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永年县法轮功学员十四年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地处河北省南部,人口三十多万。全县908平方公里,辖二十个乡镇(六个镇、十四个乡),450个行政村,河北省第二人口大县,太极拳中兴发源地。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中期,法轮大法的福音通过人传人、心传心传到了永年县。许多有缘人俩俩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更有许多练太极拳的放下太极拳而也走入法轮大法修炼行列,并从中受益。很多身患疾病的人因此而恢复了身心的健康,不少的家庭因为亲人修炼大法而相聚欢乐,更多对生命和人生迷茫的人因此而找到了心灵的归宿。当年的每天清晨,永年县洺关的街道、广场以及各个乡镇随处都能看到参加晨炼法轮功的人群。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邪党魁首的中共流氓集团逆天而行,对修炼“真善忍”的广大法轮功民众举起了屠刀。一时间中华大地妖风四起,中共控制的一言堂媒体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进行造谣和污蔑,邪党动用军、警、特疯狂的在全国范围内绑架法轮功修炼者。

在河北永年县,县政法委、“610”是迫害法轮功的领导机构,负责策划指挥公安、国保各街道、单位、乡镇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四年来,至目前不完全统计,永年县至少发生骚扰绑架471人次,其中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六十五人次被非法劳教(其中一人劳教所拒收,一人被非法劳教监外执行),四人被非法判刑,被强行勒索达84.7万元。因为迫害致残、流离失所、经济损失无法估量,正是这些中共暴徒的推波助澜,使永年县广大的法轮功修炼者遭受着巨大的压力和苦难。

以下是我们通过各种渠道证实永年县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具体案例,由于搜集的难度较大,故此迫害综述乃是众多迫害中的冰山一角。

一、肉体消灭 迫害中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生存权是天赋人权,任何政权和个人都无权随意剥夺他人的生命。然而,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却使用“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据不完全统计,十四年来河北永年县地区至少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一人失踪。

1、盖新忠,男,六十多岁,永年县界河店乡北两岗村人。二零零五年三月二日,因收留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程凤祥,被永年县陈聚山、杨庆社、胡俊安、崔为国等五十多名恶警绑架并抄家。


盖新忠

永年县刑警五中队恶警对盖新忠进行了残忍的精神和肉体折磨,使用的手段有谎言欺骗、暴力殴打、并强制五、六天不让盖新忠合眼睡觉。 在永年县看守所,盖新忠以绝食方式抗议永年县警察没有人性折磨迫害,恶警就让一个小门诊的医生宗爱兰在看守所内、恶人们强行按住盖新中的头和四肢,对他进行进暴力灌食,并以痛苦的胃插管方式来折磨他多日。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五日,看守所所长郝玉明指使宗爱兰等人再次强行对盖新中进行灌食,在使用暴力时恶人竟然把胃管硬生生插进盖新中的气管中,造成鲜血大量从他口中喷出,当场喷了郝玉明一身,最终导致盖新忠窒息身亡。仅仅二十四天,就将一个健康而又善良的好人迫害致死。事后永年县警察局恶警对盖新忠家属连哄带骗,没有给家属任何证明,就草草埋葬。

2、齐建朝,男,三十多岁,邯郸永年县法轮功学员。毕业于河北大学,在保定中兴(田野)汽车公司工作。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二日下午,在永年县警察局局长王保世、政保股股长陈聚山等恶警的阴谋策划下,被永年县警察局小龙马乡派出所人员从家中绑架、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受到各种酷刑折磨,如上绳、蹲小号、坐飞机、背宝剑、吊铐、毒打、用烟头烫(胸口留有碗口那么大的烟头烫的伤疤),他的一只手的大拇指被吊铐得已经失去知觉而残废,齐建朝的右手大拇指致残,身上、胳膊上伤痕累累。因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精神恍惚。出监狱后,永年县“610”却对他又进行了长期的监视、跟踪、骚扰,齐建朝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含冤去世。

3、郭巧维,女,七十七岁,河北省永年县人。一九九八年修炼大法后,在短期内体质大为改观,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大法遭受迫害以来,她承受子女们被迫害的双重打击和各方面的压力和骚扰。在二零零五年春天,老人又一次遭受不法人员迫害和恐吓,于二零零五年黄历六月二十八日含冤去世。

4、杨玉珠,女,七十岁,河北省永年县人,于二零零四年皇历十一月二十六日遭迫害,旧病复发去世。

二、触目惊心的酷刑案例

在这场邪恶的迫害运动中,永年县各级官员肆无忌惮地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动用的酷刑多达几十种,手段残忍空前绝后。永年县国保大队恶警程星、恶警王坤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口吐狂言:“明慧网上说的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酷刑我都用过,你们告吧。”永年县恶警如此面目狰狞、大言不惭的狂妄行为让很多有良知的人感到震惊,这也足以证明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是多么的穷凶极恶和厚颜无耻。

案例一:竹签插指、木棒毒打、吊铐、开水浇头……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正月初七)晚,永年县刑警一中队的地下室,一中队队长杨庆社在提审程凤祥时讲到;“上面就是让我弄死你的”,为了得到插播机的下落以邀功请赏,施以竹签插指的酷刑。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一中队副队长刘伯英用木棒沾上水毒打程凤祥,打断了棒子,程凤祥昏过去几次,下身敏感部至今仍能看到伤迹。二中队恶警王爱林用塑料袋蒙住程凤祥的头脸,再用手铐把人吊起成大字形、脚不着地,然后进行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邯郸市恶警徐兆良、李某某,对程凤祥进行暴打,并叫嚷说:“你体质真不错,但我非给你弄散不可”,致使程凤祥胸右边第十一根骨被踢断(一直不给治疗),腰椎受伤,还强制程凤祥坐铁椅子七、八天不能动一点,并用木棒压在腿肚子上两个人踩上,来回滚压。就这样程凤祥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几次,拉伸酷刑造成双胳膊残疾一直得拉着,不听使唤。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当时,程凤祥内衣口袋装有一千元现金被公安局长强行掏走,在众目睽睽之下装进自己的腰包,暴徒还狂叫:“我就是公安局局长王保世,对你们炼法轮功的不用讲任何法律,你愿去哪告去哪告。” 这期间程凤祥还遭受了十四个日夜不让睡觉、恶警用开水往头上浇、强行灌迷魂药等多种刑罚。十四个日夜多种刑罚致使程凤祥的体重从185斤极速下降为150斤。

酷刑演示:浇开水
酷刑演示:浇开水

案例二:电击乳房、阴部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下午,永年县国保大队陈聚山、大北汪派出所等恶警将法轮功学员张春平绑架到国保大队一中队,恶警们每晚十二点对她进行非人折磨,大耍流氓。恶警给张春平铐上手铐、脚镣,两个男恶警站在她的腿上用铝合金条打她脚心,用电棒电她的脸、腋窝,乳房、会阴……恶警叫嚣如果不说还要用地下刑具。国保大队长陈聚山在场观看。

案例三:暴力灌食、灌盐水

在中共开十六大前夕,法轮功学员张想玲被永年县曲陌乡派出所绑架,她一直坚定绝食抗议四十余天。在这期间,恶警每隔二天就对她采取野蛮灌食,并灌盐水。张想玲不配合恶警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女狱警石英花就恶狠狠地抽打她,打得她浑身是血痕。看守所长郝玉明还叫嚣一天灌一次,直至折磨得张想玲生命垂危,脚肿的老高,抽出胃管都带着血丝,然而,这时恶警却还是不肯放过她。

酷刑演示:抽打
酷刑演示:抽打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案例四:脚踢肚子、拉伸(二马分尸)、头上套黑塑料袋、用锤子和带钉子的板子打脚心、寒天浇冷水……

二零零四年二月三日傍晚,河北永年县警察局恶警将法轮功学员靳桂花强行绑架。靳桂花被绑架后恶警就对她刑讯逼供。邯郸市刑警队队长一进门就照靳桂花肚子上使劲踹一脚,紧接着便把她一只手铐在床上,一只手铐在铁栏杆上,用脚不断地踢她的腿,还一直往反方向踢床。并嚣张的叫嚣“打死你,踢死你,挖个坑埋了你。”

酷刑演示:吊床
酷刑演示:抻床

第二天中午,他们给靳桂花头上戴上三个黑色塑料袋,将她摁在地上,把她闷得喘不上气来。接着,恶警在靳桂花背上放上椅子,把她头、手和脚牢牢按住,恶徒开始用锤子打脚心,还觉得不过瘾,恶警就用带钉子的板子打靳桂花脚心。


酷刑演示:头上套黑塑料袋

连续的酷刑,使靳桂花几次昏死过去,恶徒便用冷水把她浇醒。折磨够了又象第一天一样把她双手铐在床上,持续不断的往两边推床,使靳桂花身体拉到了极限,痛苦难当。

案例五:上绳、蹲小号、坐飞机、背宝剑、烟头烫

二零零零年齐建朝被永年县恶警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齐建朝受到各种酷刑折磨,如上绳、蹲小号、“坐飞机”、“背宝剑”、吊铐、毒打等,恶警用烟头烫他,使他的胸口留有碗口那么大的烟头烫的伤疤

酷刑演示:烟头烧
酷刑演示:烟头烧

案例六:抻刑、吊铐、竹竿抽脚心

二零零五年正月,一中队队长杨庆社指使恶警把李振中双手戴上手铐吊到树上,脚尖点地,再用竹竿抽打脚心,酷刑过后,李振中的手腕被手铐勒进很深,脚上起的泡比鸡蛋还大。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除此,杨庆社还指使恶警对李振中进行了十七天非人的折磨,把他一个手铐在铁架子上,一个手被绑在钢丝床上,然后几个人在床上蹦,致使李振中两手被拉残,没知觉,生活不能自理。

三、重点迫害案例

1、强制失踪,插播勇士程凤祥至今生死不明

程凤祥,男,一九六四年七月七日出生,永年县临名关镇北东街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四年,为了让失去知情权的广大民众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参与真相电视插播,遭受中共恶警各种惨绝人寰的酷刑。二零零五年下半年,程凤祥被中共绑架,曾经走脱,之后家人再也得不到程凤祥的一点信息,至今已经长达九年之久,仍生死不明。

照片:程凤祥

2、夏美云多次遭到中共迫害

夏美云,永年县法轮功学员,油漆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25日因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去信访办的路上被北京的恶警绑架,强迫脱衣服搜身,后到邯郸驻北京办事处,身上九百元现金被邯郸恶警搜走,当天晚上被警察押回永年县公安局政保科,又拘留十五天,强迫家人交了五千元现金。十五天的拘留损失工资四百五十元。

二零零一年元月,永年县警察局恶警陈聚山、刘朝斌等十多人将夏美云绑架到看守所,后又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加重迫害,在入所体检时因身体的原因劳教所拒收,又送回到永年县看守所迫害。因炼功,被看守所副所长看见,让停下放下手,没放下就被戴上了手铐半个月。在看守所关押118天,才让夏美云回家。

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八晚上,翟聚奎东名阳恶党干部带领永年县名关镇派出所四名恶警到夏美云家抄走大法书三本、光盘一张、师父讲法磁带一套、不干胶四十多张,并把夏绑架到名关派出所,抄家没有任何证件,第二天夏美云正念闯出。

二零零四年夏天,名关派出所一伙四人恶警到夏美云家绑架,他们進门就抄家,没有任何证件,他们正在找东西,夏美云正念走出家门,使他们绑架的阴谋未能得成。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夏美云被永年县国保大队一伙六人绑架,他们没有任何证件,抢走了MP4价值462元、抢走光盘一张、护身符物品后悄悄溜走。此后他们连续二次下传票让夏去公安局报到,并威胁说要上网通缉。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上午,夏美云在出村的路上被国保大队五警察绑架,十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在劳教所遭恶警殴打、电棍电击,被迫害出高血压、冠心病。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被名关派出所勒索四千元,才让被保外就医回家。恶党十八大前几天,东名阳村恶警赵秋风、张磊到夏美云家逼签字。十多年的迫害,给家人带来了恐慌、压力,使家人不得安宁,精神上受到了巨大摧残。

3、胡進社十次遭中共绑架迫害

胡進社,永年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元月一日在天安门广场展横幅,被广场恶警踹倒绑架到广场派出所,辗转北京二个监狱后,经过审讯,编号(因法轮功学员都不报姓名、住址。)当天被押往京郊马坊派出所。酷刑折磨后交永年县驻京办事处铐押一夜,第二天戴背铐送回永年县公安局拘留所。超期关押五十多天,逼迫家属交上五千元才于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放人回家。主要迫害单位是北京市马坊派出所恶警、永年县警察局、六一零、县国保大队恶警、刘营派出所警察、县公安局三中队恶警。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胡進社被恶警十多次抄家、吓唬、抢东西,这些恶警根本没有讲过什么法律,也没有看过他们出示什么证件。進门就把他的家人堵在一间卧室内,随意地抄翻,就连在高处存放的一个鞋盒也不放过,也要踩凳子拿下来看看。

二零零四年一月三十一日左右,县刑警三中队和刘营乡派出所恶警到睢宁村法轮功学员胡进社家翻墙进去,以搜查资料为名,把家的床垫剪坏,并搜查胡妻子的身体。

四、被劳教、判刑案例

1、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四月21日报道的被非法劳教的有:刘海峰(何营村,两年)、侯晓霞(石北汪村,一年)、何世国(北护驾村,两年)、李便群(陈沟村,两年)、刘莲香(杜刘固村,两年)、谢宽金(杜刘固村,一年)、刘竹香(头业村,三年)、王俊英(李沟村,两年)、杨玉秀(一年)、李立红(杜刘固村,一年)、乔岗(城关镇,三年)、阎金岭(洞头村,两年)、王春化(北杜村,一年)、杨捧莲(席庄村,一年)、刘书芬(名关镇,两年)、侯双芹(名关镇,一年)、赵素云(名阳村,一年)、程引风(名阳村,一年)、粟香婷(七里店,一年)、夏美云(名阳村,一年)、赵兰风(名阳村,一年)等共二十一人。

2、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二日下午,齐建朝被永年县小龙马乡派出所两个恶人从家中绑架、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3、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八日,程凤祥因插播法轮功真相被邢台桥西法院非法判刑11年,关押在邯郸市劳教所,后正念走出魔窟。

4、二零零五年一月,永年县洺阳村柴想玲在家弄真相光盘被洺关派出所带走,被非法劳教一年。

5、二零零五年六月,洺阳村法轮功学员兰凤被非法送到石家庄劳教三年。

6、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二日,永年县刘汉乡刘汉村法轮功学员杜丽霞,被永年县公安局送石家庄劳教一年。

7、二零零八年二月,河北邯郸永年县法轮功学员赵健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所,遭到殴打,绑死人床等酷刑。

8、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永年县薛庄法轮功学员乔巧书被非法判刑两年,被关到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

9、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永年县法轮功学员赵中文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市劳教所。

3、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永年县法轮功学员刘变娥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

9、永年县旧寨村法轮功学员民(音)经,曾被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不法警察進行所谓“回访”时,问还炼不炼,因这位学员说炼,就又被叫去邯郸洗脑班洗脑。

10、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六日下午,永年县辛庄堡乡赵庄村法轮功学员郝仙梅、王聚芬去鸡泽县集市上讲真相,被鸡泽县双塔派出所绑架,关押在鸡泽县看守所。五月份郝仙梅、王聚芬被鸡泽县邪恶非法劳教一年半。

五、永年县恶人恶报部分案例

文革时,永年县发生过这样一个真实故事:永年县七里店村有一座寺庙,文革时被毁。当时有个民兵连长,二十来岁,带着一伙民兵去砸庙,他叫一民兵去把佛像的眼抠下来,那人不敢去,这个民兵连长说:“你不去我去。”他跑回家拿来一根铁火棍,把佛像的眼抠了下来。后来他结婚生子,生了两男一女,全是瞎子。万般无奈,夫妇俩找人算命,那人直截了当的说:你挖过佛像的眼睛,遭报应了。”至今,昔日民兵连长除了瞎女儿出嫁外,两个儿子只能在集市庙会说书卖艺,每当有人问起俩兄弟的眼睛,他们都会如实告知:“是上代人挖了佛像的眼睛,造成我们弟兄俩遭报了,大家可不要再做这样的事。”

然而,文革过去才二十多年,永年县的这个真实故事就被人遗忘、视而不见了。但是善恶有报的天理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更何况,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大法,迫害修炼佛法的人,罪大如山不止。以下是永年县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遭到恶报的部分案例:

1、城关派出所所长李海聚,男 ,三十九岁,大北汪北街人,迫害善良,抓捕法轮功学员邀功请赏。自99年以来,永年县法轮功学员们因证实大法受非法罚款、恐吓、骚扰,甚至遭牢狱之灾。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五日,李海聚又抓两名法轮功学员,一名重罚,一名送看守所。二零零二年正月初五,李海聚因饮酒过度死亡,遭恶报。

2、永年县刘营乡某村唱戏的舞台广场大门口贴有一张法轮功真相传单,该村村长看到后,大声吼叫道:“法轮功又把这个贴到这儿啦。”上去就要撕。当场正好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劝其不要撕,这样真的对他不好。村长根本听不不进去,一边撕一边嘴中说:“我什么也不怕,我不怕你们说的什么报应不报应的!”他撕下往地上一扔,就往旁边的跑步机上上,可脚还没活动几下,突然就爬倒在了跑步机上不动弹了。在场的人们大吃一惊,赶紧通知他家人送进了医院,经抢救后他是活过来了,可落下个半身不遂后遗症,才六十岁就什么活儿也干不了。真是受邪党的蒙骗害己又害家人。

3、郝玉明,邯郸市永年县看守所所长, 是导致法轮功学员盖新中死亡的直接元凶。郝玉明后来因受贿犯人一百万被告发,丢官弃职,潜逃在外,惶恐不可终日。

4、河北省永年县化肥厂恶报实例:永年县化肥厂邪党书记兼厂长冯明奎、副书记冯光忠、厂办主任刘俊才、保卫处处长赵风元、电仪车间副主任刘老二等人,是当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他们明知道修炼法轮功的职工都是好人,仍积极配合邪党进行迫害,将多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和劳教,冯明奎、冯光忠、赵风元等人,曾把化肥厂法轮功学员的名单连同身份证一同扣下,报给永年县铁西派出所上网,这个黑名单至今在网上。当时他们谁也不相信恶有恶报,现在看看这些人的状况是多么悲惨:

二零一一年夏天,冯明奎因与人发生钱财争执,脖子被人用菜刀砍断三分之二,死后发臭才被发现。

邪党副书记冯光忠,患肺癌后转为骨癌,在万般疼痛折磨中,于二零一一年八月死去。

保卫处处长赵风元,患有骨坏死、肝硬化满身脓包,于二零一零年四月死于胃癌。

电仪车间副主任刘老二,二零零一年患脑梗塞,二零一零年全瘫痪在床。

厂办主任刘俊才,二零一零年脑梗塞,生活勉强自理。

万事皆有因缘,善恶有报的事实就在发生我们的身边,希望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人们赶快警醒,顺应天象,退出中共邪党党、团、队组织,远离邪灵,颂咏法轮大法好,大难来时才能得救。这是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讲真相的初衷。

结语

十四年过去了,这场邪恶的迫害运动还在继续着。十四年来,为了澄清事实,讲清真相,唤醒被谎言蒙蔽的民众,永年县的众多法轮功修炼者和全国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他们放下了对人世间的一切执着,放下生死,顶着巨大的压力走出来讲真相,兑现着自己的誓约,履行着救人的使命。

阅读本调查报告,相信善良的读者一定能够清楚的看到中共的残暴和冷酷。面对邪党暴政,我们的良心还能再沉默吗?作恶者必自毙!现在很多人都已经看到,天要灭中共!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及其帮凶即将面临全球的公开审判。我们坚信,永年县地区那些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犯必将受到追究和审判,同样逃脱不了人间法律和历史的审判。这一天已经为时不远,即将到来!


附:永年县按年迫害情况统计表
下载(48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