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心梗在修炼大法中消失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是二零一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新弟子,今年六十一岁。修炼前,我弟妹曾跟我提过大法的美好,但是由于受邪党多年的欺骗,我还觉的很可笑。

又过了很多年,一次参加老年旅游团,跟我同住一个房间的老年团友早上三点起来炼功,同时给了我一个护身符,和一本真相小册子,并告诉我好东西收好,对你有好处。可能机缘到了,我非常珍惜的收了起来,从此以后,我走到哪把这两件宝贝随身带到哪。

再次见到弟妹,说起此事,弟妹很高兴,问我,三退了吗?我不懂,我说早就“退”了,还给我发证了哪。弟妹告我不对,你得向神退,上网退。最后,弟妹给我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突然全身无力,心脏部位及后背剧烈的疼痛。到家附近的医院看病,并住了院。医生说是心绞痛,结果越治越重,扎杜冷丁都没止住我的疼痛,而且发烧,后来就迷糊了。

我在迷迷糊糊中,被家属转到了市里的知名医院。到此医院后,被确诊为心梗,同时让我把上个医院的所有检查报告单都复印一份拿来,并订于第三天作心脏支架手术。说来也怪,到此医院扎上点滴之后,竟好了很多。

第二天,弟妹来看我,说:既然已经缓过来了,为什么还做手术呢?我认为不应该做手术,作完支架,后患无穷,现在虽然我们家属的意见不统一,但是大主意还得你自己拿,你不要被任何人左右,只看你的心。你怎么想的,你怎么看待此病?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一定要真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我就说:我不做手术了,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下午,护士来做次日的手术准备,我不配合,医生很生气,因为我不做支架,他们就挣不到钱,这时,报告单已取回,医生看后说,肺部好象有问题:先做个肺通气吧。结果肺部大面积梗塞,肺梗的严重性甚至超过了心梗,这时医生也不敢给我做支架了。

当天晚上我就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且睡的很香。转天,弟妹来后,我问:昨天晚上我念后,眼前不知道是什么呼呼的转,转的我直迷糊。弟妹说:好事呀!那是法轮在转,在给你调整身体哪!然后,我就天天在念,并且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同室七十多岁的病友,她是“七二零”前农村的大法学员,以后不炼了,十年前,做了两个支架,这次发病,又支了一个架,但她知道大法好。这时,丈夫对我说,出院后你和弟妹学炼法轮功吧。他不说我也有这个想法。

我于二零一四年腊月二十八出院,正月初三那天,弟妹给我请来了宝书《转法轮》,和师父的《大圆满法》教功光盘。从此我与丈夫一同正式学炼法轮功。

过了十几天,一天晚上,就我自己在家,我突然前胸、后背、心脏疼痛的上不来气,动不了。我躺在床上双手结着印想起师父,心里默默的求师父救我。突然,我看见一个亮晶晶无色透明的圆球从我手心飘起到了我的嘴边,我无意识的一张嘴,圆球一下子就進入了我的嘴里,到了心里,然后,我觉的好受多了,随后我就睡着了,而且睡的很香,接着几天,我都觉的身体很轻松。

又过了几天,又是晚上,又是家里就我自己,我又是前胸、后背、心脏疼痛的上不来气。我又双手结着印想着我用法轮收拾收拾它,刚一想,我就看见法轮从我小腹部位飞出,到了我的心脏部位飞速的旋转着,这时,我看我的心脏部位呼呼的冒着大黑烟,一会我觉的不知什么部位的两根血管通了,这时听见两个人对话说,不能都通透,那样她受不了。之后,我觉的轻松多了。

由于我看书吃力,但是我在看《转法轮》时,我看见师父就在我的前面,在给我讲法,师父的音容笑貌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我随师父一起学法,我悟到师父在帮助我学法,师父不落下一个弟子。

在我看过两遍《转法轮》之后,我觉的吃药没有什么反应,我问弟妹我是否不应该再吃药了?弟妹说:多看书,自己悟,自己定。我又看了一遍书,我突然悟到,师父给我身体清理到如此成度,我还在吃药,我这不是不信师不信法了吗?我也对不起师父呀!因此我马上决定不吃药了。

但是刚一停药,可能我的心性不到位,我就觉的身体有些不适,我马上在心里说,我只信师父的,什么也不怕,结果睡一宿觉后,什么事也没有了。接着几天,在炼第五套功法时,我闻到一股难闻的酸酸的象烂菜帮子的气味,我闻闻我的衬衣是刚换的,也没有什么气味,家里也没有什么气味,难闻的气味哪来的呢?而且炼完功后,这个气味就没了,我一下悟到了,是师父在给我多次的清理身体。

近几天,我在自己家里经常听到非常好听的音乐,我走遍房间里的所有角落也没发现音乐从何而来,我突然悟到这是仙乐。

我在得到了二零一四年神韵晚会的光碟之后,我马上看了起来,在电视上刚一放碟,我就觉的满屋都在清场,空气都是清新的,我说不出什么来,我只觉的演员们的演出非常的高超,非常的具有神韵的感觉。神韵这个名字这么贴切,这么扣题,贯穿了整个的演出,这是我有史以来看到的最震撼、最打动我心灵的演出。

出院时,医生告诉我要静养,不能运动,定期吃药,补足营养。自从学大法以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家里的活也没耽误,去哪也不费劲,药也不吃了。医学上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信师信法,解决了。我非常感激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我现在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一定勇猛精進,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