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精神失常 中学教师孤苦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年仅四十八岁的他,遭受了中共邪党十余年的迫害——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开除公职、妻离子散……在这种情况下,当地公安还曾一度上门骚扰,无休止的精神摧残和长时间的恐怖高压,超出了他的承受极限。尤其是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后,他身体逐渐恶化、精神更加萎靡不振。非法劳教结束回家后,精神越来越不正常,经常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控制不住自己时他就躲在家里对着墙壁嗷嗷大喊:“你们都欺负我,都欺负我……”

没有了生活来源,失去了家庭温暖,几乎人活在世上赖以生存的一切都被剥夺。孤身一人的他最终于二零一四年三月初在家中含冤离世,不知道是过了多长时间,他那已散发异味的尸体才被发现,二零一四年三月九日被匆匆火化。

他就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中学教师邹国强——原本受益于法轮大法,深知法轮大法好,却在迫害中精神失常,不能修炼法轮功,而最终凄惨离世。

邹国强生前的照片

邹国强生前的照片

邹国强的一位亲人曾说:“他是个文弱老实的教书人,哪能经得起(劳教所)这般折腾啊……”

邹国强的一位朋友曾说:“他的确受益于法轮大法,内心深知法轮大法好,中共的高压迫害中他被迫对大法不敬,内心的苦楚和纠结让他不能自拔……”

一、受益于大法 迫害前曾是法轮功义务辅导员

邹国强,男,一九六六年出生,家住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向阳区。专科学校毕业后,他到佳木斯市友谊糖厂子弟中学工作,曾任该校化学教研组组长。

参加工作没多长时间,二十几岁的邹国强就患上了难以治愈的肝病。身体的不适使原本就不太爱说话的他更加少言寡语。

一九九六年,邹国强幸运的遇到了法轮大法,学炼后不久身体得到康复,更重要的是为人变得热情,积极主动的告诉周围人法轮大法好,因此自然而然的成为当时佳木斯向阳片区的法轮功义务辅导员。

二、三次进京 屡遭绑架和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邹国强准备到北京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他父亲和妻子受邪党毒害,惧怕迫害,将已经离开家正在佳木斯火车站买票的邹国强硬是截了回来。

在大法中深深受益的邹国强一心想上北京说句公道话,第三天他突破重重阻力,登上去北京的列车。在北京期间,家境困难的他,每天饿了啃凉馒头吃咸菜条,渴了用矿泉水瓶接自来水喝,晚上就躺在马路边睡觉。

一九九九年十月和二零零零年八月,邹国强第二次和第三次进京上访。

一九九九年十月那次,和他一块去的有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黄卫中和张晓更夫妇(张晓更是邹国强的同事,已被迫害致死,详见明慧网报道)、郭秀兰、姚芳和姚远等人。十月二十日一大早,在北京租住的房屋内,他们被十多个北京警察强行绑架到北京市通州区永顺派出所。关到半个走廊里拉上大铁门,足足逼他们在那里站了一天,快到晚上又把他们劫持到佳木斯驻京办事处,男女十几个人都被关在一个单间里。三、四天内陆陆续续有人被单位及当地派出所来的人带走。

几天后邹国强被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佳西派出所的警察劫回佳木斯,当天晚上就被非法关押至佳木斯看守所。两个多月后,单位被强制罚款三千元,邹国强个人被勒索二千元,还被强行交了七百多元的伙食费,才得以回家。

从此,他居住区所在地长安派出所的警察不停的砸门骚扰。

三、被单位变相开除教师公职

邹国强和张晓更去北京上访后,佳木斯市友谊糖厂子弟中学领导不许他们继续教课,强制他们到学校后勤当勤杂工。

二零零一年佳木斯企业办校划归教育局,糖厂中学故意刁难邹国强和张晓更,以考试的名义妄图非法开除他们。试题中加入污蔑法轮功的内容,邹国强和张晓更以讲真相的方式正面答了相关考题。单位领导以考试不合格为由,变相将二人开除,一开始每月给120元生活费,后来强迫他们买断工龄,给了每人大约一万元钱就把他们彻底撵出校门。

对于以教书育人为生的邹国强来说,一时不太会干别的活。失去这份工作,全家老小的生活都陷入窘境。

四、到市政府上访遭非法劳教 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二年秋季,邹国强就自己被非法开除教师公职一事到佳木斯市政府上访,佳木斯市向阳公安分局国保竟因此把邹国强非法劳教。那时的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转化队”,时任大队长刘宏光,教导员滕鹏。

查阅明慧网,记录了那段时间发生在佳木斯劳教所的一个个真实的迫害案例:法轮功学员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回家后不久离世,有的被迫害致残、致疯……邹国强遭劳教所的迫害后,身体状况严重恶化,精神也不正常了,他本人根本无法讲述清楚自己当时的迫害经历。

一位曾和他一起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这样回忆:当时的佳木斯劳教所流传着这样一句口号——“教育感化,铁把镐把。感化不了就转化,转化不了就火化。”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分分秒秒备受煎熬,除了随时都可能发生的酷刑迫害外,我们还要做繁重的奴役劳动。记得当时让我们起早贪黑的挑红小豆,邹国强是个知识份子,在家里又是最小的,没太干过这种活,完不成恶人强迫的任务量。因此经常被恶人当众讽刺挖苦,邹国强感到自己的人格受到从未有过的羞辱。那时候,他被迫害的双腿浮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后来,劳教所恶人弄来一帮邪悟的人(曾经学过法轮功,在怕心的驱使下不敢修炼,还帮着恶人污蔑法轮功),天天给邹国强灌输歪理邪说。邹国强很快就变了样,整天不跟任何人说一句话。一位当地法轮功学员说:“在迫害之前我们曾是一个片区的同修,彼此非常熟悉和信赖,经常沟通,可是他竟和我也一句话不说,很反常,显然是精神已经受到刺激。”

五、家人亦遭迫害

邹国强一九九九年十月进京上访,被劫回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回家后,佳木斯长安派出所姓曹的警察经常到家中骚扰。半夜也猛烈的砸门,邹国强的妻子抱着年幼的女儿吓得浑身发抖,不敢出声,邹国强的父亲也被吓得时常犯了心脏病。快过年的时候,长安派出所的警察见到邹国强的妻子,竟然不怀好意地对她说:“有没有炼法轮功的,给我找几个,弄点钱花。”邹国强的妻子实在无法忍受这种生活,夫妻闹得十分不和睦,后来带着女儿离他而去。

邹国强的老父亲看到儿子从劳教所回来后整日精神恍惚,不论白天黑夜大吼大叫,不知吃不知喝,不认人,十分上火,最终于二零一三年含恨离世。

六、浑浑度日 终在孤苦中含冤离世

被非法劳教期间,邹国强在巨大压力下写了“三书”,提前回到家中。回来后,一无所有的他只能和七十多岁的老父亲住在一起,靠老人照顾饮食起居。

那时的邹国强已经不认人,不知吃喝,整日精神恍惚,处在极度恐惧之中。更无法正常修炼法轮功,身体和精神状况越来越差。

周围邻居都知道他以前炼法轮功,可是大家不清楚他后来遭受了什么迫害,不知道他从劳教所回来后就不学不炼了。大概4、5年前,有的邻居还开玩笑说:“这小子行了,每天叼个小烟,拎着空瓶子买酒喝,不象刚回来那么疯疯癫癫、大喊大叫的了。”

相依为命的老父亲离世后,邹国强的身体状况更加恶化,没钱医治,没人照顾,最终与二零一四年三月初在家中离世。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