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国保大队长范洪凯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

范洪凯:性别:男,四十多岁。
特征:满脸凶相,有一只假眼。
职务:现任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妻子:王成萍,是榆树市防疫站职工。
女儿:范某,榆树第一实验小学学生

二零零九年初范洪凯进入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任队长六年以来,善恶不分,非法抓捕、迫害信仰 “真、善、忍”的好人,甘心充当中共江氏集团的打手,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

有的迫害是他亲自上阵,有的是指使手下干的。有的是和“六一零”李凤林等坏人干的。在这些恶警、坏人的迫害下,导致有的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家属在悲愤中失去生命;有的家属、亲属被勒索钱财;有的做生意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开商店的被迫商店关业;有的被迫害的远走他乡。

几年来,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寄信、打电话、明白真相的亲友也给他讲,他不但不听,还对给他讲真相的人说:“你要炼法轮功,我也抓你”,“你要是炼法轮功,我们就是敌人。”

有正义感的警察都认为他不干正事,对他专门整好人反感。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零九年范洪凯上任以来,榆树市城乡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人次为:
2009年:43人次
2010年:55人次
2011年:29人次
2012年:27人次
2013年:19人次
2014年:35人次(1月~11月)

其中大部份法轮功学员是在家遭绑架,也有在工作单位遭绑架的,直接送洗脑班的就有110人次,有12人被送劳教所迫害,10人被判刑,4人被间接迫害致死,还有因身体原因劳教所拒收,被高额罚款、家属被勒索钱财。

一、入室抢劫,导致法轮功学员家人失去生命

柴秀芝被绑架勒索一万元 老伴含冤离世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国保大队范洪凯等人绑架大法学员柴秀芝,在柴秀芝没给开门的情况下,用云梯非法撬开三楼窗户抢走私人财产,柴秀芝丈夫老彭上前阻拦被警察拳打脚踢,老彭身体本来就不好,经过这番打击,急转直下病情加重,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在亲属的强烈要求下,公安局强行叫亲属交了所谓“保证金”一万元,才放了柴秀芝。而她丈夫老彭则因病情加重,一个月后含冤离世,只有五十五岁。至今被勒索的一万元钱也没归还。

马长青被抢走三万五千多元 妻子遭惊吓导致含冤离世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三点钟,榆树国保大队以范洪凯为首的的几个警察,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马长青家,不由分说就开始翻箱倒柜,满屋一片狼藉,最后抢劫走三万三千五百多元钱,抢走几本大法书,并强行绑架马长青到拘留所。

据知情人士透露,国保警察探知马长青上午到银行取钱。下午就实施了抢劫。警察们抢劫的借口是马长青修炼法轮功。

马长青是榆树养路段职工,一九八一年十月在单位抬东西时,把颈椎压折两节,腰椎压折四节。为了避免高位截瘫,医生给他穿上钢背心。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穿了十多年的钢背心脱掉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马长青家里有三口人,妻子和女儿都是老实本份的人,马长青被绑架的当天,他的女儿就吓得抽搐四次,妻子穆春波既担心女儿又担心马长青身体遭迫害难以承受,整天提心吊胆。

后来劳教所因马长青的身体原因拒收,回来后要去国保大队要钱,亲人害怕他再遭迫害,吓得赶紧找一个当警察的亲戚帮忙,要回一万七千元,马长青的妻子穆春波经过这一番的折腾,一下得了脑出血。

马长青去国保大队要剩下的钱给妻子治病,可是范红凯却说,那钱上交财政了,当马长青要看上交财政的票据时,范红凯又说没有,在这期间范红凯关了两次门,显然是怕别人知道他们抢劫、贪污的恶行。

马长青的妻子住院花掉五万多元的医疗费(多数是借的),已经取借无门了,最后无奈,只好将穆春波抬回家,穆春波躺在床上不省人事,靠吸管引流进食,还在用切开的喉管引流痰液,后背、臀部、双脚褥疮严重。只有五十四岁的穆春波,昏迷不醒四个多月后含冤离世。亲戚邻居都说邪党警察太可恨了,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二、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迫害 导致法轮功学员失去生命

左中仁,榆树市教育局退休教师。因为修炼大法,原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精神快乐、身体健康,红光满面,认识他的亲友都说他很年轻。

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国保大队李笑、齐力等七人没敲门,非法翻墙入院,没出示任何证件进屋就翻,将大法经书和大法师父法像、及他们认为有用的所谓“证据”强行抢走,并将左仲仁夫妇绑架到国保大队,后送拘留所迫害十五天。亲属与家属去要人,听说要报劳动教养,交钱才能放人。被勒索三千元钱后才放人。在此之前有一次被绑架,被勒索八千元,前后三次绑架两次勒索资金共计一万一千元钱,都是经亲属送到公安局法制科有关人员手上的。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榆树市“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范洪凯等人翻墙闯入左中仁家中,不由分说强行将左中仁绑架到榆树洗脑班迫害。由于左中仁等不配合邪恶,“六一零”人员又将他们送往长春兴隆山洗脑班强行转化。

遭遇几次非法抓捕、拘留、进洗脑班,被勒索钱财,给左仲仁及家庭带来极大的伤害,先是家中左中仁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在惊吓中离世,左中仁几经迫害打击后,精神压抑,导致身体出现病状。期间曾住院治疗,未见痊愈,于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年六十七岁。

崔占云老人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遭中共人员骚扰、抄家,先后十五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她三十二岁的女儿李淑花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份在榆树市看守所被残酷迫害致死。

以下是崔占云老人生前叙述的最后一次被迫害经历:

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下午,崔占云站在外面,和她妹妹的小姑子刚说几句话,后边就有人把她抱住,回头一看,是国保大队恶警齐力,崔占云和另外一个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到公安局。两位法轮功学员给警察讲真相,他们不听。当天下午五点多钟,恶警欺骗她们回家,结果将她们劫持到拘留所。

九月十二日上午九点多钟,恶警齐力、范洪凯,还有一个司机,撒谎说送她们回家。结果将崔占云劫持进榆树市洗脑班。

在洗脑班,“六一零”恶徒李凤林(李奉林)为了“转化”她,叫四个膀大腰圆的男的,但不知姓名,只知道有两个是“六一零”的,四个人抻胳膊拽腿,逼迫崔占云坐大法师父法像,崔占云拼尽全力的反抗,最后把崔占云累得上不来气,浑身像散了架子似的难受,李凤林又叫那四个男的给她灌药,灌的衣服上、脸上、脖子上到处都是。这样的灌药至少是两次,是什么药不得而知,看崔占云实在不“转化”,九月十五日,又劫持到长春洗脑班“转化”迫害。在那里,看到她身体被迫害的快不行了,怕承担责任,才把她放回家。

回来后,崔占云说身体里骨头都疼,走路抬不起来腿,胳膊抬不起来,咳嗽,喘不上来气,送医院抢救无效,最后于11月2日含冤离世。

崔占云的离世,是榆树“610”和国保大队犯的又一次罪行,其主要罪犯是李凤林,其次是国保大队的范洪凯、齐力、李春和等。如果没有这次绑架迫害,崔占云绝不会这么早离世。

三、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目的是勒索钱财

◇四百只鸡鸭蛋喂不饱的队长

二零零九年榆树市八号乡法轮功学员李艳辉被绑架至洗脑班,李艳辉的亲戚,托人给范宏凯送了三千元钱,另外还送了一箱鸭蛋(200只)、一箱鸡蛋(200只),李艳辉被逼着签了字后放回家。事隔两个月,范宏凯又带人去李艳辉家骚扰。从此后,几乎每年李艳辉都被绑架、骚扰,目的显然是再次勒索点钱财。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国保大队四、五个人绑架了在家的法轮功学员刘淑珍,她的弟妹五棵树法轮功学员马淑芬也在她家,二人同时被绑架,国保讯问后送看守所迫害。刘淑珍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家属被勒索五千元保证金才被放回。

国保大队在送马淑芬劳教之前通知家属说要放人,当家属来接人时,警察把家属与马淑芬用车拉到五棵树路口,一看家属没什么反应(没送钱),当时就把马淑芬家属撵下车,将马淑芬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迫害。

◇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周素莲儿子开饭店,在马淑芬之前,周素莲在家被国保大队绑架,家属被公安局有关人员勒索了二万多元钱,不知是嫌钱少还是什么原因,最后还是和马淑芬一起被送劳教所迫害。

◇二零一二年五月,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郭淑兰、郭淑学因讲真相、劝三退,遭人恶告,被榆树市国保警察绑架。因劳教所拒收才放俩人回家。

她俩被绑架后,亲戚担心她们的安危,托熟人给范洪凯送去二千元疏通。可是国保不放人。在郭淑兰、郭淑学从劳教所回来的路上,范洪凯派人到她俩的亲属家索要一万五千元,亲戚害怕她俩再次关押迫害,就违心的给了钱,没有任何收条,也没人签字,前后共被范洪凯勒索一万七千元。

◇五棵法轮功学员徐秀辉两次被绑架,共被国保警察勒索一万元,于淑清被勒索五千元。张凤荣也被勒索五千元。

◇黑林乡李传兰、刘淑艳每人被勒索二万多元。

◇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韩淑云被勒索一万多元。

◇被非法抓捕勒索钱财的还有多少还不知道,这只是冰山一角。

四、迫害做生意的法轮功学员 导致员工失业,商店关门

◇榆树市开玉石缘商店的法轮功学员周雨洁,几次被范洪凯等人非法抓捕,一次绑架时,范洪凯大声叫嚣,非把你的商店整黄了。甚至连商店的员工都不放过。

一次, 在商店绑架周雨洁时,把当天的营业款全部抢走,把周雨洁关押到拘留所迫害。逼迫的周雨洁只好将商店出兑。在商店打工的员工被迫失去工作。

◇法轮功学员吴晓光是教师,因修炼被迫害下岗,妻子开诊所,范洪凯两次带人亲自动手绑架吴晓光,吴晓光曾经教过范洪凯,可是,在国保大队,范洪凯却打吴晓光一个大嘴巴。一次,送劳教所拒收后,还叫吴晓光家属交三千多所谓的保证金才放人,至今也没把保证金归还吴晓光。

◇恶警到法轮功学员冯丽萍开的服装店绑架冯丽萍,到法轮功学员林松涛开的幼儿园绑架林松涛。到刘凤宝家开的超市绑架刘凤宝。还到其他法轮功学员开的商店骚扰。

◇榆树市纯真化妆品商店老板是法轮功学员,其商店员工大多数是修大法的,她们服务耐心、热情、周到,童叟无欺,老板把钱匣子交给大家,从来不担心钱少了。老板走哪儿都放心。商店的商品货真价实,开业十七年来,两个商店接待了无数的顾客,多数是回头客,顾客到这里就像到家一样,有的顾客买不买东西,都爱到这里看看,也有很多顾客慕名而来。就这样一个顾客信得过的地方,范洪凯也不放过,二零一二年把商店一名员工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为了找绑架借口,多次派人进商店暗访,在商店附近安摄像头,实在找不出理由,就赤膊上阵,直接绑架。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早八点多钟,榆树纯真化妆品商店刚开门不久,以范洪凯为首的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十多个人,乘三辆车,分别到两个商店,向土匪一样,进屋不容分说,动手绑架店员共六个人,送榆树市“六一零”办的洗脑班迫害,有俩人被送到长春市洗脑班迫害,迫使商店关门,无法营业。

我们揭露的只是一部份,有的被勒索还没有揭露出来,还有的法轮功学员亲属害怕亲人再次遭迫害,被勒索钱财只能自认倒霉。但是,纸里包不住火,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就这一少部份就足以看到被邪党利用的警察贪婪、凶残的真相了。

在这里正告范洪凯等那些至今仍执迷不悟的警察:邪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你们如不赶快悬崖勒马,周永康、徐才厚、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等等他们的今天的下场就是你们明天的下场,等到邪党垮台的那一天,你们怎么办?你们的亲人怎么办?想想吧,为了你们亲友、家人的未来,赶快弃恶从善,善待大法、善待法轮功学员给自己、给家人留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