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冤狱 黑龙江女教师娄维明二年前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双鸭山市十八中优秀教师娄维明女士,被非法判刑十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两次脑出血,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零年十月被家人接回,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份含冤去世,终年五十八岁。

娄维明(娄伟明)女士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二十三天,双鸭山市驻京办事处王某和警察段某勒索家人四千元,借口是凡进京者必交二千元罚款,释放后再交两千元保释金。

二零零二年四月,娄维明被绑架,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被双鸭山尖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判重刑十年。娄维明因被迫害得高血压、疥疮,监狱拒收,可当地看守所所长与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讨价还价,由五百元到一千元,因监狱要价二千元未达成协议。回双鸭山后,狱医带娄维明去市医院检查并无理要求医院开假证据,被医院拒绝。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双鸭山看守所与女监预先疏通关系做手脚,非法将娄维明收监。

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娄维明遭受迫害,二度出现脑出血。第一次发生在二零零四年底至二零零五年上半年期间,在监狱实施的高压恐怖的迫害及高度紧张气氛下,娄维明被迫害致脑出血生活不能自理。娄维明在瘫痪半年后终于站起来了,身体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在娄维明生命垂危时,家属要求保外遭到无情拒绝。

恶警见她已完全恢复正常,在二零零七年初搞所谓“高压攻坚”企图转化法轮功学员时,又将娄维明从病号监区调至二监区迫害。这个监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招数上早已臭名昭著,法轮功学员杜景兰二零零五年被那里迫害的脑出血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中午十二时四十分,二监区打水时,杀人犯(监道道长)马慧敏无端羞辱谩骂娄维明,娄维明转身问马慧敏为什么随便骂人,马慧敏不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的对娄维明大吵大骂。法轮功学员董桂林和张德香见状上前劝阻,并把娄维明拉回住屋,没想到马慧敏步步紧逼地跟进来继续撒泼撒野似的发狂,并大叫:“我就骂你了”,语言龌龊不堪。张德香把马慧敏阻拦了两次,马还不善罢甘休,继续满嘴的污言秽语与恶毒的谩骂,还用手指着娄维明的脑袋大骂狂吼,又搬来凳子坐在娄的床边,拉着娄的手问道:“你说我骂你啥来着……”

八年多来,五十五岁多的娄维明已经饱经风霜,哪里还受得起这般的侮辱与一再的刺激,瘫倒在床上,当时就不能动了,狱医测量血压:高压二百三十毫米汞柱,低压一百八十毫米汞柱,小便失禁,在下午两点十五分被120急救车送往法外医院抢救,诊断为脑出血。事后二监区大队长及干警为了推卸责任,想尽办法包庇马慧敏的恶行,还胡说什么:娄维明长期高血压拒绝治疗、服药造成了突发脑出血等谎言进一步陷害。恶警害怕娄维明家属追究此事,为了推卸责任,还伙同犯人一起就娄维明的事编造假口供、假材料欺骗家属。

在娄维明生命再度垂危时,在家属强烈要求保外就医的情况下,监狱提出只要家属不追究任何责任就同意保外就医。家属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只好暂时答应监狱的无理要求,先将娄维明接回双鸭山治疗。

十月中旬,娄维明被家人接回双鸭山,送入尖山区矿务局医院,以后出现两次脑出血,出现肺结核症状,后来一直这种情况,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份含冤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