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四季都走出去讲真相(上)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我二零零八年初从中共邪党的监狱回来,下半年就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人。从此不管是酷暑严寒,狂风暴雨,坚持每天用半天时间面对面讲真相。每讲一个人就把真相资料发到对方手中。这些年听过我讲真相的世人遍布全国各地,劝退的人数有万余,其中包括工、农、兵、学、商及中共党政机构、公检法人员等各行各业人士,年龄从几岁的小孩到九十多岁的老人。相信这些真相资料,特别是破网软件也被带到了全国各地。

克服种种压力和困难坚持讲真相

我在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的几年中,曾受到过来自各方面的阻力,尤其是家人的反对。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实行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中,我被反复绑架到看守所、洗脑班,遭受过劳教、判刑等等严重迫害。在恶警反复的洗劫下,在漫长的失业中,我的家已经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家人为我担心,以各种说法劝阻,如:“你不会说话”,“别人都不出去讲真相,你为啥要去?”朋友也施压:“家里生活这么困难,你应该去赚钱养家!”

也有同修好心劝我:“用手机讲真相吧,那样安全。”“面对面讲真相范围太小,用手机可救全国各地的人。”而我认为,讲真相有多种方法,这些方法各有各的好处。面对面讲真相的好处很多。特别是我讲真相时,资料都是亲手递到世人手中,而且可以根据对方不同情况搭配不同的真相资料,这样损失小,效果好,还能使对方更受益。

我一年四季都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冬天,寒风刺骨;夏天,酷热难当。特别是二零一三年夏天,那真是“大地烧”[1]啊!那烈日一照到身上,就有炙热的感觉,这在过去是从来没有过的。那种口干舌燥的难受,幸运时才能喝上口自来水。有一次在烈日的暴晒下,口干的张不开口,嘴里不知是什么味道。恰巧看到在路边有人扔了半瓶“可乐”,我犹豫了一下,又想,我现在就算是在云游吧,师尊说:“人家给什么就吃什么,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也不能挑选食物”[2],于是喝了这半瓶可乐继续去救人。

有时各种人心涌上来时真想偷懒休息休息。但看见那熙熙攘攘的人群,就想到师尊的话:“有时我站在楼上往下看,我看着忙忙碌碌的人,我在想:现在这个人都怎么活着哪?”[3]我就想,很多人这一辈子只能碰到一次,我今天不出去,有人岂不就永远失去了被救的机会?想到一次师尊在讲法中谈到海外的神韵演出时说:“看到那场上空着的座位,你们知道我啥感受?”[4]我那些想休息休息的想法立即就消失了。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有些人你给他讲话,他没有任何反应,好象你不存在,还有骂人的,有要打电话报警的,更甚者,直接来抢我的资料……,这种“丢面子”的事,对我是家常便饭,我都不为所动。我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救更多的人。

在修炼交流中,常常看到同修谈到了对不同类型的人采取不同的讲真相方式。这方面我也有些体会。

对有怕心的人不轻易放弃

由于受中共一言堂媒体的毒害和中共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的影响,很多人不敢接触大法弟子,更不敢听真相。当我们给他讲真相时他就会躲躲闪闪,躲不过时,通常会说假话应付。对这种人我会想办法让其愿意听下去。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在等车。我过去与他搭上话后开始讲真相并送他真相资料。这时他就什么也不听,什么也不要了。我给他破网软件,他说“不会上网”,拒绝接受。我就说:“小伙子,我们聊聊天吧!”

我从天灾人祸谈起,谈到天灾与人祸的关系,古人对天灾的看法,谈到中共的腐败是造成当今中国灾难重重的祸根,举了典型事例,最后告诉他“天灭中共”的缘由,劝他“三退保平安”。

这时他说:“哎呀,你知道的真多,讲的真好!”原来他都在认真听着哪。我说网上都有啊。他说:“我会上网,刚才骗你的。把那个软件给我吧,我回家自己上网多看看。”

还有一位民工打扮的青壮年自称“啥都没入过”,也“不会玩电脑,没有DVD”。我知道不是真的,就与他一边走一边聊,话题不离真相。最后他终于承认自己“戴过红领巾,入过团,还是党员。”

他同意“三退”后我准备走,他却伸手拦住我,我问:“你干啥?”他说:“你那东西(指破网软件)还没给我呢!”他也想更多的了解真相了。

给特别顽固的人讲真相要耐心

一次我正准备与二位老者讲真相,恰巧有两位老年女同修过来给他们发真相资料和护身符。其中一位老者不但不要、不听,还对老年女同修出言不逊。

二位同修一走,我就对这位老者说:“老兄,你要想一想,她们送你东西,不要你的钱,不要你出力,你没有任何损失;她俩也是老年人了,既出力,又出钱,为什么呢?”老人看了我一眼要我坐下谈。另外那位老人说,“这么多年很多人给他讲真相,他从来不信,不听、不看。”于是我与他们就法轮功是什么作为话题开始谈,聊了近二个小时。最后他说:“我入了党,没入过团、队。”并要了破网软件,说回家让孩子教他上网。

这些特别顽固的人中包括那些自称“无神论”者。这种人相当的多。

一天,看到一个人手拿一本《毛××的故事》。我说:“这种书还看?他可不是个好人。”这人说:“我就靠他了。”我说:“靠他?那问你一个问题:毛自己的家人他保佑了哪一个?”这一问,他傻了,两眼瞪着我说不出话来。

我接着把毛做的坏事说了几件,他有所悟,我向他推荐了《九评共产党》,并说:“你不信有神?”他点点头。我说,“既然不信有神,你怎么还要靠他这个死人?毛让全国老百姓都相信这人世间无神,却让人,包括你,把他当作神。可他自己却是信神的。”我举例说明毛信神是有根据的,并讲了很多我认为神是存在的例子。

我说:“看你的样子是个干部?”他说:“是的,级别还很高。”我知道他想说什么,马上告诉他:“你能有今天,那是你自己的福份,是你命中该有的,与毛和共产党没有任何关系。”接着又讲了中共的腐败,做坏事简直没有任何底线!现在天怒人怨,上天都要灭它了。讲了贵州“中国共产党亡”的“藏字石”被发现的前前后后,然后劝他“三退”保平安。他又问了一些问题,最后才同意用化名退出中共。分手时我告诉他,神佛是真实存在,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他一定有好处。他说:“谢谢你!”

这次也讲了近二个小时。感觉很累,但心里还是很痛快,毕竟他得救了。真是“不信良知唤不回”[5]。

也常遇到满脑子“党文化”的人,歪理张口即来,说什么“古今中外哪个国家没有贪污、腐败?!”“现在生活越来越好,我对政治没兴趣。”“你是反革命!”对这种人,时间充裕的,我就尽力给他(她)讲明白,有的最后会同意“三退”,接真相资料。有的没时间或不愿意听我细讲,我就给他们一个破网软件,有的人会要,说:“我回去看看,研究研究再说。”

我发现,那些既不愿听,也不愿要资料的人当中,不少对破网软件有兴趣,所以我每天都随身带着几个破网软件。

(待续)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预〉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济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