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鹤岗市范龙胜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范龙胜,男,三十多岁,他曾三次被中共警察绑架,遭酷刑折磨。

范龙以前身体十分虚弱,经常感冒发烧,一遇到流行性感冒就得打针吃药。他的胃病发作时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他还患有神经衰弱,被病痛折磨的滋味很不好受。那时他经常感到莫名的怕,当恐惧袭来时就像做了什么坏事似的怕,自己也说不出原因,就是怕。他自己都困惑,他为人老实,从来没有做过坏事,更没有做亏心事,到底怕什么呢?修炼法轮功后,他的胃病、神经衰弱都好了,那种莫名的怕也消失了。他刚刚看书就出现一个奇迹:无病一身轻。他当时还没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师父就给他净化了身体,没有病痛的感觉,身心愉悦,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殊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做运动。二零零零年的腊月二十八,范龙胜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在北京信访办门口,被鹤岗市去北京劫持法轮功学员的鹤岗市工人村派出所所长等警察绑架,劫持到鹤岗第二看守所。当时正是寒冬腊月,看守所狱警指使犯人从范龙胜的头顶浇凉水,冻的范龙胜浑身颤抖,不停的哆嗦,可是犯人还在不停的用水管子里的冷水浇他的全身。范龙胜还被逼从早到晚码坐,一直坐到深夜十一点。这次范龙胜被非法关押迫害了八个月。

二零一二年秋,范龙胜到萝北县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萝北国保大队警察等人绑架,国保大队长用拳头暴打范龙胜的脸和头部。后来警察将他劫持到绥化劳教所,因他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被转到监狱医院,医院说她心律不齐,身体极度虚弱,拒收。警察只好放范龙胜回家。在范龙胜被非法关押的十几天期间,他患病的母亲一次次去萝北县公安局要人,整夜睡不着觉,病情加重,于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六日离开人世。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范龙胜在建三江被国保大队的刘波等人绑架,在建三江拘留所,刘波等人对他刑讯逼供,刘波脚狠狠踹他的脸,扇他的耳光,范龙胜被毒打的耳朵嗡嗡响。后来省里来了三个人,用酷刑折磨范龙胜,把他两脚套在铁椅子上,胳膊用绳子捆在铁椅子上,捆的紧紧的,一动不能动。警察将芥末(又称辣根)用水稀释,吸到注射器里,从范龙胜鼻孔往里灌,这伙人按住他的头,灌了三次,范龙胜被迫害的鼻涕、眼泪一起流,十分痛苦,憋闷的几乎窒息而死,这些人才住手。这次灌辣根迫害对范龙胜身体损伤极大,在魔窟的三个多月里,他夜里睡觉时常常被憋醒,半夜憋的喘不上气儿来。范龙胜在建三江拘留所被关押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看守所关押。在那里被逼码坐到晚上九点,狱警故意只给一点点食物,经常饥肠辘辘。范龙胜被迫绝食,遭野蛮灌食,狱医往他鼻孔插皮管子,直插至他的鼻子淌血才住手。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一日,建三江法院非法庭审范龙胜,开庭时给范龙胜戴手铐和脚镣。北京律师为他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法院人员和公诉人都没有提出异议。然而之后,建三江法院刑庭王姓庭长和看守所所长迫使范龙胜辞退律师。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建三江法院所谓二次开庭,十几分钟后草草收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8/黑龙江省鹤岗市范龙胜遭迫害事实-302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