说是非常合适不过的和珍贵的讲真相场所了。

有一天,一位老年学员让我一定要向姐姐转达,她说,在那旅游点前面看到姐姐后很受感动,因为姐姐在那里会给他人带来希望。

姐姐虽然话语有些不清,理解力差些,但是在师尊的指引下,姐姐稳健的走在修炼的路上,我在这里也能做一直想做的讲真相了。谢谢师尊给予我和姐姐救度众生的机会。

我不能天天出去讲真相,在这里,我最后还是讲述一下不久前在旅游点前面讲真相时遇到的感人故事。

我和几名学员在那旅游点前面向中国游客发报纸的时候,一名漂亮的中国姑娘开始不接报纸,好象没看见一样过去了,后来又转回来站在我面前向我做合十动作,并哭了起来。然后依次拥抱我们,最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受那天的感动后,我充满了正念,看到中国人我大声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至今难以忘记那种震撼内心的感动。从那以后,我决心更加精進,救更多的人。

难以想象师尊为什么对于我这样不足、不误的弟子,给予不断的指引和点悟,这让我想起了师尊的一句话:“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5]

至今,我对大法和修炼的理解还是很浅,不过,我为了在每一瞬间能符合炼功人的标准而努力着。我会坚持不懈的跟上来,如果我动摇的时候,那时希望同修们一定要叫醒我。我愿意和各位同修们精進到底。

谢谢慈悲的师尊! 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论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第六讲>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第八讲>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着>

(二零一四年韩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