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线人在除夕夜死去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二零一二年新年钟声刚敲响,有人告诉我:图们市“六一零”线人高密于昨天突然死去。

原本高密身体很结实,多年前退休后常与邻里或朋友打麻将消闲,有时为赌几元钱输赢,吵翻了天,也许总在这忽喜忽悲的环境中生活的原因,高密常闹胸堵,常冒冷汗,他被医院诊断为冠心病,朋友曾多次给他真相传单,并讲很多人患绝症因三退(退出邪党、团、队组织)了,同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人们都奇迹般的康复了!叫他三退,高密摇头说考虑一下,然而他背地里向其他邻居说:“拿共产党的工资,吃共产党的饭,还反党,真不要脸!”随后他将真相资料连同塑封袋一起扔地上,扬长而去。

在市“六一零办公室”的一位亲戚知道高密的事后,就指派他跟踪盯梢大法弟子,说有功者有奖励。于是高密动员家人将同小区的大法弟子大松诬告到“六一零办公室”,很快大松就被“六一零”恶警绑架了,恶徒抢去了大松家的电脑、印刷机、复印纸、真相资料、大法书籍等等,直接经济损失约两万多元,“六一零”还将大松判了刑。

高密助恶为虐的事被传开了,有人劝他反省,并讲了许多助纣为虐遭恶报的事:

图们海关富海山夫妇跟踪盯梢与骚扰法轮功学员,迫使人们中止修炼。零四年二月,有人劝富:“你别再反法轮功了,干坏事要遭报应的!”富海山说:“我咋没遭报呀?!”不久,与其同在图们海关已退休的妻子周玉翔,于这年“三八节”前,来单位练红歌,突觉头沉,不一会因患脑出血病猝死。

第二年,年近六十岁的富海山开自家小车带着后妻及大儿子之女儿进京城看病,在回家路过京沈高速沟帮子路段,富开的车突然转向,撞在路左边护栏上,紧接着车又飞撞到路右边护栏上,飞车中仨人均甩出了车外,富海山当场被急驰而来的大卡车压扁半个脑壳送命,后妻伤折手臂,孙女则无恙。

图们市看守所长崔松哲二零零九年大年初五遭车祸,四十岁的他与妻子开轿车至下嘎村,车冲出高速路安全栏,坠落路下铁柵栏处,车轮四脚朝天,因车门锁死,其夫妻叫救命,救援的村民与出租车司机用大斧砸车门,刚砸,车突然起火,并向四处喷发,人们不能近前,眼睁睁的见崔松哲夫妇被大火吞噬,烧成两具炭团。因崔松哲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作恶不但殃及妻子,还使孩子成了孤儿。

原图们市看守所所长邵战明,五十二岁,二零零八年三月末,突发脑溢血死亡。之前他因有糖尿病曾遭受过病痛的折磨。邵曾任石岘派出所所长,后调到图们市安山看守所当所长。期间,延吉及图门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图们市安山看守所,遭到极其恶劣的手段迫害。图们法轮功学员崔明淑零六年三月份被送到图们市安山看守所后,为抗议迫害绝食一百多天。看守所强行对生命垂危的崔明淑进行野蛮灌食和打针,而且强迫家属存钱。只剩皮包骨的崔明淑后来被送往吉林省女子监狱。

图们市石岘派出所所长的关喜军,现年三十六岁。关喜军执警十年多,他听命于中共“六一零”,先后绑架了不少法轮功学员,张庆军就在他的管区遭绑架的。关喜军作恶殃及了亲人。零六年七月四日,他喜爱的三岁外甥女向他道再见时,从四楼家中与没安实的纱窗一起摔下,当场摔死在他的脚前。

图们市国保大队被当地居民称为魔窟,鲁文哲、王源晟被称为魔头,多年来,这两魔头先后经常领着崔泽宇、南昌龙、周宏、全勇哲、郑文勇、李延生、白仁夫、程长学、严明哲、权伍弦、孙宇等恶警欺压百姓,打压讲“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零九年因其国保大队涉走私毒品案,多名警察被判刑,鲁文哲、王源晟两魔头被降职调到其它部门。

高密听后,根本不当一回事,说:“我活得好好的!”事后他变本加厉的干着阴损的勾当。二零一一年初冬的一天,他停在一家门边抻着脖子侧耳窃听,正当时门儿开了,这家客人见高密那副来不及缩颈的窘相,笑起来说:“你老落枕啦?!”并当着主人家的面对高密讲:“今年底你有一刹那的事出现!要自重呀!”主人随即悄悄地对客人讲:“这人是‘六一零’线人,是他诬告了大松的!”随后主人冲着高密背影用一半朝鲜语一半汉语骂了一句:“阿渣皮(狗腿子)不得好死!”

高密的恶行引起人神共愤,这年除夕夜,这位“六一零”线人,助恶为虐的高密突然得心梗猝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