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在法上 手机通话有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七日】最近有几期《明慧周刊》刊登了有关手机使用安全问题的文章。我地也屡次出现此现象。现仅举几例,以资警示。

事例一:二零零二年,由于邪恶疯狂迫害,我地又没有资料点,为了证实法,我地有同修到邻市做传递资料和散发资料的工作。因路途遥远,特携带手机,以便和本地同修联系交接。虽说手机卡买的时候就带有别人的名字,而自己用的也是笔名,可还是被邪恶监听了,并核实了声音,该同修被绑架,非法判十年。

事例二:在临近中国二零一三年新年前,一县城老年同修被抄家,她刚来到我地,邻居打电话说中共恶徒又一次去了她家,可能要绑架她。她说抄家的原因是一位同修出事了,其他同修用手机给她联系告知,她又给其他同修和一位常人联系,结果也牵连了常人。她说他们经常手机通话聊天,一个月话费就一百多元,一直觉得没问题。来到我地后,也惊醒了,手机也换了,可没过几天又开始和那边的同修用手机对话了,说是寂寞,以前就好打电话。

我地同修多次给她交流,让她用公话,电话里不要说邪恶认为敏感的词句。她也认识到了,说你们是为我好,不打了,可过后又忘了,不多久手机又被监听。和她接触的同修把她的手机没收了,她说孩子们没法和她联系,同修又帮她买个手机,并时时提醒她。过一段时间又和那边联系上了,那边资料点经常上不去网或电脑开不开机,周边同修曾经很多次去帮助,可去帮助的同修都被非法劳教了。那边同修就用电话给她说三退名单,还让她找同修帮忙修机子。我们这边的同修真为她着急,学法点也不敢让她去了,同修也不敢和她接触了。以前三件事不落的她现在一年多都走不出来了,屋子里连师父各地讲法都不敢放,还不修口。这只是集中体现在一个人身上的事例,讲出来对事不对人。同修们可以想想是否自己身上也有类似表现。如果有,自己今后该怎么办才是修炼人的状态?

事例三:二零一零年,一位做技术的同修在用手机给接资料的同修联系此刻交接的时间和地点,接资料的同修拿到资料刚走,她还没有来得及离开就被非法绑架了,资料点被抄,资料点的其他技术同修也被绑架,后都被非法劳教,该同修在狱中被迫害致死。

事例四:二零一三年十月初,我地三位同修手机对打,还说交接资料的时间和地点,结果邪恶比她们还先到,把她们交接资料的现场拍摄下来。次日進行了本片区大规模的抄家,有不在家躲过此劫的同修却因此而不敢回家,离开了此地,有的被非法绑架了,一时间空气好象窒息了一样,环境一下子紧张起来了。

每一次的抄家都被抢劫走不少大法资源,其中包括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等等,损失惨重啊。我地技术同修曾经把二零零八年《重视手机安全问题》的小册子打印出来人手一份,都没有引起某些同修的重视。这些同修说白了就是有懒惰心、求安逸心、图省事的心,不想多跑腿或出去找公话打。

在此奉劝那些还在用手机对打的同修:时间很紧迫,请你吸取惨痛教训吧,不要再让师父失望了。多学法、用大法对照自己的言行,向内找。多为他人着想,为了你和他人的安全,为了对整体负责,对大法负责,为了那些还没有被救度的众生,你就醒醒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