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闯关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由于本地同修在外地组建的几个大型资料点被邪恶破坏,资料点的大部份同修被绑架,多数同修被非法判刑十年以上。警察们对同修的酷刑折磨,使有的同修难以承受,我也被牵连。我被迫流离失所后,警察对我下了非法通缉令,当地的“610”和国保大队的警察到处抓捕我,一年多以后,我被绑架,当地警察们为庆贺抓到我还专门放了鞭炮,据警察们自己说,为抓捕我耗费了他们大量的人力物力。

正念否定“十年判刑”

当警察们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审讯室时,当地“610”头目早已等候在那里了,他自己承认说这次的抓捕是他安排的,他阴险得意的对我说:“你这次進来就得让你在里面呆上几年了。”我正念十足的回答:“你说了不算!”他恼羞成怒狠狠的给了我两个耳光,咬着牙说:“你看我说了算不算!”我镇定自若坚定的说:“你就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他气急败坏的摔门而去。

随后三名警察对我施行了惨无人道的酷刑逼供,我对他们的非法提问一概否定,警察们便扒光了我的衣服,内衣撕烂,四肢用电线捆绑,用我的羽绒服包住我的头,三名警察站在我的身上,用电棍电击我的全身,从上到下,头顶、耳朵、眼睛、喉结、嘴巴、乳头、下身……上下浑身乱电,蓝色的电火花在我身上“啪啪”作响,剧痛使我难以承受,我就高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我心一横,咬紧牙关,绝不配合。他们看我还是不说,一警察就把杯子里的水泼在我赤裸的身上,把燃着的烟头插進我的鼻孔,再一轮全身电击,虽然警察们用力踩住我,强大的电流使我的身体还是不自觉在水泥地上蹦起来。一警察见我还是不配合他们,便拿着酷刑折磨同修时的口供恶狠狠的说:“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负责几个乡镇的资料传递,你要不承认,不说出资料给了谁,今晚就给你扒层皮!”我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他们又用三角皮带猛抽我的后背,那时我身体已失去知觉,但心中只有一念:绝不出卖同修!最后三个警察酷刑逼供十一个小时,累的大汗淋漓,东倒西歪,一警察说:“不好办了!”以笔录写上“无语”二字结束了对我丧心病狂的迫害。

警察原定抓捕我后要判我十几年,但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在我的正念否定下,这场对我蓄谋已久的迫害就这样烟消云散了。我心里非常清楚,邪恶今次本想往死里整我,如果没有师父为我巨大的承受,我是绝不会挺过来的。

一念否定“一年劳教”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夕,中共又开始大肆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我妻子在上班路上被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绑架,警察从她身上搜到钥匙想要抄家,我当时正在家里,听到楼道里的嘈杂声和吼叫声,感觉不对劲,就反锁上门,并把师父法像和大法书藏好。警察们打不开门,就疯狂的砸门,那疯狂的架势把邻居们都吓坏了,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最后警察把钥匙扭断在锁孔里也没打开,他们又气急败坏的调来消防车,用升降机从窗户强行入室,两警察又强行给我戴上手铐把我架下来,我看见楼下聚集了众多围观群众,就使劲高喊:“法轮大法好!信仰无罪!”警察把我和妻子绑架到派出所,几乎不给吃喝、不让睡觉关押了四天,又将我们关押到当地看守所。

刚進看守所时,我先被关到一个过渡监室,牢头是一个原驻外使馆人员,此人在海外就很明白真相,对大法弟子很友好,给我们几个同修发香肠,让我们洗澡,也不让我们干活,我们除了背法就讲真相,我们互相切磋,互相鼓励,环境宽松,在此感谢海外讲真相的同修们。其中一名遭受迫害严重被判重刑的同修,把他受迫害的情况告诉了我,同时还把一件涉及同修安危很重要也很紧急事情托付给我,我很着急,恨不得马上出去告诉同修。

过了几天,警察就把我们几个同修分开关在了其它监室,我所在的监室的牢头非常凶恶,一次我在给犯人们讲《九评》、揭露中共恶党时,被牢头汇报了警察,一警察把我双手双脚铐在锁重刑犯的铁环上,整整一天一夜,同时安排牢头对我拳打脚踢,他们每天还强行让我站在泡大蒜的水里剥蒜,完不成晚上再被关在厕所里干,由于手脚长时间被蒜水浸泡,手脚上的指甲变黑脱落,双脚掌紫黑脱皮。那时我被迫害的似乎没有了正念,只感觉度日如年。一个月后,我被宣布劳教一年。

在送往劳教所的路上,我才想起了师父法身实际就在我身边,想起了同修的托付,想到了还有那么多众生还没得救,这时我发出强大一念:求师父加持我,我不去劳教所,那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路发着正念,心情开始轻松起来,到了劳教所体检,结果身体不合格,送我劳教的警察们还央求劳教所收下我,可劳教所坚决不收。

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念否定了一年的劳教迫害。

彻底否定邪恶从经济上的迫害

我们夫妻本来各自都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关進“610”洗脑班,因我们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和命令,“610”的恶人们气得暴跳如雷,为了逼我们放弃修炼,达到他们“转化”的目地,他们给我们各自单位下达文件给我们处分,并停薪停职。全家失去了经济来源,生活长期陷入困境。

为了破除邪恶对我们的经济迫害,也为了救度单位不明真相的领导,我曾多次给单位领导寄真相信,几年内换了三任领导(第一任董事参与迫害了我),我都没有放弃给他们讲真相。我给第三任董事长写了一篇长达四、五千多字的公开信,详细说明了我们全家因信仰而遭受的迫害,讲述了法轮大法是叫人向善的佛家修炼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讲了江泽民因小人妒嫉而发动了对法轮功灭绝人性的迫害,现已被多国起诉,还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又讲了贵州藏字石,也讲了势不可挡的滚滚三退大潮,最后我要求无条件恢复一切,恢复上班。

董事长看了信后亲自约我谈话。第一次见面时他对我非常热情,讲话也很客气,对我还赞赏有加一番,但我从他的谈话中看出他对中共的恐惧,由于他对中共的惧怕和自保,虽然没答应我的要求,但在很大程度上明白了真相也改变了对大法弟子的看法,他还把这封信送给了其他领导们传看,又派送到各个科室挨着传看了一遍。一次宣传干事见到我对我说:“你写的真好,很有文才,我们大家都传看了一遍,我把这信保存起来了。”在旁边的妻子顺势给他做了三退,过后董事长还托干事送给我两套纪念品。

二零零九年底,企业面临改制,单位职工按工龄岗位要发一笔不菲的补贴,由于我不上班,也不知单位的情况了,单位以前要好的同事告诉我赶紧去找,要不很快改制结束了,说市府工作组進驻单位很长时间了。于是我找到现任(第四任)董事长,此人是我上班时单位的副手,一九九九年迫害以前,他对大法很支持,对我看法很好,经常在大会和各种场合表扬我。一九九九年以后,他也被中共谎言所蒙蔽,同修曾多次给寄真相信,也当面给他讲过,可他一直不接受真相,当我找到他说明情况,要无条件的补发我的补贴时,他不是推脱就是躲避我。每次回来我都和妻子切磋向内找,还真找到了很多心,例如求钱财的心、急躁心、抱怨心和急于求成的心。就这样来来回回找了他八趟,他还是不给办理。我想你既然被中共邪党迷惑太深,不听真相,不想得救,也绝不能叫你对大法弟子再犯罪,我的钱就是大法的资源,我一定得要回来。

我对他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彻底清除企图从经济上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然后我又找到他,要求无条件给我办理补贴并要求恢复上班。可他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单位的人了。”我一听他还是想推卸责任不给办理,就说:“你说我现在不是单位的人了,那邪恶每次迫害我,要单位去找我的时候,那时我就是单位的人了?”看出他很尴尬,也自知理亏,于是说:“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先去找工作组,说明情况,到时工作组肯定会来找我,我再和他们说。”第二天,我找到工作组说明了情况,我还给他们讲了“信仰自由,信仰无罪。”可工作组的负责人还是想以我学法轮功为由故意刁难我,我不停的对他发着正念,这时和我同去的一个深明大义的亲戚义正词严的制止了他对我的刁难。又过了几天,我不仅如愿以偿的拿到了补贴,还被安排到新改制的单位上班。在师父的加持下,彻底否定了这场邪恶长期对我经济上的迫害。

上班后,我发现以前的同事大部份都已退休或调离,离开单位近十年,现在看到的是一张张陌生的脸,加上我的工作每天会接触很多人,我感到救度他们的责任重大,千百年来他们生生世世的轮回转世可能就在等待着我来救度他们,因此我也一直在抓紧时间抓住机会按照师父的要求救度那些可救度的有缘人,完成来时誓约,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