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庭审 大连老太太驳斥指控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法轮功学员王卫真老太太,十月二十八日在高速公路口被桃源派出所绑架,二十九日中山区法院对王卫真进行非法开庭。公诉人以“利用××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诬陷王卫真,王卫真气定神安的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

王卫真说:现在非常强调依法治国,依法办案。那么,国家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我信仰法轮功无罪;公民有言论自由,那么我宣传法轮功无罪。公安部今年发布的十四个邪教组织名单中,没有法轮功。而且我修炼法轮功使得全身很多种疾病得到康复。公诉人打断王卫真发言,说她在宣传法轮功。王卫真继续说:那么法轮功是高德大法。审判长提示不要引申说。

旁听席上都是警察,只有王卫真儿子一人作为亲属在场。在所谓“开庭”之前,有人私下里诱供王卫真说:“你要是认罪,可能会缓期两年。你要是不认罪,可能判三~五年。”开庭后王卫真发现,这个诱供的人竟然是公诉人。

庭审中,公诉人宣读诬陷王卫真的所谓材料,王卫真一一给以驳斥。王卫真说:我发的信息都是揭露王立军、薄熙来的罪恶的,现在此二人被判重刑,薄熙来是无期徒刑罪犯,那么我发信息揭露罪犯,是在做一件有益于社会和公民的大好事,怎么能当作犯罪依据呢?公安部门抄家时没有我本人在场,也没有我家任何人在场,更没有出示搜查证,是违法行为,等同于入室抢劫,而且我家抽屉里的八千多元现金在抄家后不见了。公诉人所说的一个姓曲的人抄家时在场,给他出示了搜查证,但那不是我家人,在场无效,给他出示的搜查证无效。

还有公诉人提出的在王卫真家中搜出了四千多本《明慧周刊》,王卫真说明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明慧周刊》从创刊到现在,一共只有几百期,要四千多本明慧周刊搁家里干什么?那得多大地方搁?自己家里也没那么大地方放……法官点头认可,并示意将这些证词一一记录在案。

王卫真说,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说我破坏法律实施罪,我破坏了哪一条法律实施?我有什么能力破坏法律实施?

最后法官宣布庭审结束,表示这个案子中山法院处理不了,要上报大连市中级法院、政法委,还要上报纪检委。然后法院下逮捕通知,王卫真不签字。王卫真被送往大连看守所,体检不合格,于二十九日下午法院取保回家。

体检过程中,桃源派出所巡警邹德军扮演了非常无耻的角色,给公安医院医生和看守所医生传递假消息,说王卫真已经宣判了,并当着王卫真的面胡说判了七年,(后被王卫真当面反复揭穿),致使公安医院医生在王卫真测量的血压很高的情况下,伪造较低血压。而看守所的血压计是刚刚进口的四万多元购买的电子血压计,不需人操作,大家一眼都能看明白,十分的精确,使得恶人没有得逞。

过程中王卫真一直在慈悲的给在场人员讲真相,并告诉他们,很多地区的警察看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都睁只眼闭只眼装看不见,他们都知道善恶有报的天理,不去主动迫害大法弟子,希望你们今后也不要再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说是执行命令,到真正报应到来时,谁做的谁承担,中共绝对不会为你们承担责任的。从未听过的真相也使相关人员很震撼和在思考,并表示,像她这样的怎么也押不进去的,以后咱们就不抓了吧。

王卫真老太太,今年六十三岁,退休前在沈阳军区大连军医学校任教,正团职(技术七级,副师级待遇)。在修炼前,她一身病,用她的话讲:这个身体就象一台破车,散架了,浑身疼痛难受,没有好的地方,只有脑袋还清醒。作为医生的 她,却医治不好自己的病,寻遍名医名院就是治不好病,每天在痛苦中煎熬。

一九九六年,王卫真修炼大法后,她按大法“真、善、忍”的特性要求自己,做好人,对职称名利看淡了,精力旺盛,人也变得年轻了,教书育人得心应手。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令同事、同学、亲朋震惊。

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后,王卫真曾被军队非法关押八个月,每天她被戴手铐迫害。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中午,她在大连友嘉超市索要自己存放于储存箱中的手机时,她被桃源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被戴手铐、脚镣、黑头套,背铐一天一夜,非法关押四十八小时,非法拘留一个月,于十九日下午、二十日下午两次送往大连看守所,因体检不合格拒收,二十日下午回家。

大连市中山分局和中山检察院一直构陷、图谋非法起诉王卫真,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因单位恶人诬陷举报王卫真,在高速公路口绑架后,二十九日对王卫真进行非法开庭。

在此奉劝邹德军和其他公检法办案人员,天灭中共是必然,而且近在眼前,希望不要因为受到利益驱使,而葬送了自己的生命和未来,你们中有些人还非常的年轻,还有很长的人生道路要走,不要因为一时的错念而葬送了自己的今生与来世,那样你们将怎样面对自己的妻儿老小,和生你养你的父母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