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山见证的血和泪(3)

辽宁凤城政法系统迫害法轮功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六日】(接上文

三、迫害中的家庭

古往今来,好人在人类社会一直备受推崇尊敬。然而在中国大陆,在一个流氓邪党的操纵下,信仰“真、善、忍”处处做好人的人群,却遭受着空前的残酷迫害。在中共邪党这场迫害好人的劫难中,遭受痛苦的家庭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派出所、洗脑班等处,遭受种种非人的残酷折磨,家庭和亲人遭到株连、陷于磨难。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回,亲人在高压下被迫与之忍痛分离……

这里的案例来自凤城地区被迫害的家庭,一家几口遭绑架、夫妻双双入狱、白发人送黑发人、父母被迫害而孩子成孤儿的故事时常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一)温存富一家四口遭绑架、冤狱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三时左右,凤城市红旗镇派出所所长门广军带领一群警察,突然闯入原蓝旗镇广胜村小学校长温存富(法轮功学员)的家,未出示任何证件,也未说明任何原由,不分青红皂白将温存富的家乱翻一通,连房顶上的烟筒都没放过。在没有抄出任何所谓违法证据的情况下,强行将温存富的儿子温景松(法轮功学员)戴上“背铐”绑架到红旗镇派出所。

第二天上午,温存富抱着三岁的小孙女,和妻子、二女儿、儿媳去红旗镇派出所依法要求放人。门广军非但不放人,还指使手下野蛮地给温存富戴上手铐。当时小孙女还抱在怀里,搂住爷爷拼命哭叫,恶警抓住孩子的小胳膊使劲往外拽,孩子的胳膊和肋部被拉伤,疼了好多天。见此情景温的妻子和儿媳上前说理,老太太被恶警一把推倒在地,儿媳被恶警用胳膊勒住脖子往后拖得几乎窒息。丧失人性的门广军一伙将温存富、温景松、儿媳及二女儿一家四口全部非法劫持到凤城市第二看守所进行迫害,后转至凤城市第一看守所。

温景松被毫无理由冤判四年半,先后关押在凤城看守所、本溪溪湖监狱,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详情见前文直接被迫害致死案例);温存富被劫持到本溪威宁营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周晶(温景松妻子)被非法劳教二年;温立霞(温存富女儿)被非法关押在凤城拘留所十五天。

(二)关庆尧夫妇被当地公安数次迫害

关庆尧、张艳芹是凤城市宝山镇红旗村一对农民夫妇,一九九六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泽民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张艳芹去省城、京城依法上访,遭中共数次绑架,几经冤狱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张艳芹和丈夫领着两个孩子去省城上访。第二天回到家,被宝山镇派出所马秀利和几名警察非法抄家,连电视机都给拿走了。当晚就把关庆尧劫持到凤城市拘留所。同年十月末,宝山派出所再次把关庆尧和张艳芹绑架,关押在凤城市拘留所一个多月。当时张艳芹的长女十六岁,在外读高中。二女儿只有九岁,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空洞洞的三间大房子里。冬季屋里极冷,恐惧加上冻饿,孩子吃了很多苦。邻居和亲属都非常气愤,去找村长,要求放人,宝山派出所所长陈立新勒索了夫妻俩八千元钱,才把他们放回来。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马秀利将关庆尧绑架到凤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张艳芹再次进京上访。凤城市政法委、宝山派出所大发雷霆,把张艳芹劫回后送到凤城拘留所。宝山镇书记李艳文到凤城拘留所看张艳芹,当时是冬季一月份,外面都是冰雪,拘留所的警察李某大吼道:“不许她穿鞋,让她光脚。你不是老去上访吗?光脚去!”四十天后,张艳芹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迫害一年。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张艳芹与本镇法轮功学员隋桂芹、姜凤丽去东汤镇发真相资料,被东汤镇派出所绑架。张艳芹在拘留所绝食抗议,身体瘦的只有五十多斤,皮包骨,走路困难。六个月后,凤城法院非法给张艳芹判刑四年。在法院大门口,警察强行给张艳芹、姜凤丽、隋桂芹,还有一名男法轮功学员挂上牌子,让群众都来看。

张艳芹在辽宁女子监狱被监禁期间,妹妹从锦州来监狱看望姐姐,看到姐姐被折磨的不成样子,妹妹痛哭不已,回家后大病一场,想起姐姐就流泪。张艳芹的母亲在伤心中病故,临走时也没见到女儿最后一面。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日,凤城政法委“六一零”主任孙孝斌带领五、六名警察,不由分说将关庆尧按倒就往外拖。张艳芹被孙孝斌死死摁住。女儿在旁边吓得浑身发抖,哭着喊爸爸,抓住警察的手不放,可怜的小姑娘怎抵得住几名警察的撕扯,眼睁睁的看着爸爸被拖上车拉走。关庆尧被送抚顺洗脑班,十七天后脱离魔窟。

(三)张紫阳一家人被活活拆散

家住凤城市宝山镇的法轮功学员张紫阳,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非法劳教送进丹东教养院迫害,家里扔下妻子和刚满五岁的孩子。关押期间,张紫阳被强制洗脑,强迫他“转化”,干超负荷劳动等迫害。张紫阳坚持真理,不向邪恶低头。约在二零零三年八、九月份,丹东教养院强迫法轮功学员到院外干劳役,张紫阳趁机走脱。从此漂流在外,居无定所。后打工来到东港市,直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初,夫妻、孩子才得以相见。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下午,东港市公安局与下属新沟边防派出所的恶警趁张紫阳到丹东市内接货之机,将张紫阳绑架。十二月十九日下午,东港市新沟边防派出所的恶警开着警车,拿着张紫阳的照片找到其住处,在无任何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闯入张紫阳私人住处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笔记本电脑、刻录机等设备若干台,还有家中各种物品。邻居看到,恶警将东西拉走后再次返回将房前的柴禾堆掀倒,又抢走一些东西。在丹东绑架现场抢走张紫阳所有的货物。

张紫阳被劫持到丹东劳教所,恶警将他关进铁笼子里折磨长达一个多星期。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东港市公安局指派四名恶警到丹东劳教所劫持张紫阳,欲将他转押辽宁监狱。张紫阳趁看守警察打电话之机再次机智走脱,被迫流离失所。一家人又活活给拆散了。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漂流在外的张紫阳再次被东港市前阳派出所警察绑架,在东港市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释放。

(四)孝顺儿媳遭迫害 婆婆死不瞑目

凤城市宝山镇大营村的法轮功学员王书珍,是当地人人皆知的孝顺媳妇。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多年里,这位善良的好人两次被非法劳教。她的婆婆临终前看不见好儿媳,叫着她的名字离世,死不瞑目。

王书珍以前身体多病,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病全好了。她对公婆很孝顺,公婆都八十多岁,婆婆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她悉心照料,婆婆的衣服、被褥总是洗得干干净净,当地人人都夸她是个好儿媳妇。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二日,王书珍去北京上访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六月份,王书珍的丈夫到教养院去探视妻子,遭到教养院的无理拒绝,远道而来失望而归,丈夫很受打击,回家后一头倒在床上。

王书珍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队长董彬、指导员张某用电棍在王书珍嘴上、脸上、脖子上来回电击,足有半个小时;之后穿皮鞋用力往王身上、胳膊上,各个部位踢,用手抓头发,王书珍头发被一绺一绺抓掉,脸、脖子被电击的都是大红疙瘩,肿得不能动。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恶警指使犯人毒打王书珍,天天给王书珍“洗脑”,包夹看着整宿不让睡觉,见王不妥协,就关小号。小号不到二米,人在里面九十度大弯腰,手拄地,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是一个姿势,连续迫害十二天。出来后“蹲方块”,三十厘米不准出格,一宿到天亮。

王书珍被非法关押这一年,婆婆病情加重,不吃不喝,天天喊儿媳妇的名字。亲人跟当地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商量,请求教养院让王书珍回来见婆婆一面,但他们根本就不讲人性。就这样婆婆临走时没见到儿媳妇一面,最后含冤离世,死后双眼不闭,嘴也没合上。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四日,王书珍再次去北京上访,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凤城看守所,王书珍绝食反迫害十多天,政法委送她去医院,让家属拿了近二千元钱医疗费。王书珍胃黏膜脱落,吐血水,身体只有七八十斤重,即使这样他们还不放人。六月十四日王书珍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在教养院遭到吊刑、剥夺睡眠、奴役、罚站等迫害及精神折磨。

(五)原镇政府妇联主席多次遭冤狱,家人盼停止迫害

法轮功学员冷冬梅是凤城市红旗镇人,曾担任镇政府妇联主席、国家公务员,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向政府反映实情,向世人讲清真相,多次被中共非法劳教、判刑总计十年,期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家人也承受了精神上、经济上的巨大损失。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冷冬梅进京上访,被劫持回凤城。因在看守所里炼功,冷冬梅被狱警上酷刑,戴上特殊的械具,手与脚之间用两根大约五厘米的实心铁棒子连起来,使人弯着腰,不能直立,走路时,需用手提着铁棒子一步一步地挪,睡觉脱不了衣服,两根铁棒子需放在脚上。冷冬梅被戴械具八天八夜,摘掉械具那天,她刚直起腰来,就一头轻,差点栽倒。有一次,家人领着五岁的儿子来看她,孩子在铁栏杆外,站在窗台上,小手握着铁栏杆,跟姥爷说:“姥爷,快到商店买钢锯,把铁栏杆锯开,把妈妈放出来。”家里人都哭了。冷冬梅被非法劳教二年,失去了工作,单位也因此受株连,被取消“文明乡镇”称号,单位每人有一百元的精神文明奖也取消了。

二零零二年秋季,冷冬梅被红旗派出所所长门广军等绑架并抄家,找到一些大法书籍和一包真相资料,就把冷冬梅送进了凤城市拘留所。十月份,冷冬梅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大北监狱被迫害哮喘病复发,办“保外”就医回家。家人由于对中共邪党的恐惧,怕她再出事,时刻监视她,不准她炼功,在冷冬梅出现尿血三个“+”号时,由于病症多,不能同时用药,冷冬梅提出炼功,父母听后坚决反对,对她打骂,不许盘腿,不准睡觉,冷冬梅找机会跑出去,又被父亲和弟弟抓回来,鞋也给藏起来,不准下地。在红旗镇政府工作的丈夫,听说要对法轮功学员回访的消息,回家追问妻子能否放弃修炼,要求她在法轮功与他之间做出选择,冷冬梅说她全要。丈夫说自己精神压力太大了,再也承受不住了,冷冬梅被迫同意与丈夫协议离婚。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冷冬梅和法轮功学员刘银凤、王春珍在红旗镇黄旗村讲真相,被红旗镇派出所所长鞠春波等绑架,后被凤城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送往大北监狱时,因出现心衰、哮喘严重症状,狱方拒收,再次办了保外就医。

伴随冷冬梅走到今天,其实她身边的家人心里最明白大法好,但迫于中共邪党的淫威,委曲求全,不敢站在正义的立场上,维护亲人的合法权益。象冷冬梅这样被无辜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太多太多,他们和家人真心希望中国大陆能尽早解体中共,停止迫害,象其它民主国家一样能自由的拥有信仰,公开学法炼功。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