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我金刚之体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二零零七年八月一天下午,我准备对一机器進行维修,机器需要焊接。我独自一人拉来电焊机。这台老式焊机没电源开关,没插头,只是用两根导线直接往闸刀上挂钩接电。

当时我也没细想拿着一把旧钢丝钳,钢丝钳柄端没有橡胶皮也没在意,就往三相闸刀上挂钩。夹着导线的橡皮挂上了三相闸刀的一相,当我拿着另一根导线准备挂二相的时候,不料钢丝钳夹在导线的裸露铜心线上。一股强大的电流牢牢的吸住了我,电流从右手一直通到左脚大脚趾。因是夏天,天热,只穿着一条短裤。在电流的触击下右手不住抽动,钢丝钳怎么也甩不出手。当时我大喊;“师父!我不能这样走!”话音刚落,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击着我的左肩,随即我就被撞出三米多远(接电的导线只有二米多长),钢丝钳到一边去了。

周围没有任何人,师父救了我!我从地上爬起来,眼泪“唰唰”的往下流。看看自己身上也没啥伤,只是右手心象火烧的疼,一看是被电了个大泡。人家说我命大,我说是师父救了我的命。

我是锻制工。前几天,也就是五月九日下午,我在用锻压机锻打一个工件。当时我上装只穿着一件内衣,距离锻打的工件只有三、四十公分,夹工件的钳子松了,通红的钢坯在锻压机的猛烈撞击下飞向我的前胸。顿时一股焦糊味扑鼻而来,胸口的内衣烧了排球那么大的一个洞,血流了出来,一会儿肋骨也肿的老高。可是并不怎么疼,没影响工作。

晚上我仍然去了邻镇清理宣传栏,身体也没啥大的不适,只是胸口上留下了一个大碗口那么大的一块青块。同修开玩笑说,“你真是金刚不坏之体!”我说:“师父给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