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谏京城的访民

龙江风骨(5)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接前文

五、进谏京城的访民

在听到法轮功遭中共迫害的十天内,各行业的民众、政府官员、军人、工人、农民、学生,上至八十多岁的老人,小到孩童,数十万学员不顾重重阻挠,想方设法到北京上访。历史上可能从未有过这样的记录。

信访局变成了公安局,惧怕人民上访的政府索性连信访局的牌子也摘掉了。修炼人就想向政府说句真话,讨个公道。所有的法律成了一纸空文,法轮功学员上访被非法抓捕、殴打、关押、酷刑都用过了。可是修炼人前仆后继的一次次的进京,信访局关闭,人们就选择天安门这个观光人数最多的广场一吐为快。尽管警察、便衣如影随形,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说真话。

一位没能找到信访局的学员也来到了天安门,站在那对有着五百多年历史的“华表”面前,她顿生无限的感慨……

道德的大败坏带来的是历史的大倒退。上古时的尧、舜在街上设立“谤木”让人们提意见,指责他的过失,让他引以为鉴。体现了君王纳谏的诚意。

唐太宗治国时勤于纳谏,甚至为了不贻误朝政,能做到“上书贴壁”。“贞观之治”的繁荣景象和他广开言路、善于纳谏是分不开的。这也是作为一代明君的李世民,留给后人的一份最宝贵的遗产。

随着朝代的更迭,用以表示王者纳谏的木柱被换成了石柱,今天又换成了汉白玉。华表的实用价值和它的历史作用完全被改变或丧失。默默无语的华表,已经成为人们心中的一种象征,一种历史的印痕。想想眼前上访无门不觉心生悲凉,现在不得不寻求这种古老的方式,来到华表下,向所有的世人发出心底的呐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法轮功!

中共把人民发表意见的权利写进了宪法,完全是一帖欺骗世人的美丽标签。那么中共是怎样兑现宪法给予公民权利的?

(一) 不避艰险 冒死进谏

“法轮功好!政府错了!”一位年迈的农民在北京被捕时,他打开自己的包袱,将几双穿烂的布鞋送到警察面前,说:“我走了这么远才到这儿,就为了说一句心里话。法轮功好!政府错了!”

“我没犯法,有权利不报姓名”:三十九岁的双城市法轮功学员朱相国,为向政府反映他修炼以来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希望政府了解法轮功真相,他到省政府和北京上访,却四次被非法抓捕。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朱相国来到省政府上访,被非法抓捕。省公安厅的警察问他姓名,朱相国告诉他们说:“我没犯法,有权利不报姓名。”警察把他关进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四个警察对他不分头脚的拳打脚踢,他的头被打得肿大,眼睛充血,呼吸困难,浑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站立不起来。警察怕担责任急忙把他送到双城公安局,于当晚十点多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朱相国去北京上访,在广场上被警察用警棍一顿暴打后被拖上车押到天安门公安局关在有二三百名大法弟子一个地下室里,二十多名警察抡起警棍和废弃的暖气管子就往他们头上猛砸,朱相国和同修浑身是血,脑袋肿得老大,脸上也是血,朱相国的头还被打出好几个血口子。朱相国被非法押送到怀柔看守所,被恶警强制在雪地里站到半夜才让进监舍,遭受了近百天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

“我的心在呐喊:‘师父!我来了!’”

哈尔滨市第三发电厂职工三十二岁的任鹏武,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第一次进京他的目的就是:为我师父和大法讨还清白和公道;厂里怕他去北京上访,将他抓到职工“疗养院”监视居住。第七天,他出走成功,顶着刺骨的风雪、脚踏单鞋穿过松花江,步行四十多里地去北京,他的心在呐喊:“师父!我来了!”这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和“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两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第二次去北京直接到了天安门,狱中警察被他的浩然正气震撼而退缩了。他说:我师父教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我得为别人着想、我为大法讨还公道,这没有错!警察把他按在大木板上,用带子把关节卡住不让动、不让上厕所。在“板镣”上铐了十天,一个常人四天下来就会瘫痪。他从“板镣”上松了下来,顽强的站了起来,用手扶着墙走了一圈,炼了一遍“佛展千手法”。警察们服了输,连犯人们都背着警察竖起了大拇指。

任鹏武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一日早被迫害致死。

在世界最大的广场带着警察跑了半圈:五十四岁孙绍民是五常市法轮功学员,为了证实大法两次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他高举起“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向世人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广场上密集的警察追上来抢条幅,孙绍民毫无畏惧的边跑边喊带着后面追赶的警察在面积为四十多万平方米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广场,绕广场跑了半圈。后来引来了更多的警察,孙绍民被强行绑架到依维柯车上。

当天被五常国保大队的王志明等绑架到五常驻京办事处,四天后被五常国保大队的战志刚等人劫持到五常市拘留所关押。

十七位大法弟子趴在北京的地上写上访信:三十五岁的吴宝旺,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群利村大法弟子。毕业于双城市兆林中学,擅长书法,为人忠厚、善良。

中共不许修炼大法,全社会都处于阴森恐怖之中。吴宝旺带着七十多岁的母亲和妻子,先后三次进京上访。在北京他目睹了全国大法弟子天天都到天安门广场证实法,他回到双城市把这一消息告诉同修,很多同修走上了进京上访之路。他们同行十七名同修,有身份证也没法在北京的旅店住宿,他们每个人买一块塑料布,铺在公园的地上,晚上就睡在塑料布上,白天国家信访局拒访,他们就趴在公园的地上写上访信。然后邮寄出去。在双城吴宝旺被恶人视为眼中钉,双城公安局把他定为一号人物迫害。

“就是枪毙我,我也坚决跟师父修炼到底”:大庆大法弟子叶秀凤,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进京证法。在天安门广场上,她刚伸手抓住条幅的一端,警察就立即扑上来,拉她的胳膊,恰好将“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打开了,她就势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立即用一只大手捏住她的嘴不让喊,连踢带打把她拉上警车,送往前门派出所。警察威胁恐吓她,几次说要枪毙她,她说:“就是枪毙我,我也坚决跟师父修炼到底。”一周后由大庆采油一厂派出所与单位把人接回。

“副局级干部被警察扒光身子、光着脚到露天挨冻”:有着大学文化的高级工程师、副局级干部、哈尔滨国际工程咨询中心的张志远。大法蒙冤之时他与妻子一九九九年十月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绑架后送回哈尔滨道里看守所拘留了七十多天;十二月,哈尔滨市纪委监察局将张志远开除党籍,撤销职务,工资降为一般干部。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张志远再次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被北京天安门分局非法抓捕后,送顺义县看守所迫害。在零下温度的冬天,他被公安恶警扒光身子、光着脚到露天挨冻。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就这样被他们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后被押到哈尔滨强行劳教一年,受到精神上、肉体上的折磨,但他仍矢志不移,坚定信仰。

进京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哈尔滨市大法弟子毛雅丽,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香坊区公安分局非法带回哈尔滨,又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强制洗脑,几个月后去世。

扒掉外衣裤扔到野外的雪地上 :巴彦县巴彦镇法轮功学员孙桂兰,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去北京上访,在快到长春的火车上,铁路乘警以检查身份证为由,将其劫持到长春铁路派出所迫害。她不报姓名地址,铁路警察对她拳打脚踢,四天后把她外衣外裤扒掉,将她扔到野外的雪地上。孙桂兰艰难的返回家中。

拄拐的残疾人进京上访:双城市二轻局职工张生范,三十八岁的张生范为了向国家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他拖着一条残疾的腿拄着单拐走上了进京上访的路。后被驻京办事处押送回双城看守所,这一关就是三个多月。

七十六岁老妪正念闯黑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开始后,哈尔滨市呼兰区长岭镇张桂云老人是本地区第一个进京护法的。曾三次被非法抓捕,第一次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第二次绝食十三天被释放,第三次被十多个恶警打的浑身青紫,其中四个恶警把她抬起来往地上摔,老人完全不配合恶人,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六、七个小时后正念走出魔窟。

“阿姨,你到我家帮我带小孩吧”:哈尔滨一位女士到北京,横幅刚刚打开就上来一帮警察,抓了人就送到派出所。女士被叫到一个空闲的办公室,提人的小警察拿着一根长电棍,脸气的煞白,一定是他打了前一个同修。

女士劝小警察不要动气,气是万病之源。还讲了法轮功的法理和炼功能改变身心。那小警察静静地听着阿姨讲了很多道理,脸色渐渐的红润起来。手里摆弄的电棍扔到床上,然后郑重地说:阿姨,你到我家帮我带小孩吧,孩子一周多。你可以在我家看书,炼功都没问题。

女士婉言谢绝了小警察,告诉他中共迫害法轮功,我们还要上访,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北京法轮大法新闻发布会上的一家人:一九九九年前,曲德洪一家三代老少四位大法弟子,共同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 中共掀起迫害之后,他们一行十二名炼功人从边陲城市鸡西同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

十月二十八日,曲德洪一家三口参加了有路透社、美联社等国际媒体记者参加的“北京法轮大法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第一次将镇压法轮功的详情从中国内地公布于西方媒体,当时在国际上引起了极大轰动。新闻发布会没多久,曲德洪夫妇被绑架,非法判刑、劳教入狱,九岁的儿子被公安部王副部长软禁在北京的一家招待所。

(二) 海外大法弟子跨国讲真相

“七·二零”以来,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呼吁停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在迫害刚刚开始的头两个星期里,学员们就跑遍了世界一百七十多个国家的驻美大使馆,各大媒体,和美国国会山庄的几百个议员办公室,希望能让更多的人了解正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来自十二个国家和地区的三十六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毅然打出了写着“真善忍”的横幅,为法轮功和平请愿。一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向周围的游人高喊:“法轮大法好,加拿大知道,美国知道,欧洲知道,全世界都知道!”这位青年是加拿大的泽农。他在去北京请愿之前,专门给大陆中国人民写了一封信,说明自己为什么要去天安门。信中说,“法轮大法来自于你们中国那块土地和中华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没有他,我不会是今天这样一个人的。带着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们的国土,为了你们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纯净的心,能够唤起你们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

三十六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好,抗议中共迫害

三十六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好,抗议中共迫害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于2001年11月20日下午走上了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用汉语象周围的中国人大声喊道:“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功好!加拿大知道,欧洲知道,美国知道!”……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于2001年11月20日下午走上了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用汉语象周围的中国人大声喊道:“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功好!加拿大知道,欧洲知道,美国知道!”……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四日,又有几十名西人法轮功学员不远万里来到天安门广场请愿。他们打开横幅,大声告诉围观的人们“法轮大法好!”一时间,“法轮大法好!”的喊声在天安门广场上此起彼伏。

最后,请让我们把下面这首歌《为你而来》送给有缘的你,作为本章的结语。

跨越千山万水
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
我因为爱你而来
可贵的中国人啊
请静心倾听我的心声
法轮大法好啊
法轮大法好
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谎言
面对暴力危险
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
我因为爱你而来
可贵的中国人啊
你可知道全世界都说
法轮大法好啊
法轮大法好
切莫错过这万古机缘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