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地感恩李大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我今年七十四岁,生在被共产邪党划定的“地主”家庭,家产被共产邪党抢劫了,还遭受种种精神迫害。我小的时候,父亲就不在世了,母亲带着五个孩子,生活十分艰难。母亲知书达礼,贤良能干,送我念书。我考上全国知名大学,母亲辛苦劳动艰难地支撑着我念完大学。

在大学读书期间,我的成绩十分优异,写毕业论文时对社会的不公提出了思考意见,触犯共产党的禁忌被打入右派,发放到大山深处的小县镇一所学校执教。后来共产党根据其需要,让我当上县政协副主席。

一九九九年,我的学生向我介绍法轮功,我没有在意。同年七月,共产党对法轮功进行血腥镇压,震动了我,当时我的直觉是“法轮功不错,有一天要平反。”(共产党的一切运动都是错的,后来在其维持不下去的时候平反,几十年来一直这样干的)。

几十年来饱受共产党专政的苦难,使我每当想起法轮功学员将要承受的就不寒而栗,十分揪心难过,我对法轮功学员产生了同情、对共产党血腥镇压善良老百姓极为愤慨。

也许是同情心的缘故,我与法轮功学员有了更多的接触,有机会了解法轮功。法轮功没有政治诉求,讲真相只是苦劝众人认识什么是法轮功、法轮功受迫害的事实,回答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以及迫害法轮功的后果,远远超出人类政治的范畴。

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众人争取一个正常的净心健身的环境,为众人争取一个用“真、善、忍”宇宙法理归正身心的生存之地。但大多数人看不到这一点,众人看到的只是法轮功学员的善行、善言。随着我与法轮功学员的频繁往来,对法轮功认识的深入,心中越发升起对李大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敬意,而且越来越强烈和坚定。

这几年我家经历的三次奇迹之事,使我相信李大师是大佛在世。我的一位学生是法轮功学员,我让他写成文字投给明慧网,以表达我对李大师的感恩。

(一)恶梦消失的经历

有一段时间,我晚上睡觉做恶梦,每次都被恶梦中恐怖情景惊醒,醒来后心慌难受,再也睡不着了,必须起床,吃些东西方可缓解心慌难受。睡眠习惯发生了改变(恶梦在凌晨一点就得凌晨一点起床,恶梦在凌晨二点就得凌晨二点起床),生活极为不便,我担心是心脏出现了病态,到医院进行检查治疗。

我的学生在医院当院长、当内科主任都有,他们特别关照我,精心检查我的身体。检查中没有发现什么病,医疗也不见效果,晚上睡觉依然做恶梦。

我的一位学生是法轮功学员,有一次他来看我,我把做恶梦的事告诉他,他叫我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我再次被恶梦惊醒后,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念到二十遍的时候,恶梦惊醒后心慌难受的感觉消失,我很快入睡了。至今五年过去了,我没有再做过恶梦。

(二)胸闷解除

母亲去世后,家人求平安,每逢初一、十五就到附近的庙宇去烧香磕头。有一次我也去了,走到半途的时候,我突然胸闷起来,一时间气不能进出,憋得十分难受,有过诚心敬念二十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祛除了恶梦的经历,我马上在心中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第六遍时胸闷状态解除。至今四年过去了,也没有再胸闷过。

(三)老伴平安度过一劫

两年前的阴历十月份,我去了女儿家,妻子一人留在家中。一天晚上,她洗澡的时候不慎踩滑了,六十五岁、偏胖的身躯重重摔倒在地砖上,一阵天昏地暗,处于没有人施救的绝境,情急中想到法轮大法的九字吉言,她不顾一切放声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边念边站起来,发现身体一点也没有伤着,只是摔倒处有些疼痛。每每想起真是后怕,是李大师帮助化解这样的一场灾祸。

几十年来,共产党用其党性、党文化改造中国人的人性和中华民族五千年的神传文化,不让中国人相信神佛,让中国人只相信它,斩断中国人对神佛的依存关系,要中国人与它建立依存关系,断绝中国人的香火承传。三次奇迹经历使我相信李大师是大佛在世,让我找回心中的神佛,让我续上与佛的关系,也使我走上了由“非正常人”转向“正常人”的路。我真心地感恩李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