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迫害致死 沈阳马江又被判刑三年(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江,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被大东法院非法开庭、枉判三年。马江本人在庭上表示信仰无罪,现在妻子尸骨未寒,家中老人、孩子无人照料,他们这样非法关押他,他不记恨他们,因为他是信仰真善忍的。马江当庭不服宣判,提出上诉。

同天开庭的其他案子都允许全部家属进去旁听;马江家属全都来了,却只允许进去三名。当庭公诉人宣读很多虚假笔录,一些内容马江本人从来没有说过,如“组织制作”邪教宣传品,还有什么“我认罪”的口供,马江本人从未说过这样的话。他们利用诱供、骗供的方法让他在虚假的笔录上签字,还骗他说某某抓住了马上把你放了,你签字了过几天我们就放你出来等等。

开庭一个小时,就宣判了,法官给他定的是“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大东区国保警察曾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诬陷马江,用这个罪名阻挡律师与马江见面。

马江,四十多岁,沈阳黎明公司职工;妻子吴树艳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历经辽宁女子监狱七年的残酷迫害以及由此导致的肝腹水病痛折磨后,于二零一三年六月离世。

吴树艳
被迫害前的吴树艳
被中共牢狱迫害的吴树艳
被中共牢狱迫害的吴树艳

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下午,沈阳长安派出所警察到马江家,将马江和女儿抓走,抢劫家中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半夜一点,女儿被放回。马江不久被大东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家中只剩七十多岁老人和上初中的女儿,经济上捉襟见肘,生活无人照料。马江妻子的弟弟吴树鸣给予帮助,但二零一四年八月五日,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到吴树鸣的公司绑架了他,一直非法关押。

马江刚大学毕业的女儿伸冤说:“邪党把我迫害的家破人亡,先是把我那贤良淑德的母亲迫害致死,而后把我那忠厚老实的父亲也绑架,还有我那信仰真善忍的舅舅至今还在看守所羁押。我不知道靠我一个孩子渺小的力量,在强权的打压之下,究竟能够做什么!怎样才能保护我的家人!可我知道法轮功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我的家人没有错!”

下面是马江女儿伸冤呼吁信:

恶党把我迫害的家破人亡

我的父母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没有炼功之时,妈妈和奶奶婆媳之间经常有矛盾。可自从修炼大法以后,妈妈事事以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非但和奶奶之间没有矛盾了,奶奶还逢人就讲我那儿媳妇比女儿还孝顺呢。爸爸在单位一直都是劳模,周六周日休息,加班没有工资,其他人谁都不愿意去,单位唯独给爸爸打电话,爸爸每次都是穿上衣服就跑去单位,哪怕深更半夜也是如此。那时候,我们全家都沐浴在佛法之中。

可自从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妈妈一次上街讲真相被抓,回到家以后,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妈妈被非法带走,家里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全部都被抄走。爸爸也被骗到警察局做笔录。家里只剩下刚上初二的我和年迈的姥爷,我吓得成宿成宿不敢关灯睡觉,一个人望着天花板,眼泪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

那一年,我14岁,要承受同时离开父母的滋味。可我知道爸爸妈妈修炼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没有错!爸爸两个月之后才被放回。说不出我和姥爷是怎么熬过这两个月的,好在家里终于有人支撑起来了。从此以后,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在爸爸一个人肩上,既要上班挣钱抚养我,又要照顾姥爷,个中辛酸,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体会。

妈妈被非法判刑七年。每个月我和爸爸还有姥爷都会去给妈妈存生活费,探望妈妈,这条道路崎岖不平,来来回回,我们不知跑了多少趟。

第6年半的时间,妈妈在黑窝被迫害到肝硬化腹水,那时的肚子已经象怀孕7、8个月那么大了,监狱怕妈妈死在里边,5天就赶紧把人办出来了。妈妈瘦弱的身躯顶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大肚子,身体那么难受,可是她总是笑呵呵的,从来没有听她皱眉抱怨过一句,对谁都是亲切友善的样子。回到家里,妈妈一天都没有休息,照样为全家人洗衣做饭,学法、讲真相一天都没有耽误。我知道是大法支撑着她,眼看着妈妈身体状况一天一天好转,肚子也变小了,妈妈逢人就讲述大法的神奇。我以为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可是恶警并没有放过我们家,上门威胁妈妈,如果还和其他同修接触,就把她再抓回去。妈妈心理压力与日俱增,肚子又严重起来,腿上慢慢开始化脓,象烂了一样,必须用棉片包着,脚下也要用棉布垫着,一会脓水就把棉片浸透了。后来严重到不能翻身,整宿整宿动弹不得,爸爸在一旁照顾,也整宿整宿睡不好,白天上班,晚上照顾妈妈。

看着妈妈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我的心象针扎一样难受。眼看着妈妈一天比一天虚弱,到后来连话都说不出了,我心中的滋味,已经无法再用笔下的文字来形容了。就在2013年6月2日,9点55分,妈妈遗憾离世,永远的离开了我……爸爸嘴上不说,依旧每天正常上班,照顾家里,可是我感受得到他心里的苦楚。

然而悲剧并没有结束,中共邪恶之徒还是揪住我们家不放。2014年1月7日,警察来家里敲门,爸爸被非法带走,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现金全部被非法抄走。当晚毫不知情的我,回到家里,一堆恶警正在我家等我,我深夜被带到警察局做笔录。我当时象失控了一样,心中对恶警充满了仇恨。当天夜里两点多,我被恶警放回,回到家看到已经吓傻的姥爷,还有一堆赖在我家不走的流氓,他们在我家里面继续蹲坑,准备抓捕其他大法弟子。家里大法书籍被扔得乱七八糟,地上烟头扔得到处都是,地板革被烟头烧的全部都是窟窿,满地都是他们踩的泥土脚印……

妈妈尸骨未寒,现在爸爸又被绑架、非法关押,家中只剩下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和老年痴呆的姥爷。我孤立无援,给舅舅发信息,舅舅当时人在外地,安排了一下,就马上赶了回来。那以后,舅舅每天过来帮我照顾姥爷。

然而2014年8月5号,舅舅也因为信仰被抓,在单位人被带走,之后警察来到舅舅家里把电脑、大法书籍全部带走。我当时觉得象天塌了一样,身边所有的亲人,全都被邪恶绑架。我心中对恶警充满了仇恨。我为父亲请了律师,可是律师去看守所看了好几次,恶警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会见。

就这样非法羁押了我父亲11个月,于2014年12月4日,非法开庭,别的法庭都允许好多家属进去旁听。我们却只允许三个家属进去。那是时隔11个月,我第一次见到了父亲。他人瘦得我一眼都没有认出。在庭上,公诉人宣读了很多虚假的笔录(后律师会见父亲时才得知),说父亲组织制作邪教宣传品,还有“我认罪”等等笔录,这些我父亲从来都没有说过,他们用诱供、骗供的方法逼我父亲签字,还骗他说谁谁抓住了,马上就把你放出来,你签了字,过两天马上放你出来等等。

在庭上,我听到我的父亲说:我的妻子尸骨未寒,家中孩子、老人无人照顾,你们这样非法关押我,我不怨恨你们,因为我是信仰真善忍的。可是负责押我父亲的法警还在那不依不饶,对我父亲出言不逊。下午一点半开庭,两点半当庭就宣判了,他们给我父亲定的是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非法判刑三年。

我想问我父亲一个工人,一个遵纪守法的良民,如何破坏法律实施?他破坏哪条法律的实施了?就因为信仰真善忍竟然被非法判刑三年!

我要为我父亲上诉,哪怕借钱、即使再难,我也一定要为我父亲继续上诉!母亲过世之后,父亲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每日每夜,每时每刻,每分每秒,无一刻不渴望着他能平安回家,无一秒不渴望着与他团聚。

邪党把我迫害的家破人亡,先是把我那贤良淑德的母亲迫害致死,而后把我那忠厚老实的父亲也绑架,还有我那信仰真善忍的舅舅至今还在看守所羁押。我不知道靠我一个孩子渺小的力量,在强权的打压之下,究竟能够做什么!怎样才能保护我的家人!可我知道法轮功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我的家人没有错!

那些还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啊,你们醒醒吧!善恶到头终有报!你们的所有罪行终究逃不掉历史与老天爷的审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