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障碍 直拨电话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看到明慧文章中同修直接拨打电话劝三退的交流很受触动,自己也总想这样做,每次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就会有一些人心同时跟上来,怕被监听,怕把自己的声音被滤出来遭绑架,怕这怕那的。

通过多学法,重视清除干扰我讲真相救人的障碍与人心。师父讲“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1]。我悟到有怕心就是有私心,就是在信师信法方面打了折扣。光靠打语音救人离师父要的还远远不够,既然参与了这个项目就应该利用好我们的法器救更多的人,世人现在几乎人人一部手机,手机的普及也不是偶然的,也许就是给我们救人做铺垫的,那我们就应该利用好这个便利条件救度更多的众生。

一天我坚定的拿起自己的手机出去就拨通一个电话号码说:“喂,你好!拨通电话就是缘”对方说:“你有什么事吗?”我紧张的说:“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对方听到这话就撂了电话,心想不管怎样总算突破了不敢开口的障碍。拿起电话想拨第二个就有点发怵了,自己鼓励自己一定要突破,突破了,邪恶的干扰也就解体了,这时拿电话的手有点发抖,心里负面想法也就跟上来了,就发了会儿正念,才拨通了第二个电话说:“打扰您几分钟,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对方说:“没听说过。”我说:“三退就是退党退团退队……”再往下说就有点儿想不出咋说好,说的没有一点顺序,东一榔头西一杠子,打电话前自己想得挺好的,顺序安排的也挺好,真的一说全想不起来了。可对方听的却挺认真,还时而搭句话,这使我信心大增,最后他还选择了三退。我暗自高兴终于能用手机劝三退了,又一想要去掉欢喜心、显示心,这是师父看我救人的心踏实了在鼓励我呢!

就这样人心出来就去人心,同时加强自己的正念,到现在我能很自然的打电话劝三退了,每次下来也能退十来个人或更多,我身边也有同修在直接打电话劝三退了。我们在一起交流打电话时哪些语气用词需要归正调整,哪些话怎么说才不带有党文化,更符合法的要求。比如开始我们打通电话时一般都说:“喂,你好,打扰你几分钟……”后来我们悟到我们是在救人救他的命,做的是一件最慈悲的事,我们自己花着话费告诉他真相,给他选择未来的机会,怎么能说是打扰他呢?这不就是把自己做的事看轻了吗!我们这样说对方也不会重视呀。以后我们就改成这样说:“您好,占用你几分钟的时间,有一件大好事要告诉您……”或“您好,有一件与每个人生命都息息相关的事要告诉您……”然后如对方提问题我们就一一回答,他不问我们就把重要真相讲给他听。有时我们也学着明慧发表的语音内容给对方讲。

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们的语气要很平和,千万不要着急,我们的心不要被对方的心态带动,有时对方的语气变得不善,我们照样是祥和的心态,笑着对他说话,耐心的给他解释,对方的态度一般也都会变得和善,一般都三退。有的没入过啥但他也听明白了真相。有的还告诉我早就有人给他退了;有的我刚一说他就先说:“我天天都在念法轮大法好”还说是他们这的法轮功学员告诉他的;有的还想炼功;有的还说我们做得好;还有的公检法的人接电话告诉我们要注意安全;有的答应三退,还祝我们平安;有的连声谢谢;有的说要记住我的号码他会弘扬大法的,有学功的再和我联系……

我也遇到说厌恶话的,我就和他讲做人的道理,如何做人才有德行,才会给子孙树榜样。最后他表示对大法弟子佩服的五体投地。我也遇到过几次威胁我的,说再打电话就找到我绑架我。一次我打通一个号码,对方恶狠狠的说:“你感兴趣吗?你感兴趣的话我给你转接。”我笑着对他说:“你转接干什么?你是公安的吗?我救的是你。”他还是说要转接,我就还是祥和又郑重的说:“我想救的是你,不是别人,是想叫你三退保你平安。”他说;“哦,我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也遇到几个开始和我争斗,我说啥他反驳我啥,我就向内找自己是否有争斗心了,我就尽量的叫他先说,让他说时我就发正念,一会儿,他就不争了,我打开她的心结她也就三退了,还谢谢我。也有的争个没完,我就把声音放大一些但还是很平和,也就是威严与慈悲同在吧,不让他占用我大量的时间,我就连珠炮似的把我要对他说的一通说完,对方有的说也让我说两句呀,我还是不给他空隙,对方听完真相后说:“你这通连珠炮还把我炸的挺清醒”。

一个人接通电话,问我是信啥的,我说:“我信真善忍”,他说:“你们不是讲忍吗?外来侵略我国你们就等着挨打吗?”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会保卫自己的国家的。”他说:“日本要和中国打起来了你们这些人就去保国家当炮灰吧。”我说:“国家花着人民的血汗钱养活着大批部队,武器又都那么尖端,还用我们当炮灰么?一个人多做一些有利于他人的事比当炮灰白白送死不更值得吗?一个人活着要有价值呀!你要弄清楚爱国不等于爱党。再说一个真正善良的民族是不会受到侵略的,就像一个人,你总是善良的谁好意思欺负你呢? ”他又说:“你们善就去扫大街,做好事去。”我说:“我们修真善忍处处为他人着想,可以那样做,但人民花钱养着清洁工是干什么用的呢?善体现在方方面面,就说我现在花着自己的话费给你讲真相叫你保平安,又不要你一分钱,又冒着被迫害的风险,这不是更大的善举吗?!”他似乎恍然大悟,说:“哦,是善举。”我们又聊了一些,他说中共的独裁体制是要解体,不然老百姓没好日子过,最后他高兴的选择了三退,还自己取了个化名。

讲真相时问什么的都有,有的问我是哪儿的人干什么的,我说:“是大陆人,是大陆的退党义工。”有的还问:“大陆还有退党义工吗?”我说:“还不止一个呢。”对方听了这话都感到震惊,一般都不再反驳我们,都默默的听我们讲。每当这时我就会想我们这些用电话劝三退的不就是大陆的退党义工吗!

也有和我谈古论今的,还有和我论古今中外的,我都会滔滔不绝的回答他。有的一打就是三、四十分钟,有时我都不知怎么想起来回答他的,我怎么会懂这么多呢?平时我自己也没觉得懂这么多呀?!可那时对方就是问不倒我,我觉得就是师父在给我源源不断的输入智慧。有的人说:“你咋懂这么多呢?”有的连连佩服我的口才真好,要聘请我,月薪给我一万元,我拒绝了他说:“我不看重钱,钱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要有道德。”他听了更佩服我们了。

我觉得用手机讲真相的过程也是我修心的好机会,其实直接打电话劝三退也很简单,认为难的正是人心执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