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血泪(五)

伊春市南岔区浩良河镇大法弟子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三日】(接上文)黑龙江伊春市南岔区浩良河镇,坐落在小兴安岭脚下,汤旺河畔。小镇人口二万七千多人,有两个支柱产业,化肥厂和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大法洪传也使这里的众多民众身心受益,社会道德回升。

99年7月20日法轮大法被迫害后,这个小镇的法轮大法弟子和中国大陆其它地区的大法弟子一样,同样经历了十几年的中共邪党惨烈的迫害。这些大法弟子大多承受了被抄家、拘留、罚款、开除工职、扣发工资、酷刑、劳教、判刑、洗脑、欺骗、逼供等种种迫害手段。

凡是在这个小镇上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很多人都经历了相同的迫害经历:在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或关押看守所期间,吃的是冻白菜,粘馒头,硬大米,洗漱只给很少的热水,没有厕所,只有一个大便桶,轮班倒这个非常重的大便桶。被关的人多时,只能侧着睡觉。面朝南,不让回头,被逼穿犯人穿的马甲。强迫照像,按手印,抽血。强行起诉,不允许请律师做无罪辩护,只能请律师做有罪辩护。非法开庭时,在庭上不允许说话,只能说是或不是。邪党法庭就是这样剥夺了一个人应该生来俱有的为自己辩护的基本权利。

下面把伊春市南岔区浩良河镇大法弟子十几年来迫害案例综述曝光:

1、李玉花,女,68岁,退休工人。2000年12月底被浩良河化肥厂派出所警察以找有事为名骗到派出所,绑架强行洗脑一个半月。恶人荣纪民,孙永宽强迫李玉花看、听诽谤大法文章。并强迫家人代写不炼功的保证。2001年12月底南岔政保科警察韩振忠、谢伟拿着搜查证又来到李玉花家抄家搜查,李玉花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4个半月。在南岔法制科,那里的警察对李玉花非法刑讯逼供,强行认定与法轮功有关的活动,如发传单,打横幅是违法行为。强行起诉,不允许李玉花请律师做无罪辩护,只能请律师做有罪辩护。在法院非法开庭时,强行戴手铐,穿马甲,在庭上不允许说话,只能说是还是不是,邪党法庭剥夺了李玉花为自己辩护的权利。非法判刑四年半,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在那里不让睡觉,强迫“转化”,每天做奴工。在李玉花被迫害期间,她的退休工资被原单位扣发四年半。后来李玉花的儿子李军也被邪恶迫害非法判刑四年。李玉花的老伴,既要去哈尔滨女子监狱看老伴,还要去七台河监狱看儿子。整整四年多的时间李玉花的老伴在路上来回奔波。家中仅有的一点工资收入全部用在探望亲人来回的路费上了,而且还要面对全厂同事,朋友,邻居的不理解,内心的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2、刘军,男,47岁,工人。李玉花之子。因坚定信仰不放弃修大法,2001年12月底被南岔政保科警察韩振忠、谢伟拿着搜查证来抄家。威胁交出法轮功条幅。当时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两个孩子被吓的哇哇大哭,大的只有五岁,小的只有三岁,情境凄惨恐怖。在孩子们脸上挂着泪水的恐惧与无助的眼神中,看着自己的爸爸被警察韩振忠和另外两名警察戴手铐绑架带走。浩良河派出所所长张潮和警察韩振忠要刘军交待法轮功资料的来源,刘军不配合,恶警就扇刘军耳光、踢脸部、胸部、抓头发撞铁椅子。后又用一块木板立起来多次砍刘军的脖子,每砍一次刘军都会短暂失去知觉,一直持续两个多小时的残暴迫害。刘军又被绑架到南岔看守所拘禁五个半月。邪恶非法开庭时, 不允许刘军请律师做无罪辩护,只能请律师做有罪辩护。并强行戴手铐,穿马甲,在法庭上不允许说话,只能说是还是不是,剥夺刘军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刘军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一个月后被关押到七台河监狱,两年后又被绑架到牡丹江监狱。在牡丹江监狱邪恶强迫刘军“转化”,因刘军不配合“转化”,恶警就打耳光体罚,长期逼迫刘军加班加点干奴工。刘军后来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绝食十三天,期间遭野蛮灌食迫害。

刘军回家后失去了工作,全家的生活处于困苦的状态。刘军的父亲每日担惊受怕,以前炼法轮功,看到老伴、儿子被迫害吓的不敢炼了。刘军的妹妹看到家里被迫害的惨境,从而对法轮功敌视,刘军的妻子因迫害的压力和恐惧,导致两次病危,鼻孔大出血,送去医院抢救,刘军的侄子因刘军的被迫害导致耽误一年学业。

3、张先龙,男,43岁,教师。修炼大法后思想境界得到升华,为人不自私了,心胸不那么小了,知道怎么样做人了。99年7月邪党打压法轮功后,浩良河镇化肥厂派出所便衣警察经常暗中监控张先龙,甚至去洗澡也跟踪,还经常去张先龙所在的学校门外监视。

2000年12月底, 张先龙因贴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被浩良河化肥厂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到本地派出所。逼其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后被绑架到伊春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劳教期间,张先龙的工资被原单位扣押,上班后的工资也被无理给予试用的待遇。2004年12月初,张先龙又被南岔“610”头目王宇辉从学校绑架到南岔公安局政保科。让张先龙说出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怎么刷的标语,然后逼供,强行起诉。不允许请律师做无罪辩护,只能请律师做有罪辩护,在法院非法开庭时,强行戴手铐,穿马甲,不允许说话,只能说是还是不是,剥夺了张先龙为自己辩护的权利,非法判刑三年。被武警非法押到佳木斯监狱迫害。

在监狱里逼迫在大热天六十多人都挤在铺板上,一个人挨一个人盘坐着,一坐就是一天。后来被迫害干奴工挑牙签,也是从早四点多就起床干,直干到晚上十点,晚上睡觉还有犯人监视, 监狱里的警察为打游戏换金币,强迫张先龙打电脑游戏,每天还有任务,完不成中队警察就会威胁,必需完成任务。后被武警非法关押到佳木斯监狱。再后来又被非法关押到莲江口监狱。出狱时还被强行抽血化验体检,才让张先龙回家。

2010年10月份张先龙考试进厂当了一名工人,算是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但在工作单位又被公安局“610”指使单位书记,车间主任监控。张先龙的亲人们可能永远也忘不了;张先龙第二次被非法抓绑架时, 那天下着大雪,母亲和一家人眼睁睁的看着张先龙被警察带走, 母亲无助的靠在墙边失声痛哭!在中共邪党迫害下, 张先龙的父母经年担惊受怕,一有风吹草动,张先龙一家人就吓的不行了,父母自己不由自主的说;吓死了吓死了!儿子被迫害他们又一次次的托人找关系,又是一次次的碰壁,又只好耐心的煎熬等待,又一次次被中共邪党欺骗,最后看到是张先龙的一张判决书。

4、胡秀荣,女,50岁,工厂技术员。修炼法轮功前患多年乙型肝炎,受尽了病痛的折磨,花了大量的医药费。99年2月经朋友介绍,抱着治病的想法走入大法修炼,胡秀荣被真善忍的法理所吸引,解开了她人生很多疑惑,明白了人活着的意义,生命有了活力。

随着思想开阔和人生境界的升华,多年压抑的心获得解脱,内心获得轻松自在,多年的病痛消失了。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感受到了大法的伟大与洪大的慈悲。胡秀荣常说:“非常希望社会上的人都能学这部大法”。99年7月大法被迫害以后。单位领导强制交书,写不修炼的保证书,胡秀荣没配合,厂里就停止了胡秀荣与丈夫的工作。2000年12月底, 胡秀荣因张贴真相条幅被浩良河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送到南岔公安局,在那里被非法审问、逼供。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胡秀荣的丈夫当时在厂里是个中层领导,厂领导就逼迫她丈夫写辞去领导岗位的报告,丈夫由于承受不住太多方面的压力跟胡秀荣离婚。

胡秀荣2004年12月初,因散发真相材料再次被浩良河镇警察绑架本地派出所,在派出所被警察打耳光,戴手铐,强迫坐了一宿铁椅子。后来又被绑架到南岔公安局政保科,在那里两个警察打胡秀荣的头和脸,并逼迫胡秀荣踩师父的照片, 胡秀荣没有踩。后来胡秀荣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

胡秀荣回来后没有住的地方,没有生活来源,被迫回父母那暂住,单位把胡秀荣非法除名了,住房也没收了。胡秀荣经过多次回厂交涉才租给集体宿舍的一间房屋,回厂后被安排扫大道。孩子承受不了压力和打击,在学校放声痛哭,后来变得沉默寡言,不愿与人交流。

5、杨振勤,女,64岁,退休药剂师。修炼法轮功前整天头疼,不能正常工作,得法后病症消失,无病一身轻。

2001年冬天,被南岔区公安分局“610”头目王宇辉和警察韩振忠拿着扰乱社会治安的逮捕证到医院把杨振勤绑架,逼迫杨振勤领着到家中抄家。后绑架到南岔公安局。在南岔公安局非法审讯其间有一警察照杨振勤脑袋就狠打,疼得杨振勤大声喊!后有在场的人劝说下,这个警察才住手。警察韩振忠把杨振勤背铐,坐铁椅子,冻了一宿,冻的杨振勤鼻涕流出一尺多长。

杨振勤曾被多次绑架迫害。2002年4月15日被非法劳教,在哈尔滨戒毒所继续被迫害。2004年12月13日警察韩振忠和另外一个警察到医院把杨振勤绑架,又押其到她家中抄家, 杨振勤再次被绑架到浩良河道南刑警队,非法拘禁了半个月,后来又被非法劳教,送到哈尔滨戒毒所非法关押迫害。在哈尔滨戒毒所每天都在干着长时间的奴工活挑牙签。日复一日。

2007年5月份回家,回家后一年工资无故被单位扣押。

6、胡鹏凌,女,51岁,工人。2000年12月底被浩良河化肥厂派出所以找有事为名骗到派出所,强行洗脑一个半月。被恶警荣纪民、孙永宽强迫看、听诽谤大法文章,又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2004年12月初,南岔公安局来了4个警察把胡鹏凌骗到浩良河道南派出所,随后非法抄家,在非法关押期间,有几个警察拿着大法师父的法像让胡鹏凌踩,胡鹏凌没有配合。警察又问胡鹏凌认不认识,胡鹏凌告诉他们这是我师父,并给他们讲真相,警察收敛了恶行,都默不做声了。后来胡鹏凌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哈尔滨戒毒所被迫做奴工。

胡鹏凌被非法劳教期间,年迈的父母着急上火,暗自掉泪,他们无法相信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女儿竟被无辜劳教。胡鹏凌的丈夫有心脏病每天需要照顾。胡鹏凌被突然抓走,让丈夫感到家里象天塌了一样,悲愤绝望,天天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但丈夫还是刚强的带着病体硬撑着这个破碎的家等着胡鹏凌回来。上高一的女儿因为突然失去了妈妈,天天以泪洗面,经常独自一人到对面的黑暗房间里悄悄哭泣,她不敢让爸爸听见,不敢让爸爸知道她想妈妈,怕爸爸心脏受不了。父女俩在黑暗的房间里只有默默的相对流泪。胡鹏凌的女儿经常含着眼泪拿着妈妈的照片看,在心里呼唤着妈妈,有一回女儿竟然看到妈妈从照片里走了出来!她喊着妈妈!妈妈!高兴的扑上前拥抱妈妈!却扑了个空。定睛一看没有妈妈。女儿真想嚎啕大哭,但又怕有病的爸爸听见的了会担心,只能用被子捂着嘴哭泣。她怎么也不明白? 这么善良的妈妈为什么会被抓走?孩子纯真的心受到了无情的摧残、伤害。

7、吕迎春,女,51岁,内科大夫。98年8月由亲戚介绍有幸读到《转法轮》,被书中博大精深的内涵深深的吸引,从此走进大法修炼。

99年大法被迫害后,吕迎春挂条幅被恶人薛春生看见举报,被浩良河镇派出所民警李景孝抄家,绑架到南岔公安局非法逼供,被南岔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迫害五年整。

五年非人的残酷生活无法用语言形容。警察领犯人打人,体罚,冬天扒光衣服冻,罚蹲,成宿不让睡觉,不给饭吃,不让喝水,不让洗漱,绑在床上用针扎,在哈尔滨女子女监被迫害过的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有一本血泪史。吕迎春的父亲知道吕迎春被抓走后,精神受到严重的刺激,在短短的一年之内就带着对女儿的思念去世了,在临终前想见女儿一面都未能如愿,含冤而去。年幼的儿子流落到奶奶家。儿子因突然失去母爱而变的沉默无语、孤独,不与任何人来往。

吕迎春从监狱回来后,看着儿子长高了,儿子流着泪跟妈妈倾诉心中的苦水,倾诉着没有妈妈的日怎么熬过来的。吕迎春第二次被迫害是2012年5月25日,突然被三岔河书记刘方义和南岔“610”头目王宇辉绑架到伊春洗脑班,在那里整天被逼看反对法轮功的片子,逼着写三书,还有体罚,打人,谩骂,羞辱等,总之不让你有自尊。

从洗脑班回来后,吕迎春再一次失业了。邪恶之徒把吕迎春绑架到伊春洗脑班时,吕迎春的儿子害怕妈妈被打死,就放弃实习的机会回来寻找妈妈。因此而失去了实习的好机会。

8、刘桂霞,女,65岁,退休工人。98年六月中旬喜得大法,全身疾病不治而愈。2000年12月下旬的一天,四名警察以核实点事为由,把刘桂霞骗到浩良河镇派出所,又被强行绑架到南岔公安局,非法拘禁迫害四个月后放回。2004年12月初南岔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韩振忠和“610”主任吕纪伟等人又来到了刘桂霞家里,随即抄家,把刘桂霞绑架到浩良河道南刑警队,晚上被绑架到南岔公安局。在看守所被非法2拘禁半个月,其间对刘桂霞恐吓。

9、刘桂珍,女,72岁,退休工人。修炼前患有各种疾病,修炼后无病一身轻。

2000年末,浩良河化肥厂派出所警察以找有事为名,把两个老太太和一个年轻的女职工骗到洗脑班一个半月,被恶人荣纪民和孙永宽强迫看、听诽谤大法文章。一年一度的新年是全家欢乐、团圆的日子,七十多岁的老人刘桂珍是在洗脑班度过的。她丈夫刚做完肝切除大手术。正是身体需要休养的时候,当知道刘桂珍被绑架这事不顾身体的病痛,天天到厂里找厂长,社区书记要人。当刘桂珍被放回时,邪恶胁迫刘桂珍签字,不让看内容是什么,只是强迫让签字。2004年11月刘桂珍回老家探亲,刘桂珍所在地的警察和“610”警察追到刘桂珍老家辽宁省,到处抓捕刘桂珍,刘桂珍知道这个消息后就不敢回家了。七十多岁的老人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年龄大了,又不能打工,生活没有来源, 刘桂珍心里恐慌、痛苦、常常以泪洗面。二年后才回来,单位又停发刘桂珍两年的退休工资。那时刘桂珍的退休金一个月只有105元,刘桂珍去原单位要退休金,单位领导给予种种刁难,后来刘桂珍又找了几个部门,终于要回了自己的退休工资。

10、徐淑芹,女,68岁,退休教师。2004年12月28日发真相材料被恶人举报,被浩良河镇派出所警察杨学忠等四人绑架,随即被抄家;抢走一袋子法轮功资料,十四盒讲法磁带。后又绑架到南岔公安局,被勒索3000元后放回。后来南岔公安局警察韩振忠、吕纪伟还多次到家中骚扰。

11、李桂花,女,48岁,原社保科会计。2000年12月底因贴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被恶人举报。随后被警察李兆宏,施向林从家绑架到浩良河化肥厂派出所。

一个月后,逼迫家人写了所谓的认识,被勒索5000元保证金放回(后要回3500元) 。2004年12月初,警察徐晓光和镇派出所一名警察在邮局又将李桂花绑架,随即南岔政保科长韩振忠,“610”头目吕纪伟等人赶来抄家,抄单位,抢走单位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个人多功能一体机一台,后被绑架到南岔公安局。当时李桂花还有一位常人的朋友被绑架到南岔呆一宿,被勒索3000元后放回。当时的宣传部部长荣纪民把李桂花所谓的认识在广播站播出,又强迫李桂花和家人接受伊春电视台采访,未经本人同意在电视频道播出,毒害众生。而且只有解说没有本人声音。李桂花在南岔公安局有四批警察轮番审问,被强迫踩法像,开窗户冻,拿凉水浇头,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不让洗漱,恶警刘德辉欺骗诱供,后李桂花被非法判刑三年。

李桂花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丈夫被迫与其离婚,孩子失去家庭温暖, 李桂花的母亲因思念过度病逝。

12、袁成芬,女46岁。大法被迫害后,袁成芬一天晚上挂横幅被恶警薛春生绑架(此人后来因抓法轮功有功,被公安局提升为副所长),后来被南岔政保科韩振忠,“610”头目王宇辉绑架到南岔公安局。被捆在老虎凳上一天一夜,那时正是天寒地冻,袁成芬正来月经,冻的肚子疼痛难忍。在非法审讯中,两个被邪恶操控的打手往死里拽袁成芬有伤的手指,疼的袁成芬昏了过去,又抡起拳头往袁成芬的头上,脸上打,根本没有人性。后袁成芬被非法关押,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

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每天早上4点起床,二百多人在一个屋里码坐,不让走动,一直坐到晚上11点才让睡觉,天天如此,吃是的是窝头,生大头菜,有时给5个小土豆,根本不让吃饱,每天强行洗脑。三九天坐在水泥地上,一坐就是三个月。有一次把袁成芬寒冬腊月拉出去冻,每天都要进行强行洗脑,还有包夹犯人的监视。

13、高桂兰,女,51岁,退休工人。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功。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变化非常大,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得道德高尚的人。在食堂上班卖饭,经手的钱没有拿过一分,干活时也任劳任怨,从不和别人争斗,时时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

2004年12初,高桂兰被南岔公安局“610”在家中绑架,抄家。当晚就被绑架到南岔公安局四楼。一个兰姓警察用手铐把她铐在凳子上,在地上跪了二、三个小时。12月末被戴手铐绑架到哈尔滨戒毒所劳教三年。在劳教所和很多被关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每天都做着超时超体力的奴工。在高桂兰被非法劳教期间,她的内退工资,企业保险,取暖费,菜金都被扣发。

14、刘洪莲,女,73岁。2001年12底,浩良河派出所刘金成等到刘洪莲的儿子家将刘洪莲绑架到南岔公安局。恶人将刘洪莲的头部套上头套,绑在椅子上,恶警们毫无人性的对一个七十多的老人一顿拳打脚踢,又把椅子倒控过来,逼问谁学炼大法。

15、杜宪春,男,中学物理老师,曾患胃癌,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基本得到恢复。99年7月法轮功被到打压后,受到来自学校,公安局、“610”等各方面的压力,被迫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才没有被抓走拘留。后来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胃癌复发,不久就去世了。

根据以上综述不完全统计南岔区浩良河镇大法弟子在迫害期间;经济罚款7500元,非法抄家15人次,拘留15人次,洗脑4人次,劳教6人次,判刑7人次,开除工职4人次,扣发工资4人次,这就是中共邪党和那些恶人对浩良河镇大法弟子犯下的罪行。

十几年来浩良河镇这些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无论是精神上还肉体上都承受着无法表述的内心的伤痛,还有他们的亲人所遭受难以抚平的无理伤害。这一切都是江泽民利用中共邪党迫害正信的人的恶果,一定要遭天惩的。即使这样坚守正信的修炼人仍无怨无悔,真心希望那些执迷不悟的还在跟着邪党走的人,赶快清醒过来,选择生路吧!

结语

综上所述中共邪党对伊春地区大法弟子的血淋淋的迫害案例,铁的事实,历史的见证,谁也否认不了。但是这也是中国大陆邪党对大法弟子迫害的冰山的一角,这只是一个地区的迫害案例,还有很多迫害案例难以尽述。

十三年来,仅金山屯一个区就有一百三十七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和干扰、抄家一百七十六人次,拘留一百七十六人次,劳教八十人次,判刑二十六人次,洗脑三十六人次,罚款七万四千零七十五元,迫害致死五人,流离失所十四人次,致残二人次。

十三年哪!大法弟子走过的血路,跟耶稣走过的血路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更残暴、残酷。当历史这一页翻过去之后,谁来承担这一切,谁又能承担得了这一切。上天会告诉我们的。

最后笔者在这里想引用大纪元文章《上天绝不会再给中共任何反转机会》的最后一段话;“也许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对法轮功的迫害和善良民众的信仰的人权践踏,是有史以来人类最大悲哀与耻辱与最深重的灾难。大法弟子十三年的浴血岁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空前绝后的壮行之举,历史会永远会记住他们。在这里我们深深的缅怀那些为坚持真理而付出生命代价的众多同修,同时也用我们最纯净的心态希望能唤醒那些仍然还在被邪党谎言蒙骗的善良人们良知,在这即将要发生历史巨变的关键时刻,希望每个人选择生路吧!”

以上是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迫害综述。

(全文结束)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