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司法干部张玉霞遭冤狱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张玉霞因修大法,身心得到巨大变化,但仅因张玉霞为了说句真话,做一个按真、善、忍要求的好人,在一九九九年四月开始就被莫名的调查,七月二十日后,被非法监禁、开除公职、拘留、劳教、判刑,受尽各种残酷折磨迫害。

喜得大法

张玉霞,女,一九六一年出生,原是甘肃省第二劳教所的一名警察。张玉霞从一九八二年开始患有严重的脑神经衰弱,整天昏昏沉沉,头脑不清醒。严重时影响到了正常工作,连续看书一到二个小时,头疼得就受不了了。直到一九九六年初,从朋友那里得到了一本《转法轮》,万没想到,当她一次性连续十多小时看完《转法轮》这本书时,大脑居然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她感到十分惊奇,而且从书中也明白了一些如何按真、善、忍做好人的简单道理,就在业余时间学法炼功,人渐渐精神了,头脑也渐渐清醒了,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单位领导和同事见到张玉霞都说:“你象变了个人似的。”从此夫妻关系也比以前和谐了。

张玉霞作为一名司法干部,在常人中养成的陋习,吃、拿、要别人的东西都已经习以为常。修炼以后,知道哪些事情该做,哪些事情不该做,从此不再拿要任何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包括单位“额外的收入和物品”。

莫名的调查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至七月二十日之间,不知什么原因,甘肃省司法厅突然派人到单位调查张玉霞,结果所里的人从上到下一直反映无论从工作,还是为人处世,张玉霞都得到好评。当时,大队长对张玉霞说:“上面来人调查你,我觉得你各方面都挺好的。”

单位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开始在全国发起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单位组织全所工作人员观看电视上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张玉霞拒绝观看。纪委书记包继平(现已退休),副政委潘勤(现已调离)找张玉霞谈话,说上面要求公务员不许炼法轮功,并要写书面保证,提出让张玉霞在工作和法轮功之间做出选择,而且要把法轮功的书籍交上去。张玉霞说:“《转法轮》的书我已经背下来了,已经无法改变了,交书也没有用。”

后来,单位领导又多次找张玉霞用各种方式逼迫张玉霞放弃修炼。部门经常召集全体警察念邪党诬蔑大法的报纸,为了防止张玉霞去北京上访,全单位拖延发工资,派人每天二十四小时暗中监控张玉霞。后来同事们都议论纷纷的说:“都是因为怕张玉霞上北京,给我们全所人员推迟发工资。”就连张玉霞每年一度的公休假也不给批。

第一次上访被开除公职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因不给公休假,张玉霞就利用周末时间与法轮功学员姚宝荣(已被迫害致死)一起去北京和平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张玉霞认为一个政府如果把按真、善、忍做好人都定为错的话,那什么还是对的呢?十九日晚,张玉霞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就被便衣警察推上警车,拉到天安门广场天地分局前门派出所,连夜被兰州驻京办接去,并通知单位。十二月二十日下午,由甘肃省第二劳教所派去的政治处主任王锦,女警察王永红坐飞机去北京,乘火车将张玉霞接回兰州。所里专门准备了一间房子,派警戒科长李宏文,副所长杨瑞芳,陈元平、李世元、王永红、马某某六人三班倒,轮流看管张玉霞。并专门派张玉霞的丈夫(也是劳教所职工)不上班,专门负责做饭,二十四小时监视。第四天,张玉霞开始绝食抗议。第五天下午,单位怕承担责任,将张玉霞放回家。在此期间,单位已经下达正式文件,以此为借口将张玉霞开除,并将十二月份已发的工资一千零七十元,由王锦从张玉霞丈夫手中全部索回,并说:“作为这次工作人员去北京接张玉霞的费用。”当时参与的单位领导有:所长王文智,政委王德昌,副政委潘勤,纪委书记包继平,副所长蒋平良、刘兴汉、陈元平,大队长杨德兰(后调到甘肃省柳沟河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初,张玉霞虽然被单位非法开除,但单位却一直没有放弃对她的监控,由警戒科派六人,由副科长杨保民等六人在家属楼单元门口轮流监视,仍然派张玉霞丈夫不上班,带工资在家中二十四小时看管。劳教二所还将女队安装的电子监控器直接对准张玉霞的单元门口不间断监视,还派政委潘勤、政治处主任王锦、工会主席等多人,以所谓的谈话逼迫张玉霞放弃修炼,不断骚扰张玉霞的正常生活。

第二次上访遭监禁

二零零零年元月下旬,张玉霞第二次上北京和平上访,第二天清晨,刚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就被便衣带上警车拉到前门派出所,因张玉霞不说姓名地址,在前门派出所被警察双手背铐,各地驻京办到前门派出所认领,张玉霞被兰州驻京办认出后接去,通知单位派王锦,女警察卜琪坐火车从北京接回。单位又派丈夫一人在家二十四小时监管。

第三次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日,张玉霞第三次去北京上访,到天安门广场被广场一名武警从人群中将张玉霞叫住,带上警车拉到前门派出所。后被兰州驻京办认出,又由王锦与兰州市安宁公安分局一名女警察从北京带回兰州,直接由所里派车绑架到安宁公安分局后转到刘家堡派出所非法关押十天,单位仍派丈夫二十四小时看管。期间公安分局几次派人非法审讯登记,张玉霞拒绝回答,并绝食抗议十天。二零零零年三月三日,由第二劳教所非法构陷,罗织罪名,直接到兰州市劳教委办理非法劳教书,并派车由所里警察张金平、王永红劫持到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到劳教所后,张玉霞被分到女子大队,大队长戴文琴,教导员敬雪峰,第一分队长谷艳玲,指导员念雪峰。刚到劳教所,就被警察指使的吸毒犯扒光衣服,非法搜身,并非法没收《转法轮》一本,法轮章一枚。并强迫张玉霞下地干苦役,由吸毒犯人监视干活、吃住,不让炼功,安排超体力重活,完不成任务时就体罚,长时间在院子里罚站,或靠墙头朝下,双手反背贴墙“倒挂”。时间一长,人就晕倒在地。在此期间,张玉霞拒绝背监规,拒绝所谓的“转化”,写“三书”,多次绝食抗议,几乎每个月都绝食。每次绝食三天后,劳教所就拉到平安台劳教医院强行鼻饲灌食,直到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七日,因拒绝“转化”而被非法延期超押四十五天后,才被放回家。

当时在平安台劳教所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肖彦红、郗丽琳、张金梅、董国红、杨蕊、强维秀、孔维霞、康茜华等。在此期间,省司法厅、劳教局、省政法委经常到平安台劳教所女子大队,以所谓的关心帮助谈话为由,实质上是以时时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修炼为目的。

西果园看守所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张玉霞在安宁区量具厂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量具厂门卫一中年妇女和一名副厂长向安宁公安分局打电话,在安宁公安分局警车绑架张玉霞的途中,路过闹市时,车突然发动不了,张玉霞从车上跳下走脱中,被一名市场联防人员抱住张玉霞的腿,张玉霞又被警察劫持到安宁公安分局。当天晚上,张玉霞就被劫持到西果园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七十天之久。当时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有吴晓静、张小芬等多名,其中武威的刘兰香在此期间被迫害致死,兰州的张凤云因绝食抗议被看守所张姓男大夫与张玲玲强行灌食时,食物进肺部窒息迫害身亡。没过几天,又有一位老年男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为了抗议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关押迫害,张玉霞在此期间共绝食三、四次,几乎五十几天都在绝食之中,看守所因强行灌食迫害死法轮功学员张凤云后,再不敢强行长期灌食,怕承担责任,将张玉霞转到劳改医院,等体力恢复后又转到西果园,张玉霞继续绝食,十六天后,看守所才将迫害得连路都走不动的张玉霞,由十里店派出所警察与丈夫将张玉霞接回家中。

劳教所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元月,张玉霞没想到当她去到十里店派出所要回自己被绑架时扣押的自行车、手表和背包时,却被事先预谋的十里店派出所黄姓所长非法拘禁,并伙同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又一次非法构陷,直接将张玉霞劫持到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第二劳教所派车,司机是才旦(藏民),女警察卜琪,十里店派出所两名男警察,一同非法劫持。这次,张玉霞被非法劳教后,直接被分到女大队四分队,队长是谷艳玲。

一到劳教所就开始强行“转化”,因张玉霞拒绝写“三书”遭到非人的折磨和超负荷体力苦役,大雪地里几天几夜罚站,吊铐在门梁上,还指使吸毒犯人一会拉上去,一会放下来,就是不让两脚着地,不让法轮功学员有片刻缓解的时间。就这样残酷的折磨,而且不停的在耳边喊诬蔑大法师父的污言秽语。为了达到邪恶的目的,他们还指使恶人随意打骂、虐待法轮功学员,用火炉钩子击打法轮功学员的膝盖骨、脚踝骨、阴部等各种最敏感、最疼痛的部位。长时间不让睡觉,但也不让坐着,以此来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意志。

侯有芳被残酷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侯有芳、侯有香姊妹俩被同时非法劳教。姐姐是教师,在劳教所连续残酷迫害达一年多,因酷刑折磨被迫违心的写了所谓的“转化书”后,痛悔不已,又声明作废,恶警气急败坏,更加疯狂地将侯有芳折磨迫害致死。后来劳教所女大队长戴文琴,教导员敬雪峰等为了掩盖其罪恶,伙同劳教所在劳教所面粉厂后面的一个悬崖边制造了一个逃跑的假现场,并造谣说法轮功学员侯有芳逃跑,跳崖身亡。欺上瞒下,蒙蔽世人。其实在此之前,有一个与金昌法轮功学员在一个房间的女吸毒犯向法轮功学员透露说:“你们现在还好一点,我们号室的某某某老师每天晚上一到天黑,就开始遭到毒打,都已经打了一个多月了,我实在都看不下去了,太残忍了。我看都已经快不行了……”说完这话没几天,这位金昌的法轮功学员侯有芳就被迫害致死。

私设密窖,吊铐、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

在平安台劳教所女大队里,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们几乎用尽了非人的邪恶手段。初期,在大队外面一个空房子里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在这里被长时间吊铐,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长时间铐在暖气片上。后来,恶警怕走漏风声就转到院内一个架子车能随便出入的地窖里,吊铐、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一到每晚深夜,经常听到家住七里河晏家坪一名女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撕心裂肺的凄惨的呼叫声。那种对法轮功学员恶毒和残酷的迫害真是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在劳教所经历了百般的非人折磨和残酷的身心摧残后,张玉霞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下旬,终于离开了那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由省劳教二所派司机刘超英,警戒科杨保民和张玉霞丈夫将张玉霞接回家中。

白银看守所的药物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张玉霞利用工作之便去白银银光厂给商务部副部长孔波讲真相,给《九评共产党》等真相资料时,被其举报,由该地派出所非法拘押、审讯,当天下午转到白银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期间,张玉霞绝食抗议,遭董姓所长,陈姓教导员多次强行灌食,他们以欺骗的方式诱迫张玉霞说:“写了保证书就放人。”而且恶毒的在灌食中加入不明药物,导致张玉霞口渴难忍,外面浑身发冷,内脏发烧难耐。当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张晓静、徐小英。四月二十六日,这三名法轮功学员都因白银看守所被拆除而被转到靖远看守所。此后又非法关押了两名法轮功学员。这里不许法轮功学员炼功,也不让互相说话,并且还吃不饱。

非法冤判四年

五月十三日,又将张玉霞与张晓静转到景泰看守所。在这里又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廖安安、贾淑娟。整个非法关押期间,白银区法院、检察院不间断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审讯,罗织罪名,构陷迫害。张玉霞被白银区法院非法诬判四年冤刑。之后,三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判刑,廖安安五年,贾淑娟三年,张晓静四年。

一进到女子监狱,张玉霞就被强行关进邪科,受到非人的折磨迫害。首先扒光衣服检查,连卫生纸都全部拆开,卫生巾全都撕成一片一片的,被子的棉絮被拆散,连擦脸油、牙膏都被挤出来。

副科长孙立伟,恶警丁海燕、罗雅琼、张振明等因张玉霞不穿囚服,朱鸿和姓肖的队长拿两根高压电棍,扒光衣服,在张玉霞身上浑身从上面颈椎往下同时电击,电的火星四溅,惨叫不止。恶警见达不到目的,就又指使庞伟、延风等五六个犯人拳打脚踢。监狱本来不准犯人穿皮鞋,为了让犯人打法轮功学员,朱鸿特准这几个恶毒犯人专门穿上皮鞋猛踢法轮功学员的头、脚、身上、踝骨、膝盖。张玉霞被踢的浑身遍体鳞伤,几颗假牙被打碎在地,鼻孔、口腔流血不止。由于不背监规,张玉霞又遭毒打,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为了达到强行“转化”的目的,恶警天天指使犯人随意随时随地打骂,肖姓队长亲口指使包夹犯人:要打就打成内伤,别让外面看出来。打头部打成脑震荡;打颈椎打成残废;打腰部打软肋,打成内伤动不成、查不出毛病。张玉霞被打的浑身青紫,面孔变形。第三天家人看望时,恶警怕暴露,拒绝家人探视。半月后,恢复稍好一点时,家人见了以后,大为吃惊,说就几天的功夫把一个好好的人就弄变形了。

二零零七年七月份,朱鸿威逼法轮功学员王志君诋毁法轮功。原法轮功甘肃省辅导站站长袁江被残酷迫害致死后,因王志君第一个知道详情,并在家里保护过袁江,朱鸿威威逼王志君歪曲事实,利用摄像,编制成诬蔑法轮功学员的反面教材。将王志君的说话过程故意让人听不清,还指使犯人按照恶警需要的谎言解释王志君说过的话,嫁祸法轮功。说你们师父连亲传弟子都保护不住,编造说你看袁江就是不吃药,导致伤口感染身亡,抵赖邪党对袁江的迫害事实,威逼王志君说袁江亲口说自己没有挨过打等谎言来迷惑世人。恶警几乎每星期都播放一次他们编造的谎言录像,强行让法轮功学员看,灌输他们的毒素。每天还强迫法轮功学员不断观看全国各地编造的强迫学员违心所写的假心得等黑皮书。天天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必须让包夹犯人先过目,有一句不符合恶警要求的话就指使犯人撕掉重写,不写就拉到厕所或没人的地方毒打折磨。其中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写思想汇报不符合要求让包夹犯人把手指头掰断,甚至把法轮功学员的头强行摁到便池里,倒栽下去侮辱。为了摧毁法轮功学员对大法与师父的正信,强迫法轮功学员骂师父,甚至把师父的名字指使犯人到处写,到处扔,让世人对大法犯罪,毁灭众生。

甘肃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几乎是无处不在,无时不有,那里随时随地到处都充满着邪恶的气氛。特别是对嘉峪关的法轮功学员阎萍和庄浪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因她俩坚定对大法的信念,恶警肆意迫害,极其邪恶,随时随地变换着方式摧残,这两个学员几乎没有过休息时间,也不让她俩买日用品,必须经过朱鸿和孙立伟批准才能买少量的日用品。特别是法轮功学员魏周香被迫害的连女人例假时都不让使用任何东西,几乎让污血染的浑身都是,就连包夹犯人都看不过去了,偷偷买了个裤头换上。两年期间,魏周香多次关小号迫害,双手铐在两张床上成大字型,几天几夜站着,最后到晕过去,差点死掉,才从小号转出来。

张玉霞在遭受了长达四年的残酷迫害后,终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由安宁区政法委、培黎街道、甘肃省劳教二所、十里店派出所,派去了一面包车人拉到派出所,进行所谓的登记后才放回家中。回到家中后,培黎街道、十里店派出所经常还以所谓的关心帮助,找工作为由到张玉霞家中询问探视,干扰张玉霞的正常生活。

恶报实例

二零零一年十月,安宁区量具厂门卫一中年妇女,因举报法轮功学员张玉霞而接受单位一百元所谓的举报费,没过几天,她在拖地时一只胳膊无缘无故就骨折了,花费五百多元,这位妇女自知遭到报应了,并向法轮功学员表示自己做了亏心事。

二零零一年十月,安宁公安分局警车在绑架张玉霞的途中,路过闹市时,车突然发动不了,张玉霞从车上跳下走脱中,被一名市场联防人员抱住张玉霞的腿,张玉霞又被警察劫持到安宁公安分局。这位联防人员三天后遭到恶报,被一辆大卡车撞上,当场死亡,就连撞他的卡车司机也逃之夭夭,不知下落。

劳教二所女队警察卜琪,是积极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丈夫是城关区刑警大队警察,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身亡。卜琪从省劳教局姓宋的局长得到一套不占任何名额的140平米的高层住宅,本人之前已有一套两室一厅的住房。按理她本人工资、住宅、自身条件都很优裕,丈夫死后很想改嫁,每次一见面都是不欢而散,至今孤身一人。人在做,天在看,其实这就是她迫害善良法轮功学员的报应。

甘肃省女子监狱邪科科长朱鸿,其人恶毒、奸诈、阴险,犯人们都说:“有朱鸿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的恶事。”被她利用的犯人们都说:“别看她那么恶毒嚣张,在她身上的恶报时常发生,原本好好的身体,恶毒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动不动就心脏病发作,假死过去,时不时的吃药,经常药不离身。尽管这样,朱鸿为了名利,执迷不悟,使劲往上爬,利用恶毒迫害法轮功学员来捞取政治资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