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女子监狱的洗脑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八日】我是四川彭州法轮功学员李云玖,二零零六年被警察抓进派出所,他们手握电警棍、审问我姓名、住址,我拒绝回答后,四、五个警察就毒打我,我被打得起不来,半边脸肿了,眼睛充血,被劫持到看守所关押十个月后,被彭州法院以“破坏法律实施”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七年八月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迫害。

监狱叫一批被“转化”的人,加上两名刑事犯,十多个人对我进行轮番洗脑,我因学法不深,被这些人的胡言乱语弄得精神崩溃,背离了大法,不敢再炼功了,还写了“三书”。许多人在监狱里也是这样邪悟的。

成都女子监狱的狱警,对没有“转化”的学员不是打骂就是羞辱,拖到坝子中间跪炭渣子,绝食抗议迫害的学员被强行灌食、关小间、严管迫害,把人折磨得不成样子。明珠当时被警察用“车轮战术”逼迫转化”,被强迫面壁站八天八夜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她父母从绵阳来探监,狱方不让见,只好回家了。明珠不“转化”,警察就不准全监室的人吃饭,弄的全监室的人都给明珠跪下,明珠说:“我修炼正法是正确的,没有错。你们应该相信真善忍,信仰自由,要支持我。”明珠哭了,监室的人也哭了。警察又让邪悟的人从法中断章取义的拿出些话来攻击明珠,最后明珠受不了,被“转化”了。后来她又帮监狱“转化”我。

背离大法后,我以前通过修炼而痊愈了的气管炎又发作了。今天我猛然惊醒,吓出一身冷汗,我想起师父怎样为我清理身体,怎样教我们修心性,我开始渐渐的明白过来,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了。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怕。

我是幸运的,然而还有许多同修在这场迫害中背离了大法,还在迷途中。昔日的同修快快回来吧,师父还在等着我们,千万不能让共产邪灵的迫害得逞,回到大法中来吧,让西来的邪灵彻底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