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败坏的迫害着最善良的

揭露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女子监狱是一个罪恶的黑窝。在那里,最败坏的人迫害着最善良的人。此文揭露的仅是辽宁省女子监狱的部份罪恶。

最败坏的迫害着最善良的

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正信被诬判,遭受着比刑事犯人更为惨无人道且空前绝后的迫害。正常的在押人员要在入监队呆一个月,但是法轮功学员到了监狱后就直接下队被迫害(在二零一零年前),狱方管这种迫害叫做“学习”、“矫治”,其实就是谎言、酷刑的代名词。

狱方对刑事犯不认罪狱方就采取不减刑,但是对于法轮功学员,则用刑罚、酷刑强迫放弃信仰,如不准买日用品,包括手纸、罚站、罚蹲、毒打、长时间剥夺睡眠,冷水浇,冷风吹,上大挂,铁夹夹乳头,往头上浇尿,不让上厕所,用辣椒水冲阴部……迫害方式,只有人想不到的,没有中共恶警做不出来的。

恶警张秀丽拿了电棍亲自上阵电击法轮功学员,沈阳市和平区法轮功学员张书侠被张秀丽用电棍电击直至休克。人们常常在深夜两点听到惨叫,就知道那一定又是恶警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李晶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不承认你是犯人,我们就不用对待犯人的方式对待你。”那意思是说,要用更残忍的方式对待你。其实,她们从来就没用对人的方式对待过任何在押人员,就不要说法轮功学员。

恶警们安排最无人性的犯人,在法轮功学员身边进行迫害,在探监的时候挑拨离间家人与法轮功学员的关系,邓洁甚至阻止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给其存钱,并且对于敢于接近法轮功学员的在押人员进行没完没了的报复,威胁她们:“你知道她是什么人,你就跟她接触?”

在押人员李晓军(化名),因为拒绝参与狱方安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邓洁就经常对李晓军找茬,并在李晓军的最后一次减刑上做手脚,让李晓军晚出狱三个月。

在押人员姜岩(化名),也是因为不配合狱方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被恶警报复,恶人李敏向狱警打小报告说姜岩吃饭时浪费了粮食,其实,早上的玉米粥很多人都有剩,恶警董梦就趁机罚姜岩的分,因为罚分的当年不能报减刑,结果姜岩晚出狱一年。

地狱中的地狱

所谓的“矫治大队”成立于二零一零年,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

在二零一零年以前,法轮功学员到了监狱后是跳过入监队直接下队被迫害,二零一零年以后,监舍不准白天留人,就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矫治”大队,矫治,正确的解释是:矫正并医治,但是,在这里,她们把对一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以逼迫其放弃对真、善、忍的坚守叫成“矫治”,用人们想不到的残忍方式。

有人管矫治大队叫作地狱中的地狱。因为,既然所有人都知道中国大陆的监狱是人间地狱,那么大陆监狱中的监狱就是实际上的地狱中的地狱!矫治大队挑选最无人性的恶警与刑事犯,用非人的手段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的罚站、罚蹲、罚坐那种带有密密凸起的小凳子——在冬天穿着厚棉裤都能把臀部坐破皮,长时间剥夺睡眠、捆绑、吊打、野蛮灌食、不准洗漱、不准上厕所——在来月经的时候也不准去,很多残忍的手段,从表面上甚至是看不到伤,狠毒阴险至极……

滔天罪恶

法轮功学员王淑霞,四十五岁,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被恶警科长李小红、小队长孟丽影指使恶犯毕波、丁美玲等活活打死。当时狱警郭桂婕值班,左晓燕任监区长。

法轮功学员史迎春,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狱警指使八名犯人殴打死亡。

法轮功学员丁振芳,在监狱的三年中,被多次大字型的固定在医院的床上强行灌食,直到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被迫害致死。

张凤珍
张凤珍

法轮功学员张凤珍,在辽宁女监遭毒打,肝脏挫裂,心肺功能都不正常,血压也高,被迫害致瘫痪,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王春香,在辽宁女监九监区,血压高达280,还被强制做奴工、被体罚,后因高血压血管爆裂,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五岁。

法轮功学员胡英,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折磨九个月,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刘俊鹭,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捆绑、抽打、电棍电击、不让睡觉等残害,被扒光衣服、头朝下半吊、流氓侮辱,她的左胳膊被酷刑大背铐致残。

法轮功学员姚玉霞,二零一二年十月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的不能说话,理智不清,眼神呆滞,身体枯瘦。狱方还强迫家属看他们自己编的录像,来证明姚玉霞的外伤是自己摔的,开脱狱方的责任。

法轮功学员刘志,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奄奄一息,愤怒的家属要找负责迫害的副监狱长徐敏,被狱警阻拦。

法轮功学员石伟,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大小便失禁,生命垂危,后被保外,身体留下后遗症。二零零九年九月,她又被劫持到辽宁女监迫害。

法轮功学员盛利霞不到四十岁,被折磨得满头白发。由于不让吃饱,被饿得瘦骨嶙峋。

法轮功学员陈桂凤被恶犯马兰、王丽打得下身大流血,住院七天,二零零七年,又被恶警矫世英指使恶犯王秀兰、刘晓翠迫害的住院七天。二零一零年六、七月份,被两次关小号迫害,小号没水,夏天不能洗漱,陈桂凤在小号里被单独关押着,被铐上手铐迫害,手铐紧紧卡在手腕上,手腕部位出血、溃烂,至今仍有深深的疤痕。

法轮功学员孙丽,二零一二年被迫害的严重心脏病,在这种情况下仍被逼迫干活。

法轮功学员刘品彤被迫害的习惯性脱肛,大便时流血,有时站着也流血,还有贫血、神经衰弱的症状。

一名法轮功学员出监的当天,被叫到厕所换衣服,但是当这名法轮功学员脱掉了所有的衣服后,恶警刘舒却抱着衣服不给她穿,一定要让她把腿抬起来,目的就是羞辱她。十二月的天气,这名法轮功学员一丝不挂的等在那里,就是不抬腿,就这么僵持着,刘舒害怕了,最后只好把衣服还给法轮功学员。

……
这些,仅仅是辽宁省女子监狱罪恶的冰山一角。

参与迫害的恶警、恶犯

令人恶心做秀

二零一二年十月,辽宁省沈阳公共频道“约见当事人”的栏目做了一期名为《高墙内的无名英雄》的节目,令正常人难以理解的是,伪善的魔鬼的画皮已被真相的利剑戳破,她们还敢把它拿出来在世人面前做秀!

张秀丽,四十四岁左右,七监区区长,她面对摄像头时候,娴熟地表演着谎言。

张小兵,以苛刻蛮横闻名的一监区监区长,被节目介绍成:“她所在监区的犯人都愿意背地里叫她一声警察妈妈。”对此张小兵做作的说:“是,我不喜欢她们这么叫,呵呵,给我都叫老了,我有那么大岁数吗?”没人这么叫她,连她的下属都不喜欢她,因为她对下属也象对犯人一样的说话。

杨莉
杨莉 警号:2100029
张小兵
张小兵 警号:2105157
 张秀丽
张秀丽

部份恶警

恶警邓洁、李晶、郑春艳、刘胜男、张秀丽、刘舒、郭晓瑞、徐小明、刘晓彦、赵斌斌、张磊、李晗、马一丁、谢琳等,极尽所能的按照狱方的意思折磨坚持正信的法轮功学员,她们均以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阴险残忍而被升职。

杨莉, 1962年2月出生,辽宁沈阳人。原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狱长。
刘晓彦,三十七岁,现居沈阳,入监队队长。
徐小明,三十岁左右,辽宁省大石桥人,大连外语学院毕业,七监区区长。
郭晓瑞,五十岁,科长。
张磊,四十三岁,教导员,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多年。
刘舒,三十多岁,现三监区科长。
邓洁,二十八、九岁,丹东人,警校毕业。
李晗、马一丁、谢琳等,二十几岁,当时是刚毕业的警校学生。

部份恶犯

李晓芳,三十二岁,四川宜宾人,因贩毒被判刑十五年。在矫治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
徐迎梅,四十五岁,大连人,因假广告骗婚骗钱被判刑十五年。在矫治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
李晶春,五十岁,大连人,诈骗犯。在矫治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
刘 伟,三十三岁,沈阳人,组织卖淫罪被判刑六年。在矫治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
李秀兰,五十岁,葫芦岛人,诈骗犯,被判无期徒刑。在矫治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
孙罗艳,三十三岁,大连人,因杀人被判无期。在矫治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
郭淑梅,五十二岁,抚顺人,原抚顺新屯街道书记,因贪污被判刑十四年。在矫治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

王丽红,北京三里屯人,四十四岁,因虚开增值税发票入狱,被判刑六年,在监期间,手段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对法轮功学员罚站、罚蹲、长时间剥夺睡眠、冷水浇、手掐乳头、拖布塞嘴、施苏秦背剑酷刑,对有心脏病症的法轮功学员,她折磨之前先备了速效救心丸,人被她折磨的不行了就给服救心丹,缓过劲后继续迫害。她热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差事,这样她就可以不用去车间干活。

朱世珍,黑龙江人,四十七八岁左右,监舍的号子头,因诈骗巨额钱财入狱,与王丽红一起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刘晓翠,辽宁省鞍山市人,四十岁,因诈骗他人钱财,被判入狱,原本在三监区(现在的一监区)服刑,后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致其死亡被调到七监区(监狱害怕迫害真相被传出去),当时参与迫害的在押人员四人,她们眼看着法轮功学员死去。

柳明霞,吉林省人,近六十岁,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此人为了吃的东西极力讨好配合恶犯王丽红迫害法轮功学员,王丽红也非常讨厌柳明霞,但是她们为了各自的利益彼此利用。

孙霞,吉林省人,三十三岁,因贩毒入狱,平日里监视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并且及时汇报狱方,被刘晓彦看重,选为管事犯人,此女因此更为极尽所能的效忠狱方。法轮功学员李方芳被释放的当天把东西分给其他法轮功学员,她报告给恶警徐小明,徐小明便要回东西,给了其他人。法轮功学员孙丽在收工的时候跟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挨在一起站排,也被她强行分开,她的行为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但是如果出现问题和麻烦的话,刘晓彦也一定会把责任推给她。

卞小影,辽宁省海城人,三十四岁左右,因杀人罪被判无期,这个人是个笑面虎,她家里花钱托关系给她安排了个号子头的差事,主管监舍的事务,她为了管理省事,在休息的时间连厕所都限制人去,令在押人憋尿憋病了,全身浮肿。她统管所有打扫监舍卫生的在押人员,她指使她们做恶,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曾经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

陈红,辽宁省辽阳县人,四十三岁左右,因贩毒被判入狱,她竭尽全力的收集一切言论,然后报告给狱警。陈红也极其卖力的监视法轮功学员。

李敏,辽宁省海城县人,五十多岁,因贩毒罪被判入狱。狱方利用她监视法轮功学员,打小报告,当然,她谁的报告都打。

方丽,三十出头,犯抢劫罪入狱,利用自己干活的方便压榨其他在押人员,对与其同监号的法轮功学员极尽侮辱谩骂之能,深得恶警信任。

张玉娟,管事犯人,监管整个监区的生产;宋玉燕,管事犯人,张玉娟的前任,现已刑满释放,这两人同样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迫害之罪。

蔡丽艳,鞍山人,诈骗犯,无期徒刑,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金文丽,鞍山人,五十六、七岁,杀人犯,无期徒刑,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者之一。她公开说自己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是为了减刑。

这些被狱方压榨的犯人,为了在这种压榨中能比其他人被压搾的轻一些,尽心竭力地协同狱方为恶,甚至以此为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