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公司副总:一生的坚持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八日】

叩拜师尊!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大陆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九八年加入这家公司,至今十六年。

(一)开创稳定环境,随时随缘讲真相

师父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中说:“很多人开始就抱着一种临时思想,拼一阵子时间就过去了,现在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一定要踏踏实实的,把心放在那去做,不要管时间,不要想那么多。你一定要尽心尽力的做好你该做的事情,那整件事情就会做好。很多人在迫害压力下总想让这场迫害赶快结束,猛干一阵。不是那么回事。”

二零零二年底,由于我对“助师正法”理解有漏,人心太多、抛弃一切世俗去战斗的激情阻挡我正确理解法理,导致资料点被破坏,我也因此被邪恶诬判投入监狱迫害。教训是深刻的。是啊,常人的事情,包括创业、打江山,或许能够以一时的热血和激情作为动力干成。但我们是修炼人,是助师正法来的,需要的是大法赋予的理智和智慧,而不是人的激情;需要的只是专业的分工和相互之间的不懈配合,而不是“猛干一阵”。

被非法关押几年后从监狱出来的当天,之前工作的公司的老板兼总经理亲自开车去接我,让我回去担任副总经理。被邪恶诬判前,我是分公司总经理,从监狱出来就竟被聘为总公司副总经理,这决不是偶然。

我清楚,“助师正法”即使需要我一生的坚持,我也愿意。但一生的坚持不是空话,它需要在这个世间有一个稳定工作、正常的生活环境作为支撑。于是,我组建了新家庭,开始正常生活,也要求自己抵制诱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就在这家公司一直认真工作下去。

总经理虽然器重我,但因为受中共邪党的毒害,再加上我之前被绑架给公司造成直接损失,所以对大法抱有成见,担心我如果继续修炼法轮功就可能再次被邪恶绑架而给公司带来更大损失。面对他的这种状态,我一直在寻找和创造机会和他交谈。

有一天我知道他不久要去加拿大,那段时间正好加拿大有神韵艺术团的演出,于是我就先给他发了《九评共产党》,几天后直接去他办公室,建议他到加拿大后去看神韵艺术团的演出。没想到他一下就火了,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最后竟然要我离开公司。

可能是感受到生命深处要救度他的慈悲,我一下泪流满脸,哽咽的说,离开公司没问题,我会把后续工作安排好,也把你之前给我的股份全部退回,一分钱不要。可能是我舍弃一切利益的话触动了他,他的态度马上缓和下来了,说:我们这么多年奋斗出来的事业,很多人求之不得,你却为了自己的信仰,居然说不要就不要!算了,我不是真叫你走,只是担心你出事。然后他双手抱拳说,谢谢你的拯救了!

在往后,只要有机会,我都会以各种话题让他知道中共的邪恶。慢慢的,特别是薄熙来事件之后,他的态度发生了根本转变,彻底摒弃了共产党。我们公司的财务部经理思想较固执,较难转变,我对他几乎失去信心。因他经常陪总经理吃饭,随着总经理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性,他的观念也慢慢转变了。

自己坚持修炼法轮功的事通过他们之口传的更远。有一次,我陪总经理和他一个朋友打高尔夫球。他那个朋友是某民营大学董事长,我第一次见。在出发台前我自我介绍,他一听我的名字,马上大声说,“我知道你,你是炼法轮功的,某某某(我公司总经理的名字)老在我面前说你。”现场球童等多人都纷纷扭头看我。我笑笑,说,“是,就是我。”他主动和我坐同一辆球车出发,一路上都在大谈共产党如何黑暗,教育系统官员如何贪婪,还说他有一位大学同学也因炼法轮功被判刑,还有一位炼法轮功的同学现在是中国某著名房地产公司副总,都在坚持炼。

我老家在农村,平时较少回去,老家有些人对我都比较生疏,可当地又没有大法弟子在做讲真相的事,所以就总是挂念着,希望对那里的同修有所帮助,也一直在创造条件。

开始,我利用回去的机会,给当地老人、亲戚等买些烟酒、食品等礼物,让老家人知道我在城里事业有成,并对自己有个好印象。后来,我收集到他们的电话号码,就给他们放语音真相电话。当地一些人因此都在议论“三退”,营造出一个大家都在谈“三退”的环境。现在,老家八十多岁、不识字的老奶奶有不少已经牢牢记住“法轮大法好”,并开始听师父讲法了。

过程中,我体会到,环境的改变需要时间,也有一个过程,不能急于求成。救人急,但要给他们一个认识、转变的时间和过程,要视每个人的情况、条件,决定是面对面讲真相,还是送《九评》或者神韵光盘,或者打语音电话,等等,开创条件随时随机缘准备着用不同的方式讲真相。在同学聚会时,我当面赠送神韵光盘。散会时,老校长当着大家说:“今天就某某某(我的名字)收获最大。”

同事的亲人得了重病,就劝其请师父讲法回去给亲人听,告诉同事,只要亲人能接受,就一定能帮助恢复健康。同事觉得我就象他的兄弟。

这样一天天、一年年的持续下来。我岳父母等原来对大法持有成见的人,后来也都支持大法,还使用我给他们的真相币。我周围很多人,包括一些客户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的故事,并且多数都知道了真相,在觉醒,也能够尊重我的信仰。甚至有时候和客户吃饭,客户都会为我遭受的迫害大骂共产党是流氓。有一个投资公司老总说,法轮功一定会平反。

(二)发挥特长,配合整体

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也就是说,大法弟子一大部份随着那些天体来的,人人结了缘,一旦圆满回去之后啊,你们要再想见都是几乎不可能的了,所以你们要珍惜你们的这段缘份。而且你们这些缘份都是互相交叉式的、每生每世结过不同的缘,很不容易呀。所以在做事上协调好,每个大法弟子的事都是大家的事。每个人都不要因为小小的一点事情就互相产生很大的隔阂,这都不行,要珍惜。而且在做大法的事上要配合,要配合的好一些。”对师父这段讲法,我深有体会。

我因为有了稳定的工作环境,于是就一直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写些文章。平时虽然经常看明慧网文章,但因为之前投给明慧网的一些文章都没能发表,有些犯怵,于是在执着心面前生出了知难而退的错误观念,导致后来很少给明慧网投稿。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一位明慧通讯员,他告诉我明慧网积累了大量迫害案例,却缺少整理资料形成综述这方面的人才,希望我能抽出一些时间参与这项工作。开始我觉得在国内下载明慧资料库文献比较困难,甚至担心通过翻墙软件大量下载明慧文献还有安全问题,于是尽量找理由推脱。但该通讯员极力劝说,我尽管勉强同意,却迟迟没有动手。可对通讯员的承诺又总是敲击着我。约一个月后,虽然内心仍是不情愿,还是理智的按照“无条件配合”的法理给通讯员发了一个邮件,请他安排任务。

很快,通讯员说有关南方某省的迫害还没有综述,让我先从这个地区入手。

我上明慧网查了一些那个省的情况,以及各地一些综述文章,发现多数综述都属于典型性陈述,缺少系统的数据汇总和回顾。于是,我先耐心的一一下载了从九九年以来所有有关那个省的迫害报道,然后以姓名、年龄、所属地区、迫害类别、迫害时间等等作为字段编制数据库,将报道一一录入。这个过程是个机械的、需要耐心才能完成的。急不来,每天挤时间,一篇篇文章、一个个字段录入,很枯燥。

这期间,我从明慧网看到那位与我联系的通讯员被邪恶绑架,后被非法判刑,我就与另外一位通讯员建立了联系。从通讯员被绑架这件事我悟到配合明慧网整理资料是师父安排我刻不容缓的使命。我大概花了一两个月时间整理好该省的迫害数据库,然后又花了约一个月时间写了关于这个省的迫害案例综述。一开始求大、求全、求多,足足写了约二十万字。很快,明慧编辑回信要求缩减到四万字。我从中看到了自己那种做事追求大、全、多的执着心,于是按照明慧网要求修改了。因为有了数据库,所以后来围绕该地区很快又完成了该省女子劳教所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调查报告等文章。

写完这个系列,我发现明慧网虽然建立了被迫害致死学员资料库,可是,里面是一个个案例,几百万字,缺少一份系统说明这些被迫害致死学员总体情况的综述。于是,我鼓起勇气,开始了一个更加艰巨的工程——按照数据库的方法整理所有被迫害致死案例。从下载资料到整理数据库这个过程,持续了约七个多月时间。期间,公司发生了很多人事变动,客户也都纷纷不满意,牵扯我很多精力,但最终都被我恰当处理了。这样,我每天上班时还能挤出一些时间整理数据库,回家等家人睡觉后继续整理,经常工作到半夜一、两点钟。

一天下来,双手僵硬疼痛,尤其右手手指因为一直用鼠标点击操作而更加严重。我几乎取消了所有交往应酬。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干了约七个多月,然后又花了约两个多月时间撰写,前后历时约十个月才完成了《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这份报告的写作,对我心性的提高大有帮助,也让我理解到十年磨一剑的决心。

第一稿出来后,编辑给我提出意见,我没有完全认同,甚至出现抵触情绪,但在师父“无条件配合”的法理要求下,最后还是要求自己无条件按照编辑意见進行了修改。在《报告》定稿提交给明慧编辑的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明慧网两位记者扛着摄像机来采访我。我知道,这是师父表扬我做对了。这件事情,让我深刻认识到,发挥自己专长、无条件配合他人是多么重要!

留意到北方某省拘留律师事件,我就配合形势写了对这个省中某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调查报告。从中我又发现洗脑班黑财是导致洗脑班能够继续存在的一个重要原因,于是整理了《洗脑班暴敛黑财的调查报告》等等。

(三)讲真相救人贵在坚持

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这篇经文中说:“至于救度众生的事情、讲真相的事情啊,很多人做的都不深入,跟人家讲两句,爱听不听,不听算啦,又去找别人了。做什么事情啊,有始有终,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

在讲真相这个事情上,我曾经给自己制订过一个要在短期内必须达到什么标准的目标。可是事情往往在开始的时候是不如意的,需要坚持下去才会好转。因为抱着太明确的目地,做了一阵子就会觉得达不到目地就可能放弃,再做另一件事,还是这样,不久又放弃。如果几年下来都是这样,那么就荒废很多时间和丢掉很多机缘,回过头来就会觉得一事无成,后悔不已。

记得在开始使用真相币的时候,因为自己平时主要用信用卡支付,上下班开车,一周下来用不了几张纸币,觉得量太少,效果不好,一度曾经想放弃。后来调整心态,明白自己是修炼人,应该不嫌少,不在乎影响有多大,只是用心做下去就好。到现在已经好几年了,尽量用现金,无论是在外吃饭、坐车、购物等等,都会早早准备好,习惯性地夹带一两张真相币付款。在我的影响下,不修炼的家人也帮着用,有时候还主动给我存些零钱打印真相币。几年下来,使用的真相币数量已经相当可观了。

在使用语音手机方面,一开始也是效果不好。因为每天一上班就忙于工作,下班回家还要照顾孩子,考虑安全,又不能在单位和家里打语音电话。这样,一天中也就只能拨打几十个电话,接通的也不过十多个,多数都是听了几句就挂机,全部听完的没几个,在电话中表示要“三退”的更是没有。面对这种情况,也曾经想过放弃。但最后想到自己是修炼人,不应该在乎量有多少,影响面有多广,而在于是否用心;也不应该在乎一定由我在电话中给对方做“三退”,而在于让世人听到来自神的使者的声音,播下将来被其他大法弟子拯救的种子。于是我坚持了下来。如今,我已同时在用三部手机播放语音电话了。一天下来能拨三百多,接通的有一百多,听完的也不少,也有当时就要三退的。一个月下来能接通约三千个电话,一年下来数量也就相当可观了。现在,同时使用三部手机播放语音电话已经是我每天上下班路上要做的最重要的事了。

以前上下班遇到堵车经常忍不住心烦,现在喜欢堵车。因为只要堵车,车多人多,不仅增加打电话的安全度,而且延长了路上的时间,可以拨打更多电话。以前去上班,心里老是迫于无奈不情愿,但现在发自内心的想到公司上班。因为一到公司,我总能挤出些时间配合明慧网整理资料。

通过这些事情的坚持,我深深感受到,做好“三件事”不是任务,而是我工作、生活的根本意义,是头等大事。

上下班路上打播放真相语音电话,到公司挤时间配合明慧网整理资料,平时用真相币,每晚孩子睡觉后发正念,每天早上起来发正念、炼功、学法,其它时间随时随机缘讲真相,这就是我目前生活的主干道。但是,经常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干扰企图迫使我离开主干道。于是,我每天就得要求自己继续提高心性,同时克服这些干扰,尽量让自己不偏不倚的走在这条路上。这就是我的工作和生活,自然、平静、充实。我知道,即使需要一生的坚持,我都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

(四)相信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

对于总经理在我从监狱出来后敢于聘请我为副总经理一事,我时常提醒自己要怀感恩之心。

我算是这个行业的元老了。因为大法赋予的智慧,别人要整天才处理完的事情,我几个小时就处理完了。在零八年金融风暴中,以及这几年行业的急剧变化,我都能及时为公司找到新的方向,开发出新产品,从而避免了大起大落,即使在今年经济整体疲软的情况下,我公司的业务还在稳步增长。另外,我还有这方面的专著。可是,这些成绩也因此经常成为诱使我离开公司的资本,这想法还时不时的就出现。但最后,都因为考虑到自己是个修炼人,求的不是人间的物质利益,不能对不起公司和总经理的知遇,更重要的是不愿意现在这个稳定助师正法的工作环境受到破坏,从而都被我一一否定。

有一个战略公司老板甚至专门从另一个城市飞来找我,让我做他合伙人,被我拒绝,于是提出重金聘请我当顾问,也被我拒绝,最后又提出重金让我在他某个具体战略项目上担任专家,我也回绝了。我深刻认识到,这方面大多都是旧势力挖的陷阱,先给你一些甜头,如果经受不住诱惑,偷偷背着公司在外揽些私活,或者好好的稳定工作不要,非要自己开创一番事业,就极可能被旧势力借此弄得生存都艰难,声名狼藉,严重影响做好“三件事”。

在我们这个行业,员工翅膀硬了就撬走公司客户另立门户的事情经常发生,不少和我同时入行的都已经是老板了。我知道总经理虽然了解我炼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标准行事,按理不会这样做,但时不时也会有些担心。于是我就多次在不同场合对他说,只要你不开口,我是决不会离开公司的。多年来,我在公司的言行也向公司上上下下的人士证实,我是可以信任的。一个客户对我说,“在这个社会上,好像你这个行业相对纯洁些,噢,不对,所有行业都一样烂,是你这个人比较纯洁。”

在时间和众多事实面前,总经理相信我是个好人,不会对不起公司,更不会对不起他,于是不想管公司了,全交给了我。他的儿子也出色,在国外著名大学读书成绩优秀,正准备读研究生,最近还获得该校创业大赛第一名,知书识礼且懂得孝敬父母。现在,这位总经理的主要工作就是住别墅,写写毛笔字,开着奔驰打打高尔夫。周围人都知道,他很满意自己的生活,很多人也都羡慕他。前段时间他说:“这两年运气真是好的出奇,去年和今年,都在同一个月的同一天打出一杆進洞,这个概率简直就是奇迹。”

我知道,这些都是因为他善待大法弟子得到的福报。

以上是我个人在中共强加的邪恶迫害下,就如何坚持在一个企业里稳定地工作,让“三件事”成为一生都能够稳定地坚持下去的修炼体会。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回顾自己从中共迫害以来的修炼之路,过程中尽是考验,很多关都没有过好,一路跌跌撞撞走过来,执着心还是很多,很多事情做得很糟糕,特别是从监狱出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几乎已经不配称自己是“修炼人”了。这些做得不好的地方,弟子心里清楚,也都知道悔过。我深深的感受到,与全世界各地大法弟子相比,与大陆冲在一线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的同修相比,他们直面邪恶的那种强大的正念,那种尊师敬法、慈悲、无畏、简单、精進的修炼状态,自己真是差得太远了!

这么多年来,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不舍,我早已不知成什么样!师父的救度之恩,无以言表!

叩拜师尊,拜谢师恩 合十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