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真相 腰椎间盘脱出当即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修炼法轮大法十八年,回想起来,大法给我们全家和亲戚朋友及得救的众生带来的神奇与美好说不尽,道不完。

善待大法弟子 得大法恩赐福报

金莲(化名)的丈夫是某男子监狱的警察,金莲以前是个体开出租车的。我在二零一一年被迫害期间,经家人及朋友辗转介绍,结识了这对夫妻。他们想尽办法帮我闯出了女子监狱。这之前他们不怎么了解法轮功真相及我被迫害的真相,也不愿意听,金莲更是如此。

我当时从监狱出来时,原本近一百五十斤的人只剩了六十来斤,是他俩把我护送回到家的。半年后,当看到我身体恢复到和原来一样时,他俩又惊又喜。由于监狱一直骚扰,我被迫离家一段时间,这期间金莲办事又来了我家,这次妹妹给她讲真相,她基本接受了。二零一三年新年,为了让我不受监狱骚扰,他俩又来我家过年。后来大女儿结婚,他们又千里迢迢前来祝贺。

金莲特别爱说爱笑。后来两次来我家,滔滔不绝的说她明白真相的过程和这过程中发生的事。她说:大姐呀,我开始不知道法轮功是啥,跟我没关系,我连听都不听。把你弄出来是看朋友的面子,是你丈夫感动了我们,他对你太好了。后来听他说你的一身病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为啥相信法轮功你知道吗?从监狱接你时看到你瘦的那样,几个月后又胖的那样,而且还没吃一粒药,就炼法轮功炼好了,简直不敢相信。再有,听一个监狱女监说,有一个炼法轮功的,原来股骨头坏死,后来炼法轮功炼好了,还找了一个舒心的丈夫,在银行上班。大姐,这些话要是你当时给我说,我绝对不信你的。是我亲自听到的,看到的,我才相信的。自从妹妹和你告诉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我天天念,保佑我家平安,保佑我儿子考上军校。

从金莲的叙说中知道,她儿子在学校不好好念书,没办法才当的兵,儿子是她的命根子。为了求平安、为了儿子考上大学,她们去过很多名山求仙问道,求菩萨保佑,她说都不管用。她说:后来我把“法轮大法好”卡片贴到镜子上,天天对着念。太管用了,我儿子预考考了个第一名,眼睛高度近视,射击打靶居然破了记录!我儿子说,“我给你们挣了八万元”。要是送礼,就得送八万元,还不一定能考上。大姐,你帮帮我,让我儿子正式考时能考上。我告诉她,你自己诚心念,告诉孩子自己也念,并让他退出邪党组织,真心信,师父就帮。

二零一三年秋季的一天,金莲给丈夫打来了电话说:我儿子考上了!一个小旗县的地方兵,又不出名,又不起眼儿,而且有能耐的多的是,送礼送不过人家,都不知道往哪送,地位不如人家,要啥没啥,我儿子竟考上了!给我省了一百万!后来金莲打电话说,儿子到军校后又当上了班长。

她经常打电话告诉我丈夫:我大姐告诉我的话我天天念,办事可顺了,啥事都顺。咱们以后就成真亲戚走动吧。

金莲的丈夫由开始的固守,到后来告诉他念大法好他就念大法好,让他退邪党他就退,让他把车上挂的玉缀毛魔象砸了他就答应砸了。从我家走时,带上了护身符、《九评》、神韵光盘、《风雨天地行》和破网软件。

这对夫妻,由于保护了大法弟子,由于相信法轮大法好,做了三退,得到了大法的恩赐福报。

听真相 腰间盘脱出当即好了

二零零五年夏天,我和同修搭档出服装针织摊儿跑集市。表妹在她店门前给个摊位,每次散集就帮我们收收摊儿。这天她说,二姐,不帮你收了,我腰疼。原来她得了腰椎间盘脱出,每三天去县城打两次封闭针。她说疼的她打针时不敢哭,回家后再哭。这次散集跟我车去县城打针,我和同修就给她讲真相,原来给她讲她不听也不信。跟她说了法轮功救了我一家人的命,我们身边的一些人,念“法轮大法好”,并退出了邪党组织,结果病好了,遇到天灾人祸都躲过去了的真人真事。车开出二十多里路时,一直一句话不说的表妹突然说:“二姐,我好了!”

到了县城,她去了我哥哥家,嫂子去世了,她晚上帮哥哥洗碗。她说:试试看是真好了吧?弯腰洗碗,弯腰、直腰一点儿也不疼了。第二天早上做饭,点火做饭,蹲下起来啥事都没有,她才信真的一下就好了。针也不打了,找便车回了家。从此,一家人都信了,经常念大法好。而且一次她去北京進货,说是坐在佛手心儿上去的,太舒服了。我救人讲真相,只要她在场,她就跟着讲,人也就全都信了。而且只要是救人的事,大法的事,她一家全都支持。

同修看到表妹神奇的好了,就去了她四嫂家。她四嫂在纪委上班,也得了同样的病,已经在家休了一个多月了,吃药打针也没好。平时给她讲真相,她根本不听。当同修把表妹的事说给她听后,她突然说:我好了!结果第二天就上班了。

一人炼功 亲戚全家受益

二零零六年新年互相拜年,三嫂带着儿子媳妇孙子来了我家。以前跟侄子讲大法好,他不是嘲笑就是嗤之以鼻。这次丈夫讲述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在天灾人祸来时能保命,以及邪党迫害法轮功犯下的滔天罪恶。侄子听后,说他一次开着一辆前四后八的大车,正赶上下坡,刹车失灵了,车箭一样的往下冲,只有靠档别着往前开。迎面来了两辆车占满了道,面包车上坐六个人、一辆坐着仨人的三轮车,由于车速太快,必定是躲了这辆,躲不了那辆。他当时想,要撞只好撞三轮车,三条命,不撞面包车六条命。心一横,照三轮车就开了过去。结果神奇般的躲开了。车开出三十多里路,遇到了上坡,车才慢慢停下来,下车一看,车胎糊了。侄子跟我们说时还吓的心惊肉跳的。丈夫告诉说,“你知道吧,是你二姑一人炼功,你们全家跟着受益了”。他们听后,再也不象原来的态度了,一家人都痛快的退出了邪党组织,知道是了大法救了侄子的命。

过了两年,侄媳妇骑摩托车失控,直接栽到了桥下。路人马上给110打了电话,等110到了,怎么也没找到人。他们奇怪了,说这里出了几次事,从这掉到桥下的还没有活着的呢。原来侄媳妇掉到桥下后,给侄子打了电话,侄子开车把她接回家了。结果就是腿伤了点皮。知道的人都说:你家有神佛保佑,并说我三嫂烧了高香了。

丈夫放弃修炼 师父没放弃他

丈夫和我是在九六年五月十三日得的法。当年肝硬化前期加重症肝炎,医药已无法再使他活命,住了五个多月院,家里没钱只能借钱治病。当时他已瘦的皮包骨头,家人已经开始商量后事。这时遇到了法轮功,看了九天师父《广州讲法》录像。第九天我们要求医院给各项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当天就办了出院手续。医院主治主任不放,我们硬出的院。回来后,一点儿没用药,学法炼功二十六天就上班了。后来化验肝功,大三阳转阴,这是什么药物都不能达到的“疗效”,全身啥病都没有了。

九九年迫害开始后,丈夫害怕不敢炼了。二零零五年十月份,他全身发黄,呈黄绿色,眼睛更黄,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他心里明白,学法轮功好了的肝病,由于自己放弃不炼,还做了坏事,导致业力又回到了他身上。这次住院,家里又一点钱没有。他十分清楚他的病治不好,靠医院只有人财两空。同修们去医院看他,劝他回到大法中来,他就是不学,情绪非常低沉,谁说也听不進去。说急了他就说:“我撕了书、摔了法像,咋好意思再炼?”在我几次被迫害期间,丈夫迫于压力,违心的说了大法坏话。为了阻止我学,撕了大法书,摔了师父法像。同修告诉他说,师父从没放弃他,盼我们回到法中来。第二天他家二妹来看他,哭着说:三哥你就说一句真话,你第一次的病到底是咋好的?!丈夫说:是炼人家法轮功炼好的呗!二妹说,那你就还炼!当天晚上,丈夫一趟趟的拉肚子,还伴随着高烧。我跟他一起发正念,发完十二点正念,他高烧也退了拉肚子也好了。但碍于面子,怕他单位人说他装病,强住了四天院回家了。回来后一点药也没吃,学法炼功一个星期,七天后健健康康上班了。

十八年来,这样的故事简直太多太多,个个都展示着大法的神奇美好,个个都倾注着师父的慈悲呵护与救度。弟子一定把法轮大法美好的福音传给更多的众生,让众生在法光普照下成为全新的生命,共同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