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一秒也不叫旧势力钻空子

两次正念过生死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我今年七十五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老伴(同修)被中共迫害,零七年离世,儿女又不在身边,我一人独居。今天,就把我去年两次过生死关的经历写出来,希望对有与我类同经历的同修能有所借鉴,以求共同提高。

二零一三年上半年,一天晚上,我突然从睡梦中被冻醒了,冻的那个感觉无法形容,浑身哆嗦,就觉的冻的“心”受不了了,身体急剧缩小,缩的感觉只剩一尺长了,我马上意识到是旧势力来取命的,想“冻死”我,我立即哭喊着“师父,快救我!师父,快救我!我是真修的……”边喊边挣扎着爬起来,跪在被窝里,喊着喊着,感觉就几秒钟的功夫,症状消失了,身体完全恢复了正常。这瞬间的变化,我激动不已,边磕头边叨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但过后却感到后怕,如当时稍动人念(认为是病),后果不堪设想。

再次,是零三年十二月末。这天下午四点多钟,同修在帮我修机子,我就感到肚子发胀,老想上厕所,去了四、五趟,也没便出来,等同修走后,我就赶紧学法,还是老想上厕所,去了又解不出,肚子老是难受,晚饭吃了一点点,半夜十二点照常发正念。

到凌晨一点半钟,突然疼醒了,头晕,嗓子冒烟,直出冷汗,眼皮睁不开,五脏六腑痛的难以形容,腰也痛的直不起来,……肚子又痛又胀,只想蹲厕所,去了又解不出,两腿也站不稳,上厕所那么几步都走不了,撑着墙,这样来来回回折腾着……。

我想:这又是旧势力来取命的,这不是病,修炼人没有病,全是假相,我不承认它,我就信师信法。脑子里想的全是法,就是不停的背法,一分一秒也不叫旧势力钻空子。能看书就看书,静不下来,我就背《论语》、《洪吟》和有关经文,脑中不生一点人念。念正,师父就加持,当时就感到脑子里装的法“满满的”直往外打,连平时背的不大熟的经文,此时都打出来了。就这样,一直坚持到全球晨炼时间。

到三点五十了,心想:师父说:“修炼是最好的休息。”[1]我就听师父的,我一定能炼。好不容易站起来,腿站不稳,又想呕吐,我求师父加持,第一套功法只做了一遍,就坚持不了了,心想第二套功法时间长,不炼的话没时间补上,我要炼,我一定能炼,谁也干扰不了我。抱着轮,汗就直滴,衣服全湿透了,眼看挺不住了,我就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终于坚持炼完了半个钟头的抱轮,第三套也炼完了,到第四套,炼了一遍,又实在坚持不了了,求师父,等过一会儿我再补上,就坐下来炼打坐,全身难受的无法入静,脑子里想的还是法,就背,就是不停的背,坚持坐到四十分钟时,实在坚持不了,告诉师父,我要休息休息,等发正念。我就感到师父一直在我身边。

六点发完正念,又学法、背法,心想任何干扰都干扰不了我,就是学法,学不進去,就背法,过程中,难受的感觉在逐渐一点点减轻。发完七点正念,就想出去告诉同修,上午不出去了(与同修有约定,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同修知道后,帮我发正念。

回家后,整个上午,我就是坚持学法、背法,整点就发正念,一分一秒也不停顿。

十一点发完正念想,下午自己在家学吧,又想这不对劲呀,集体学法是师父要求的,我这也不是病,我为什么不去呢!接着,我就想吃饭,又想早晨没吃,吃了不能吐了吗?又想不是病,能吃,于是吃了半个苹果,喝了一袋奶,感觉挺舒服的。

发完十二点正念,下午一点,就去同修家学法。学法中,上了趟厕所,刚一蹲,就听“轰”的一声,感觉浑身上下“唰”的一下通了,舒服极了,所有不适的症状全消失了,一切恢复正常。

同修都为我高兴,共同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正念的威力。

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与呵护!感谢同修的正念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